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12-29 14:55:12| 人氣22,20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走過風華年代的翡冷翠大樓

推薦 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老一輩遊戲情色市場的老手眼中,翡冷翠是個值得紀念的地方。它是台北情色市場的歷史縮影,許多當年風光一時的人物,都曾在翡冷翠駐足過。
它也可說是台版「一樓一鳳」的發源地,只是落寞之後,不再風華….。


「如果不是豬哥彬,這裡才不會這麼出名咧!」翡冷翠大樓,在絕大多數的台北市民眼中,不過就是一棟大樓的代名詞而已,不過向跑夜班的運將大哥問明這棟大樓的位置,很少有人不知道的,除非他來自外縣市。

跑車已有十年歷史的阿宏告訴記者,說起翡冷翠的歷史,豬哥彬是一定要講的啦!「豬哥彬當年娶了一位當時非常紅的歌星作老婆,這對他在政商界有相當大的幫助,後來豬哥彬投資房地產,他出資蓋的大樓,搬進去住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阿宏說,在當年,這棟大樓不但有中庭設計,而且是台北市最早設有管理員負責安全的大樓,也只有公家機關和大官住的地方才有警衛,可見住在這棟大樓裡的人,非富即貴。

「豬哥彬跑路之後,這裡發生產權不明的情形,好像是銀行要拍賣抵押他的債務,又說是大樓工程款未能付清,反正當時外界說法相當多,也沒有幾個人摸的清楚的啦。」不只阿宏摸不清楚,就連現在的住戶大概也沒有幾個人知道這段歷史。

據瞭解,翡冷翠大樓有三百多間的出租套房,內部通道十分複雜,可以說宛如迷宮,易於逃避警方追緝,多年前就被色情業者相中紛紛進駐。「當年還有一個值得提的地方,就是『一代系列』的崛起。」老中山三組小隊長發哥憶起當年,已經是十多年前的往事。當年松江路、民生東和吉林路一帶是他的刑責區,八0年代末期到九0年代初,制服酒店陸續在中山區崛起。這種源自於日本新宿地區的酒店經營模式,的確造成轟動。

「一代系列就從那個時候發跡,陸續在北中南三個都會區發展,直到阿扁上任市長,下令掃黃之後,在中山區的一代招牌,才逐漸沒落。」少了一代系列的光環,雖然制服店還是在中山區、大諳區幾個主要區塊仍經營著,但和當年比起,甚至不及於其十分之一。發哥認為,翡冷翠之所以成了一樓一鳳的集中區,大致和一代落寞有關。

「上了年紀的酒女,還能去哪呢?會日文的,進五、六、七條通唱卡拉OK賺日本人生意,還有一點本錢的,與當年的幹部搞個所謂的五百暢飲,沒本是、又沒資本,甚至連姿色都差人一截的,只有租間小套房,靠僅有的本錢討生活!」發歌說到這裡,還顯的有些感傷,畢竟歲月不饒人,在美麗的姿色,仍敵不過年月的摧殘,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只有這條路可走。

不過在這幾年,北市刑大和中山分局,陸續在此破獲賣淫集團,以各種名義為幌子,實際上卻是應召站的聯絡前哨處。負責人和開計程車的男子,合作招攬並運送客人到「一樓一鳳」的出租套房,和大陸籍女子從事色情交易。雖然業者這次百密一疏被捕,不過根據熟知內情的小張告訴記者,由於這種應召方式相當隱密,也相對安全,絕不會因為一家被抄,就立刻關門歇業。

「報紙上絕對找不到啦!就算有也是騙錢的,只有笨蛋才會去翻報紙。」小李說
現在要找應召女,要找一些看起來毫無關連的店家。小李指著眼前的檳榔攤告訴記者:「看到沒,這才是找小姐的地方。」

這家檳榔攤,即使到了深夜,同樣還是聚集了一群人在店外聊天。熟悉內情的人都知道,這些人就是雞頭,正在等著醉翁之意不在「茶」的客人上門。客人一旦上門,謹慎的業者會先用術語與之溝通。談定價碼後,馬伕會開車載客人到中繼站,馬伕在抵達後還會換人,由年紀較輕的少年仔,騎乘機車將客人載往大樓外。

抵達大樓後,少年仔得按門鈴做呼叫暗號,樓下大門才會開啟,客人上樓付完錢後,才得以進入套房看到小姐並進行交易。一節只有四十分鐘的時間,小姐也沒有太多甜言蜜語,動作俐落地替客人洗好澡後,就立刻開始「服務」。從頭到尾都沒有什麼表情的小姐,在交易過程中還會不斷偷瞄一旁的監視螢幕,或是嘴裡哼哼啊啊的虛應故事;冷漠的態度,簡直是在做例行公事。

時間到了,小姐桌旁的手機也準時響起。小姐匆匆地替客人與自己沖洗一番後,送走依依不捨的客人。這些待在套房裡從事賣淫的小姐,大都換成俗稱「阿陸仔」的大陸籍女子。根據小姐說法,她們幾乎全部都是以「假結婚」名義來台。這些大陸妹一般接客時間規定從晚上十時到清晨五時,上班時就待在套房裡等候老闆通知。任何通知皆以手機聯絡,行事相當隱密。

「經過這麼多年,當年下海的大姊們,走的走,離的離,願意再投資下去的,就和幾個應召站合作,接街轉介生意或成為旗下一環。」已經退休享著含飴弄孫之樂的發哥認為,就他認為,大陸妹是時勢所趨,尤其在台北都會區裡,沒有幾個嫖客,願意花大錢找台灣妹,就算是花的起錢,也絕對不會在這裡。

記者透過媒介雞頭,實地暗訪來自安徽的的小梅,她告訴記者,他已經來台灣將近五個月。今年僅二十歲的她,是經由朋友介紹來台賣淫。主要是聽說台灣生活水準高、收入好,希望來台灣好好賺一大筆錢。不過來台後,不論在食衣住行都和她想像的大不同,水土不服的感覺讓她不舒服了好一陣子。

長相清純甜美的小梅,不太願意去思考自己的未來,只有過一天算一天的念頭!至於談戀愛、結婚,她實在不願多想,「別忘了,我是做這行的耶!」她說,畢竟在當下,唯有「賺錢」最重要!。

兩年前,由於該棟大樓經常被轄區分局以外的單位跨區查緝,使得當時中山警方十分難堪,在忍無可忍情況下,遂史無前例地派員警針對大樓實施廿四小時站崗,祗要遇到可疑人士進出,都要求出示證件,但後來因住戶反彈,四處的陳情,加上警力有限,警方最終祗好被迫撤崗,不到數月,色情業者自然又重返大樓,甚至「化整為零」,採取香港「一樓一鳳」的色情型態,但也又成了各單位爭取績效的地方。

上個月,市警北投警分局持搜索票,前往翡冷翠大樓,抓了四名在四間套房賣淫的大陸妹,本月十一日凌晨,台北市刑大又同樣的逮捕四名大陸妹;此時,中山警方發現事態嚴重,新上任的民權一派出所主管吳新竹,於是前往查訪,發現樓對外多達四個出入口,光靠一樓的管理員,對於複雜人員進出根本無力管制,於是在向上級報告後,前天深夜帶員警前往清查一番。

由於沒有實証証明那間套房間有所謂的「一樓一鳳」,在無法申請到搜索票情況下,員警遇到不願開門的住戶也無法強制,只能在門口貼上「遇有可疑,請主動報警」的宣導貼紙,整晚下來未查緝不法,但主管吳新竹不氣餒表示,「清樓」主要是向應召業者宣示警方絕不鬆懈的決心,希望業者能知難而退。

話說如此,色情業者仍舊魔高一丈地重回翡冷翠大樓內盤據。「已幫你訂好十二時三十一分的台澳航線班機,機票價格六千元,請準時前往」;「假如飛機座位不合,可不可以退票改訂位?」;「沒問題,可以利用視訊系統立即改訂,包君滿意」。

這不是旅行社為客人訂機票的應答,而是大樓內某間一樓一鳳與嫖客約定的黑話術語。從警方破解的術語中得知,「十二時三十一分」,其實代表位在民生東路某大樓的十二樓三十一室。「台澳線班機」則是妓女身分為澳門籍應召女郎。機票價格當然就是費用。應召站除了假借代辦旅遊機票研擬出一套與客人連絡的密語外,更斥資百萬元購買「網路電傳視訊監視系統」,除了可供嫖客在電腦網路上挑選賣春女郎及對話調情外,並可嚴密監視各個藏身在大樓內的「炮房」,以防被警方臨檢查獲時,可立即叫其他套房內的賣春女暫避風頭,以減少損失。

「本來都是自營店還比較單純,幾年前應召集團分支陸續進駐,才會把這裡搞的烏煙瘴氣。」小李所說的,不僅僅是馬伕的心聲,也是大樓其他正常住戶的心聲。對於小姐自行接客,只要不妨礙安寧,大家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去就算了。如今弄連警方都派員站崗,三不五時衝場抓人,這對廣大善良的住戶來說,敵卻是受了無妄之災。

BOX:鄭文彬(豬哥彬)小檔案
一九七九年五月,綽號「豬哥彬」的鄭文彬,在台灣詐騙了十多億元捲款潛逃出境。以當時台北市非商業區一棟房子不到一百萬元的物價來說,鄭文彬詐騙的金額相當於是一千棟房屋,遭騙的被害人哀鴻遍野。為了緝拿鄭文彬,行政院指示成立大規模跨部會的經濟犯罪防制執行會報,全力追緝「豬哥彬」。

 一九八四年五月,鄭文彬逃出台灣迄今整整二十五年後,雖然仍逍遙海外究竟他有何能耐,乃致相關單位窮二十五年之力,仍無法將他繩之以法?

調查局緝逃小組一名核心成員指出,二○○○年間,海外緝逃部門從不同管道掌握鄭文彬落腳泰國,在情報非常可靠下,緝逃小組透過海外管道緊盯他的行蹤,不料才沒幾天,鄭文彬就隨即離境。緝逃小組查出他前往印尼後重新布線,但鄭文彬還是得知消息,落跑飛往越南。
 在緝逃小組的眼中,鄭文彬被形容為一個「極為聰明又壞透了」的人物。在逃亡二十多年中,鄭文彬不斷以假名、富商、華商的身分打進華人社會,他最常用的姓名是「鄭百成」,並且把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出生日期改為一九五○年十月十八日,順利取得貝里斯護照,因此成功進出英、美及東南亞國協等國家。
歷經二十多年時間,鄭文彬的形貌早與當年不同,再加上他以假身分出入海外僑社商界,繼續在當地涉嫌以不法手段行騙,尤其對台灣商人特別有興趣,以致陸續發生台商栽在他手上的情形。

有趣的是,豬哥彬的前妻是歌星甄秀珍,她跟著他逃亡美國赴美,莫名被騙而背了一身債,甚至還傳出遭黑道強拍裸照,後來遠避澳洲,前幾年才低調地回台。

BOX:一樓一鳳發達地---東光百貨

如果說翡冷翠是一樓一鳳的發源地,那麼前東光百貨大樓內,則是將一樓一鳳發揚光大的地區。同樣是四通八達宛如迷宮的住商混合大樓,裡頭除了酒店、餐廳外,還住了近三百戶的居民。據轄區中二所員警表示,其中屬於套房式的住戶,就佔了一半。

在台北城色情業發達的年代裡,翻開報紙分類廣告,泰半的個人工作室,做後交易買賣的地點,都在這棟大樓內完成。當定點、黑白式監視錄影系統問世後,這棟大樓各個角落的監視器,比銀行的還多、還綿密。當科技進步到針孔時代,整棟樓大概只剩下頂樓沒裝而已。

不過經過這一、二年轄區警方實施「淨樓專案」之後,明顯的減少許多。而這裡的一樓一鳳,全都是「台姐駐站」,年齡分佈相當廣,從二十六歲到四十五歲屬「熟女級」服務,價格相當平實,從兩千元到三千元不等,當然服務品質比較具有水準,也有些許的人情味和親切感。

BOX:五星級的一樓一鳳在長春路
當你走在林森北路、長春路和新生北路間附近,看到理著整齊的西裝頭,手拎著NB包包,穿西裝打領帶的,千萬不要以為是年輕上班族,偷閒在街上殺時間,其實,有可能是應召站的雞頭,正在物色路過的「潛在客戶」。

在這段區域里,也是一樓一鳳的聚集地,不過檔次較高,素質整齊,「鳳姐」大都有正當的職業,年齡也在二十五歲以下。據聞,這類高檔次的「鳳姐」,因屬兼差性質,大都以預約方式接客,少數在大白天空檔由「少爺」外出尋覓。

這裡屬於應召集團所控制範圍,價錢大致在五千元到萬元不等,全憑「鳳姐」的身份而定。以熟客居多,一般人是很難入門,屬於五星級一樓一鳳。

台長: 翁世恆
人氣(22,207) | 回應(1)| 推薦 (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樂威壯
2020-01-13 08:07:3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