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12-29 15:02:45| 人氣1,41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旅遊入境 全台尋夫 外藉新娘趴趴走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桃園中正機場,上午第一班從越南飛往台北的班機,在近中午時一點三時左右抵達。入境室大門啟開,除了大多數是拖著疲憊卷容的歸鳥外,也多了許多睜著好奇的眼神,觀望著眼前陌生卻又嶄新的環境。不一會,接機人舉著斗大的告示牌,一群數十位模樣年輕的越南女子,在領隊的帶頭下,魚貫地隨著接機者步出接機大廳,穿過地下道,跳上停在機場停車場上一輛中型巴士。

她們是來旅遊?不,雖然她們持著旅遊簽證進入台灣,但是這趟台灣行,卻是婚姻仲介業者為了因應政府禁止刊登婚姻仲介廣告,變通地乾脆將待嫁新娘,「引進」台灣展示五天全省走透透。

過去在臺北街頭,諸如「專辦大陸 越南 柬普寨新娘……聯絡電話*****」的婚介小廣告曾經隨處可見。然而,從今年八月一日起,這些廣告逐漸從臺灣人的視線中消失。內政部宣布,從八月一日起全面取締婚介廣告,無論是電子媒體、平面媒體或街頭看板的兩岸婚介廣告都將禁止,違者將罰款10萬至50萬元新臺幣。

清查系統性、集團性的婚姻中介,即通常所說的『郵購新娘』生意本應受到社會各界的稱贊,這種把婚姻當成商品買賣的生意,很可能涉及人口販賣等違法行為。臺灣有高達三十萬外籍新娘,這其中來自東南亞和中國大陸者居多。在今年四月至六月期間,有關單位通知國內幾家刊登大陸婚姻中介廣告的報紙,必須停止該類廣告的刊登,否則立即處罰。

然而,隨處可見的色情廣告和網絡訊息沒有被取締,偏偏只有「外籍新娘廣告」受到「高度重視」,從事婚姻仲介業者當然相當不滿。「在三重地區從事外籍婚姻仲介工作長達十年的陳桑就很不高興說:「現在作婚介和以前不一樣了,不要看娶番某的都是中下階層或是身體有殘障的,一般的生活水準,還是比當地高。生活條件,還是比當地好。」

「那種負面新聞畢竟是少數幾個啦,三十幾萬的新娘(指外籍),難道每一個都在做牛做馬,過苦日子?你不想想看,台灣某為什麼沒人敢娶?誰的問題?那些沒辦娶自己做某的,不找外籍,難道要他們去強姦喔?政府到底在想什麼,我們是看不清啦,但是喔,還是要有點人性!」陳桑說,不做廣告生意當然會有影響,但這是短時間,想娶某的人還有一拖拉庫。
  
台灣已成外籍新娘特賣場。近年更充斥保證處女、二十五萬元新台幣包娶等廣告,日前更有婚姻介紹業者於澎湖媽祖廟前,公然促銷越南、柬埔寨新娘,男人只付三十萬元新台幣,馬上可把新娘帶回家,引起婦女團體狠批:「台灣已成為人肉市場」;「業者把女人當豬肉賣。」

日前在澎湖媽祖廟前出現一幕驚人場面,多名越南和柬埔寨籍新娘一字排開,公開讓顧客挑選購買,價格只需三十萬元新台幣。「這在圈子裡早就不是什麼新聞啦!」陳桑說,「早就有人做的比這更大膽,包送到府,七天鑑賞期,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客戶最後終究還是會掏錢娶某的。」

事實上,把中國、外籍新娘當商品買賣的廣告,近年充斥全台。婚姻介紹公司等仲介業者,從早期以歡迎殘障男子、二十五萬元新台幣包娶等招徠,到後期的中途不加價、一年內跑掉賠一個,以至近年更露骨地宣稱絕對處女、不是原裝(處女)保證退貨,甚至在電視頻道賣真人廣告、網上拍賣等。

外籍配偶成長關懷協會負責人黃乃輝稱,曾有小孩被母親打罵後爆出一句:「媽媽不好,再買一個!」聽得令人心痛。移民人權條法監督聯盟主任蔡順柔也稱,政府再放任不管,總有一天業者會在夜市公然販售外籍新娘。

被指在媽祖廟前賣女人的業者就解釋,因部份男士身體殘障、無法親赴外地相親,才安排外籍新娘赴台。「其實成本上,這樣做還是要有粗本的。」陳桑分析,一般二十五萬包含來回機票(兩人)禮金(見面禮)、聘金、當地食宿、結婚酒席(當地)、申辦結婚費用和業者的利潤,已經是很緊的數字。「最合理的價格,大概在三十五萬到四十萬之間,不過這樣的價錢做不出來,大家還停留在十幾年前的數字,根本沒想到越南當地的消費水準,還是有在上升,更別說國內物價。」陳桑乘機向記者吐苦水,連連埋怨現在作婚介,已經沒有當年風光。

記者也發縣政府之所以會緊縮對外籍新娘仲介限制,除了政治考量外(大陸及),社會問題逐漸浮現,幾乎快達警戒線了。就記者向社福單位詢問,這些外籍新娘除了說些簡單中文或台語外,根本不認得中文,下一代入學後,無法和小孩共同成長,與其教育外籍新娘識字和認識法令,倒不如先教育外籍新娘的家人允許外籍新娘大方走向社會,來得務實。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外籍新娘的家暴案件有逐年攀升的趨勢,台南縣的外籍新娘家暴案每年以倍數增加,這代表兩種意義,一是臺灣的外籍新娘人數與日俱增,二是外籍新娘開始熟識臺灣的法律,懂得通過社政單位保護自己。外籍新娘數目不斷增加,但她們在臺灣却備受歧視,大多數的外籍新娘在家中不但被當作外傭使喚,還有的遭到老公虐待,甚至連生下來的小孩,都因爲怕被歧視而不認這個媽,導致逃家的外籍新娘越來越多。臺灣天主教善牧基金會昨天呼籲,外籍新娘與所謂新臺灣之子都是臺灣的一分子,如果臺灣人不斷排斥與歧視她們,只會造成更嚴重的社會問題。

來自越南的阮玲氏(化名),嫁到臺灣後,先生不但酗酒還動不動就打她,甚至打成重傷住院,婆家非但沒幫她,反而視她爲買來「生小孩」的機器,及做家事的「外傭」,根本無視她被虐待的情形,最後秀秀受不了身心受辱的折磨,只好逃家求助慈善機構的協助及輔導。

天主教善牧基金會人員表示,像阮玲氏這樣的個案情况還算好,她曾遇到一位外籍新娘,先生的智能不佳,婆婆又管得很嚴,最後不甘于過這樣的生活便帶著孩子逃家,爲了籌錢逃回自己的家鄉,甚至不惜將女兒賣掉,基金會人員甚至懷疑她極有可能把孩子賣給了人蛇集團當雛妓。

具記者向社福團體詢問,臺灣去年失踪的外籍新娘約四十位,最後追踪到的個案却寥寥可數,多數外籍新娘落跑的原因是不堪家庭暴力與社會歧視,有些老公甚至不要孩子喊她媽,而小孩與媽媽語言不通關係疏離,在學校怕被同學嘲笑,所以也乾脆不認這個媽。

臺北市新嫁娘有四分之一來自外籍新娘,全台新生兒中更有十二分之一是所謂新臺灣之子,這些外來客成長的趨勢已是事實,如果臺灣人民不能真心接納他們,未來外籍新娘將會衍生出更多的社會問題。

台灣的外籍配偶已經從十八萬往上攀升到二十九萬三千人,其中十九萬是大陸新娘,其餘十萬來自東南亞各國,甚至約旦、摩洛哥都有。但是其中能夠接受識字教育的只有七千人,不到十分之一,潛藏的文化溝通跟子女教養問題,正逐漸浮上臺面。

阿文十三年前娶了一名來自越南的太太,剛開始孩子的聯絡簿太太看不懂,就隨便在上面簽個名,結果全班都依照聯絡簿通知穿運動服,只有陳文傳的兒子一個人穿著制服上學。不只如此,兒子怕被老師罵,面對不會寫中國字的媽媽,小小年紀就自己冒充家長簽名。

在外籍新娘識字班裏,外籍新娘們學習中文的最大動力,就是為了下一代的教育。來自柬埔寨的玉珍,今年才二十歲,明年就要生第一個寶寶,她跟姐姐一起來學,現在已經可以初步的用中文溝通,玉珍說「終於可以看得懂電視跟報紙了」。

更多的外籍新娘命運是掌控在婆婆手中,婆婆不讓出來學習,要她們利用這個時間賺錢或帶小孩。但不認識中文的結果,就是生活適應出現問題,因為看不懂標示,類似用電子鍋在外鍋加水導致爆炸這樣的問題層出不窮,更造成下一代的遲緩學習。

然而,在越落後越偏遠的地方娶外籍新娘的機會越大,與其集中到學校上課,不如到家教學。而且他們所使用的教材也不能以台灣課本為主,應該再加注她們的母語,讓不能常常上課的外籍新娘,可以自行在家搭配母語練習。

除了子女教養問題外,還有一些問題尚未浮上臺面,包括不少外籍新娘被直銷公司吸收為老鼠會會員以及地下錢莊知道外籍新娘愛賭博,就主動借錢鼓勵她去賭,高額利息導致這些中低階層社會的家庭經濟面臨負債的壓力等。

「這是趨勢,政府本來就要拿出配套措施來因應,否則當年就不要開放。現在好了發現問題越來越多,又不敢禁止,只好從我們業者身上開刀。這些高官以為,沒有店面就賣不了麵嗎?」陳桑每週至少手上會有五個案子在跑,網路已經是他最大的消息出口櫥窗,透過網路平台,成交的數字原比過去平面廣告刊登,來電詢問的要多上五倍。

外籍新娘多存在於中低階層家庭,臺灣傳統觀念的束縛及文化差異,使在台家人多拒絕外籍新娘單獨走出家庭,外籍新娘在臺灣猶如籠中鳥,很難迅速融入社會。台北縣社政人員認爲,外籍新娘的家人,是外籍新娘無法走出臺灣社會的主因,尤其外籍新娘多嫁入中低階層的家庭,這些人花錢娶來外籍新娘,很怕外籍新娘在社會上被騙,或者上課汲取知識學聰明後,脫離家庭另謀生路。

台南縣東山鄉是全縣外籍新娘比例最高的鄉鎮市,部份山區村落更高達每三戶就有一名外籍新娘,這些山區的外籍新娘一嫁入臺灣,除了在家煮飯帶小孩,偶爾幫忙家中農作外,根本沒有機會見見世面,連帶使得族群融合後的下一代「新臺灣人」受到牽累。

「夜市不曾看過,這樣子很難看啦!」外籍新娘阿玉說,外面人對她門還是會帶著特殊眼光來看,但在這裡,完全感受不到。台北縣萬里鄉也有相當數字的外籍新娘在此生根落地,記者曾在一年來此採訪當地外籍新娘現況,在農會前廣場,每週二、五都有流動夜市在此經營,也會看到不少外籍新娘帶著孩子逛夜市。

或許外籍新娘趴趴走,只是少數業者搞噱頭、用花招攬生意的方式,如果因五將台灣冠上「女人交易中心」未免太過於沈重。不過政府該重視的,是外籍新娘及其下一代對台灣未來的影響,而非眼前婚姻品質,甚至種族混雜的變相淨化理論。

台長: 翁世恆
人氣(1,417)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壯陽藥
2020-01-13 16:02:4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