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4-18 17:12:23 | 人氣(800) |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小女子對ECFA事務簡評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如果我國將現階段對我有利的內容把握住了,但放棄了對我未來有利的部份,就此與中國完成談判,則兩岸將來在政經方面的合作,必然破局。

現在有許多人支持要擬妥退場機制,事出必有因;這是我們對中國「聽其言,觀其行」的一個結論。特別當郭台銘更以切身之痛為經驗,發言建議:政府應該就台商在中國的智慧財產權部分,進行談判,好保護台商。郭台銘的體會,相信不是這幾天才有的事。

試想:假設今日我國就已經和中國簽署了ECFA或任何相關協議,那麼日後台商的權益不僅討不回,連我國將來要對中國投降時,要提出投降條件都沒有本錢。

賴幸媛主委、江丙坤董事長、高孔廉副董事長、張榮恭等專責我國對中談判的人員,倘若相信中國未來完全無戰事,預期會發展成世界一等強國中的領袖,所以一定要遵循既定時程完成簽署,而使得在守住我國利益的施力點都找不著的話,中華民國需要他們嗎?如果現任政府成員相信自己是在為中華民國做事,已經將黨和個人利益置之度外,為何認為反對黨的呼籲如此逆耳?如果不是郭台銘在長時間的觀察下來,終於有日前如此呼籲,那麼負責我國對外談判大任的他們,是否仍舊難以接受國內的反對浪潮?仍然堅持只要與中國完成簽署協議了,則我國對世界五大洲、一百九十四國的經貿大門自然打開?

依照以上邏輯,是否暗示著中國市場與全球市場相比,是來得小太多?所以喪失相當部分中國市場的台商,無所謂,是因為我們智慧非凡,仍然在全球有利基可尋?而且我們的市場還要望諸四海,萬不可將希望全寄於中國?既然目光這麼開通廣大,則我國與中國簽署的急迫性何在?面對中國的老神在在,他們自信時間掌握在彼國手上;我國未來又時時需要中國的施捨才得生存,那麼我國所力爭的又在哪些事項上?為何馬總統會需要錢復前院長代表他去博鰲洽談,不是別人?

有人說,政府現在正談判的內容幾乎和前朝所遺一致…何以在有資金投入廣告製作,透過電視向全國軍民宣導這是守護主權之際,卻無法列表、一一舉出究竟兩者有何異同呢?如果這一步的簽署還有後續第二、三波要一步步地深入去談,那麼早說明了這個問題的癥結點在中國。反覆來看,該國對我的阻攔是真,而不是我們要拓展外交和經貿的對象主動拒絕我國。外交部的歐部長、金管會的李副主委等都指明,只有我國與中國簽署協定了,我國與其他國家需主權根據的FTA談判才可能進行。換言之,連中國自己都可以作證,我們的敵國是中國;我國的友邦名單上,有美國、日本、歐盟,卻沒有中國大陸;那麼反對黨和民間指出ECFA事關主權的反映,依然沒有道理?國軍的防禦假想敵,不是北京?

現在很明白,中國由於經貿力量和未來發展性看佳,故有餘力在我國內培植親中媒體,以「常山之蛇」之勢對我國形成鉗制之勢,其目的猶欲阻斷中華民國與其他國家的任何交往、妨礙我國進步(這是中共的原則),則我目前其實沒有與中國簽署任何協議的急迫性。中方的「口技」既然是他們自我感覺良好的方法之一,那我們也就可以明白,東協不是敵視我國的;相對地正如世人對曹植的同情,出於對弱者的同理心。而評論曹丕時,後世則認為態度太強勢而使後人好感有限。因此馬英九政府所要優先調整的是我們在談判上急切的態度,並且轉而藉力使力。

當然中國也知道這些一線大國不樂見中國吞併我國,是以為何前些年胡錦濤政權祭出反國家分裂法而引發先進國家的嚴厲撻伐(也就是如此,胡對連宋的政治動作備感正逢其時)。如果我們還是中國人,那麼「事緩則圓」的道理應該用在我處理外國關係的態度上,而非將矛頭指向自己的國民。中央只有透過多維度的琢磨,用心於推敲文字,台灣才有未來可言。

對於劉兆玄內閣將注意力放在發展新興產業的表現,國人應當給予適度的鼓勵。而對外談判上,仍然要牢記,不以愚弄自己的人民為念,而要能與外國周旋得好,使外人最終也對我們的執政發揮良性作用了,這些從政同志才顯得出真才實學。既然我們已知:台灣是個經國先生首先開出民主自由大道的國家,那麼回到最根本的面對中國,我們要慢慢來。一旦我們能步出自己穩定的步伐了,無論統一、維持現狀或獨立,要重返和加入聯合國,時間是在我們手上。急,是最符合中共所預期的;緩,對北京來說則是比急來得不好。面對常山之蛇,兩權相害取其輕,我們做好內部修整,深入改善人權、著力產業升級、開發新興產業,中國會比我還急。中華民國的國號和本黨執政的命脈就能再延續好幾個一百年。

想要把握未來,這還是第一步。

台長: 台北光點

考古學家
在去年總統選舉前.
曾就台灣與中國局勢作一個研判.
得到一個結論.是站在中國角度而言.
不管是國黨.或民黨得到總統之位.
中國終將與台灣接觸.以利其統一口號.
與將來鞏固共產黨政權的一環.
有了此基礎思維.如何站穩立場.
與中國對等談判.其實是有利基的.

就經濟角度言.
由於台灣與世界各國過去15~20年到中國投資.其中尤以台灣為投資馬前卒.造就中國盛況.而相關政府部門未積極引導產業轉型.相對台灣失去很多舞台.現在中國實際面已經壯大.無法改變.所以時間和主動權控制在對方.

就政治層面言:
中國政經面臨急遽變化.需要有一些民族訴求題材.來鞏固其政權.所以中國在內部矛盾時不時會出現仇日訴求.台海統一大業訴求來轉移焦點.而對台工作方面.由於來台第一代逐漸凋零.大部份第二.三代在感情方面與中國將逐漸疏離.如果不加緊利用經濟因素來拉攏.則統一訴求更遙遙無期.所以時間其實有利台灣.
2009-04-19 18:16:47
考古學家
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就是政策開誠布公.全員相互討論.選擇對多數人有利.以不危害少數人利益為原則.
然而ECFA的架構為何?內容有哪些?相信除了少數決策人員知悉內容.大多數人仍一頭霧水.
與前文所述.台灣的優.劣勢對合約的簽訂是否急迫性?
是否台灣沒有ECFA將面臨經濟的窘迫??是否有利益揪於其中??為何不能讓大家知道內容??市場上傳言.某某權貴子弟投資..某某投資事業在中國投資龐大金額.
所隱含的內容引人暇想.

換個模式思索是否能發展台灣自我的優勢.走出另一條路?不用事事與中國掛勾.

在小女子對當前經濟問題短評中的回應文.曾提及春江水暖鴨先知.是對股市的觀察而言.經過這一個多月股市的變化.證明市場是被操弄的.二月底後.中國釋單.
中國觀光客大舉來台.似乎冥冥之中的變化是如此巧合.憶及去年520之後.政策一再跳票.陸客來台人數不升反降.加上全球金融風暴.讓台股當時跌幅屬一屬二.
等到去年底至今年二月.橫盤吃貨完畢.巧合卻一再發生.漲幅也是屬一屬二.如此對股票族是傷害.也變成吃散戶的市場.
股市起伏大只是傷害融資戶.如果是結合外力或不清楚的資金.甚至會危害到全民.
2009-04-19 22:42:34
版主回應
沒錯!錢不是萬能;百密必有一疏;兩個中國的高層現在這麼有自信,不曉得誰能笑到最後?如果說,暴政必亡,真有這麼一回事,那將來這個中共會如何衰微,真是令人期待...
2009-04-22 20:59:15
台北光點
同意。聽其言,觀其行,中國無所遁形。

中國曾提議建築跨海大橋,相信此舉是對兩岸終將徹底分為兩國的最後有形的防堵牆。所以中共出於對統治危機而衍生的種種FEAR,是強弩之末的徵兆。將來會越來越明顯。另長久來看新疆和西藏,依照中共當前打壓的殘酷手段,無論如何地黨國教育,這兩地都會在未來分別獨立。聯合國的會員國數目,有中共的推波助瀾,以後肯定會再增加。
2009-04-22 20:52:2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