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07-26 14:39:50| 人氣3,3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失蹤人口(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九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晚間,我在任職的雜誌社傳真機裡,接到台北市議員李新的記者會通知。新聞稿上說,他將在明天上午十點,假市議會七樓中庭,召開一場關於警方協尋失蹤人口不力的記者會。

議員批評警方執法不力,或是漠視警民服務、怠忽職守,實有所聞。站在為選民看緊荷包的職責下,身為第一線人民公僕的警察人員,遭到議員們的質詢、質疑,甚至嚴厲抨擊,跑府會、社會線的記者,早已見怪不怪。

我們大都會根據記者會召開的內容,進行多方的查證,當然,警察們的長官、業管單位主管,也會配合議員的記者會,公開地澄清、宣示或解釋、訴苦。總之,絕大多數這類型的記者會,雷聲大雨點小的性質居多,持續性和深具內幕價值的素材,則可遇而不可求。

李新所主辦的這場記者會,一如先前所提的||協尋失蹤人口。陳情人是一對母女,負責對外說明陳情案的女子,叫做張玉瑩,她告訴現場媒體,她的妹妹,今年二十六歲的張玉璐,在今年二月二十日,也就是農曆春節大年初五失蹤,至今仍下落不明。

「住在台灣,你就不要出事,如果出事了,就只有自己想辦法……」張玉瑩語帶哽咽,情緒激動地說著妹妹失蹤的過程,「二月二十日凌晨,妹妹從新竹打電話回家,說她會回家過年。我們等了一整天,都不見她的蹤影。」

遲遲沒有張玉璐的消息,張家則在二月二十六日,向轄區淡水分局三芝派出所報案。該所依規定,填具協尋失蹤人口通報單,並給家屬報案三聯單。

報案後,張家仍持續透過各種管道,打聽張玉璐的下落;所得到訊息,除了音訊渺茫,還是渺茫。這個時候,張玉瑩開始從妹妹身邊事物,開始著手清查。「她曾經告訴我媽,在她數個銀行帳戶裡,還有為數三十多萬元的存款。於是我拿著警方給我的報案三聯單、戶籍謄本、身分證明文件,向銀行調閱她的存款記錄。」

張玉瑩緊接著說,幾天後銀行回覆她說,從二月二十日凌晨四時開始,前後供十三次,直到二十二日凌晨三時三十分止,戶頭內的存款,已被他人利用金融卡連續提領,戶頭僅剩下零頭。

「妹妹失蹤,戶頭錢又被領光,我們會往好的地方想媽?是你,你會嗎?」說到這裡,張玉瑩和母親難過地在記者會現場抱頭痛哭,久久不能自己。

情緒稍見平撫,張玉瑩繼續說明妹妹失蹤過程,三月初,才和張玉璐三年前分手的男友,竟然利用她為在台北市新生北路的套房,作為信用卡詐財的通訊處。不過,轄區中山分局很快地破獲,將張玉璐的男友移送法辦。

「當初,我始終認為,妹妹前男友和她的失蹤有關。」張玉瑩事後告訴我說,她曾經把妹妹失縱的消息,提供給中山分局參考。但是,分局找不到張玉璐的失蹤,和她前男友犯下詐欺案有何關聯性。

由於張玉璐工作地點在新竹,經過友人的指點,張玉瑩又在三月一日,向新竹市警一分局西門派出所報案,並且提供妹妹銀行帳戶提領記錄,證明她的錢曾在西門所、東門所轄區自動提款機內遭人盜領。

市警局刑警隊偵六組負責承辦此案。他們根據張玉瑩所提供的線索,向兩處銀行調閱相關錄影帶,順利找出遭盜領時間內的影像,過濾出三名可疑對象,並製成相片交由張家參考,另請當地媒體刊登,好讓民眾協助指認。不過這一連串作為,還是查不出張玉璐失蹤的任何一鱗半爪。

四月十六日,張玉瑩接獲桃園縣刑警隊和竹市警二分局通知,一部車號Q6-6158號紅色速霸陸轎車,被發現焚毀在桃園縣龍潭鄉三水村大北坑山區產業道路上。刑警隊根據車牌號碼,和車內焚毀未盡的證件資料,經比對後,認為是通報協尋失蹤者張玉璐所有,於是通知家屬前來認領。

「我直覺的認為,這一連串的徵兆在在說明,我妹妹可能慘遭不測。我告訴新竹市警方,希望他們盡力調查。但是萬萬沒想到,警方卻反問我:『妳怎麼知道不是妳妹妹要他人代為提款?誰知道是不是張玉璐自己要把車燒掉?把東西丟掉?』當下我聽到警察居然對我說出這種話,氣的直發抖。」

後來在五月初,花蓮外海發現一具無名女屍,根據花蓮縣鳳林分局向媒體發佈無名女屍基本資料,張玉瑩認為,無論從身高、年紀和牙齒特徵,都和妹妹相仿,她趕緊和新竹市刑警隊連絡,希望能請刑警隊代為聯繫認屍事宜。

五月十一日,新竹警方通知張家前往認屍。經過初步的指認,張家也只能用相仿下結論。「我要求警方,是否能做DNA比對,警方卻告訴我,要等兩個月。」張玉瑩再度激動的表示,任何一件重大刑案,警方在做DNA比對,有需要話這麼長時間嗎?還是因為我妹妹失蹤,甚至以遭人殺害的案子不大?

記者會的尾聲,就在陪同議員召開記者會的北市刑大大隊長王榮忠,和刑大偵五隊隊長,共同承諾重視這件失縱案,並成立專案小組調查下落幕。

我私底下問過王大隊長:「你們為什麼要做下承諾?這件案子好像跟你們搭不上邊?」王榮忠只有苦笑以對,並直說:「依法行事、依法行事。」然後匆匆地離開記者會現場。

記者會開完了,張玉璐失蹤案漸漸淡出國人的印象,媒體也失去賣點,不再持續追蹤。張家認為召開記者會的效果,僅是曇花一現,這對找出張玉璐失蹤原因,跟根本無濟於事。她們轉而向監察院陳情。

這一陳情,驚動了當時的警政署署長丁原進。五月底,他親自指示刑事局接手此案,密切和新竹市警方合作偵查。刑事局偵一隊三組,承接此案。

一隊三,這個刑事單位對跑警政、社會線的記者來說,並不陌生。所謂不陌生,倒也非他們辦過,或是破獲多少極具指標性的重大刑案,最主要,他們是偵辦尹清楓案中,有關命案部份的專案小組。只要尹案一天不破,這個重責大任將會如影隨形地背負在他們身上。

承接張玉璐失蹤案,和四個月後震驚中外的吳應弘殺人分屍案前,一隊三投注在尹案的工作配量表上,僅限於鴨子滑水,看不到,也不知道倒底能有多大進展。

警正偵查員阿宏在當時組長方俊欽(現任花蓮縣刑警隊隊長)的受命下,首先和家屬聯繫上,重新釐清家屬所掌握的線索。緊接著,他輕裝簡從,南下新竹,和承辦此案的新竹市刑警隊、二分局三組研商,如何突破困境。

「我從家屬口中,和當地警方資料中獲悉,張玉璐在新竹市從事種營業,說明白一點,她是一名風塵女郎。我從家屬『假設』的失縱時間往前查,發現她的通聯記錄相當頻繁,行蹤遍及台北、桃竹苗地區,然而所連絡的對象,大都是新竹縣是個旅社、賓館和服務人員居多。」阿宏事後告訴我,當他發現張玉路的職業,和從事工作內容之後,就覺得此人可能兇多吉少。

就在阿宏會同新竹市警方持續調查之際,新竹市連續發生兩起夜歸女子,遭歹徒以假車禍方式,搶奪財物後殺人姦屍案。其中,一名大華技術學院女學生鐘慧蓉,被人發現陳屍在距家不遠的橋墩下,身上多處骨折,頭骨破裂。法醫到場相驗,鐘慧蓉主要死因,在於傷重未能及時就醫,導致不治死亡。

而女學生的機車,就離她墜橋地點不遠處的慢車道上,車身有明顯的擦撞痕跡,身上的財物均不翼而飛,明顯和五月五日,發生在溪州橋下,任職在西大路一間PUB擔任控音的女子王秀鳳死因相似。

這兩起案件「負責」後半段姦屍的犯嫌張煥富,在警方強勢圍堵的作為下,主動自首投案,並供出負責前半段撞車、強奪財物、推被害人墜橋的犯嫌曾國龍。但是他們和張玉璐失蹤案有沒有關聯?兩個專案小組急於釐清。張某和曾某矢口否認,檢警雙方也認為,既然他們都供出兩件慘絕人寰的命案,說實在,也沒有並要隱藏張玉璐的部份;假使是他們做的話。

「當初我把這個訊息帶回組裡,組長也認為不可能是他們做的。因為,這兩件案子對他們而言,已經是『必死無疑』了,沒道理裡還暗藏一件。」經過方俊欽的研判,阿宏又重新回到新竹,這次回去,他從翻攝錄影帶中,出現三名分別在不同時間,拿著張玉璐金融卡提領現今的對象著手。

有時候,我們要尋找熟識的人已經很難,這回警方要找的,根本任何蛛絲馬跡可循、甚至對象正不正確還未知,豈非難上加難?

「線索其實並不少,但都是空泛的、不確定的。我根據她的通聯記錄,查訪曾停留過的旅社或賓館,詢問負責人、女中,希望從這裡,看看能否查出最後看見她的人、時間。」方俊欽帶著阿宏,單槍匹馬的逐屋清查,相對於當地分局所付出的「心力」,顯然讓人頗有微詞。最起碼,張家的人是這樣認為。

「大家都是警察,也都曾經付出過心力,多或少,其實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總之,案子破了嘛!家屬的心情,大家都能體會。」阿宏在回憶這起案件時,仍不願對地方和中央在配合度方面,再多著墨些什麼。

案情仍陷入膠著,阿宏因為手上還有其他案件在承辦,也就斷斷續續的往返台北新竹之間,不能常駐當地。

「有一天,我翻閱著報紙,忽然靈機一現,我告訴我自己:『嘿!為何不試試夾報,也許效果不比電視差。』我趕緊打電話向家屬建議,家屬也同意了我的提議。」阿宏告訴張玉瑩,有現成的協尋專刊,也有三名嫌疑人的照片,只要稍微改變一下,做為夾報尋人廣告單並不困難。

七月五日,張家自費印製一萬多份尋人廣告單,標題首行五個血紅醒目的大字「救救我女兒」,夾在當天所有零售、訂閱日報中送出。除了這五字之外,海報左側,一禎張玉璐生前的照片,右下方,則是分別用編號一至三號,標示冒領提款嫌疑人的放大照片。照片與照片間隔,書寫著「一個母親的心聲」、「張玉璐生前的特徵」以及重金懸賞二十萬元。當然,中央和地方警所的報案電話號碼,也放在其中。

「現在就等回應了。」阿宏這樣告訴張玉瑩。二月份失縱至今,已逾五個用毫無音訊的張玉璐,家屬對她是否仍在人世間,並不敢抱持太大的希望,但是最起碼,總不能像空氣一般,就這麼朋空消失。

台長: 翁世恆
人氣(3,39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