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6 08:20:22| 人氣3,193| 回應9 | 上一篇 | 下一篇

五月台灣櫥窗:林世仁,〈聖蹟亭的訪客〉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好久沒下雨了,空氣乾乾的,柏油路也乾乾的。

    我踩著乾乾的柏油路,來到龍潭的聖蹟亭。聖蹟亭就是惜字亭,是一個三進式的庭園,清朝時蓋來燒字紙用的。沒看見人,卻有聲音!紛紛雜雜,聽不太清楚。

    我轉轉耳朵,調整收音頻道。

    聽見了!是第一進的兩根門柱下的石鼓,它們在咚咚喊著:「有人來了!大家醒醒。咚咚咚!歡迎貴客!歡迎貴客!」

    我朝石鼓點點頭,感謝它為我擊出這麼響亮的迎賓鼓。走入第二進,迎面是兩個張開雙臂歡迎我的門柱。左右還有兩根高高的石筆,把我的視線一下子撐展開來,忍不住想「石頭做的毛筆?呵,這誰拿得動啊?」

    背後,又傳來石鼓的聲音:「咚咚咚!歡迎貴客!歡迎貴客!」

    咦,怎麼還在喊?難道不是歡迎我?我眨眨眼睛,調整收視的頻道,回頭一看。啊!是一百多年前的影像。一個老人肩挑著兩個大竹籮,一步一步走進來。竹籮上各貼著一張紙條,上頭寫著四個大字:「敬惜字紙」。

    老人直直走入第三進,來到聖蹟亭的爐口前,我趕緊跟上。老人把竹籮裡印有字、寫有字的紙張,一一放進爐裡,點燃火。亭前兩隻小石獅抬起頭、開心的張大嘴:「白蝴蝶要來嘍!」

    字紙燒成灰,點點白灰由頂上的葫蘆煙囪飄出來。風一吹,真的變成白蝴蝶,滿天飄飛,小石獅跳起來,追抓著白蝴蝶,爪裡、嘴邊都是點點白灰。

    「別鬧了,快放手!」爐口下方的石刻麒麟罵牠們:「那是字的魂魄,要回天上報告倉頡爺爺它們在人間完成了使命。」

    小石獅不好意思的鬆開口爪,轉回身。剛一落座,石鼓又咚咚響起來。「咚咚咚!歡迎貴客!歡迎貴客!」

    我往前看,這回來的是一群人,一列客家八音敲敲打打迎來一座神轎。兩個長者從轎中請出文昌帝君的神像,安放在供台上。長桌上擺滿供品,眾人虔敬上香,行三獻禮。在客家八音的奏曲聲中,我看到文昌帝君忽地跳脫神像,兩手抓起庭園中的兩根石筆,飛上高高半空,朝著天庭朗聲說道:「倉頡老友!生日快樂!」說著雙手揮轉跳起了「石筆舞」。末了,朝下一俯身,在聖蹟亭的上空寫了四個大字:「過化存神」。

    神光一閃,四個大字「咻!」的飛下來,鐫入爐口的上緣。影像消失,我往前細看。爐口上方果然有「過化存神」四個字。兩旁還有一副對聯:「文章到十分火候,筆墨走百丈銀瀾。」

    「好句!」我忍不住讚歎。

    「好什麼好?」小石獅哼了一聲。我瞧瞧牠,是公獅子「好久沒人來燒字紙了!書法字?沒見過。連手寫字都沒見過!」

    「現代人重環保,字紙都回收了,不再拿來燒了。」我解釋。

    「知道啊!」另一隻母獅子撅起嘴「我們還知道現代人愛打電腦,不愛寫字。」

    「時間嘛,總是往前走的。」我聳聳肩。公獅子倔強的說「哼,這裡的時間可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呢!」。

    「咚咚咚!歡迎貴客!歡迎貴客!」

    咦?石鼓又響了。我們同時望向前方。

    一個灰衣人,手裡拎著一疊紙,遠遠走來。小石獅開心吼叫「耶!有人來燒字紙嘍!」

    不知怎麼回事,我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鼻子如駱駝般自動密閉起來。那人走到爐口前,將字紙放入,點火燃燒。我忽然明白了,大喊一聲:「小心!」

    聖蹟亭也同時感應到,亭後的石刻八卦飛升到空中,往下撒出八卦網,像玻璃罩一樣把亭子四周罩住。麒麟率先衝出,吞噬飄飛的紙灰「小獅,別讓紙灰飛出去!」

    「遵命!」兩隻小石獅興奮的飛撲抓踩。石刻中的鳯鳥、銜劍獅也飛出幫忙,連亭腳的四隻螭龍也仰首吐出金光,淨化紙灰。我想出手抓住灰衣人,雙腿卻沒法動彈,只好用嘴罵他:「疫神!您來這裡傳播病毒,也未免太過份了!」

    麒麟、石獅、螭龍全圍向疫神,想抓住他。

    「呸,小小石頭兒,想抓我?」疫神瀟灑旋身,竟然無人可以靠近。

    頂上的八卦發出金光,緩緩降下。

    「等等,」疫神看向僅存的一些紙灰,冷冷開口:「你們以為那是什麼?」

    「當然是病菌!」大家連聲喊:「除了疒字邊的毒字,還可能是什麼?」

    咦?小石獅移開腳掌「雨?雲?霜?霧……全是雨字邊的字?」

    「那是我的祈雨文。」疫神緩緩說。鳳鳥哈哈大笑:「祈雨文?疫神會祈雨?怎麼可能?」

    「怎麼?」疫神抿抿嘴「我就不能做點好事嗎?」

    「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只知道不能讓你亂跑。」麒麟瞪著疫神。疫神淡淡的說:「想抓我?天上神仙都奈何不了我,你們能如何?」

    「我們的確攔不住您。」我說:「可不可以麻煩您一件事?」

    疫神終於把目光移向我。「原來是不可思議先生!哼,我看你也沒多不可思議嘛。你想說什麼?」

    「我看您都不笑,如果我能逗您笑,您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笑?」疫神的目光飄遠「我好幾百年沒笑過了⋯⋯好,能讓我笑,我就答應你。」

    「一言為定。」我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口罩,遞給他「可以麻煩您戴上它嗎?」

    疫神看著我,像看著一個笑話。久久,他的嘴角抽動起來,露出一個僵硬、不太自然,但仍然看得出是笑的微笑。

    「呵,小子幽默!好,願賭服輸。」疫神說著接過口罩,戴好「不過,我只戴兩週喔。」

    說完,他往上一躍,瞬間衝出八卦網,消失不見。那僅存的一點紙灰也跟著被帶飛起來,不過,它們沒有飄向天庭。

    遠遠的,山坡上,我瞧見幾株晚開的油桐,開出了幾朵潔白的小花。

 流光走廊:疫神祈雨,口罩微笑,晚開的桐花芬馥潔白……

    林世仁持續為孩子寫了二十多年故事,像倉頡使者,透過字的童話和傳奇,詮釋新趣,用一個又一個字,交織出充滿個性的文字宇宙,像一生熱情洋溢的攀爬,直到2017年接生不可思議先生,在堆疊知識後又放開,依賴神奇的想像自由走去,藉童心和夢想打造出融匯「心中」和「眼中」世界的金色大海,在剛剛好的時刻造夢,為這缺水、瘟疫糾纏的五月,疫神祈雨,口罩微笑,晚開的桐花芬馥潔白……

台長: 夢天使

林世仁畫像繪者.許書寧
許書寧
愛畫畫,愛作夢的北港孩子,畢業於輔仁大學大傳系廣告組及大阪總合設計專門學校繪本科。當過空服員、主持過兒童廣播節目、也曾在大阪與倫敦的STARBUCKS調製咖啡。
喜歡一個人旅行與嘗試新鮮的生活,造訪過二十幾個國家。每換一個新環境,畫風也會自然改變,相當有趣。
目前定居於大阪,從事文圖創作、設計與翻譯工作。
2021-05-26 08:22:27
山鷹
世仁寫得真好。看完故事後我也微笑了。
還好,我不是瘟神。希望死後會變成笑神,讓走過的地方都充滿笑聲。
2021-05-26 08:54:40
秋芳
世仁像倉頡使者般寫了二十年,透過聖蹟亭進駐台灣櫥窗,頗有幾分象徵(不過,他自己應該還沒想到。哈哈~~~.)
2021-05-26 08:55:27
林世仁
感謝秋芳引領「不可思議先生」走入住家附近的古蹟。
多年前的印象可以化為童話,獻給疫情中的大小朋友,非常開心~~:)
2021-05-26 09:51:00
周芯丞,五年級
結合現在的疫情,不可思議先生用幽默的方式讓疫神待上口罩,也說明把疫情好好控制住了,令人想繼續閱讀下去。
2021-09-27 11:02:48
朱麒筌,七年級
呼應疫情,揭露了人們對疫神「只有缺點,沒有優點」的刻板印象,「要戴口罩」,是和解的徵兆。雨、雲、霜、霧……,都是下雨的預兆,內容十分有趣,也呼應了年初時缺水的情形。
2021-09-29 09:43:06
呂定勵,六年級
以廟裡石像的視角來寫,剛開始讀會有點不懂,可是到了最後辯論,好像朋友在吵架,吵一吵,不知為什麼就笑出來,不過,收尾有點難懂。
2021-09-29 09:43:37
陳品睿,五年級
寫法很有趣,描述聖蹟亭裡面的客人,形成歲時紀錄。
2021-09-29 09:43:52
吳政融,七年級
故事收尾讓人覺得,紙屑像散播出去的病毒,描寫得非常像疫情最嚴重時的臺灣,八卦網很像政府在追查接觸關係,把事件變得有些緊張,又有些有趣。
2021-10-30 11:43:3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