2008-08-22 00:48:22 | 人氣(3,11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膽島上的女播音員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十多年前,高中剛畢業的李藍(化名)曾經在金門當過播音員,也曾上大膽島向共軍弟兄溫情喊話,李藍回憶表示,這一段大膽島上的播音歲月,是她生命中很難得的人生歷練,也讓她成長、獨立不少。

 民國七十九年,李藍高中畢業,原本考上國立藝專(現在的台灣藝術大學)廣電科,因為太戀家想家,捨不得離家,沒等到開學就返金,並決定留在金門工作。

 後來在金門日報看到軍方刊登招考聘雇播音員的廣告,她便前往應考,錄取後,一待就是五年,直到民國八十四年六月三十日才離開。

 李藍是在民國七十九年招考進入播音站,印象中,那一次有數十人應考,共錄取四人,李藍排名第二。考試科目包括:國台語播音、試音;國文;面試。

 李藍筆試分數高,不過,卻講一口閩南國語,所以進入播音站後,播音站的學姐都會指導她修正發音,播音站也派她們到台灣光華電台受訓,協助她們正音。

 正式分發後,李藍第一站是分到古寧頭播音站,接著每三個月輪調一次,還要輪流到馬山、小金門湖井頭、大膽島的播音站。

 李藍說,播音站二十四小時播音,但她們都是八小時上班制,剩下時間的播音工作,由站上軍職人員負責。播音站裡除了她們幾位招考的民間女播音員外,還有站長、播音官、機務官、維修士等。

 李藍表示,播音站宛如一個小家庭,雖隸屬軍方,但與認知中的軍隊生活有異,有自己的廚房,站長不是預官就是職業軍人,素質很高,如同父親般關心她們。

 到了她們這個年代,除古寧頭播音站有三位播音員外,其他各站都只有二位,古寧頭、馬山因位在本島,只要上班八小時,不必住在播音站上。湖井頭、大膽島則因位處離島,播音員都是睡在站上,其他站若有人休假,有三位播音員的古寧頭播音站,就要派員支援。

在大膽島的播音歲月,最讓李藍難忘。

李藍表示,在大膽島時,讓她充份感受到同島一命。島上都是阿兵哥,只有她們二位女播音員,李藍說,很多人會為她們擔心,其實是很安全的,島上阿兵哥對她們很尊重,她反而覺得處處受到保護。她們也會出來運動跑步,但都儘量團體行動。

由於大膽島不是一般民眾可以上去的,因此,對於島上的一切,她都相當好奇。在大膽島上,也是工作八小時,就像一般單純的上班族一樣。

李藍指出,初上大膽島後,大家都會先去島上的北安寺、北山寺拜拜,以求心安,廟雖然很小,但五臟俱全,是島上國軍弟兄的信仰寄託。

李藍說,其實大膽有二個播音站,但居島中央的小虎山播音站,據說曾被共軍摸哨,後來播音站便移到電廠附近。

由於島上傳說繪聲繪影,因此,下午五點過後,連狗都不敢靠近小虎山。有一次因為好奇,她跟著站上弟兄偷偷去探險,幾個人鑽進洞口低凹的小虎山播音站中,迎面就是一座水泥砌成的小水池,裡面有灘水漬歷久不乾,在光線照映下,隱約透出紅色,如同傳說中的血水,讓人不寒而慄。

上大膽島一個半月後,就可以返回大金休假一周,二位女播音員都是一起輪休的。李藍還記得當時島上的指輝官王宗智,他不只重視環保,要求島上的樹不能砍,也有很好的觀念,就是倡導自給自足。由於大膽島位於汪洋大海中,受天候影響極大,霧季一來,補給的菜船便告中斷,往往長達一周都可能沒有船上島,因此,王宗智會要求大家自己養雞、種菜、種西瓜,還開起麵包店,以因應補給中斷問題。

隨著兩岸情勢的和緩、資訊的發達,對共軍的播音工作逐漸面臨走入歷史的命運,李藍這期之後,軍方又招考一期(康硯雯就是這一期進入的),便沒再招聘女播音員了,李藍說,一年一聘的播音員工作相關福利很好,站上長官也很照顧,但因為姐妹淘一一轉換跑道,她與其他播音員也跟著學姐們的腳步,紛紛離職。

回首過往,李藍表示,大膽島上的播音歲月,對她來說,是相當深刻的一段人生歷練,讓她培養出獨立的人格特質,而五年的軍中生活、軍中倫理教育,也讓她在往後的職場生涯受益匪淺。

台長: 城中木
人氣(3,11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