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4 09:00:00| 人氣2,15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年尾牙:春花鐵木3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5.
都不如快活了便宜

民宿主人替大家介紹環境時,四隻圓滾滾的「大黃貓」悠哉悠哉地閒晃曬太陽,主人叮嚀,要小心把門關好,不然養在外頭的貓會溜進屋子。書瑋說:「不怕,我們有秉慧。」整教室只有秉慧養貓。秉慧楞了一下:「蛤?一次四隻我可能沒辦法喔!」陽光灑在貓咪身上閃閃發亮,這兩天書瑋每次看見就驚嘆一次:「哇!好像烤雞喔!」秉慧在書瑋一次次驚嘆聲的「洗腦」後也開始覺得:「真的挺像的耶!」

跟著民宿主人的紹介,大家順道也先把行李放到各自的房間。依雯、淑君、秉慧入住最大、挑高,還有個小沙發區的房間。淑君、依雯體貼,決定讓一整張床給秉慧,讓她享受可以翻滾的大空間;書瑋羨慕毓庭房間是「複式地板」,秋芳老師指著毓庭隔壁,進到依雯等三人的房間前小聊天室:「這裡也是,晚上妳可以睡這裡。」書瑋瞬間「依雯上身」,用依雯專用的語調喊著:「老師~~」因為……那裡沒有門呀!秋芳老師在房間看到書瑋的行李箱,第一個念頭:「真好!有書瑋,今年我不會再掉東掉西了!」事實証明,第二天離開前,書瑋默默地為秋芳老師收拾浴巾、髮帶、毛巾、牙刷。廠長看著書瑋一項撿過一項,也只能說:「你們黃老師吼……」然後,接手所有失物。

一整天下來,經歷尾牙書報告、穿越音樂會後,終於真的可以收拾客廳入房了。

回房前,秋芳老師發現桌上有桃園地圖開心極了:「我上課用的是『正的』,這個是『真的』耶!」甚至表示要跟民宿老闆多要幾份,上課時可以使用,讓學生對自己住的土地更有感情結果,老闆說,只有一份,請自行到高鐵站去拿。真不錯,又有可以四處探索的好藉口。

除了毓庭,大家入房後都擠到最豪華的「日光」閒聊。一聊,第二天的尾牙馬上來個大轉彎,廠長和書瑋同時覺得亭儀喜歡「湖畔咖啡」,沒去到太可惜,等著下次和亭儀一起去,這次先次秋芳老師曾經喜歡的「粮䜓」以及可以待很久的「茶‧山行」。秋芳老師來回指著講一樣話的廠長和書瑋:「你們兩個,像到好怪啊!」

秋芳老師怕沒電中的依雯聽到接下來的問題會直接昏倒,先「打發」她去洗澡後,問起在場的三人對2018有什麼期許、計劃。秉慧以嚴謹、紀律為目標,淑君則是要重新開始練幾首「鋼琴代表作品」,讓書瑋邊聽邊擦汗,只好表示,將試著利用手繪和電腦製作2019記事本,秋芳老師一聽到,馬上以行動支持夥伴「手作工坊」開業,書瑋還沒動工就先預訂十本,還不時叮嚀,記得定價要合理ㄏㄚˊ!書瑋的汗,流得更快了。還好,到了2018年歲末,廠長直接為夥伴準備好現成又素雅的記事本,只是拿給書瑋時仍然交代:「裡頭什麼圖都沒有,妳還是可以自己畫。」

閒聊竟然有主題展望2018……創作坊團隊真的很閒耶!閒到找自己的麻煩。依雯洗完澡出來,聽到了錯過的話題,果然鬆了一口氣表示,幸好我去洗澡了!

歷經了推薦書演講和音樂會,以及「加碼」的「主題式閒聊」,大家果然真的累了,今年是秉慧參加尾牙最早上床的一年呢!沒想到床太舒服啦,一夜好眠根本沒滾到,當時都沒想到,2018年尾牙,還有「再滾一次」的機會呢!

回到木沐房,秋芳老師繼續向同房的廠長和書瑋讚嘆當晚的音樂會。廠長說:「真的難為毓庭了,帶了一群目不識丁的兵作戰。」書瑋一邊「嘿嘿」的笑著:「只有我一人不識丁啦,其他人都識。」一邊拿出自己的「樂譜小抄」。秋芳老師看了書瑋手裡被畫成彩色的樂譜,不顧廠長提醒,放聲大笑。大笑後提議要不要問毓庭有什麼識譜的好方法。書瑋收著樂譜表示:「識譜對總監應該跟呼吸一樣,呼吸要怎麼教呢?只能一直呼吸一直練吧!」秋芳老師說起「孫武練兵」的故事,結論居然是:「還好妳們都好好活著。」

大家可以好好活著,讓秋芳老師開心到難已經入眠。書瑋入睡前,忽然聽間秋芳老師的聲音:「廠長--我睡不著,可以給我藥嗎?」夜半三更廠長居然還能理智地回:「現在都三點多了,半顆就好!」這到底是經歷過幾百次的「練習」呢?

在家一向需要早起料理各項瑣碎家務的秉慧「立志」要睡到自然醒,臨睡前還關了手機鬧鐘,果然真的是自然醒,但是六點半不到就自然醒來,也太「居家日常」了吧!說好的放鬆呢?結果賴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乾脆下樓加入晨讀,享受不用挖小孩起床的早晨,也算放鬆了。

和民宿老闆約九點早餐。難為老闆,一下有四個人不要熱狗,一下有一個書瑋不要生菜、不要美奶滋,還直接跟老闆說:「會把盤子變髒髒的都不要。」這……要老闆在盤子上擺什麼呢?老闆怕書瑋吃不飽,多給了一片烤吐司。秋芳老師提起,以前要在前一天先跟老闆預定「個人客製夢幻早餐」,書瑋靜靜回應:「當年在MY HOME時都是中式炒菜也是這樣說,但是每一年一到現場都在忙尾牙書,根本沒人記得。」2018年尾牙將重訪春花鐵木,到時記得先跟主人「客製」。

一個早上,秋芳老師看完《巫醫、動物與我:菜鳥獸醫又怪異又美好的非洲另類行醫之旅》,大推!實在太適合上課了,還有兩隻狗年很好用的幽靈巫狗。眼看都超過九點半大家還沒看到毓庭,書瑋問:「毓庭會不會感冒,然後昏倒了啊?」秋芳老師倒是冷靜,問了時間後說:「九點四十而已,是還在睡啦,如果現在十一點多的話,那真的就可能是昏倒了。」果然,十點前,毓庭出現了。

創作坊開了典故班以後,秋芳老師常常把握機會來個「黃子練兵」。毓庭一出現,她再次提及「孫武練兵」的典故,還故意問問不是中文系的愛徒毓庭:「你聽過孫武練兵的故事嗎?」毓庭篤定回答:「聽過。」秋芳老師挑眉繼續追問:「那你說說看孫武練兵的故事。」毓庭只是靜靜思考……

大家自由閒坐窗邊,秋芳老師指著庭園裡的梅花跟廠長說:「廠長,妳看那就是『疏籬外,玉梅三四朵。』廠長看了一眼:「那哪是三四朵,那已經是五六七八九十朵了好嗎!」時間點不一樣,要是到了2018年,秋芳老師就會用「依雯專用語氣」回:「廠長~~妳也太不風雅了吧!」此時只能用長長的嘆息聲演出「讀書人一聲長嘆」。而家有種植多肉植物的依雯,很是驚奇的看著民宿老闆種植的多肉植物,心想:哇嗚, 它們都卻活得好健康喔,有的還開花耶,我家的明明有開花的徵兆,卻從夏天等到冬天,至今還癡癡等著,唉,這時依雯也感慨地發出「讀書人一聲長嘆」了。

離開前秉慧、淑君、依雯、書瑋「照例」在大門前玩起自拍,忽然發現,門鈴也住小木屋呢!

 

6.閑將往事思量過之粮䜓

毓庭應該想一改昨天最後到的形象,秉慧一上車,他就一馬當先出發了,沒想到出發到粮䜓臨前,其他兩台車決定先到旁邊的花卉展覽區以及「復興鄉最後一家7-11」前拍照,正在想需不需要打電話通知一聲,淑君說:「應該還好,毓庭開很慢,我們應該一下就追到他們了。」依雯在一旁拍了淑君一下,認可:「這是笑點。」而難得一馬當先的毓庭先是接到老師電話,趕緊臨停路邊,沒想到臨停在慈湖側門,再被憲兵驅趕。「先」不等於「順」,會不會這就是他一直喜歡「剛剛好速度」的原因呀?

淑君的小白馬先在7-11前暫停,沒想到回頭時,廠長和老師的車正好離開展覽,我們只好跟著離去,來不及看一下白天的花卉展覽區。淑君一路跟著廠長開出大溪,來到交流道前,眼前同時出現「廠長路線」與「導航路線」一時之間顯得有點兩難,書瑋出聲:「就跟著走呀!」淑君一聽,轉了下方向盤,選擇了廠長路線「鞏固領導中心」,書瑋卻看著遠離的路線畫面:「我是說跟著導航耶!」依雯在旁大笑蓋章:「這是笑點!」沒想到,同樣狀況也發生在午餐過後前往茶山行的路上,毓庭也面對導航和廠長的方向燈,就算是「總監」依然選擇了跟隨廠長,只是小寶貝輕巧的在龍潭街道迴轉,身為休旅車的大白鯨,還真讓毓庭捏了把冷汗。

一圍坐定粮䜓的長桌旁,大家又持續讚嘆「春花鐵木」,期待可以再來一次。書瑋非常淡定:「每年結束都說一樣的話。」隨著回顧著創作坊為夥伴挑選的民宿,「普拉多」再次出線。秋芳老師問:「亭儀沒去過,如果再去一次呢?」她對面的書瑋平靜地「replay」:「上次秉慧加入時,台詞也一樣『秉慧沒去過,如果我們再去一次呢?』然後廠長又要說:『有蟲!』又繼續甩著外套、擋著頭頂。」毓庭一聽:「書瑋的記憶力好可怕。」

大既是為了確定,我們真的住過很多民宿,不是只會「哪位老師沒去過,我們再去一次」,隨著用餐,分別票選出曾經住過的民宿前三名。

秉慧會經驗值裡四個選項要選三個。春花鐵木第一,空間配置好舒服~還可以更換不同場景;普拉多是她創作坊尾牙初體驗緊追在後;my home的落地窗加大片草皮勝出。

在2013年加入的毓庭經驗值比秉慧多1。托斯卡尼是他首場尾牙音樂會,對自己的導聆工作而言別具意義,成為第一。這次的春花鐵木,他特別喜歡講座現場有大庭園當背景,以及民宿主人給予恰好的關心。讓民宿主人視為標桿的普拉多,有他永遠難忘的馬拉拉講座。

算一算,淑君也有9年經驗值了呢!春花鐵木「後來居上」,不只尾牙報告書緊張,音樂會演奏加倍緊張,但也有加倍的快樂、過癮;托斯卡尼有「創作坊校歌」:「如果你問我世界是什麼樣子」的第一次演奏。而普拉多繼續擠進前三,冷冷的溫室,大家一起擠暖暖,很特別的尾牙體驗。

依雯的選擇與居住空間完全沒關係,和特別的體驗有關係。春花鐵木有第一次和音樂大師同台共演,為居第一。在BEFORE也是第一次聽到最棒的紅樓夢導讀、賞析。托斯卡尼還是藏著「第一」,第一次參加有音樂會的尾牙。

和依雯同有11年經驗值的書瑋喜歡故事民宿整棟都是「自己人」,像大家一起生活,很有趣。接著是有一整片草皮的托斯卡尼,最後則是有盪鞦韆的春花鐵木。秋芳老師問:「普拉多也有草皮呀?」書瑋想了想:「那托斯卡尼換掉,普拉多有草皮還可以爬山。」秋芳老師大笑:「托斯卡尼就這樣輸給了可以爬山了。」書瑋靜了靜,在腦海搜尋後:「其實這樣說來,台東的曉築最好玩,包棟、有草皮,房子前還有沙灘可以玩。」

對照大家的前三名,秋芳老師指著書瑋:「只有妳專選『好玩』,其他人都選跟音樂有關。」唉唉,書瑋「目不識丁」嘛!所以連秋芳老師認真介紹著「素食雞湯」裡的「雞皮皮下脂肪」,還大方出借自己的「雞湯」當模特兒:「來,用我的,我的拍起來比較明顯。」是說書瑋怎麼看都只看到「還是麵捲呀!」

粮䜓套餐豐富豪華,一道道上到後來,我們在服務生上餐時忍不住:「蛤~還有喔!」大概很多人有相同的反應,服務生一臉淡定:「快結束了,剩兩道,總共有九道。」毓庭嘆自己食量都已經少許多了,體重卻沒什麼變化,照片時不甚美觀。書瑋本來要找毓庭來一個28天不斷電運動連線,想想他時間緊,就不互相為難了,只是提議:「早點睡,晚上十一點到兩點一定要睡,才會有用。」果然,連早睡都是「為難」了。秋芳老師聽到:「廠長都很晚睡。如果都三點多睡那要怎麼辦?」書瑋不為難,直接投降:「這我就沒辦法了。」

只是從2018年2月後真的只能上演「閒將往事思量過」,存在回憶中了。

 

7.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遊絲之茶‧山行

秋芳老師前一周到過「茶‧山行」後,一直想帶大家來,果然馬上心想事成。一進門就「熟門熟路」地打招呼、上二樓,選書、坐下,怎麼看都像是在創作坊的「工作模式」呀!→秋芳老師依舊點了金萱茶,老闆盡責地跟依雯、書瑋介紹茶類,只是老闆介紹得很認真,書瑋聽得很模糊,繼不識音譜後,又進入「目不識丁」第二階段:「不懂茶語」,枉費從小跟著爸爸一起喝茶啊!

秋芳老師前坐著依雯,右手邊坐了淑君,手裡拿著《乖孩子》,邊看用淑君做「記憶拼圖」,還示範給依雯看「如何讀書」。秋芳老師好奇偏過頭問淑君:「我看的書上有憂鬱檢測,請問你無法說不的機會多嗎?你有甜檸檬現象嗎?沒關係,只要不是三個症狀都符合,就不會有憂鬱傾向。」秋芳老師好會趁機提醒呢!毓庭是「乖孩子」,一到就選了秋芳老師曾經推薦《人生就怕不鹹不淡》,一直靜靜看到最後……

大家都在看書,書瑋走來走去,好不容易找個空間,偷偷問淑君附近有公園嗎?淑君想了想:「附近比較多工地耶!」在私,書瑋需要陽光、草皮,最好還有個盪鞦韆。於公,大家都不講話,身為尾牙記錄,要到哪裡去找笑點啦!

書瑋帶著疑問問秋芳老師一樓可以拍照嗎?老師不解:「可以啊,為什麼不行?哪裡都行,隨妳照!」結果書瑋下樓才拍兩張,就被老闆阻止,現在山寨速度太快,茶道老師很介意茶具照片外流。書瑋又不好意思又好奇,看著茶具,怎麼看都覺得:不就跟舅舅家裡的很像嗎?繼續「不識丁」呀!只好坐回位子上,好好專研「古學與現代科技融合」,ㄟ~~就是研究前一晚才剛到手的新相機啦!

因為是元旦連假前,怕新竹三個老師回新竹回塞車,明明天色還亮著,廠長已經在「趕人」了。大家不想這麼早分開,書瑋……自然是有「工作」不甘願分開,在幾經溝通討論,書瑋忍不住喊出心聲:「就等一下吧,大家一到就看書不講話,尾牙這一段笑點要叫我寫什麼啦!」大家,馬上被說服了。為了笑點,秋芳老師一坐下就演:「那我們現在要閒聊什麼。」語閉,再看著書瑋:「這是為了笑點!」一直專心看書的毓庭也「為了笑點」被其他老師「圍著」,秋芳老師說:「這樣好像安親班喔,所有學生都走了,只剩一個學生還在寫功課。」

等到毓庭看完後,廠長問他說,這本書好看的地方在哪裡啊?毓庭說:「說真的,最好看的就是秋芳老師講Broody送鋼琴和馮小剛拍《1942》兩則故事!」其實毓庭常常只是實話實說,不是歌功頌德!(這是他自己說的)

看似被說服的廠長,還是找來老闆請他幫大家拍合照。秋芳老師拉著書瑋要站最前頭,書瑋馬上反應:「我不要。」讓秋芳老師錯愕了一下:「為什麼?」廠長出現:「什麼為什麼,我居然在秋芳老師跟依雯中間!」站在兩個最瘦的人中間,廠長啊!了不起!

為了躲開塞車時間,新竹三個老師還是先跟大家說再見。「小圈圈」時間,書瑋終於可以「直話直說」:「你們好厲害,可以坐得住看書,我肚子好飽,一坐下就想睡覺。」淑君人好:「其實我也不太行,所以起來走來走去,正好遇到廠長也在走,就一起聊天。依雯比較厲害,看了兩本書。」依雯誠實:「其實我也只看了一本書。」事後加碼:「明年尾牙時,我一定要阻止同樣的行程,這樣根本沒笑點可以寫嘛!」是吧,有做過記錄的人,都明白「笑點」很重要啊!

 

2018年尾牙,我們將再一次遇見春花鐵木,「阿弟仔玉米土閹雞」和「阿弟仔銅板小吃」合併成「阿弟仔銅板小吃」、粮䜓停業,彷彿一切美好如浮雲、如飛絮又將重新組合變化出新樣貌了……




台長: shuwei
人氣(2,15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凝視幸福夢工廠 |
此分類下一篇:2017年尾牙:番外篇
此分類上一篇:2017年尾牙:春花鐵木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