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29 21:14:26| 人氣2,32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秘魯 rocky trip (一)再見Tiramisu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出發前又是慣例的忙到昏頭轉向,很多事就丟著不管,這樣還是忙中有亂。因為睡眠時間大量不足,牙齒開始不聽話。照了X光,醫生說不是蛀牙,我就要出國了,短期內他沒辦法做什麼,我只好帶著止痛劑出門。

 

一到祕魯,在羅馬開會認識的朋友拉蒂問我,究竟要留在利馬讓她的家人陪我?還是跟她臨時出任務?對方願意幫我出旅館錢,但是我要做presentation。做project presentation對我來講不是問題,我隨時可以上台,再怎麼樣我都掰得出來。因為自己的東西閉著眼睛都說得出來,更何況六月底出發前才結束馬拉松國際視訊,手邊資料要多少有多少。

 

於是一到拉蒂家,就趕緊通知Pisac方面,我馬上就要出發了,明早就去買機票。至少大家同情我飛了好幾天才到,這一天抵達利馬只被法國隊催著趕辦他們交待的要事。艾瑞克真是工作狂,根本不管我才踏上南美的土地,我不做恐怕我們之間的友誼要大受考驗。其實我忙中有錯,以為我停留紐約只有短短幾個小時,丟行李、轉機,剛剛好,哪知?明明轉機超過24小時,至少可以躺兩次床---又是換日線惹的禍,還好不是提前一天飛秘魯,那就駟馬難追了。所以利馬方面真以為我飛了好幾天,所有行程幾乎都從第二天起跳。我一辦完艾瑞克交代的聯絡事項,就可以逛超市了。立馬給它買了一堆食材,準備帶回台灣研發。

 

可是這樣怎麼滿足我的好奇心呢?這裡有市集吧?我不是菜市場殺手嗎?怎麼可以錯過?不過拉蒂全家人似乎很為難,最後,很緊張的集合了所有親朋好友,準備護駕我去逛大街。

 

我一看到像土耳其的有頂市場,馬上陷入歇斯底里,完全忘了他們的存在,勇往直前,猛照相,狂拍片。才不到五分鐘,我馬上被她們家的人牆給團團圍住。拉蒂拉下臉來說:我不是一直叫你不要拿出相機嗎?妳一拿出相機拍照,馬上就有兩名男子一直跟蹤妳,你沒看到嗎?ㄚ我的超迷你傻瓜相機那麼小,我以為沒人會注意。不過我確實少了一根筋,何況她們家浩浩蕩蕩一群人陪我,我從沒想過治安問題。

 

後來最後一天回到利馬,拉蒂姐姐說要到隔壁柑子店買塊小餅乾,問我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就在門口對面。縱使這麼短的距離,我也絕不放過放風的時刻。後來買不到她要的餅乾,我們又回到Metro超市,大概五分鐘路程。她終於買到她要的餅乾一塊,真的是一小片,不到巴掌大,原來是要送我的。我好感動,馬上說這樣就夠了,我怎麼敢讓她花錢呢?結果,她的錢是從胸罩拿出來的!!!這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利馬的治安真的不太好!

 

第二天一早就出門去找航空公司買票。因為隔天清晨就要出發了,機票只能用超級貴來形容。我買一張US$ 504.21,她很早就買了,所以才$200。之所以沒上網買是時間太趕了,我一直沒空好好使用筆電,況且拉蒂家的無線有線都沒有很穩定,我來不及在家裡和網路做拉鋸戰。買完機票又到我拜會參訪的時刻,短短一小時面對面溝通,我不知道我能推廣多少?我不會講西班牙文,翻譯至少需要三分之一的時間,所以就像短兵相接,只是不知道火花如何?當時看來戰果還不錯,因為我擅長用禮物收買人心,出發前剛好出版了大量明信片,至少扛了一點點去散發---小女子沒能耐多扛啦!我的手下都是超級有創意的藝術工作者,我自己也出版了幾張有故事的風景明信片,所以馬上造成瘋狂搶拿---不是搶購,我應該來賣才對!

 

這一天連做菜時間都沒有,原本她們一家大小很哈我的菜,可是最後只能先做Tiramisu。這裡鮮奶油太奇怪了,越打越水,他們和哥倫比亞一樣,有粉狀的,只要加牛奶就可以打成鮮奶油了。可是當時我完全不想再吃塑化劑,堅持買他們的鮮奶油。她家沒打蛋器,我去Metro看,都要超過台幣一千五,我買不下去。我事先就買了簡易打蛋器,從台灣帶過去,雖然拉蒂告訴我,他們這裡超市什麼都有,我不用帶打蛋器。這簡易打蛋器可能不夠力,全家輪流打了超過兩小時,終於蒸發掉一點點水份---或許是天氣太冷乾燥掉一小部份。這簡直是土耳其「提拉米蘇之夜」的翻版。我終於覺得:Cindea魔咒是不可能破除的。

 

不過有我的咖啡酒,再怎麼樣都能起死回生!香氣四溢的讓她們家當晚就偷吃了。我明明冷凍一盒說等我們從Pisac回來要吃,拉蒂也掛保證,他們家沒人會偷吃,我做了那麼多盒。可是等我們從Pisac歷劫歸來,那冷凍櫃裡什麼鳥也沒有。拉蒂一臉ㄘㄟ心的樣子,我實在很想做「再見Tiramisu」,留下來給她吃個夠。無奈我第二天一早清晨兩點就要去機場了,而那一天從Cusco也是半夜兩點到機場,飛回利馬。我連著好幾天幾乎都沒睡,已經快崩潰了。隔天等我回到紐約,經過一天轉機,等班機,回到小蘿家已經半夜,我實在超想哭。所以回到紐約後,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行屍走肉」!一點都不誇張!

 

在秘魯三次搭飛機都是清晨一點兩點出發。第一天去Cusco,就直接穿好衣服和衣躺下,一點計程車司機就來門口等了,我知道我沒睡。在祕魯搭飛機要比正常地方提早到機場,這樣才保險,通常三小時以前要到達機場,雖然我已經事先劃位了。一到機場,拉蒂第一件事就是要我買高山症的藥,因為她姐姐也警告我,很多人到Cusco就得高山症,那會要人命的,她就經歷過了。所以雖然我強調外表看起來不準,我的身體狀況還很好,她硬是要我買高山症的藥丸。不過當飛機一路由LimaCusco,正是清晨起飛,看著由昏天暗地,然後太陽升起,到山嵐疊起,非常之震撼,抵達Cusco還是清晨。那,最美的高空美景就是半夜的飛機了。

 

前一天我就知道醫療團的負責人幫我付旅館費,所以說什麼我們都要帶份像樣的禮物。於是我們在利馬METRO 超市買了一瓶據說可以break panties的酒RC送他。我們在超市就已經笑到決定由拉蒂送,我絕不開口。我告訴拉蒂那個在羅馬發生的糗事,那個她沒當場撞見,我cover的很好的故事。我把家裡搜購僅存的「羅馬式」鑰匙圈拿出來給她看。我說如果他人夠有趣,咱們就送他吧!雖然拉蒂深感興趣,我說這是我們唯一的秘密武器,只能在關鍵時刻送給非送不可的人。當我知道原來接機的正是法蘭西斯,我就說,不行,他太正經八百了,這樣他會誤會,我送不下去。

 

法蘭西斯接機後,馬上帶我們先去喝一杯。明明是咖啡店,卻讓我喝下了人生第一杯Coca---後來我才知據說含有古柯鹼成份。我還不知道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醫療團長,以為他是派來接機的司機。他建議我把COCA葉嚼一嚼,直接吞進去。我想我還跟這些人都不熟,怎敢跟進?後來我才知道那也是防止高山症的方法之一,可惜那已經是回紐約可以好好用電腦查資料才發現的。那時我還認為他是司機而且拉蒂根本沒告訴我對方是誰,我們之間的語言隔閡,其實就像我跟哥倫比亞朋友一樣。他,正是法蘭西斯本尊。

 

直等到我們居然要去搭公車,我才想那這人就不是司機了。CuscoPisac 要搭私人公車---因為沒寫半個字,根本不像公車,那只是小巴,可那真的是百分百的公車,因為很便宜。我沒想到要搭那麼久的車,才能到我準備入住的村莊,翻山越嶺,路上還有趕羊群的牧人,我終於知道我又陷入祕境探險的[莫非定律]了!

 

一下車,需要走滿坑滿谷的石頭路,我的意思是沒有一顆石頭是一樣大小的。比之羅馬石子路,這才是天殺的。還好我沒穿高跟鞋或最愛的拖鞋,可是還是連走路都想摔下去。法蘭西斯拿著我和拉蒂的所有行李,我更肯定他就是派來接我的工作人員。陰錯陽差的,這時候我居然還不知道他的名字。

 

一放下行李我們馬上又要坐車回Cusco???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問拉蒂,原來這位做牛做馬的工作人員正是法蘭西斯本人!!!啊!他真是一點都沒有醫療團長的架子,我,其實一直不知道他是醫生。我們那時正要去拜訪美國來的醫療團隊。一個下午有兩個主題醫院,我完全還在狀況外。

 

不只我在狀況外,原來法蘭西斯也在狀況外。我們迷路了,不,他迷路了;不,是他連住址都沒帶出門。我們穿梭在Cusco街道,就是找不到要去拜訪的醫院。拉蒂已經很火了,她說她早就Email給法蘭西斯了,可是怎不找網咖呢?又,其實拉蒂有吃到飽的網路啊!我沒吭聲,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我該做什麼?

 

這裡真有網咖,法蘭西斯在折磨我們一個多小時之後終於衝進網咖。不過,他一直沒出來,我只好跟拉蒂說: 咱們進去找他吧!其實我也很想看他們的網咖究竟是怎麼個狀況?

 

法蘭西斯說他那部電腦一直無法登入他的信箱,那用拉蒂的啊!有寄件備份吧!不過他很大男人主義的,堅持看自己的信箱,告訴網咖換電腦,終於知道往哪裡走。招了計程車,議了價才上車(搭計程車一定要議價)。這一段短短的路程,比Cusco Pisac還貴多了。我們居然到高級住宅區,完全不像在秘魯,這是Cusco祕境!而且這家醫院根本不像醫院,哪是醫院!是高科技中心!!!連我都看傻眼了,裡面從醫療器材到工作人員全都是美國空運過來的,還挑的呢!因為都是帥哥!我,沒養到眼啦!因為處在全西班牙文的世界,不知他們所云,說實在的我也不好意思旁聽,我又不會講西班牙文,也聽不懂,覺得很無聊,所以就跑出去照相了。小山丘超有特色,照相都來不及了,這裡是攝影天堂!

 

(實在太忙了, 無力貼照片...)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國外旅遊」

台長: 辛地亞
人氣(2,32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海外旅遊(國外、大陸) | 個人分類: 遊記 |
此分類下一篇:秘魯 rocky trip (二)印加古道 Inca Trail
此分類上一篇:異曲不同工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