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2 13:08:07| 人氣1,389| 回應5 | 上一篇 | 下一篇

《她最後的呼吸》試讀:正義雖會遲到,卻不容否定 / 羅伯‧杜格尼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他有的是時間慢慢殺人。

在前作《妹妹的墳墓》一書,崔西面對的是殺死妹妹的兇手,而這次在《她最後的呼吸》裡要追緝的則是組織計畫型的連續殺人兇手,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這位兇手每一次的殺人都是為下一次謀殺做更完美的演練,這一切切的行動只為了完成一個終極勝利目標,就是她-崔西。


無罪推定原則(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意指一個人在法院上應該先被假定為無罪,除非被證實及判決有罪。在許多國家的刑事訴訟中,無罪推定原則是所有被告都享有的法定權利,也是聯合國國際公約確認和保護的基本人權。在這個原則下,提起公訴的檢察官應負起舉證責任,應負責收集足夠的可靠證據,以證明被告在事實上的確有罪;而若法院要判被告有罪,則所使用的證據必須符合法律限制,而且超越合理懷疑。
──以上摘自維基百科

看過《妹妹的墳墓》裡精采的法庭攻防戰就知道,法庭是講求證據的地方,法官及陪審員只看證據來判定犯人是否有罪,愈是嚴謹的證據,愈能證明犯罪事實,也才能將真正的犯人定罪,本書就是要帶我們回到犯罪的最初現場,看警方如何收集、保全證據,以便在千絲萬縷的線索迷宮中找出定罪的關鍵證據。


問題是,證據在此,誰,又是真正的犯人呢?證據是死的,對證據的解釋卻是活的,有的警察為了破案硬將證據栽贓在無罪之人身上,有的警察則是寧可錯過也不願殺錯,崔西的上司跟崔西正是這二種的代表。對某些人而言,真相並不重要,只要有人被定罪就好,所以有的人被冤枉,有的人則逍遙法外,而這也是司法有時讓人感到灰心的地方。

正義雖會遲到,卻不容否定,正如同司法雖灰暗卻也有它光明的一面,作者用巧妙慎密的佈局,讓我們看一個無辜的人如何被人利用證據製造成兇手,再用案中案的方式,幫他平反,除了讓當年的陷害他的人付出代價外,還讓崔西谷底翻身,實在大快人心。

本書有二位出場雖短卻值得一提的人物,第一位是罪犯側寫師,透過側寫師分析兇手的犯案手法、現場狀況及受害者背景,就能推敲出兇手的特徵及背景甚至下一個可能的受害者。而側寫師也為我們透露了一個訊息,幼童時期的反社會行為,如虐待動物及惹事生非等,長大後成為罪犯的比例相對偏高所以兒童偏差行為真的是不容忽視。

第二位則是負責巡邏的基層警察,因為他的細心機警加上一點雞婆並勇於檢舉,讓做足萬全準備的兇手,因一張尋貓啟示漏了餡,精心準備的完美證明反而成了抓包證據,這大概是兇手萬萬想不到的吧。

作者利用跟縱、窺視及宣戰等劇情製造令人汗毛直豎的驚悚感,一開始就讓人很難猜到兇手是誰,而最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就是反轉再反轉的兇手,竟是被害者所熟悉的人,這種熟人犯案,利用信任讓人在失去戒心之時被結束性命,最是邪惡也最是難防。

若把《她最後的呼吸》當法律驚悚小說來看,無疑的要用精采絶倫來形容,但令人更值得深思探討的,是書中所提到的警方辦案手法、嗜血無良媒體及家庭教育與幼年兒童成長之關聯等,放到真實社會中,幾乎是每天都在發生的事,呼應罪犯側寫師所說,萬事互相影響,我們才會成為現在的我們,維護公權力的警察、檢察官及法官就代表正義嗎?我們民眾有獨立思考及辨別能力去判斷只求聳動不求真相的第四權媒體,所報導的新聞是真或假嗎?從天真瀾漫到邪惡的輕易結束某人的性命,是偶發還是漫長的抑鬱所引發呢?

雖是小說劇情卻也是社會活劇。

台長: 娃娃茵

(悄悄話)
2019-07-22 15:52:30
(悄悄話)
2019-07-23 11:06:38
(悄悄話)
2019-07-24 21:31:26
(悄悄話)
2019-07-26 14:07:38
(悄悄話)
2019-07-26 17:48:51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