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30 20:39:53 | 人氣(1,757)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金門碉堡藝術節參展藝術家歐陽柏燕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用「心」看碉堡,用「詩」扮碉堡。
 今年的碉堡藝術節,在長寮碉堡A區中,知名詩人白靈、詹澈、旅台作家藝術家歐陽柏燕與翁翁四人,也有多件呈現金門在地碉堡精神的創意藝術裝置品展出。
 四人合作呈現的裝置藝術「彩妝帳篷˙遊走四方」,就是以「詩」突顯碉堡地景的作品。
 十座六角形的彩妝帳篷,羅列在滾滾黃沙的黃土地上。每一座迷彩帳篷上,繫上六首不同的新詩,六十首新詩,延著碉堡群,和由木麻黃樹搖曳出的暖風,一路唱和。
有白靈的「翻滚的金門」;有詹澈的「碉堡˙蝶魚與蝴蝶的尾巴」;有歐陽柏燕的「荒野遍開一朵朵死不透的歌」;也有翁翁的「遠方的碉堡」等。
 關於碉堡,白靈這樣呢喃,金門人是翻滚的炮彈中移動的碉堡-翻滚的金門人是碉堡中移動的炮彈-金門移動的碉堡是炮彈中翻滚的人-炮彈是翻滚的碉堡中移動的金門人-碉堡人是移翻的金門中炮彈的滚動-人移動的是炮彈翻滚中碉堡的金門。
 他也如此註記地雷,哪個人敢說-他/她身上不帶著-幾顆地雷的?-有時炸自己-有時炸別人。
 詹澈則吟唱,彷彿在水霧裡浮動著船蓬的碉堡-在晨曦中清醒了-碉堡的眼睛 看見昨夜的死亡-碉堡的嘴巴-吞下了多餘的語言-讓它蒼老吧-讓蒼老的碉堡-逐漸殘疾-它的眼睛再也看不見不需要的敵人-眼尾紋例如蝶魚或蝴蝶的尾巴-蒼老的碉堡-體會了人類的-真正的謙卑與和平。
 歷經過戰地歲月的金門女兒歐陽柏燕,不禁感嘆,撫摩著歌聲裡的傷痕-子彈穿過戰役的疼痛-塵沙斜斜插入-碉堡的心臟-我們將疑雲藏匿在深海-猜忌的風聲當肥餌-只管垂釣月光圓滿的意象-相約在島上 。
 另外,白靈的創意作品「移動鏡光˙夢影˙前進未來」,則用破鏡鑲嵌上碉堡殘缺的嘴臉、門窗,一面面折射的鏡子,無聲地映照出戰地島鄉的古往今來。
 歐陽柏燕提醒鄉親,置身碉堡群時,除了欣賞裝置藝術、吟詠詩作外,只要戴上護目鏡,在安全距離內朝靶心射擊,就可參與另一項驚爆好玩的現場「射擊藝術」即興創作─「變身˙飛翔˙自碉堡心窩射出一幅畫」。
 「戰爭是無情的,人民是無辜的,和平是無價的,不是金門人、不曾在金門打過仗,真的是無法真正認識金門」,第三度參與金門文化藝術節活動的歐陽柏燕說,為了心中的愛與和平,只要主、客觀因素允許,他們未來將繼續以詩彩妝下一座碉堡,她也特別感謝連續兩年熱情參與的地區廠商:聖祖貢糖、金合利鋼刀、馬家麵線、一條根實業社,以及一起為金門碉堡付出的所有朋友。
詹澈肯定縣長李炷烽說過的話,「我們寧願投降,也不要讓金門有戰爭」,他認為,只有李縣長可以這樣說、敢這樣說、必須這樣說、值得在媒體面前說。
白靈深深覺得,碉堡具備非常獨特的意象,他希望金門地景能有「整體」的規劃考量,能夠避開文明的摧殘,持續地與藝術聯結,有魅力的行銷金門。

台長: 城中木
人氣(1,75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