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4 06:04:02| 人氣1,34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狂心頓歇即菩提】*釋夢參*長老開示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狂心頓歇即菩提】*釋夢參*長老開示

五祖把六祖下放到廚房去,整天在磨面,只是不停地勞動,聞法、聽法壓根就沒他的。六祖那個時候還沒有出家,是個在家的居士。他在賣柴的時候聽人家念金剛經,在念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他就開了悟了呢?這就是宿世因緣。們看到的只是他的現生,沒有看見他的前生。我們每位道友,這就是我們過去積累的善業還不多,因緣還不成熟。現在我們學戒,大大家都是從戒學開始學起的,那們是樣學的呢?吃飯、穿衣、排泄大小便、睡覺,們是都可以開悟的,這都是在修行當中。們作這個觀想了們在吃飯的時候,大家念念吃飯的偈子,這裏面有普賢菩薩、有文殊師利菩薩所授我們的修行方法,你真正去觀想了

我每天跟我們這些男眾弟子說,佛菩薩給我們安排,授我們的方法,隨時都可以開悟的,並不是要聽到很多;而是聽了要去做。古來聞一句法都是很難的。在我小的時候,我看見個法師在講經,就自己籌備聽經的糧食,到常住講經的地方去,把糧食交了,還要交很多現金,常住才掛的單。那時聽經的是很難的,在明朝三昧老和講經的時候,見月律師從雲南到南京來聽三昧老和講經。結果沒聽到,老和上五臺山了。他又從南京到五臺山,可老和又回南京了。他就來回地奔波,就是想聽經,但沒有聽到。等他一遇到時,一聽他就開悟了。

們現在是知道的很多,而做的很少,這能了生死?能斷煩惱呢?古時人每知道一句有益的話,他就要把做到。們看看那些古大德們,他們是積累起來的。們現在沒有這個善根,那怎麼辦呢?們要從現在就開始積累,積累到一定的時候,自然就了生死了。們只是看見祖師開悟,沒有看見祖師行持。達摩祖師在少林,就是現在的嵩山少林寺修行。

二祖慧可大師求見他,求他開示。二祖慧可大師學的是法子,學得很深,明白的道理相當多,但是他請達摩祖師給他開示,大家都知道立雪斷臂。他跪在雪堆裏,外頭下著大雪,達摩祖師在裏頭坐著,根本就不理他,三天三夜。達摩祖師說:
來幹什?慧可說:我向祖師求法。達摩祖師就說,你輕心慢心,也就是說,你是抱著一個輕心慢心來求法的。慧可大師感覺很受觸動,就拔出那個戒刀(那時和尚都帶戒刀,帶著刀,一者防身,二者為持戒),就在雪地裏頭,把他自己的膀臂給砍斷了。你說砍個膀臂痛不痛?很痛,痛得他心裏忍受不住,他就求初祖給他安心。他說:我心裏很不安,請師父給我安心。達摩祖師說:好!你把心拿來,我給你安。二祖大師到處找心找不到,覓心了不可得,我找不著我的心了。達摩祖師就跟他說:我與汝安心已竟。我給你安心已經安完了,二祖當下就開悟了,開了悟了就不痛了。因為這個不是他,開了悟這個身體就像是一個世界,而他又是另外的一個世界,二祖就是這樣成道的。

大家如果理解他們的所做,就像我剛才說過的六祖參五祖,二祖參初祖,這都是不立文字的。現在我們再講講立文字的這些大師,玄奘法師他的門下,鳩摩羅什法師他的門下,都是以文字而入道的,翻譯經卷時,都是聞一而知十、聽一法就知道十法。不論從學教、從禪宗,我們諸位道友是怎麼認識的?能不能聞一而知十呢?今天我跟大家說這些,就是希望大家都能先認識自己。

在我們這裏頭出家的,我知道有的已經一、二十年了,我看見幾位老道友都是一、二十年的。你們每天吃飯穿衣都在幹什麼?敢說我在修道,念念不忘的在修道。如果不欺騙的話,能有幾位呢?又有哪位能夠說我在出家之後,我心裏頭就沒有離開過道?就沒有離開過自己受戒的時候所發的菩提心。我們每位都是發了菩提心的,不管你知道不知道,在你受戒的時候,在你出家的時候,你的師父一定會教你發菩提心的。你自己可以回憶一下,你發完了菩提心之後,你都做了些什麼?你認識不認識自己發過的菩提心呢?恐怕十個就有十個是不認識的。

在你受戒的時候,因為咱們中土和有些地方不同,一出家都是大乘根機,你一出家受戒,就是發菩提心了。你自己可能還不知道,你的師父已經教你發了菩提心了。但是你發了菩提心來學戒的,因此你不是一般的,如果你真的不知道,那麼就從現在開始,每天你自己檢查一遍,或者是在晚上要睡覺的時候,你就想想自己出家這麼多年了,不管三年也好、五年也好、十年乃至二十年也好。在你檢查當中,就想為什麼我的心還不能入道呢?

這是有兩種原因的。一種現世的業,你今生造了很多的業。一種是過去的業障住了,障住了你的那個智慧,光明就顯現不出來了。當你這一檢查,你才知道,你今天所做的哪些是不在道的,心裏頭離開了你發心時的願望,那麼這一天你會記的很牢,今天做得不好,自己就會很慚愧,明天我要開始好好的去做。我跟大家說的這個方法,是絕對的開智慧,就是要自己每天檢查。我今天在心裏做了哪些錯誤的事。檢查我的心有哪些念頭是不對的,又有哪些念頭是很好的,只要你聽師父的話,照著去修行就好了。因為師父的話是聽佛說的,咱們大家都是佛弟子,都要照佛教導我們的去做才行。

大家都要求開示,都想求知道。你已經知道的很多了,我們每位的道友,你並不是無知,並不是非要聽老師講,聽他講才知道,而是你們已知道的很多了。缺乏什麼?是沒有去做。光知道,不去做,你怎麼能得到呢?你得不到就解脫不了,你自己不去檢查自己。看見自己的過,不但不承認,還給自己的過打掩護,自己先原諒自己。唉呀!我是凡夫,我怎麼能學聖人呢?就這樣過去了。一句我是凡夫,就把什麼都遮了。現在還有句口頭禪,說什麼我業障很重。真的是這樣嗎?我剛才跟我們男眾弟子說,如果感覺你業障很重,那你一天從早到晚你就應該修行,你就要檢查檢查你在想些什麼?不要連自己都不敢去檢查自己。如果你真的從早晨到晚上沒有二念,沒離開過三寶,那你已了生死了,到你臨命終的時候,你是不會動念的,世間相你不會貪愛的。那才是真正的自己認識自己。

你說我這個老和尚活了快九十五歲,自己還不太認識自己。如果你們說認識自己,那你是在說大話,當你所學的,能夠自己認識自己時,生死就了一半,臨命終時才斷定,現在是在認識的過程當中。假使你們的身體像我現在這個樣子,你們都會請假了,因為你們也知道支持不下去了,那種難過不只是肉體上,而是心理負擔。我現在已把這負擔減少了一半,我讓心裏不再有負擔,我把它劃分開,身體歸身體,心歸心。因為心是主,它就會支配你的身體;不能動,讓它動,不吃,讓它吃,吃飯吃不下,睡覺睡不著,行動不方便。這就是老了,現在我跟你們說,你們也不相信,為什麼?因為你還沒有老,等你到老了就會知道的。我在我的老師跟前,那時候慈舟老法師才不到六十歲,我們都抱怨老和尚,唉呀!你怎麼老是說自己不行了、不行了。我現在才知道,真是不行了。可是愈到了不行的時候,事情就愈多。現在沒有人找你們,可找我的就太多了,不論在家的出家的。你問客堂,你要不見,人家起煩惱,我這麼老遠的來,就是想看看老和尚,你不見能行嗎?那就勉強的見。他說的你根本不愛聽,但你還得勉強的聽,被動的接受他的意見。每天都是如此,心很煩;但煩也不行。

好像你們看到老和尚不講課時,好像什麼也不幹,那你問問客堂就知道了。這個從臺灣來的,他就想看看老尚。那個從廣東來,也是想看看老和尚。我能說我身體不好,都不見嗎?那他口裏不說什麼,但他心裏會不會罵呢。也許不會罵了,因為他怕背因果,怕倒楣。那他來找你來幹什麼呢?或者是家裏出了一些不平的事,或者是孩子升學、是生意做不好,給你個條,你就得給他回向。如果他見了你,求了你,你給他一回向,過段時間後,他有好轉了,他就會說這個老和尚很好。如果求你一回不靈,他就要罵你了。難道不是這樣子嗎?但是他靈一回,他又會來找第二回,還會介紹給他的親友,你去看看老和尚吧,你不順心的事找他,他給你一念就好了。這些都是一種麻煩。

剛才我問我們的弟子說,我是為你們活著呢,還是為我自己活著?也許你會這樣回答說,老和尚你發了菩提心,你就應該為眾生活著。但這不是一句話呀,是要用心去付出的,我想我們的道友都懂得這個道理。也有很多弟子問我要什麼東西?我會要什麼呢?我現在是什麼都不要的。可我愈不要,他們就愈要給你;可是你想要的人,他又偏偏不給。人就是這麼的怪,想要的他不給,不需要的他卻非要給你不可。諸法也是這個樣子的,大家細心地一觀察就會發現!一切法都如是理。那我們該怎麼辦呢?一切法無我,我不因為這些生煩惱,本來就沒有我,那還生什麼煩惱,因為人的活著,本來就是為別人的。我們每位道友都想求法、都想求知識、求深入、求證得、求解脫、求成佛。成了佛就能利益別人,修道就是為了利益別人而活著的,我現在就是這種感覺。有些時候說話,是說起來容易但做著是很難的,我跟你們說的這些話是我一直要求自己要做到的,我也希望大家一起來做,我們一起來成就無上菩提道業。

如果你真的要修,那你就修一個觀,觀:一光驅除千年暗,等你把這個修開悟了,那你也就成就了。千年暗室,一燈即破,當下狂心頓歇,歇即是菩提。當下就是菩提了。狂心頓歇即菩提。



夢參長老,原籍黑龍江省開通縣,19157月出生,1931年在北京房山縣上方山兜率寺出家,法名為覺醒,後更名為夢參,同年在北京拈花寺受比丘戒。2001始,應邀常住五臺山普壽寺講經。

夢參長老(1915.7.13 - 2017.11.27),俗名劉瑞庭,世壽103歲,僧臘87載,曾親炙虛雲、慈舟、倓虛、弘一等近代高僧,顯密兼修,教律並弘,尤以宣講華嚴經、地藏三經。長老畢生致力於恢復僧伽教育,建寺安僧,弘法足跡遍佈世界各地。

夢參老和尚(或稱夢參長老、夢參法師)于1915713日(農曆六月初二)出生于中國黑龍江省開通縣(今吉林省白城地區)1928年加入東北講武堂軍校。1931年,在北京房山縣上方山兜率寺出家,法名為覺醒,但是他認為自己沒有覺也沒有醒,再加上是作夢的因緣出家,便給自己取名為夢參。同年在北京拈花寺受比丘戒,戒期圓滿,南下九華山,朝禮地藏菩薩道場,正遇上六十年舉行一次的開啟地藏菩薩肉身寶塔法會。由於因緣殊勝,為老和尚爾後弘揚地藏法門埋下深遠的影響。

1932年,轉赴福建省福州市鼓山湧泉寺參訪他對湧泉寺當時的一切境界似曾相似,仿佛故地重來。當時虛雲老和尚于鼓山創辦法界學苑,並請慈舟老法師主講《華嚴經》。他決定依止慈舟老法師學習《華嚴經》,歷時半年,仍無法契入華嚴義海,遂親自向慈舟老法師請法,之後決定以拜誦《普賢行願品》、燃身臂供佛的苦行,開啟智慧。

1935年,在鼓山法界學範,學習《華嚴經》五年圓滿,當時的同學包括臺灣的道源長老、靈源長老、慧三長老能及大陸的淨嚴法師。除依止慈舟老法師、學習《華嚴經》,更旁及虛雲老和尚的禪法,有時也奉慈舟老法師之指示,代講經論,諸如《阿彌陀經》等等。

1936年,赴青島湛山寺,依止倓虛老法師學天臺四教,並擔任湛山寺書記,負責倓虛老法師的庶務以及對外連絡事宜。在湛山寺擔任書記期間,一方面向倓虛老法師學習天臺四教,及宣揚慈舟老法師的戒律精神。隨後奉倓虛老法師之命,禮請慈舟老法師北上青島湛山寺講律,又護送慈舟老法師到北京,開講《華嚴經》。

1936年底,再茺奉倓虛老法師之命,赴福建廈門萬石嚴,禮講弘一大師北上宏律,歷時半年之久。因《梵網經》的講法因緣,弘一大師同意北上湛山寺,開講《隨機羯磨》。此後擔任弘一大師的外護半年,深受弘一大師身教的啟發,當時並就近依《占察善惡業報經》所描述的占察輪相,請弘一大師親自製作一付,以供修習。弘一大師為了答謝他擔任半年的外護,親贈手書的《淨行品》偈頌乙本,並囑託他弘揚《地藏三經》。

1937-1940年間,隨同倓虛老法師在長春般若寺傳戒,講四分戒律,並往來于東北各省、北京、天津、山東等地,講經弘法。其間曾接觸來自西藏的藏僧,引動了赴西學習密法的因緣。此後,由北京至香港、新加坡、印度弘度法亞朝禮佛陀遺跡。

1941年:當時中國內憂外患日益加劇,日本關東軍逐步佔領華北地區,法師在北京期間以善巧方便智慧,掩護許多國共兩党的抗日人員倖免于難。一九四年,終因遭人檢舉被日追捕,遂喬裝雍和宮喇嘛的侍者身份離開北京,轉往上海、香港;並獲得香港方養秋居士的鼎力資助,順利經由印度,前往西藏拉薩學習密法,在西藏黃教三大寺之一的沙拉寺依止夏巴仁波切,學習黃教菩提道修法次第。在西藏拉薩修學五年,藏傳法名為「滾卻圖登」;由於當時西藏政局產生重大變化,排除漢人、漢僧風潮日起,遂前往青海、西康等地遊歷。一九四九年底,在夏巴仁波切與夢境的催促下離開藏區。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宣佈成立,1950年,此時中國內戰結束,國民黨退守臺灣。一九五年元月,正值青壯年的夢參法師,在四川甘孜時因不願意放棄僧人身份,不願意進藏參與工作,雖經過二年學習依舊不願意還俗,遂被捕入獄;又因在獄中宣傳佛法,被以反革命之名判刑十五年、勞動改造十八年,自此「夢參」的名字隱退了,被獄中各種的代號所替換。在獄中,他經常觀想一句偈頌假使熱鐵輪,在汝頂上旋,終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奠立了爾後重回佛教,弘揚佛法的信心。

1982年,中央落實宗教政策,夢老平反出獄,自四川返回北京落戶,任教於北京中國佛學院,時年六十九歲,並以講師身份講述《四分律》,踏出了重新弘法的第一步。夢老希望以未來三十三年的時間,補足這段失落的歲月。

1984年,接受福建南普陀寺妙湛老和尚、圓拙長老之邀,到廈門南普陀寺重建閩南佛學院,並擔任教務長一職。一方面培育新一代的僧人,一方面開講《華嚴經》,講至〈離世間品〉便因萬佛城宣化老和尚的邀請前往美國,中止了《華嚴經》的課程。

1987年,應美國萬佛城宣化上人之邀,赴美數月後轉回中國。

1989年,應美國洛杉磯妙法院旭朗法師之請,再次赴美弘法,開講《占察善惡業報經》《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地藏經》《心經》《金剛經》等,此後即旅居美加地區。

1991年,于年中應臺北居士之請,在新店開講《占察善惡業報經》,原本不收弟子的夢老,在該年底,由於種種因緣而收了生平第一位弟子,為其剃度,賜法號「繼夢」。夢參、繼夢師徒二人,只見二次面就定了此緣,實乃法界因緣及《華嚴經》不可思議之加持!其後,夢老陸續在寧波西街花園精舍開講《法界三觀》,及清泉會館講《華嚴經‧淨行品》。

1995年,旅居加拿大溫哥華地區的三寶弟子,特別禮請夢參老和尚講《地藏十輪經》。

2000年,夢老于浙江重建雁蕩山祖庭。

夢參老和尚從2001年始,應邀常住五臺山普壽寺講經,並指導聖寶山願成寺的僧眾靜修。20032007年,夢老勉力克服身心環境的障礙,在普壽寺講完《大方廣佛華嚴經》 (八十華嚴)共五百餘座,了卻多年來未曾圓滿的心願。其間,又應各地皈依弟子之請求,陸續開講《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法華經》《楞嚴經》等大乘經論。

20081月再次應臺灣弟子祈請赴台弘法,講經開示10餘場並舉辦千人大法會。2009年春節於臺北複講《占察善惡業報經》,盛況空前期間不斷更換講經禮堂,聽眾最多時達兩千人之眾。法會圓滿之日再次舉行3000人之皈依法會,成為臺灣佛教界弘法之美談。20095月於香港理工大學禮堂開講法華大意。于香港大學佛學系做佛學開示,聽眾上千人座無虛席。

2009年春節,於臺北複講《占察善惡業報經》,盛況空前,成為臺灣佛教界弘法之美談。6月,于香港大學開講《法華大意》,于香港大學佛學研究所作佛學開示,聽眾上千,座無虛席 

2012年應五臺山政府邀請,複建萬佛洞真容寺,命弟子隆明主持複建具體事宜。

2013年始,定居萬佛洞真容寺覺林丈室靜修,除非身體違和等特殊情形,還是維持長久以來定時定量的個人日課 

20171127(農曆丁酉年十月初十)1630分,夢參長老一期報盡,安祥示寂,世壽一百零三歲,僧臘八十七 

個人經歷

夢參法師因夢出家,一生中有過幾個重要的夢,第一個夢就是夢到出家,法師自述:那時候我面臨兩條道,一個是跟著講武堂的同學到南京報到,從北京到南京,進入黃埔軍校。在正式要從北京到南京的時候,我做一個夢,夢見我掉到大海裏面去了,有一個老太太用小舢舨把我救上,劃到海邊上告訴我,說你剩下這條路走,看見那個像宮殿似的房子,就是你終身的歸宿,意思就是不讓我去到南京報到。

我醒了,就跟我那個住房的老者,煤炭廠的經理,我跟他說昨天的這夢,哎你做這夢是真的呀!我們這上房山兜率寺離這五六十裏,他說你去看一看,是不是跟你夢中相合?”一開始出家因為穿軍服等原因被拒絕了,法師決心出家,於是換上便服,後來修林老和尚沒辦法,就只好讓法師在北京海澱藥王廟出家,出了家就趕上北京拈花寺傳戒,於是法師就到拈花寺受戒了。

第五個夢,在獄中夢見自己以後可以講經說法,1950年,共和國建立之初,夢參法師由西藏返回中國內地,因不願意放棄佛教信仰,當政府對藏僧的傳話員,被判刑十五年,勞動改造十八年,入獄長達三十三年。在入獄第二十二年時,他想此生可能出不了獄,遂萌絕命念頭。又做了第五個夢,夢見有人請他講經,法緣殊勝,但是講經的法台很高,登到最後幾個臺階時卻再也上不去。突然來了一位老師父說:法師,你不要急,我送你上去。這麼一頂就上去了。

醒來之後安慰自己將來還可能講經,得留著它,遂打消了念頭。夢參法師雖然入獄三十三年,卻也避開了三反五反、文革等動亂,沒有性命之憂,並看盡真實的人性,將深奧佛法與具體的生活智慧結合起來;使日後出獄弘法中,形成了一套獨具魅力的弘法語言與修行風格。在一次又一次的試煉中,他依靠著《華嚴經》假使熱鐵輪,在汝頂上旋,終不以此苦,退失菩提心度過,直至一九八二年,被當局以事出有因,查無實據釋放了他。

老和尚出獄的第一件事便是換上袈裟,恢復出家人應有的威儀。每次說起這段際遇,老和尚總是清楚的告訴信眾,你們不要認為是有人陷害我,使我在牢裏受苦,其實這是我過去自己造作的業,承受這樣的果報,這是很公平的事。如果有智慧能看到自己前幾世的所作所為,就會明白一切苦樂憂喜都是自作自受,非常公平。 

第六個夢,夢見自己前世,夢參法師自述,在應宣化上人之邀,拜訪萬佛城期間,每晚都做夢,一個接一個,一輩子接著一輩子,夢見自己從唐朝一直到今生的前世景象,就像放電影一樣歷歷在目。

禪機妙語

夢參老和尚出家後,雖遍參耆宿,顯密雙修,卻從未以一宗一派自居,畢生講筵不絕,但隨緣度眾,廣結法緣。據親近老和尚的再傳弟子口述,援引夢老旅台弘法期間之生活趣事三則,以窺老人家隨機教化,妙趣橫生之方便智慧。

()某日,老和尚見侍者著一新拖鞋即道:「你哪來新鞋?」

侍者解釋:「信徒送的!你也有一雙啊!我有!你一定有!你有!我不一定有!」

老和尚重拍腹部道:「我肚皮上被醫生挖了個洞,這個我有,你沒有,你要不要?」

在座者哄堂大笑,侍者亦不禁莞爾。

()午後陽光斜照在電視螢幕上,侍者手持遙控器啪啪不斷地變換頻道,老和尚見狀,請侍者把遙控器遞給他,只見老和尚按著遙控器一會兒開一會兒關,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侍者莫名其妙,問道:「幹啥啊?」

老和尚再重複一次開關的動作:「幹啥?這叫生滅法!還看!」

()講座完畢有信眾請求開示。信眾問道:「老和尚,我讀誦《金剛經》十多年一點都不懂,是不是該換一部經念?」

老和尚云:「我讀誦《金剛經》六十多年也才懂一點點,還在讀誦,那你念不念呢?」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