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6 00:00:00| 人氣2,74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年尾牙:春花鐵木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3.
賓也醉主也醉僕也醉

從一早踏進門後,吃午餐是第一次走出春花鐵木。

古色古香大門很好玩,但是最後一個人只能走小門,因為要負責「上門閂」呀!沒想到大家都非常自然地從小門離開,一走出門才想到:「啊!應該走大門才對啊!」看來只要是創作坊人,大家都「喜歡負責」!

一路走到老茶廠門口,原本想要趁機移車的毓庭想起自己忘了帶車鑰匙出門,秋芳老師在一旁馬上「重現」《巫醫、動物與我:菜鳥獸醫又怪異又美好的非洲另類行醫之旅》內容:「吳毓庭一定沒有做好事,不然就會有警衛先生為你打一把車鑰匙。」書瑋跟著補:「然後他還會把你的車改得很好開,讓你沒機會修車子。」不停、反覆重播有趣的事,是一種樂趣。

一行人走到預定的「阿弟仔玉米土閹雞」,發現什麼人都沒有,每個人都面露不解,居然連老闆都不在:「這裡治安這麼好喔?」淑君和廠長跑進跑出、跑上跑下喊著:「老闆~~老闆~~~」只見老闆從外頭走進。書瑋楞了好一會兒:「老闆就把一家店放著喔!」

原來老闆娘出遊去了,老闆去為山上的獨居老人送便當,問起怎麼沒跟老闆娘一起出門,他回:「出去玩不重要啦,獨居老人有沒有可以吃飽比較重要。」老闆忙著公益,餐廳就交給小老闆啦!秋芳老師問著目前當家的年輕小老闆:「『阿弟仔』就是你嘍?」小老闆幽默:「是以前的我啦!」

經過小老闆解釋,我們才知道「阿弟仔玉米土閹雞」的前身是前總統蔣經國曾造訪過的「仙樂餐廳」,廠長看著牆上的照片問:「『仙樂餐廳』很有名耶,怎麼沒有繼續用這個名字?」小老闆說:「那不是我。我接手就換我的名字了。」真有個性啊!而且在「家族事業」對面,小老闆有著自己的「阿弟仔銅板小吃」。

除了秋芳老師和毓庭,大家都排在飯鍋前接過淑君為大家添的白飯,大大的飯鍋彷彿成了在幫粉絲簽名的名人了。事後毓庭非常緊張地澄清:「我真的沒有坐領乾飯喔!」我們懂!我們懂!時下流行「打工換宿」,到了我們音樂總監毓庭身上已經針對目標對象修正成「陪聊換餐」。倒是大家族出身、看似雜事一把罩的書瑋,居然成了悠閒的跟拍攝影師。

 創作坊老師們雖然不到「吃米不知米價」,但是確實是「吃魚不知魚名」。看著餐桌上的紅燒魚,大家都在猜是什麼魚。看了看合菜菜單猜:「是大頭鰱嗎?」詢問小老闆後才知道,原本菜單上的鰱魚魚刺較多,體貼地換成較好食用的鱸魚了。

「阿弟仔」的每一道菜都充滿了體貼和驚喜,尤其是經典料理「沙鍋魚頭」一上,大家驚呼:「好大鍋啊!」根據工作人員表示我們的沙鍋魚頭是大鍋,可是明明牆上的合菜菜單上寫的是小鍋啊?想到之前的鱸魚換大頭鰱,這是……合菜菜單僅供參考?還是我們之間有誰偷偷做了好事、為母牛接生,才讓大家享受著回頭的芬芳嗎?

因為知道亭儀沒辦法和大家一起參與隔天「正式的」尾牙餐,整鍋沙鍋魚頭大家只喝湯,廠長請小老闆再加湯並額外付費加料,讓亭儀和先生一起共享「沙鍋魚頭情人餐」。當所有人為亭儀提供浪漫佈置,只有每次聚會得提早走,再靠電話、視訊和大家黏在一起的書瑋以「過來人」的經驗提議:「其實尾牙時可以直播視訊,這樣也是『大家一起尾牙』了。」

尾牙前兩天大家才在小圓桌討論、分配,中餐到「阿弟仔」點「燒酒雞」回民宿自己下麵線,晚上吃沙鍋魚頭,到了尾牙當天,為了怕還沒做尾牙書報告的大家「醉倒一片」,上演「免終朝背大綱,直睡到月兒高」,獨留酒量好很清醒的亭儀,和有品酒習慣卻不用尾牙書報告的毓庭,臨時又改成中午吃沙鍋魚頭。本來買好麵線要「自行料理」一餐,被小老闆:「距離很近,來這裡吃不用自己收拾」說服了,連晚餐也「登門拜訪」了。只能說,一日數變是創作坊特色,而且,無論走到哪裡都「難忘初衷」啊!

等到晚餐燒酒雞了。大家區別起燒酒雞、雞酒與麻油雞有什麼不一樣,一直到和臉盆一樣大的鍋子上桌,酒香撲鼻,到底是怎麼燒、哪種雞、用什麼油都沒關係了。只見亭儀喝得很盡興,秉慧在一旁看得很擔心,稍晚亭儀還要自己開車回中壢呢!

相較於亭儀已經「喝開了」,秋芳老師還在等著「加高湯我才能喝」!聽到要加高湯,秉慧對亭儀說:「加了湯,酒比較淡妳等一下就可以多喝幾碗。」沒想到亭儀一聽要加高湯,馬上又裝了一碗「未稀釋」的湯品嘗著。

好不容易喝到「有空間」可以加高湯,秉慧和亭儀趕緊把爐火打開,讓酒精燒掉,想秋芳老師可以「放心喝湯」,居然桌子轉了一圈回來爐火又熄了。一度以為是沒瓦斯了,再次開了火,結果依然。原來是廠長急著要放涼打包,把火關了,結果秋芳老師看著一大鍋湯,只喝到兩碗,改問:「這一鍋是一隻雞嗎?那有胗嗎?」大家撈了又找,就是找不到胗,只好厚著臉皮問小老闆:「湯裡有胗嗎?」原來內臟被取出來,等待另外的買家了。而秉慧帶回家足足分裝了兩大鍋

        訂餐時,老闆娘極力推薦自家就是燒酒雞最好吃了,小老闆倒是不好意思了起來,謙虛表示:「沒有啦!那是我媽自己說,我都不敢說!」但是明明就很好吃呀!亭儀是一碗接一碗的盛著湯,喝到連秋芳老師都「煩惱」了:「亭儀能喝,應該比較喜歡燒酒雞吧?可是,燒酒雞沒有加菜,回家不能立刻吃,怎麼辦呢?」廠長更是對「玉米閹雞」大大讚賞:「好好吃的雞肉,好久沒吃到這麼有咬勁的雞肉了」。真的,要不是燒酒雞沒辦法現場加料,廠長就要讓亭儀把整鍋燒酒雞帶回去當作「情人餐」了。

最終,晚餐後亭儀帶著充滿秋芳老師跟廠長滿滿的愛的沙鍋魚頭回家了,而且已經不是尾牙宵夜,更是跟先生的跨年大餐,因為兩個人連吃了三天。而燒酒雞在尾牙結束後由秉慧帶回家,看著足足分裝了兩大鍋的雞湯,想到秋芳老師的兩個小碗……

 

4.任意烹炮

從「阿弟仔」回春花鐵木,先和亭儀道再見,大家才開始一起佈置「穿越音樂會」會場。

由餐廳轉移到沙發客廳,秋芳老師開心:「真好,這樣工作區與休閒區就分開了。」大家楞了一下看著秋芳老師,此時她才驚覺:「啊!只有我一個人有分區,妳們都還是工作區」

毓庭和淑君忙著移動兩台鋼琴,想著如何才能更靠近插座,此時廠長演出依雯報告書中的神預言,拿出神物:延長線。一下子解決了所有問題,進入音樂會預演。(就說創作坊人都很愛「演」吧!)

遵循音樂總監毓庭安排,預演由依雯、淑君的「六手連彈」開始。由於兩個人接觸鋼琴的時間都是小學時期,空白了一大段時間只能靠琴鍵上的「彩色小抄」,和youtube喚回彈琴的記憶。只是youtube只有拍出「手」沒有拍「腳」,所以河洛九宮中雙奇格的毓庭總監就要動到「雙腳」,一個人踏兩台彈琴的踏板。


自從幾年前做完久石讓專題報告後,音樂細胞就逐漸遠離的書瑋,看著這從來沒想過的「奇景」,忍不住戳戳秋芳老師的手:「其實有兩個腦袋的不是我,是毓庭吧!」秋芳老師一副「妳搞錯了」說:「這跟雙腦無關,這是表示了毓庭有『腳踏兩條船』的實力!」ㄟ~~~是這樣用的嗎?不過看看踏板上畫面,好像……真是這麼回事。

目光從「兩條船」身上轉看著要和毓庭四手連彈的秉慧正悠閒靠坐在一旁,書瑋心想:「十年彈琴經驗就是不一樣,都不會緊張耶,好厲害喔!」其實這時的秉慧正在背譜,腦袋完全容不下其他想法,所以呈現短暫的放空假象。多像天鵝呀,看似悠閒,其實很忙碌。但是十年經驗真的差很大,兩個人的預演只是經過稍微的溝通微調就完成了。問題大的,還在後頭呢……

大家預演時,「休息中」的秋芳老師和「工作中」的大家聊起樂譜。書瑋表示看譜很吃力,小時候上鋼琴課,人家看譜,她看的是老師的手指在哪裡、怎麼動法。秋芳老師一聽,馬上對照了早上淑君的報告:「妳這樣會很難聊天喔!因為聰明人都不會聊天!」書瑋給了秋芳老師白眼:「聰明人會覺得看譜吃力嗎?」事後依雯下了結論:「因為妳是圖象人嘛!而且要會動的那種圖象才行。」

有鑑於書瑋音樂會前問太多問題了,尤其譜很多張,問題就更多了,廠長邊拍照邊表示:「書瑋怎麼一臉苦惱啊!」書瑋要彩排時,總監還嚇了一跳,他沒想到,「玩具」也需要採排。事實證明,玩具更需要彩排,因為書瑋不只一直敲錯音,還跟天借了膽錯拍子,反覆練習到後來總監說:「那我們就從第五小節開始。」書瑋非常有「求知精神」問:「第五小節是哪裡?」總監起身看到書瑋的「小抄」後說:「嗯,那我們重新開始……」因為書瑋看不懂樂譜,直接把do re mi寫出來、彩上和玩具鐵琴一樣的顏色,自己安排段落,已經不是原來的「小節」了。

直到音樂會要開始了,書瑋還在敲著鐵琴。毓庭笑笑的說:「看來書瑋等不及要表演了,那要不要先來?」本來應該是用來「嚇書瑋」,卻沒想到書瑋一臉驚喜:「真的嗎?那我要先敲嘍!」這時變成「嚇毓庭」了:「不行!這樣我的演講順序會不一樣!」

穿越音樂會從法國開始。古諾一出,毓庭講得秋芳老師連連驚嘆:「講得實在太好了!」驚覺沒錄到音太可惜,拿了錄音筆不斷要求重來一次,毓庭怎麼都不同意,後來以「文字稿」做交換,音樂會才得以進行下去。

音樂會一路「穿」到莫扎特遇見巴赫。毓庭、淑君、依雯演奏巴赫c大調前奏曲。

第一個上場總是充滿意外和嘗試。淑君、依雯「意外」地彈了兩次,沒想到「意外」第一次比第二次更加精采。

靠著各種方法找回彈琴記憶的淑君,兩次都沒彈錯音。依雯真不虧是新竹教室王牌,第一次雖然有彈錯音,還是可以自然又繼續堅強的彈下去,第二次為了雪恥,果然,完全沒有彈錯音喔!連毓庭總監都點評:「厲害!厲害!」

沒什麼音樂細胞的圖象人書瑋在一旁錄影拍照,也「意外」發現:「淑君的手跟毓庭好像喔!」引起大家討論起挑選鋼琴老師要選「手指跟自己很像的人」的話題。原本是秋芳老師只是猜測,沒想到毓庭卻說:「是要找和自己手像的老師沒錯喔!」秋芳老師一驚:「我怎麼這麼厲害還說對!」除了手指秋芳老師還發現:「淑君彈琴抿嘴都跟毓庭好像啊!」一時之間,淑君好像成了專位毓庭「量身打造」的「得意門生」喔!

「道別」了得意門生,毓庭領著「不識音」的書瑋演奏〈雲雀〉,讓葛令卡遇見莫扎特。書瑋「不識音」直盯著毓庭的手找到鐵琴加入的關鍵點,然後自顧自的敲,小小一顆雞膽裡頭應該都結成了「舍利子」了吧,才敢覺得:「反正拍子的事音樂總監會解決。」

第一次從頭到尾的配合就是登台表演,所以書瑋把負責的旋律敲完後,聽見總監的琴聲仍然持續著,忍不住一邊睜著眼睛直盯著琴鍵上的手指,一邊在腦中回想:「沒錯啊!兩次了,敲完了啊!所以總監彈的是尾聲沒錯吧!」這一幕在秋芳老師眼中成了書瑋一臉錯愕,在臉上寫著:「現在是怎麼回事?」

音樂會最後,非常剛好地毓庭演德布西、秉慧演梅克夫人演奏〈小船〉。原本一開始的指令是秉慧和亭儀搭配,當時秉慧還覺得可以輕鬆應對,畢竟兩人學的時間差不多,但是好像也忘的差不多了,所以應該可以平安順利度過;當亭儀確定無法留下參加音樂會,秉慧腦中第一個念頭是:「所以我要跟毓庭四手聯彈嗎?」發現茲事體大,更加認真抱佛腳!沒辦法,大家跟總監在一起都怕「錯拍子」。

對於自己在四手連彈的表演過程還要出動到總監「御指」指出:「從這裡開始」秉慧不斷表示非常不好意思。書瑋只覺得:「真在太強了啦!」如果不是錄影時看見總監的手指,根本聽不出來,不過書瑋沒音感,「太強了」還能算是稱讚嗎?


處在音樂會餘韻中,秋芳老師突然想起另一組客人也是住在二樓,很驚訝地說:「他們怎麼會沒下來參加??太可惜了吧!」再次展現創作坊必備的自high人格!外人不聽,秋芳老師自己聽。尾牙後連著兩天,不停的重覆聽著錄音檔,一次又一次重溫穿越音樂會。

暖暖的黃光下,大家都被音符包圍了。秋芳老師提議,明年尾牙淑君可以獨奏了,然後不重覆著:「亭儀沒來真的太可惜了!」尤其大家都知道,連續幾個星期六,亭儀一下課就回外公連練琴,真恨不得大家現在都在創作坊,亭儀回家很方便,參與完整演出。

依雯又稱讚又感謝毓庭很會選譜,選的譜看似要兩手,其實是「兩手輪流」。淑君練的最認真,不只幫鋼琴做記號,還「練過界」,每次練習依雯都會說:「ㄟㄟ~~妳練到我的了。」

毓庭身邊最認真的「得意門生」淑君解釋自己的「練過界」:「剛拿到琴譜毓庭還只要我們彈左手兩個音就好,可是只談兩個音,未免也太破碎了,所以連右手也加進來,音樂就更完整了,一直彈前半部的高音也會變得無趣啊,偶爾也要知道低音的旋律,銜接才會更流暢啊!而且為未來考量,如果又被要求彈琴,這首可以成為演奏效果高、『談』遍天下的萬年曲目!」真是聰明聰明!

大家都沒想到,整場音樂會最盧的是書瑋,從line開始對總監「歌功頌德」,不時的:「求求你啦,我要的協助就是把我從表演名單上刪掉啦」。直到聽到依雯、淑君在教室休息室練習時才發現,自己的鐵琴真的比較簡單!到尾牙現場聽見秉慧負責的〈小船〉更是覺得自己的〈雲雀〉根本是「歌功頌德」後,總監送的禮物嘛!

總監原本安排書瑋唱歌,大家都驚:「毓庭怎麼有膽,他聽過書瑋唱歌嗎?」原來總監早就有神預言了,知道書瑋絕對不會唱歌,為了不唱歌一定會想出新方法,還提議書瑋手作樂器說:「做出來了,以後上課也可以用!」ㄟㄟ,書瑋又沒教「音樂基礎班」!然後玩具鐵琴就「雀屏中選」了。選定鐵琴後總監還說要聽一下聲音,書瑋不解,不就是do re mi嗎?為什麼要聽?等到到了國家歌劇院敲過「高級玩具」:「嗯!果然需要聽一下,聲音實在差很多!」

秉慧雖然表示「難的全部交給總監」,但是就算是在家練習,還是先趁大家不在時練,自己覺得練得差不多了,就能有聽眾了。反覆練到終於有勇氣在全家都在地晚間練琴,而且是依自己拍子順暢完成之後,女兒小喵沒有太多崇拜,反而開始點播:「你可以彈聖誕老公公給我聽嗎?」可以聽到創作坊夥伴崇拜的歡呼實在太療癒啦!

最辛苦的毓庭覺得大家都太給力了!但突然講到賜珍律師的歲末發表會,毓庭由感而發:「我不知道這樣說好不好,痾,應該是說我知道這樣說不太好,但我還是要說,如果是要表演,我一定會挑很適合,或聽起來很厲害的曲子讓大家表演,黃律師的老師是太『負責』了一點,挑了她『應該』練的曲子表演。」

隨著大家的心情分享,秋芳老師愈聽愈開心,尤其為了讓亭儀也有參與感,尾牙還在進行中,已經安排起明年尾牙的表演了。

秋芳老師眼看大家彈琴都彈得非常上手,問書瑋:「那妳明年要做什麼?」書瑋反應快:「我拍照!」廠長提:「可以敲三角鐵!」秋芳老師可不同意:「敲三角鐵很無聊,整首曲子只需要敲三、四次而已,我幼稚園時敲過。」淑君提議:「書瑋可以打鼓!」此時毓庭總監說話了:「打擊樂要非常清楚知道節奏才行!」嗯……可見比起「錯拍子」,書瑋的「沒拍子」讓總監很是驚嚇啊!秋芳老師說:「我看妳去歌劇院把鐵琴買起來,以後就專心敲鐵琴好了!」書瑋驚:「什麼!那要好幾千塊耶!」這下換秋芳老師嚇到了:「什麼!玩具也要這麼貴,那妳買沒有顏色的鐵琴好了。」書瑋挑著眉給了白眼:「這樣我會不知道敲哪裡啦!」在大家的笑聲中,秋芳老師化身「聊天小博士」說明:「這就是聊天方法,要幽自己的默!」

如果說淑君是毓庭的「得意門生」,那毓庭自然是秋芳老師的「得意門生」了,為了圓她的企圖心,問大家:「明年不是要演出歌劇嗎?用老師的劇本喔!」書瑋心想:「那就是要我唱歌了是吧!」嗯,看來毓庭跟書瑋可能上輩子就結了仇,這輩子要繼續槓上了……

秋芳老師不停稱讚毓庭的音樂會安排,讚美到一半忽然想到《跟任何人都可以聊得來》一書指出,讚美像迴力鏢要透過別人讓對方知道說:「書瑋,吳毓庭真的好厲害喔!」大家極有默契,從書瑋到秉慧、依雯,最後是淑君:「ㄜ…毓庭,秋芳老師說你好厲害喔!」留下笑聲的高潮。

當秋芳老師問起依雯和淑君會不會繼續彈鋼琴時,依雯無意中說了毓庭沒對大家說的秘密:本以為毓庭因為有活動才租借了電鋼琴,淑君、依雯因此有機會借用「巨蟹姊姊」練琴,沒想到毓庭是為了尾牙活動,就這樣靜靜地做了他想做的事,而且還打算把之後用不到的電鋼琴租期借給淑君和依雯練琴使用。一直到回到房間,秋芳老師還不停唸著:「這孩子太乖了啦!」

整場音樂會,廠長忙著幫大家拍照,但是大家都投入在表演中,沒有人看見廠長的「指示」是該笑、該抬頭還是該四十五度角,一旁的秋芳老師開心:「廠長妳看,我很乖吧,妳叫我做什麼我就做,多鞏固領導中心啊!」大家都知道,這場音樂會的VVVIP是哪位了吧?!

台長: shuwei
人氣(2,740)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美食情報(食記、食譜、飲品) | 個人分類: 凝視幸福夢工廠 |
此分類下一篇:2017年尾牙:春花鐵木3
此分類上一篇:2017年尾牙:春花鐵木1

Let’s shake
【人生得意須盡歡】
創作坊2018年的尾牙又快到了!從2017到2018,一七夭八,一起搖吧!仿如耳邊同時傳來「Let’s shake」的吆喝,顫抖吧,無限可能。
創作坊這個簡單平凡的團隊,就這樣循音樂總監毓庭的安排,變得不簡單也不平凡。
2018-10-30 11:40:1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