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02 17:24:24| 人氣42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爲了寶馬的華晨汽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所有的資本操作都有背後的故事,沒有大顯財技的上市公司就是平淡的企業。




5月20日,德國寶馬集團和華晨中國汽車控股有限公司在瀋陽的合資企業華晨寶馬工廠正式揭幕。 德方、中方各持 50%股份。計劃到2005年,專案總投資將達到 4.5億歐元。初期,華晨寶馬生産能力是3萬輛寶馬3系和5系汽車,並聘用大約3000名員工。

寶馬很重視這個專案,集團董事長赫穆特‧龐克博士專程來瀋陽爲工廠揭幕,媒體聚光燈和公衆被這個世界級人物吸引。大家都津津樂道談論德國的三大汽車商要在中國赤膊廝殺。

而在鎂光燈外,一些人沈默鼓掌,一些人心裏石頭落地,還有一些人再也沒有聲音,華晨寶馬光彩奪目的故事背後有很多人物和各方力量的角力,也有資本市場出色的財技。

一個寶馬中國專案的成功幾乎是清理昔日華晨舵手、汽車玩家仰融在中國蜘蛛網般投資攤子的過程,6家中港美三地上市公司、數百家關聯交易公司、還有很多目的不同的投資專案都要歸納到華晨寶馬的未來,這似乎是個難題。但實際上,政府背景的新舵手在2年時間內做到了。而且,在資本市場這一切都以合法的手段和另類財技完成,大部分行動雖然隱秘,但關心的人一直以欣賞的眼光關注。


2004年4月22日,在紐約ADR和香港主板上市的華晨中國汽車(1114HK)公佈2003年年度業績,旗下控股的瀋陽汽車公司共出售7.46萬輛輕型客車,較2002年上升14.6%,營業額67.64億元,帶來盈利13.8億元,利潤率達到20.4%。新上市的中華牌汽車銷售2.56萬輛,增長190%,收入達到33.45億元,利潤2347萬元,利潤率相當低。

2003年合資半年的華晨寶馬公司共生産銷售4359輛寶馬轎車。雖然剛剛上馬的寶馬車專案有2.5億元人民幣的投資虧損,上市公司要承擔其中的1.2億。但上市公司還是獲得9.36億元純利,升43.9%,每股盈利0.2554元,末期息每股派0.1港元。

這是寶馬在中國的合資公司首次有業績新聞。

時間很快,一晃3年多過去,我們今天看到一個蒸蒸日上的華晨中國汽車(1114HK),股價在3元左右徘徊,高見4.85元,擺脫了3年來在2元以下的局面。而且,一個圍繞寶馬專案的遼寧汽車産業鏈正在形成。

2004年第一季度,國產寶馬車已經賣出3400輛,拼命推銷的中華汽車只銷出3300輛。公司的計劃是2004年賣出寶馬18000輛,維持中華汽車25000輛,希望寶馬給上市公司華晨中國汽車(1114HK)帶來純利2.6億元人民幣。

今年頭4個月,寶馬在中國大陸市場交付量增長了56 .7%,達到5827輛,其中,3877輛是華晨寶馬生産的3系列和5系列轎車。

香港證券分析師表示市場對華晨憂慮主要是對中華轎車的銷售並不看好。預期今年華晨增長不低於30%,明年續增長,寶馬轎車的貢獻,可抵銷中華轎車或有的負面影響。以今年市盈率12 倍計,應值3.8 元,以15 倍計,可見4.7 元。 “還有什么比寶馬專案更吸引人的?”

5月初,大行高盛出報告調高駿威汽車(0203HK)與華晨中國(1114HK)的投資評級,駿威的評級從“與大市同步”調高至“跑贏大市”,華晨的評級亦由“跑輸大市”調高至“與大市同步”。

瀋陽 仰融 華晨之爭

讓我們回頭看看歷史。

德國寶馬要進中國和華晨汽車的變化幾乎同步開始,寶馬和華晨最早的接觸曝光在2001年1月,當年3月底,華晨汽車和寶馬公司達成了技術支援協定。

90年代末,據說寶馬一度對河北保定的中興汽車感興趣,花了5億多元引進設備的中興汽車基礎很好,寶馬的主意被華晨中國汽車(1114HK)的原主席仰融所悉,他快速通過上海A股上市的上海華晨(600653SH)收購中興汽車六成的控股權。

這是老故事了,但寶馬和華晨的故事從這裏開始。

2001年中,時任華晨舵手的仰融清晰看到了未來的機會:不可多得的寶馬專案漸露聲色。他提出的計劃是上市公司管理層出資28億元買斷股份,真正管理層實現對公司的控制。但這個想法遭到遼寧省官員的拒絕。他們對寶馬在瀋陽的未來看得也很清楚。

仰融殫精竭慮在瀋陽經營10年,建立起遼寧的汽車工業,把原先搖搖欲墜的金杯汽車打造成爲中國最大的輕型客車企業,一度佔有市場超過5成。在此同時,野心十足的仰融也建立起依賴汽車産業的金融帝國,一度控制在中國、香港、美國的6家上市公司,市值曾超過300億元人民幣。仰融個人財富達到8億美元,也曾被《福布斯》評爲中國第三富。

1991年仰融通過在海外註冊的“百慕大華晨控股”、“香港華博財務公司”購買改制中的瀋陽金杯汽車股份有限公司4600萬股,1992年7月金杯汽車在上海A股上市,仰融套現1200萬美元。同期,仰融通過 “百慕大華晨控股”、海南華銀信託、瀋陽金杯汽車成立了金杯客車公司,瀋陽金杯汽車持股60%,這家空殼公司有了業績,成爲未來華晨的核心公司。經過數次股權安排,在百慕大註冊的另一家海外公司---華晨中國汽車(CBA)控制了金杯客車51%,也有了合併業績。爲了符合上市規則,1992年5月,仰融還搞出來人民銀行、香港華晨控股、中國金融學院、海南華銀信託共同贊助成立的非營利機構---中國金融教育發展基金會,基金會屬於國有,仰融通過送股,使中國金融教育發展基金會成爲控制華晨中國汽車(CBA)等一系列公司的“控股機構”。

1992年10月9日他把華晨中國汽車(CBA)推到美國資本市場,集資8000萬美元,這是最早去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當年中國證監會還沒成型。之後多年,2次集資失利,美國資本市場集資功能漸弱,仰融殺回亞洲。1998年在香港買殼上市公司歡樂天地(1188HK)改名圓通科技,因有違香港證監會規定借殼上市未果。1999年10月華晨中國汽車(CBA)在香港二度上市,集資6.5億元港幣。1999年,華晨還在上海買殼控股申華實業(600653SH)。2001年3月,通過上海的上市公司,他又控制了上市公司中西藥業。這些股權交錯複雜的公司網建立了大量關聯交易,幾乎用盡來自瀋陽金杯汽車的資源,一個公司一年賣5、6萬輛輕型客車的業績支撐了3家上市公司的財務報表。

這些狂熱的操作,幾乎是在短短10年之間完成的,不完全統計,仰融從資本市場獲得的資金超過30億元,在華晨的汽車版圖裏,金杯汽車、中華汽車、航太華晨、中興汽車、三江雷諾、金杯通用、包括和英國MG ROVER 的合資計劃、杭州灣跨海大橋專案等等都是耀眼明星,最大最出色的是德國寶馬的中國合資案,異常矚目。

然而,寶馬合資專案剛開始,誇下海口:“2006年,中國唯一可以和國際品牌競爭的只有華晨汽車”的汽車狂人仰融卻退出舞臺。“沒有了仰融的華晨會更好” 華晨高管自己承認。現在華晨收縮了大部分戰線,專注金杯汽車、中華汽車、寶馬汽車爲主的汽車業務。

回頭看,仰融的危機在2002年初已經有徵兆,2000年底一汽集團宣佈退出瀋陽金杯,華晨借機用旗下A股上市公司申華控股(600653SH)收購金杯汽車。2001年6月,華晨再次希望收購瀋陽汽車工業公司持有的金杯汽車17%國有股,但2002年4月被財政部否定了。2002年4月5日,金杯汽車改組董事會,3名華晨的人出局了,瀋陽市政府人員入主董事會,重掌金杯汽車控制權。財政部的否決與金杯的董事會重組似乎表明政府的立場。對仰融而言,這是個不好的信號。

再往前看,仰融的一連串列動明顯多次在挑戰遼寧省政府:2001年2月成功配股融資達10億元以後,A股公司華晨集團(600653SH)進行一系列重組。但最刺激的是,這10億元並沒有用到金杯汽車、中華汽車專案上,仰融還把大部分現金投到瀋陽之外的地方,包括生物醫藥。

2001年中,管理層控股計劃被拒絕後,仰融開始一系列運作。年底中國正通﹑寧波正運和金杯工業取代珠海華晨公司,分別受讓君安投資50%﹑25%和25%的股權﹐君安投資更名爲深圳正國投資。接著,中國正通將深圳正國投資的50%股權轉讓給了寧波正運﹐深圳正國投資是A股公司華晨集團(600653SH)第一大股東,持股15.19%。這么一折騰,寧波正運突然成了華晨集團(600653SH)的控股股東。寧波正運的幕後東家是臺灣商人秦榮華。

華晨集團(600653SH)大股東在錯綜複雜的股權交易中,甩掉了仰融一直依賴的中國金融教育發展基金會,變身爲台商。因爲華晨集團(600653SH)是金杯客車的銷售代理,這直接影響到瀋陽金杯和中華汽車。

這還不夠,仰融在寧波買下3000畝土地,1億元買下寧波長江大廈,大張旗鼓對外宣佈建立英國MG ROVER合資汽車生産基地,大規模雇傭各類汽車專才,給人印象仰融要另起爐竈、南下發展。

而連環的股權交易很明顯在套現資産,挪出瀋陽。這是刺激瀋陽的招數。

2002年2月5日,仰融個人花費4000多萬購入665萬股華晨集團(600653SH)的股份。又在二級市場吸納流通股﹐持股近700萬股﹐成爲華晨集團(600653SH)的第二大股東。

這一系列行動火藥味十足。

很快,遼寧省開始反擊,在2002年3月8日,在遼寧省政府的推動下,國家計委、財政部、人民銀行等數個部門召開聯合會議,決定把華晨部分資産由財政部劃給遼寧省。3月11日,國家有關部門就此發佈正式文件。文件出臺第二天,A股公司上海華晨集團(600653SH)發佈公告更改公司名稱,名字改回申華控股。

3月28日遼寧省政府組織資産接收小組,到上海、寧波、香港等地,全面調查接收華晨資産。

5月28日備受矚目的中華轎車正式獲得國家目錄,5月29日在北京有一個記者新聞會,但仰融等華晨高管都沒有出席。這款花費了華晨40億元投資的新車應該有最高待遇,但華晨高管突然沒有熱情了,給外界公司內部有變的信號。在香港,華晨中國汽車(1114HK)5月28日股價大跌7%,公司馬上發通告:公司不知悉華晨資産要收歸國有。

5月,遼寧省長薄熙來在考察德國時,代表遼寧省與德國寶馬公司簽訂了關於引進寶馬轎車生產線的協定。仰融卻沒有出席正式簽字儀式,這再次引起外界猜疑。

5月31日,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華晨汽車公司多名高級管理層被有關部門調查。調查關鍵是中國金融教育基金對華晨中國(1114HK)的持股比例2000年中還有57.37%,但在2002年已經降到39.45%,而仰融在內的董事不斷增加持股,達到5.9%。報道稱,調查和寶馬合資案有關,當局希望理清股權關係。

6月上旬,在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安排的香港電話會議上,仰融及吳小安依然強硬向多位基金經理表示華晨股權並非國家所有,只是爲了符合美國上市要求,暫由教育基金代管,管理層將收購華晨股權。這是仰融最後一次在中國公開說話了。

6月17日,華晨中國 (1114HK)被莊家震倉,股價午後狂瀉21% ,最低到0 . 98元,收市到1 . 04元,全天下跌16% ,成交5683萬股,是九個月來最大單日跌幅。

6月19日,華晨中國 (1114HK)宣佈仰融不再任主席兼行政總裁,原副董事長吳小安被委任爲公司主席。市場也傳出消息:6月17日的股價大跌是仰融全數抛售手中股票,前後套現約9000萬元。此時,仰融已經倉促離境,跑到美國。

6月21日華晨中國 (1114HK)停牌,再發公告解釋:董事會認爲針對中華汽車、寶馬專案,公司主席、總裁及行政總監集中在仰融一人身上,並非有利於股東的利益。

2002年7月中旬,華晨汽車(HK-1114)宣佈旗下瀋陽金杯汽車工業控股有限公司與德國寶馬汽車成立合資公司已獲正式批准。

寶馬的到來和仰融的出局基本同步。

台長: ALLEN
人氣(425)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