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07-26 14:39:42| 人氣5,422|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失蹤人口(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從事夾報工作的李姓女子,有個弟弟在西大路和北大路交叉口,一家電動玩具店上班。五日清晨,她一如往常地前往派報中心,趕在出報前處理夾報。地方縣市的廣告夾報,是小本經營者經常使用的行銷手法之一,這對住在大都會的居民來說,比較少見。

夾報的內容從折價券到特賣品,從食衣住行到育樂休閒應有盡有。李女總是比街坊鄰居快一步知道,又有什麼好康便宜機會,可以快人一步。但是今天,一張夾報,讓她大吃一驚。

「這不是小弟嗎?怎麼會在裡面?」一張熟悉的臉孔,吸引了李女的注意。她拿起協尋張玉璐啟事的夾報,夾報中編號一號的嫌疑人,容貌竟和她的弟弟相似。她再仔細詳讀夾報內容,弟弟變成了盜領失蹤女字的「頭號嫌疑人」。

「這還得了!」李女也顧不得堆積如山,尚未完成的夾報工作,趕緊打電話給弟弟,問明事情發生原委。李姓男子從姊姊口中得知,發生「大條代誌」,但一時間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姐弟兩人碰面,再次詳讀夾報內容。最後兩人做出結論,一致認為若不出面向警方說明,豈不變成「頭號通緝犯」了。

「他們找到人….,不,應該這麼說,是人家主動向前往警局對他們說明。我獲悉消息後,趕到分局裡向他們求證,他們可能認為有些事證尚待查證,對於部份情資並未證實,所以有可能不便透露吧!」阿宏直覺案情有了突破,立刻回報組內。方俊欽立刻指示阿宏的搭檔阿標,連同兩名同僚,在第一時間衝到新竹,支援阿宏。

對於阿宏的說法,我的感覺有稍作保留之虞,或許是「師出同門」的情誼在激盪著他的不滿和怨氣,但總不能對外人說吧,更何況是記者。總之,兩個單位大玩躲迷藏的遊戲,至於細節,我就不便多說。搶功和績效,一直是地方警政單位與中央單位之間,互動過程中最大的疙瘩。一般而言,國內重大刑案,或具有指標姓的重大犯罪事件,通常刑事局都會直接深入地方,「協助辦案」。

但是這樣的舉動,對地方警政單位而言,有點「強龍硬壓地頭蛇」的味道。倘若,是懸而未破的刑案,或許在對立上,不會比較尖銳;反之,支援地方的刑事局幹員,看在地方的眼裡,名的封為「上級指導員」虛心求教,暗地裡則偷留一把,總要搶先一步。這種地方和中央微妙關係,在後面章節提到殺人魔頭吳應弘時,依舊嗅得到。

由於李姓男子很少觀看電視新聞、翻閱報紙,乃至於平面、電子媒體多次報導張玉璐失蹤的消息,刊載冒領者的照片,竟渾然不知自己是警方急於「要案協尋專刊」對象。

該名男子向警方回憶當初領錢的情形。「我記得是在二月二十日那天的凌晨,電動店的幹部,拿著一張金融卡,並告訴我密碼,要我去附近銀行提錢。」第一號簡單的告訴警方,事情就是這麼簡單,他不過是替人跑腿領錢。

案情有了頭緒,過去幾個月來的迷霧,終將露出曙光。「我們的人也到了,新竹市警方也願意配合行動。」這時候,二分局刑事組幹員根據他所陳述的內容,來到電玩店找那名幹部說明。恰巧,電玩幹部休假回台北市士林家中。阿宏緊接著接手,通知組內同僚,前往士林將該名幹部帶回新竹,重新釐清案情。

「你們說那張提款卡是誰的?我們店裡的常客啊!他叫李忠春,他常向我們炫耀地說,他是少校退役軍官。」幹部一張無辜的臉,說明了他也不過是受客人請托領錢,沒做什麼壞事。

電玩幹部的供詞,向一張迷宮的地圖,帶領警方找到出口,「找到了!這傢伙脫不了關係。」警方得到線索,隨即馬不停蹄地兵分多路,調查幹部口中的李忠春,到底是何方神聖。「既然電玩幹部提到他是退役軍官,我們就走一趟新竹市團管區,調閱這一年來,設籍在新竹市名叫李忠春,可能是少校退役的傢伙。」阿宏說,很快地才半天的光景,三十五歲的李忠春檔案,就攤在他們眼前。

警方迅速理出李忠春的基本資料:
李忠春,男三十五歲,國防管理學院畢業。去年十一月從國防管理學院退役,軍階為少校。退役後的李忠春,並沒有正當的職業,曾擔任過新竹某飯店的管理人員,不久後便離職。家住在青草湖「美之城」社區。

另一方面,新竹市警方運用完備的戶籍資料,清理出多個住在新竹縣市的李忠春,查察的進度相當順利。兩方資料一核對,找出到住在青草湖附近,名為「美之城」社區裡的李忠春。

五日下午,方俊欽、助哥(副組長)、阿標和兩名組內同僚,就在「美之城」李忠春住所附近埋伏,監視每一條可能因打草驚蛇,李忠春會用來逃亡的路線。六日凌晨,阿宏確定一日未外出的李忠春,早已熄燈上床就寢。在夜色的掩護之下,他們會同新竹警方,毫不費力地將熟睡中的李忠春活逮。

見到大批武裝警察,李忠春知道事跡敗露,他並沒多做反抗,坦白說出所有經過。凌晨四時許,他帶領著警方,前往桃園縣新屋鄉,笨港國小後方一處廢器鐵皮工廠的化糞池內,挖出一堆燒焦白骨。白天,桃園地檢署檢察官林安紜來到棄屍、毀屍現場,臨時偵查庭就在附近笨港派出所召開。

連續觀察此案多時的我,六日白天進雜誌社之後,獲悉警方有了斬獲,我趕緊請同組記者郝智萍,和刑事局偵一隊副隊長聯繫,告訴我們確實的地點。拿到了確切的位置,我們隨即飛車前往。

這裡,我要補充一件事情,在還沒到笨港國小以前,我和郝智萍對偵一隊三組並不熟識。也因為這件案子,我們鍥而不捨的追蹤、採訪,可能令他們有些感動,從此建立雙方互信和私人情誼。

李忠春並不寂寞。他供出同夥,因涉及一樁強盜強姦案,當時已羈押在苗栗看守所,二十八歲男子徐千訓。

李忠春在隔離偵訊時向檢警供稱,他只負責前半段。「過年前,我和徐千訓身上都沒錢,他說他要大幹一票。」二月二十日凌晨零時左右,也就是張玉璐打完電話回家後沒多久,他們在新竹城隍廟附近看到她。

「徐千訓知道她是風塵女郎,單身,經常在新竹市各賓館、旅社接客,身上應該很有錢。我想徐千訓會選上她,應該和她熟識,也知道她不會有麻煩。」李忠春補充,「徐千訓相當好色。」

這兩人跟著張玉璐,來到民生路附近的松儷賓館。不久,他們看到張玉璐走出賓館,準備前往停放停車場的紅色速霸路轎車時,上前假裝打招呼,乘機強行押入他們的車內,開到新竹科學園區附近。

「車子開到竹科後,我倆合力將她雙手困綁,搜她的皮包,拿出提款卡,然後逼問她提款卡號碼。」李忠春似乎侃侃而談地在講故事般地繼續說,「問出號碼後,我負責開車,沿著西濱公路往桃園方向開去。徐千訓坐在後座,他要我開到新屋鄉笨港國小後面。」

之後,李忠春向警方描述過程時說,是徐千訓獨自一人押著張玉璐進到鐵皮屋,經過多久時間他已經不記得了。他只記得,當徐千訓出來後,只對他說:「已經料理好了!」我才發覺,他把她給殺了。

回到新竹市區後,李忠春到電玩店打電動,結果輸了錢,請店裡開分員幫忙領錢。「我實在很難想像,他們前一分鐘才結束掉一條,後一分鐘,居然能悠閒地坐在電玩店賭錢,彷彿殺人不過殺條狗!」阿宏感慨地站在笨港國小外,和我們談及這起命案始末。這是我們首次和阿宏、阿標這組刑事局警官的「第一次接觸」。

他兩分別朋分張玉璐存款內三十二萬元;李春忠分得十五萬元,徐千訓分得十七萬元。張玉璐的轎車,到底是誰焚毀?根據李春忠的說法,是徐千訓獨自一人完成的。

下午三時,李忠春、徐千訓被帶往現場進行犯罪模擬。張玉瑩同時也在警方的通知下,來到現場認屍。殺人者和苦主四目相視,往往一場無預警追打嫌犯的場景,出現在犯罪現場。

悲憤莫名的家屬,衝破警方隔離人牆,掀起犯嫌頭頂帶著的安全帽,批哩啪啦一陣痛打。警方好不容易架開家屬,張玉瑩和母親尚未發洩完的怨氣,轉移到「辦事不力」的新竹市警方身上。

被丟棄到化糞池內的張玉璐屍體,屍骨因徐千訓曾以松香水淋澆焚燒,變得焦黑易碎。焚屍後,徐千訓再以木板遮蓋化糞池,最上層鋪上保麗龍板。從外觀上一班人根本不易發覺有易,更何況棄屍、焚屍地點相當偏僻,入夜後幾乎不見人煙。張家最後根據屍骨上的一枚戒指,確認這具焚毀的屍體是張玉璐。

徐千訓向警方供稱,他是在車上勒斃張玉璐,因為急著找尋棄屍地點,細節的部份全都記不起來。當葬儀社人員會同法醫,從化糞池撈起屍骨時,徐千訓突然下跪,要求向死者上香,乞求原諒。隔離在外的張母,看到此景,莫不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生前是否遭受性侵害,法醫當場無法從屍骨中看出。另外,這具骨骸是不是張玉璐的,還必須送往高檢署法醫中心,和刑事局法醫室比對DNA。八日,DNA比對結果出爐,證實是張玉璐無誤,但是檢驗遭受性侵害的部份,則因檢體不足,無法得知。但是警方相信,以徐千訓的本性,張玉璐遭受性侵害的可能性相當的高,只可惜,沒有直接證據。

另外,徐千訓在殺害張玉璐之後一個多月,又於四月七日凌晨持水果刀和膠帶,在新竹市中正路一處空地,強盜強姦一名夜歸女子。當地警方很快地將他逮捕,這也就是當李忠春供出徐千訓時,他正羈押苗栗看守所的原因。根據徐千訓過去所犯下的前科記錄來看,警方直覺相信,張玉璐在斷氣之前,徐千訓不可能會輕易地「放過她」。

破案後三個月,十月十四日台灣高等法院合議庭二審宣判,仍維持一審原判,判處李忠春、徐千訓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雖然張玉璐失蹤案真相大白,兩嫌也被法官判處死刑,但是,許多疑點仍舊未能釐清。

第一、 徐千訓個子相當矮小,體型瘦弱,大約在一百六十公分左右。張玉璐身高在一百六十八公分左右,骨架粗壯、身材高挑。不太可能一個人扛著張玉璐的屍體,走上一百公尺棄屍、焚屍?
第二、 李忠春認識張玉璐,是在以前所任職飯店,但是他卻推說是徐千訓和她熟識,選定對象建議,也是徐千訓所提。李忠春反覆推翻供詞,是否另有不為人所知之處?
第三、 倘若李忠春所言屬實,徐千訓獨自負責處理張玉璐轎車。那麼,他是如何在燒車完畢後,走下山,回到市區內?因為燒車地點相當偏僻,若說沒有第三者接應,很難讓人信服。若然,就有第三位共犯尚未曝光。
第四、 焚屍的地點雖然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但是檢警勘驗現場時,並未發現任何衣物。換句話說,張玉璐是光著身子被殺、被焚。她為什麼會光著身子?她的衣物又被兩嫌丟棄棄在哪裡?兩嫌到底有沒有性侵害她?
第五、 徐千訓說,她是在車內掐死張玉璐,但是李忠春說,徐千訓是押著張玉璐到廢棄工廠內「處理」。張玉璐主要死因為何?

案子破了,法院也為死者伸張正義,可是我總覺得,張玉璐的死真的這麼單純嗎?到今天,我心裡一直有個疑惑。

台長: 翁世恆
人氣(5,422)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UNKNOW
到時我也想接受您的採訪

如果啦
2015-01-26 05:10:13
日本藤素
很讚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13 12:47:2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