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07-26 14:38:26| 人氣1,196|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灣黃后(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幾年後,調到台北市刑大的阿成,告訴我當時辦案的艱辛。

阿成說,監聽的工作持續了一個多月,雖然只有四個人,但是在陳宏隆調度得宜的情形下,仍能抽掉出人力,針對監聽出幾處疑點,進行監控。

「後來我們發現,有幾處賓館人員進出相當可疑,而且經常有數十輛計程車來回穿梭其中。」他們記下計程車的車號,經過一段時間的累積比對,發現相同車號出現在同一處賓館的機率高達五次之多,這代表著這些計程車可能是「包車」、「馬伕」。

一個半月後,少年隊報請檢察官劉承武指揮,擴大追查面,監聽更多的電話。「我們陸續查到幾個電話號碼,我們不用『釣魚』,『釣魚』只會打草驚蛇,而且抓一兩個應召女郎並沒有多大的意義,我們要的是帳冊,幕後的負責人。」阿承說道。

為了獲得更具體的事證,阿成他們每獲得一條電話號碼,就會跟據電信局所提供的地址,按線索駒。「每一條電話轉接又再轉接,每次我們查到的不是空屋,就是人頭承租。」阿成說,他們分頭帶著僱請的水電工人,他們也裝扮成電話工人,沿著電話線翻過每一棟公寓,爬過電線杆;也曾掛在電竿上,試打著可能是應召業者總部的電話。

這段期間裡,他們遇到高雄市刑大也派出幹員,在追這個案子。只不過當他們追到幾處空屋後,就收隊放棄了。

幾經波折,他們終於追到位在台北市錦州街一處名為「百○」電話器材公司,這是一家為應召業者裝設轉接電話工程的業者。他亦發現,這家電話公司根本就是應召站的外圍機構。

鎖定了電話轉接源頭,距離破案也就不會太遠。八月中旬,他們放棄了另外幾處賓館監控,準備開始收網,因為他們發現,應召業者已經有所警覺,「出貨」的速度減緩,過濾客人的手續更加繁複,甚至在某個特定時間裡,業者不是「老點」(註)是不會接客的。

動員了整個少年隊外加保安隊支援警力,劉承武親率所有警力,逐一搗破、逮捕應召業者暗藏在賓館、飯店的據點,也揪出了負責人綽號「寶哥」陳俊宏、「王姐」劉秋雪兩人。

他還起訴了仲介色情的各大賓館、飯店的女中(服務生)、司機和「百○」電話器材公司的負責人、分店店長、工程師等人。同時,少年隊在這次行動中,也查獲了來自大陸、香港、澳門、泰國、馬來西亞等地應召女郎,共計一百八十八名。

「我不知道這是『陳太太』的直營店,我相信連檢察官可能都不知道。」最近,當我告訴阿成,那年你們所破獲的「百合」是「陳太太」旗下的直營店時,他有些訝異,但並不覺得意外。

四年後的六月十五日,「陳太太」終於落網。我守在刑事局地下室的偵訊室,期待看到陳太太的廬山真面目。刑事局四樓會議室,坐滿了應召女郎、司機、經理、蛇頭和女中。

我看到至少六名律師,陸續走進偵訊室裡,他們均稱是陳太太的法律代理人。最後一位晚到的律師,滿頭大汗地跑到我的面前,詢問偵訊室的位置。我笑著對他說:「人擠的最多的地方。」

這次由刑事局所主導的行動,偵辦的過程並沒有太多特別之處,更多的人,更充裕的時間和更完整的資源,終於還是讓陳太太嚐到坐進偵訊室,稍後羈押禁見的滋味。

怎麼看都像是一位普通的歐巴桑,走在路上任誰也看不出他就是頂頂大名的「陳太太」。打扮相當樸素的她,經過一整夜的訊問,十五日接近中午時出現在電梯門口,依舊精神奕奕。

看到滿坑滿谷守在電梯口的媒體,她不經意地揚起嘴角,露出淺淺的笑容。她笑什麼?「你們這群端相機的,不知道有多少是我的老客戶。」「還有你們這些穿制服、沒穿制服的,有沒有光顧的生意啊。」

是的,從警方搜出的帳冊中,有不少註記曖昧的代號,可能是記者、警察、政府官員、企業大亨、民意代表、甚至法官、檢察官。不知道有沒有人去清查這些代號背後的恩客身分,或許這就是陳太太笑容的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熬夜偵訊中,警方終於摸清楚她在這二十年來,如何經營全國最大應召站的方式。無論在大陸還是東南亞地區,每一個可能輸入應召女郎的地方,她都派遣「特派員」長期駐守,物色美女。這也就是她為什麼經常能保持「新鮮貨」,抓緊嫖客心的原因。

幾乎所的應召女郎都是利用假結婚的名義入台,除了少數以觀光簽證、留學簽證來台。進到台灣之後,陳太太將她們分散在台北市各個出租套房內,彼此不能連絡,沒有橫向聯繫,除了馬伕載往各飯店接生意之外,她們幾乎足不出戶。

以大陸妹為例,每進口一位大陸妹所需花費的成本,大概十五萬元上下,這筆費用轉嫁到大陸妹的身上,在每一次交易後抵扣。應召站和皮條客採四六分帳,應召站再從六成中扣除兩成給人蛇集團,作為引進費用和利潤。

假設以一般價位五千塊錢為例,皮條客分得一千二百元,應召站取二千九百元;二千九裡,有兩成的五百八十元人蛇集團,八成中的一千八百元歸已經清償「來台仲介費用」的大陸妹所有。

另外,應召站還得支付每天三千塊錢給馬伕。因此,應召站在每一次交易中,實得六百塊錢,倘若要賺的更多,不是提高價碼,就是讓大陸妹多接客。接客次數多了,相對風險也就增加,通常,只要沒被警方查獲,大陸妹在一個半月的時間就可清償債務,人蛇集團沒賠,應召站才開始賺錢。

從事賣淫的大陸妹,大都來自於大陸沿海一帶,許多人原本就在酒店上班,來到台灣只是重操舊業,換另一個環境做生意罷了!至於業者口中所稱的模特兒、師範學院學生,清純大陸妹子等等噱頭,你信它,她就是了。

近年來大陸妹遣返人數增加,沿海一帶有以意願來台的大陸妹,出現斷層現象。這群特派員不得不向其他省分縣市尋覓,就以警方最近所查獲的大陸妹中,其籍貫不乏有來自東北、四川、哈爾濱等地。

對應召站而言,大陸妹是從人蛇集團轉租而來的,陳太太省下這筆轉租費用,自成一套系統,利潤從六百塊錢,暴增到一千一百八十元到兩千元,足足是原來的一倍多。我算算陳太太一年的利潤,請六名律師算是客氣的了。

陳太太隔天(十六日)移送地檢署之後,即遭收押。七月十二日,刑事局另將女兒廖若涵、女婿許曹裕、蛇頭林來中函送地檢署偵辦。經過數年,陳太太官司仍在高院纏訟中,目前自由身的陳太太,據聞手上仍有五十名左右的「直屬應召女郎」在運作。

還記得在七七年那一次行動中嗎?沒錯,這回主角仍是陳太太一家人。從今年中山分局民權一派出所警員曾世庭,爆發跨區向色情業者索賄,還性侵害大陸妹的案子,到九月中旬保一總隊、大安分局員警「擄妓勒贖」案,所牽扯出的應召業者,全都是「陳太太」旗下或加盟、或靠行的企業集團。

是陳太太的反撲?若然,這不就坐實了傳聞中,陳太太長期供養某些警察人員,減少被查獲的機率。她為什麼要反撲?有一說,她這幾年不論是直營店或是加盟店,被警方抄的損失慘重,這群拿了錢不辦事的傢伙,該嚐嚐不履行諾言的後果。

也有一說,直營店或許有老闆的默許,長期忍受警方又拿又抄的惡形惡狀。但是加盟店、靠行店就不吃這一套,他們必須自付盈虧,抵不住蠟燭兩頭燒的痛苦,於是向民意代表檢舉,竟而爆發這一連串「陳腐往事」。

在北部地區,有人號稱「五億探長」,也有警界高層,私底下被部屬暱稱「台灣雷洛」,不管是「五億探長」也好,「台灣雷洛」也罷,有些錢,絕大多數的警察不願收、不敢收,也不削收。

「像是毒販,吸毒的人最沒有人性,翻臉比翻書還快,我們敬而遠之,去之而後快。又像是肉金,這些女人的皮肉錢賺的辛苦,拿了反而變成自己沒人性。」

「畢竟幹警察的,多少都有些正義感,看到弱者總是會燃起『濟弱扶傾』
的行動。那些『擄妓勒贖』的傢伙,應該說是警界敗類中的敗類,二技弊案(註)和他們比起來,就變得微不足道了。」一名不願具名的基層員警向我說,他相信,除了業者向民代檢舉外,應該也有看不過去的警察,提供相關資料給民代。

的確,在我們長期主跑社會新聞的記者,雖然不時聽到類似的傳聞,總是飄散在市井之中,但是看到一件件重大刑案的發生,那群站在第一線啃著便當,忍受著兒女叫叔叔無奈的警察,紅著一雙永遠睡不夠眼睛盯著目標,你能說警察的不是嗎?

民眾永遠不懂警察到底有什麼差別,警察可別連自己,都不知道在幹什麼才是。否則,「警察如果不幹壞事,幹警察就會沒事可幹」的戲言,可就成真了!

註:
老點:即是老客人的稱呼,普遍用在應召站、護膚店和個人工作室中。

二技弊案:又稱警大弊案。這樁發生在一九九八年八月十日的弊案,起源於一場年度警大二技聯招考試。

當時的警大校長謝瑞智,主動將發現可疑的考生、試卷和成績單移請刑事局偵辦,於是爆發這起弊案。根據調查,當時的電算中心主任郭振源,收取考生行賄費用,竄改考生考試分數,獲得數百萬元的不當利益。涉及弊案的現職五十二名員警十三日遭警政署免職處分。

目前本案二審判決結束,遭判刑的考生仍上訴中。

台長: 翁世恆
人氣(1,196)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UNKNOW
嘿!又是我!
我對您的文章有高度興趣

因為我對記者的印象總是........
2015-01-26 04:58:07
媚藥
很讚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12 14:21:5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