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7 18:26:46| 人氣1,767| 回應3 | 上一篇

給蛋黃酥的小叮嚀1:機會得來不易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蛋黃酥小檔案:

出現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張照片,還只是個小囊胚,看似「很大一顆」其實大部份都是自己準備的「便當」,所佔位子其實只是照片中小小一個亮點,在我眼中就像顆小蛋黃,為了性別平等,直接取名「蛋黃酥」。

 

親愛的蛋黃酥,這是寫給你的第一個小叮嚀,請放心,媽媽我是全創作坊最難相處的人,自然,你也不是個簡單人物,而且這些事,你早就做到了,繼續保持即可。

 

1.你必須知道,機會要靠自己爭取

才剛進入老虎年,年初一一早就醒來了,不是因為興奮要出門,而且有些事要確定。進了洗手間,看著眼前清清楚楚的「兩條線」,懵了,才新年就來個這麼刺激的事啊!回房間,拍照存檔後,馬上預約年後的婦產科,然後腦袋裡一直轉著半個月前在Leon家的夢,當時Leon還笑說:「我有給妳這麼大的壓力嗎?」看來,壓力不是他給的,是另一個很懂得把握時機的傢伙。

整個旅程,有太陽時我一如往常吃喝蹦跳,看著護墊上有一點褐色分泌物就放心,喔喔,當然事後才知道那有多危險;一到夜裡熄燈,就在腦中沙盤推演接下來的處理方法。

好不容易熬到初八看診,又是問診、又是驗尿、照超音波,看見才四週六天的小傢伙,好奇妙的感覺,從來沒想過,也沒計劃過會有一個小生命依附在我身上,醫生「稱讚」我很敏銳,很早就發現了,我只能傻笑,因為總不能說:「他有來敲門,我有夢到。」

整個孕期,我完全沒有其他準媽媽會出現的孕吐、皮膚變差、情緒低落,固定回診的中醫師也開完笑說:「妳運氣太好了,高齡產婦通常狀況很多,沒什麼感覺的都是年輕人。」可是我就是「好吃好睡好心情」,看得Leon都忍不住加一句:「好長肉肉。」唯一要說讓我比較煩惱的就是----太好睡,隨時只是要我沾到床就能睡,連上完課應該是改作文的時間,都會精神渙散……

不過還好,整體而言還是個有禮貌又很識時務的小傢伙,尤其在忙碌的宅急便連休假期後上課,完全沒有任何的不適,真不知道是他也想上課,還是他知道我很想上課,得乖一點不要吵。

 

2.我們必須感謝大家的犧牲成全

一知道蛋黃酥造訪的隔天是初九天公生,創作坊夥伴馬上相聚在新竹教室開臨時會議,會議之前,對蛋黃酥的期待值只是10,但是蛋黃酥很會挑隊友、時間,有望成為第一個「100%創作坊寶寶」,大家都期待他的出現,為他「排除萬難」。

首先,淑君花了時間製作了工作表格,預先模擬可能會出現的情況,以及處理方式。看到表格的瞬間只有滿滿的感動與感謝,對蛋黃酥的期待值增加了20。一個健康的新生命,確實很令人期待,但是我一直很擔心自己高齡,會生下特殊兒,尤其上過特教課,也看過姑姑、姑丈帶表妹的辛苦,依雯一知道我的擔憂,馬上請出可「知天命」的二舅,讓我對蛋黃酥的期待馬上衝到60,看著大家又興奮又理性的討論問題、解決問題,還有秋芳老師的浪漫想像,我深深相信,創作坊會是一個適合結婚生子的工作環境,會議結束後蛋黃酥帶了85分回家,而我卻是帶著滿滿感謝迎向我的新未來。

學期一開學,淑君除了每週三、六都送我到車站,還直接接手我兩班作文,變成受眼疾所苦的依雯得自己改完六班作文,但是她沒在意過自己, 每個禮拜追著我問:「中醫怎麼說?」有次因為太嚴重了,氣得依雯提高了音調:「我沒問,妳還不想說!」呃……我想,再嚴重都過去了嘛!但是大家不這麼覺得,打從第一個禮拜開始,我的行李箱都由淑君幫忙打包、搬上車、搬下車,送我到火車時,一定選離無障礙步道最近的位置,盯著我是「拖行李箱」而不是「扛行李箱」才離開。

Leon聽了我在創作坊的「待遇」,開玩笑的問我:「蛋黃酥會叫我爸爸吼?他會不會覺得妳同事才是他爸爸?」所以後來他來接我下課,都自動上樓幫我拖行李箱,他說:「妳同事都不准妳拖了,我怎麼可能讓妳自己拖啊!」我想,白話文應該是:「我才是爸爸!」

只能說這顆蛋黃酥是,創作坊出產,天公加持保佑!

 

3.我們必須有一點點好運氣

第一次離開婦產科前,醫生問我有沒有要固定產檢?我回:「目前我傾向不留。」這是我原來的計劃,確定懷孕後馬上進行藥流,所以才選了部立醫院,覺得大醫院可以做的選擇比較多。沒想到醫生卻告訴我,婦產科在院內不是長設科,所以沒有備流產的藥物,我必須找其他診所、醫院詢問。我其實不解,因為小弟就是在這間醫院的婦產科出生的呀,他都過30歲了,30年難道不算「長設科」嗎?事後,第一個知道蛋黃酥存在的小可愛說:「謝謝老天爺,讓那間醫院沒有藥,讓事情有轉圜的餘地。」

除了沒有人流的藥物,還有一個就是蛋黃酥的預產期離國慶日非常近,身為一個節日控,可以說完全著迷了,尤其身創作坊人,就是這麼相信sign,想當初,Leon就差點因為連續幾個「sign」被我休掉呢!我只能說,這顆蛋黃酥求生慾很強,完全知道媽媽吃哪一招。

依雯問我,有沒有特別期待蛋黃酥是男是女?我還真沒想過,只是隨著蛋黃酥愈來愈「大顆」,性別賭盤也開始展開。Leon的弟弟和侄女期待蛋黃酥是女孩,Leon的媽媽肯定地說:「一定是男孩子。」因為她在知道蛋黃酥之前,已經夢到好幾次有個小男孩找她。媽媽每次看我吃辣,就說:「一定是女生,因為傳統說法,喜歡吃辣是懷女生,喜歡吃酸的是懷男生。」按照大家的說法綜合整理,如果蛋黃酥是女孩,應該是個女漢子;如果是男生,可能會有玻璃心。Leon不太能接受,男生玻璃心,老是對我許願:「我要女兒。」欸,有沒有這麼嚴重,強化玻璃、防彈玻璃也是玻璃啊!而且跟我說要女兒,有用嗎?回去重讀健康教育啦!

「他想是男是女都可以,我只要他是國慶寶寶。」無論誰跟我提到蛋黃酥的性別,我都這樣回答。

嘿,對,我就要國慶寶寶!

 

台長: shuwei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1,767)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塗書管裡說故事 |
此分類上一篇:係金ㄟ!我們結婚了!

小蟹子,評選笑點第一名
蛋黃酥會叫我爸爸吼?他會不會覺得妳同事才是他爸爸?」
2022-04-18 09:50:08
小蟹子,評選感恩第一名
淑君花了時間製作了工作表格,預先模擬可能會出現的情況,以及處理方式。
2022-04-18 09:50:48
小蟹子,評選感動第一名
「中醫怎麼說?」有次因為太嚴重了,氣得依雯提高了音調:「我沒問,妳還不想說!」
2022-04-18 09:51:5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