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5-07-01 00:00:00| 人氣821|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創作坊孩子寫給現代爸爸媽媽19:環環相扣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自從拍照比V字勝利曾被外國朋友恥笑後,決定開創新風格!看!這樣也不錯啊。

杜舜雯小檔案:
Hello大家好!我是杜舜雯,生於第十任總統大選那年的春分孩子!基本上就是2000年3月22日,從活潑可愛的東園國小、老師神威的光復國中畢業,準新竹女中新生。狀況多變,時而寧靜時而暴走,最高紀錄一秒切換。最害怕的是自己哪天沒了想法,被這社會歸化,最喜歡到處走走逛逛,默默記下這世界的一呼一吸。

各位看倌好!

        如果你是長期閱讀信件的人,你會發現我的問候語好像不太一樣,雖然這是一封給創作坊爸爸媽媽的信,但我將目光鎖定所有可能閱讀信件的人,有可能只是參觀創作坊、創作坊的學弟妹們剛好拿起這封信、路過新聞平臺,透過新聞平臺想認識創作坊……,如果只用「親愛的創作坊朋友們」、「親愛的創作坊爸爸媽媽們」真的很奇怪,苦思了三天三夜,這是我最好的方案。

        看完上面一小段,你會發現我是個思想不愛照常規、喜歡標新立異的人,而這封信讀起來,大人們可能會覺得我像是個沒大沒小的毛小孩,卻又講的一口好道理,青少年、小孩們會覺得真的是貼切無比,似位知心朋友,一切的共通點是──你會從這之中得到體悟與感觸。

        我所要講述內容繞著幾大項── 父母、蛻變、創作、展翅高飛──自信、活力與持久力,在我的人生與認知中,這一切息息相關,並且環環相扣,而文長絕對超越五千字,如果真的看不完,可以直接使用ctrl+F挑喜歡的重點,當然,還是希望各位能好好品味。

第一環:父母贈與的最好禮物

      我父母從不在節日給予我任何禮物,在我看來,他們早在我小時候與平常已經把人生中所有禮物放送完畢,他們給了我四樣禮物──閱讀、英文、自由、弟弟。

      小時候,媽媽時常把我抱在懷裡念故事書,所以我從小對「閱讀」這動作可說是充滿熱愛,因為閱讀,我有更宏觀的角度看待這世界,這讓我在未來面對許多問題時都給了我很大的助力,閱讀,帶我走過人生中的起起伏伏,給了我與眾不同的創意。

       再來就是英語能力,媽媽總是會把一些基本單字悄悄融入生活中,像是大廳我們家比較常講的是lobby、入住則是 check-in、領導是leader……,都是一些簡單的單字,讓人不知不覺的習慣和認識,我的會話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如果英語是生活實用的一小部分,面對這語言不再有太多的隔閡與陌生,而是一種親切感;再者,多一項語言便是使用另一種想法看待事情,使用不同的語言,就像是以不同民族的角度看待事件,不同的描述方法,都可以開眼界。

       接著是自由,我們家採「放任主義」。媽媽一開始基本禮儀、做事方法會教,不過之後就請自行摸索一條路,過程中,他們會傾聽,聽妳抱怨困境,但他們不會指導,還是要自行摸索,這對我的想法與個性有極大的影響。我比較獨立、會有自己的想法、不願墨守成規,跟這項禮物脫不了關係。

       還有一樣是我最親愛的弟弟,十二年來的陪伴,兩個默契十足,連吵架時有時脫口而出的話都一模一樣,是彼此最好的夥伴。他的個性與我卻截然不同,他傻憨、老實,和我的小聰明、機靈完全相反,但就是有了他,我學會放下太多不必要的雜念,學會寬恕,和他一同樂觀有活力的過生活,我想,很多很悲慘的事情可以順利通過就是來自於弟弟的啟發。
      以上四樣禮物,皆對我接下來的人生有著莫大的幫助。
 (向大家介紹我最好的朋友──杜丞翔,友誼已長達十二年,兩個習性大不相同,連在拍照中都要一個假瞇、一個睜眼,卻莫名其妙的處得來!)

第二環:蝴蝶破蛹──蛻變

        在上國中之前,我完全是被慣壞的小女孩,爺爺奶奶寵、疼,父母也沒讓我吃太多苦,同學親切,把我當小孩子保護著。在國中,一切重新開始,我沒有任何朋友、同學跟我同校,我必須獨自面對新的環境,在考不好時,不再有人拍拍妳的肩,或是很霸氣的拿了妳的考卷一題題分析,在下課時,沒人陪妳聊聊最近小說劇情、分析角色動機,在有人口出惡言時,不會有人為妳挺身而出。

       這種感覺令我驚恐不安,這時的我,要適應的不只是國中課業,還有國小從沒看過的各種小圈子,不懂規矩、脾氣倔強的我當然成了第一個犧牲品,比起被打、潑水,我的算是輕微,但我從來沒看過這種狀況,心中自是惶恐無助,那段時間,我無助的面對生活,在我腦中的所有知識中,沒有任何一樣教我解決這種狀況。

        於是,我時常打電話給我在國小最要好的朋友,一直不斷的訴苦,她不斷的傾聽,從來沒有抱怨我占用了她多少時間。我自己也很努力的在解決這個問題,因為那已經影響我的學業成績,我開始觀察班上最不會受到這種事情波及的人,我發現他們有三種特質──搞笑、好脾氣、遠離世俗性。

       遠離世俗性不適合我,我要處理的活動與事情太多了,不可能只跟少數幾個人要好,我只好朝搞笑發展,不過一個人要突然擁有幽默感難度頗高,不然,把自己便成笑點?這方法在我腦中成型,我本來就不是什麼乖乖牌,只是把內在瘋狂的一面表現出來,再加上磨圓自己的脾氣,學和弟弟一樣不要有太多雜念,爭執一個微不足道的事,就這樣,我成了毫無威脅的人,不求自己成為萬人迷,只求別再惹禍上身。漸漸的,我不再只會和國小同學抱怨,在班上,也找到其他朋友,戴上面具,如果可以為自己省下不少麻煩,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只要不要忘記自我、不忘本。

       這整個過程,我對我朋友們給我支持感到無限感激,他們總是靜靜的聽我講,聽完後便要我擦乾眼淚、面對現實,讓我知道,他們依然是我最強力的後盾,路,還是要自己走,慶幸自己在國小能遇到這們好的一群人,我才沒放棄希望;再者感激我的父母,放手讓我自己闖,這是他們從小給我的態度──面對,並尊重每一個我所下的決定,儘管改變辛苦,我除了抱怨外也沒有其他作為想要逃避。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很神奇,我,從來沒有想過要轉學逃避,我將這問題看成自己必要完成的本分,也還是很有活力、樂觀面對,我也沒有向現實低頭,我知道,唯有有力氣在困境中站起來的人,才是王中之王。最後,還有一個習慣──閱讀,人最怕的就是生活沒有重心,這樣容易放棄一切,做出不可反悔、傷透所有愛妳的人的事。閱讀,便是我那段時光的重心,小說創造出另一個虛幻空間,我不必擔心會受傷,我是那裡的王,漸漸的,我也開始創作,像是擁有一個宣洩的窗口。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那段日子對我的影響,大之又大。

(笑著和朋友、昔日的敵人道別,在揮手那刻,早已放下恩仇,其實敵人也是朋友,他給不了你溫暖,卻給了你上進心。)

第三環:展翅高飛──自信

       我,就是一個很敢做夢的人!想要的東西就是要到手!把目標定在遙不可及的地方最後在以黑馬之姿奪得勝利是我的興趣,為了能實現這句話,國三寶貴的一年我犧牲了比賽,全心投入功課,考試看似苦,它會讓你有異想不到的成長。  

       首先,我「真的」學會面對,人際關係難處理,卻沒有昔日敵人「數學」這般難纏,我逃離他可逃離的很徹底,三年來小考保持全班均標以下,拿個六七十是家常便飯,排名會遲遲卡住他可貢獻不少。國三這一年來,我真的學會好好算數學,卻驚訝我錯過的好多與他相處的快樂時光,一題題的破解讓我心中總是充滿驚喜,看到一種近乎藝術的簡潔解法,心中會溢滿了敬畏之情,不再是仇視。

       我和數學現在是好朋友!或許,壓力不是真的壓力,是你不會面對,享受一切,就算很討厭國文,你不能否認文言文的簡潔有力,令人讚嘆;就算很討厭數學,你不能否認解題技巧有時巧妙不輸上乘武功,令人著迷;就算很討厭英文,你不能否認學會他可以帶給你更寬廣的世界,令人期待;就算很討厭自然,你不能否認化學世界千變萬化是多麼神奇,令人沉醉;就算很討厭社會,你不能否認地圖上每個小地方都帶有自己獨特色彩,令人好奇。

       既然每個科目都有好的一面,學習這動作本身不惱人吧,一切是出自於自己的心態,想、不想面對,壓力,是為了逼出自己的極限,而不是逃避。

       其次,學會放下,就算表明自己會「清心寡慾」這境界到了國三才做得到,在國二,我還是會很在意同學的耳語,自尊心很強的我表面莫不在乎,晚上躲在被子裡偷哭,到了國三,漸漸也就放下了,別人罵得再難聽,我能附上一個微笑,我發現,這種人很可悲,他其實很無助,不會面對自己的情緒,所以看到別人有條有理的處理事情時,心中自然會有妒火,嘴上自然不會饒人,更希望你能與他相同,這時又何必與他一般見識?面對眼前正事才是重點,當心中不再放著無謂的感情時,人也會跟著強大。

       除了這兩點,更多的是對自己的信心。這次會考也是,媽媽只是在一旁看著,我也不斷忍受著各種認為我不可能的眼神,這過程,我很感謝父母從小逼我考一大堆檢定,讓我在準備考試有極強的「心理素質」,同時保持樂觀活力,更感謝不插手、不處分我的學習,他們很信任的給我安排,這一切,只想告訴大家──你是你的,命運在你手上!如果你都不願意給自己信心,你會困在死胡同;如果你不願意樂觀面對生活,天空永遠是灰的;如果你不願意面對壓力,你終究是一下子燃燒便消逝的煤,而非鑽石。

       這一年我卻長大許多,純粹的壓力將淚珠化做圓潤的真珠,這珍寶將伴我走過人生接下來的篇章。

 (因為有了英文這強力的工具,我得以與世界接軌,了解不一樣的想法,Postcrossing累積的明信片是最好證明。

第四環:妙筆生花、無中生有的奇蹟

      朋友老是喜歡開我玩笑:「真的?有這麼可怕、誇張嗎?」我,很擅長誇大言詞和無中生有在講一些雞毛蒜皮小事。生活就是這們無聊,不給自己找點樂子可不好,當然,正經的事絕對不會這樣開玩笑。

       回家時,我很喜歡跟父母分享學校發生的點點滴滴,讓他們不會因為我的成長而感覺與我有隔閡,可是父母忙了一整天,都累了,有的時候也沒有很認真的在聽,這是就要派出誇大言詞,把一些事情講的好笑些、特別些。不只幫他們紓解壓力、笑一笑,自己也覺得好玩。

      開啟寫作的機緣是進入創作坊,創作坊比較不像作文教室,比較像佛寺,真能渡化眾生、淨化心靈。在那裡,我開始寫散文,我發現,寫作真能卸下心中好多重擔,心中的傷疤可以輕易被掀起而不帶有痛苦,可以把痛苦化在甜蜜的糖衣,減少心中的痛,每完成一部作品,心中便感覺舒坦許多。這時,我無中生有的功力就用在創作,傷疤很苦,所以需要很多糖衣去包覆。

      小時候,長期活在自己的粉色泡泡世界,編故事對我來說不是難事,再加上這功力送禮物時也用得到,比較要好、曾幫助過我的人,我在他們生日時都會依照每個人的特質量身打造故事,同學們收得開心,我也玩得開心!

       創作,對我來說,是一種紀念,紀念一段時光、日子,更可以卸下心中苦悶,給人重新開始的契機。

       在眾多文體中,我比較擅長小說,當初會走入這塊很簡單,應該說是會有動筆的動力,在學校校刊中,小說競爭比較不激烈、門檻較高,獎金也較優渥(買書真的挺花錢的),尤其自己本身也很感興趣。散文人人會寫,小說就不一定了,要有主架構,不論長、短篇都要有寓意、布局,這樣才會精彩,隨著愈寫愈深入,我漸漸愛上這個領域,它,可以給人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給人借鏡、給人啟示、給人歡笑的一天!

      我的筆風也隨著不同的歷練而有所轉變,幾篇下來,八年級上學期所創作的文章有著淡淡的香甜、青澀的暗戀,或許,這就是最後的單純,將最後的粉色泡泡世界獻給創作,希望可以點亮一個人悲觀的一天。

      下學期隨著叛逆的到來,我開始變的批判性強、憤世嫉俗,寫出來的主題不乏挑戰社會的未婚生子、同性戀……,這些作品只讓我知道──每一刻的我,很認真的活在當下、很認真的記住每一分感動、很認真的面對心中的各種情緒。我也明白自己是何其幸福,生在一個非常開明的家庭,當我拿著那些挑戰社會倫理的作品給父母閱目時,他們還笑笑的稱讚我的大膽,只提醒我文章「別太直白」。   

      直到後來去比賽才了解這社會是多麼的嚴厲,就算所有喜愛挑戰社會的人大多數都會感到疲憊而放棄吧!但我討厭放棄,我心中依然為那些被犧牲的作品心疼,每個作品都像是我的孩子,我用心的呵護著他們,希望他們能對世人有所幫助,他們卻一再被忽略,甚至以嘻笑帶過,每見到一次這種畫面,心中彷彿被割了一刀,但心中越是疼痛,我越是更努力的踩底線。

       我的生命、名字就只會從這世上走過一回,我,只想要留一些痕跡,證明我來過,曾經試著改變這一切,或許不會是什麼大名人,至少曾經以卑微的力量,想撼動這個社會,呼籲大家注意一些問題,問題並不會因為大家的忽視、否定而消逝,只有在大家願意攤在陽光下,一一去檢視與面對,才能夠消去那些問題所帶來的隔閡,如果不盡早這樣,事情只會愈來愈嚴重,如腐敗的傷口擴散,最後病入膏肓,才赫然發現出事了,何必如此?

       我的創作很簡單──為自己、為朋友、為社會更美好的將來,為此,我可以不斷的跌倒與犧牲。
 (從校刊開始發跡,三年,畢業了,我將走向另一片遼闊天空!

緊緊相扣:活力與持久力

       我的點子比誰都還新還快!這是長久給自己的鍛鍊,我的文筆真的不是頂尖,我討厭背名言佳句、用華麗詞藻,對我來說寫作跟呼吸一樣,平常怎麼說,文章就怎麼寫,用句不能贏,想法能贏吧!給自己一個期許,當別人在書本只能想到黃金屋,我要能想到網子,一本書是一個關鍵鑰匙,開啟另一種可能,而一本本相連成了網子,網子化為無敵金罩,這,就是書與知識的力量。

      為了達成這樣的信念,我需要活得比別人仔細、精彩。開始學會用五官捕捉各種小細節,活著,就是為了發現;開始學會梳理自己的情緒,有了這動作,才會有解決問題的動作出現,活著,就是要快樂;開始去接觸不一樣的東西,去挑戰自我,活著,就是要不一樣!

      其實,我只是想總結一切,給自己一點活力、熱情──我們可以有自信、解決問題的能力、挑戰的決心、創造不可能,最後放下那些過多的雜念,由衷地發現世界是一個美麗的地方。世界,不會不夠好,是我們不夠有活力與樂觀!

       當然更重要的是對自己所愛之事的長久堅持,我記得自己寫作上影響我最大的兩個人是──鹿野忠雄、金庸,他們讓我對寫作產生了新想法。

       我國小曾接觸一本書《晨讀十分鐘》,裡頭有段話最令人印象深刻:「鹿野忠雄已於二戰失蹤於印尼,但她的妻子到現在仍遙望著南十字星,深信她的丈夫有一天會回家」這段話整整在我腦海裡停留了五、六年,直到現在還擱在心上,這種鶼鰈情深的感覺深深打動了我,究竟是什麼樣的線,可以將他們如此緊密的連結著?當時小小年紀的我那豆點兒大的腦袋瓜根本轉不過來,直到現在,我依然不明白,或許這段話注定要跟我好久好久,等我哪天真能領悟時,方能成為武林高手,也能完成我想獻給鹿野忠雄先生的小說《自白》。

       說到金庸,我一開始真的超鄙視他,在我的理解下,武俠小說不過也是打打殺殺,能有什麼特別?直到我在一次的契機下打開書,那天,我熬夜的清晨五點,只為了把《射鵰英雄傳》全部看完,每看完金庸的一部武俠小說,心中更溢滿想創作的感覺,我想要擁有一個世界,一個可以自己主導的世界,可以點亮一個人的熱情!

        我開始動筆創作,直到現在仍創作不斷,不想放棄,也開始不斷累積作品的量。現在的我還想開設一個部落格,我,想改變社會的封閉,從盡量每天更新文章開始,展現各式各樣的自我風格,從少男少女的浪漫到發人深省的議題,我都要接觸,設法吸引更多人的目光,或許這要好久好久,但我會不斷走下去。

再高一點、再高一點,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 

       每個人的人生只會走一次,有的人喜歡一帆風順,最好能平步青雲,走在路上不會有任何小石子阻撓他的路,但我卻選擇更為崎嶇的路,我想聽見世界真正的心跳、看見更美的風景、得到更精彩的體驗!

The Road Not Taken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Robert  Frost(1874-1963)

 

謝謝大家!
 


我最酷的家人,總是放手讓我闖的父母、最好的弟弟) 

台長: 文學樹

依雯老師
剛參加完國中畢業典禮的舜雯,是新竹女中的「準」新鮮人,也是個活力與創意滿滿的孩子!
她曾在創作坊做了一個「前無古人」但「後有來者」的創舉:
「每一次創作坊的演戲課,都是老師為孩子們整理出色的劇本,以簡要的大綱留住那時的創意流動姿態;而這一次,舜雯竟自發性的為整組的戲整理出劇本,而且還是以小說的形式織就那舞台上精采萬分的演出時刻,成為一份送給自己、送給團隊的文學創作禮物,也生成一股再也難以複製的壯麗創作力量!」
這個創舉,不僅是她留在創作坊的動人故事,而且還深深感動、影響了她當年的隊友子淇,子淇就這樣一期又一期地把美好的演戲課「儀式」傳承下去呢!
生機燦爛的活力,原來具有這樣大的感染力,能讓身邊的人一起跟著活得有滋有味!
敢於不同的舜雯,〈七月的信〉一開頭便相當吸引人:
各位看倌好!
如果你是長期閱讀信件的人,你會發現我的問候語好像不太一樣,雖然這是一封給創作坊爸爸媽媽的信,但我將目光鎖定所有可能閱讀信件的人,有可能只是參觀創作坊、創作坊的學弟妹們剛好拿起這封信、路過新聞平臺,透過新聞平臺想認識創作坊……,如果只用「親愛的創作坊朋友們」、「親愛的創作坊爸爸媽媽們」真的很奇怪,苦思了三天三夜,這是我最好的方案。
是不是很有意思呢?
一如她為信件命名為「環環相扣」般,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個決定都在吐露我們是什麼樣的人,讓我們一起看看這個勇於顛覆、用心思索的孩子,如何看待自己、張望世界。
2015-07-01 10:32:30
秋芳老師
在彩虹派對化成暗黑暴風雨時,讀這一段,心微微酸:「開啟寫作的機緣是進入創作坊,創作坊比較不像作文教室,比較像佛寺,真能渡化眾生、淨化心靈。在那裡,我開始寫散文,我發現,寫作真能卸下心中好多重擔,心中的傷疤可以輕易被掀起而不帶有痛苦,可以把痛苦化在甜蜜的糖衣,減少心中的痛,每完成一部作品,心中便感覺舒坦許多。這時,我無中生有的功力就用在創作,傷疤很苦,所以需要很多糖衣去包覆。」
傷疤很苦,所以需要很多糖衣去包覆。你覺得呢?
2015-07-01 10:34:42
余遠炫
糖衣包覆也還只是包覆,傷疤還是很苦。如果能夠找出離苦得樂的方式,或許比糖衣更好。
但糖衣其實已經很不錯了,小朋友不敢吃苦苦的藥,包覆著糖衣吃下去,才能得到治療的效果。
2015-07-01 11:45:02
貓頭鷹律師
很有想法見解的孩子,一步步用自己的腳,走出芬芳。
笑點:創作坊像「佛寺」!?;
感人點:鹿野忠雄與南十字星的故事;
不ㄧ樣:很清楚盤點自己的資產,並深深感謝。
這孩子真不錯!
2015-07-01 11:46:4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