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6 10:31:37| 人氣2,12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七月台灣櫥窗:鄒敦怜,〈蟬蛻〉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煙花颱風遠離後,天氣比之前好一百倍!三級警戒剛調降成二級,酷日當空,燠熱寂靜的山路只剩下不停歇的蟬鳴。我戴著口罩,遮住大半個臉,準備從山腳下的住家到山頂上的外婆家。

    這段路有數不清的台階。其實,我可以搭公車,有一條公車路線,從我家起點到外婆家終點,要搭一個小時,繞了三十八個站;也可以請爸爸或媽媽開車送我,從車庫取車、發動、上馬路、轉高架橋……整趟折騰下來也要二十分鐘。想起來,最快的還是靠「11路」直衝山頂,我試過了,快一點,頂多十分鐘。我一邊埋怨一邊邁著腳步,誰叫我猜拳猜輸,必須把負責把媽媽烤箱中剛做好的磅蛋糕送到外婆家?

    當我穿上連帽的紅色遮陽衣,換上運動服運動鞋,一身勁裝準備出門。剛剛猜拳連贏三把的哥哥,剛把我的書搶過去的雙胞胎哥哥,正悠哉悠哉的躺在懶骨頭上準備看書,還有點「娘」的捏著蓮花指揮動著:「快去快回,乖,小紅帽!」

    噢,真是夠了!猜拳輸了賴皮最沒意思,所以我沒爭辯,我可是說到做到的。只是,這大熱天出門,差點找不到被自己踩在腳底下的影子,根本像是到了壽麻國,那是我剛讀到的山海經.大荒西經裡一個沒有影子的酷熱之都,熱到連說出去的話都會瞬間被蒸發。我告訴自己,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這項任務。

    走出大門,狂奔,忽而樹蔭底下奔馳,忽而圍牆旁邊停頓,我像劍客要躲仇家,躲的是無處不在的太陽金針。登山口正下方有條小溪,溪水潺潺,從這裡開始有綠樹兩旁相對。拾級而上,路邊野草哪些能吃、哪些吃了會中毒,我暸若指掌。儘管是邊跳邊走邊跑的上台階,我還是隨手摘了幾株車前草最嫩的葉片尖端,天氣這麼熱,車前草洗乾淨熬煮,再加點黑糖,放涼後比甚麼都消暑,我想外婆一定會喜歡我這些特別禮物。

    這時,一株特別肥大鮮綠的車前草吸引了我的目光。它沿著石階長出,一葉葉簇生的橢圓形鵝卵狀葉片,像湯匙更像是一張張打算跟整座山打招呼的手掌。這株足足有半個人高,中間那毛毛蟲般的穗狀花,像我的胳臂一樣粗大。這,還是車前草嗎?我有點疑惑,四處張望了下,車前草後方的山徑兩旁,有許多相思樹,有不少蟬蛻黏在相思樹幹上。

    轟隆隆的蟬鳴在山中迴響,我這才發現,草莖上也有不少蟬蛻。要不要撿幾個呢?我遲疑著卻還是伸出手撿了,好像著了魔似的,一路撿拾寶石般的不斷的剝下草莖上的蟬蛻,突然,巨大車前草莖上出現一個巨大的蟬蛻,幾乎像個足球一樣大,我伸出去的手頓時停在半空中。一個戴斗笠的先生蹦出來喊「別摘那個!」

    他穿著灰撲撲的老式衣服,滿頭的銀白色頭髮被陽光照得發亮,應該很老了,不然怎麼頭髮都白了,但猜不到真正的年齡,因為那光滑的皮膚,沒什麼皺紋、沒什麼斑點。山路上不常有人,我從小就被教導著要提防陌生人,但這個人聲音中透露的堅定和沉穩,卻讓我不那麼擔心。我的手又伸出去,有點不服氣「為什麼?」

    「真的不要動。這不是蟬,這是傳說惡獸,你最好不要親眼看到牠。」

    「我偏偏想要看!」也許是剛剛猜拳輸了有點氣,我有點無理取鬧。沒想到那人卻對我拱拱手,盯著我的口罩看了又看說:「蒙臉不以真面目示人,想比是哪裡的俠女,那我就據實以告。我要追捕的是一種叫做『腦蟬』的怪獸,這怪獸長六尺,生性兇猛從無人能馴服。唯一的時機就是當牠化作蟬狀,歷經蟬的羽化蛻變,那時是牠最脆弱的時候,也才能捕而殺之。你看這蟬蛻還微濕著,牠ㄧ定在附近。」

    這位先生說話怪里怪氣的,但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他一邊警戒的環顧四周,一邊告訴我他是如何一路追著這怪獸,就是怕怪獸傷害了人。我注意到他左右手各握著一個圓盤大小像是小蒲團的東西,那兩個小枕頭散發著濃濃的氣味。說時遲,那時快,一個東西瞬間從眼前竄過,老先生左右手揚起,像捕捉一隻飛舞的麻雀一樣,雙手一合。

    「好了!」小蒲團像夾心餅一樣,看起來中間就是夾著東西。我趨向前「我可以看嗎?」

    那個人急得後退,並從袖口掏出一個黃色大布袋,把那兩個小蒲團連著裡頭的東西丟進裡頭。霎時間,那黃色布袋像裝了什麼大魚似的,晃動得厲害。

    「小俠女,萬萬不可,在下告退了!」那人往山下走,疾行如飛,我只得大聲喊「等等,等等,那-----我可以拔那株車前草嗎?」

    那人消失得很快,遠遠傳來回應「請便!」

    那一天,我像扛著大蘿蔔一樣扛著那「巨人車前草」到外婆家,大家嘖嘖稱奇。外婆用來煮青草茶、燉排骨,吃不完的還曬乾留著用;我身上那股奇特的香氣,連著幾天蚊子都不敢靠近;還有,我查了查什麼是「腦蟬」,發現網路中有段文字這麼寫……有獸焉,長六尺,毛色不定,形態各異,其性甚猛而不可馴,有異能,化為蟬狀,吮人腦,為之吸著腦皆殘,故名曰腦蟬。群見之則國有災……

    這段文字據說出自山海經,但我努力翻了整本都沒找到。書桌前放了幾個那天撿拾的漂亮蟬蛻,正常版本的。被哥哥搶走的書終於輪到我看,懶骨頭現在是我的了。這奇遇說了也沒人相信,我只能稍稍確定,那個山路中遇到的奇人,是南山先生的藥鋪子這本書的主角,千真萬確,因為我正在讀這本書……. 

【流光走廊:蔥翠清新的透明感】

    鄒敦怜在2019接生了「南山先生」,從「藥鋪子」出發,把相感、相制、相生、相剋的奇特生物,透過內服,外佩,治病、辟邪、庇護、祈願……,靠近日常,挖掘出原始初民中對大自然的想像、依戀和尊崇;接著又準備延伸出「東海先生」,從海內到大荒,勾勒《山海經》的奇異國度。

    用悶熱如壽麻國的一個不見影漬的瞬間點,就把遙遠的不可思議,拉近現實,化生出具體可徵的愛爭吵瘟疫閱讀……,以呼應作品的後設和充滿樂趣的諧音梗,點染出蔥翠清新的透明感。

台長: 夢天使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