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05-10 15:29:38| 人氣6,05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腐女覺醒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是一篇很久以前我無聊時玩著寫的色情小說,原文有很多比較大膽的字眼和情節,但最近因為想要將她放在這裡,所以稍為修改了,減少了一些比較噁心的情節和字眼,希望大家喜歡。

腐女覺醒

 

第一話 突如其來的高潮

 

腐女,原文全稱為「腐女子(ふじょし,FUJOSHI)」,是一個來自日本的網絡流行用語,主要是形容那些喜歡男性間的戀愛(俗稱BL),簡單點說,就是對喜歡男同性戀者的女性的嘲笑貶義詞。我已經記不起,我是從何時開始成為一個腐女的,因為我也不知道,那些既可怕、卻又令我面紅心跳的古怪事情,為何總會像鬼魅般離奇出現在我的生活之中,侵佔我的思緒、扭曲我的理性、污衊我的道德觀!

我名叫陳小千,今年二十五歲,大學畢業後,我就進了政府某機構內一個行政部門工作,就像很多女孩子一樣,我有一個由大學時期拍拖至今的男朋友,我們的感情不錯,也差不多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而一直過著平凡生活的我,原本應該就如一個普通人一樣,每天努力工作賺錢,然後結婚、生孩子,每天一家人吵吵鬧鬧過著沒有什麼衝擊起伏的人生。直到有一天,一個有著女性名字,名叫潘穎雪的男新人進入我工作的部門後,從此,我的世界、我的心,就像一件被不斷锈蝕的鐵塊般,開始永無些境地腐爛下去。

這個名叫潘穎雪的男人,與其說他是男人,倒不如說他是一個連女人也要妒忌的「女人」才對。因為這傢伙有著一副長得像女孩子般的柔弱面孔,而且他的肌膚,也像少女的肌膚般水嫩幼滑。記得他第一天來上班時,公司內不同部門、那班在情場上飢餓了很久的老姑婆及剩女們,都來到我們那小小的行政部觀看他,就像想把他肢解一樣,瘋狂地向他的臉和身體「抽水」,還不斷追問他如何保養著這身水嫩欲滴的肌膚。而其他男同事,對於這樣受女同事歡迎的潘穎雪都顯得非常妒忌,但我卻隱約看到,這班平日衣著斯文、但下班後偶爾會相約一起去按邪骨的衣冠禽獸們,竟然在對潘穎雪妒忌的眼神中,帶著一絲像在看女人時的性幻想淫邪眼光!起初,大家都以為這個潘穎雪的性格會一如他的外表柔弱,但原來大家都錯了,這傢伙表面雖然也算是一個溫文有禮,性格開朗的人。但其實他和那些男同事、應該說和一般的男人無異,骨子裡其實都是一隻變態的色狼!這些男人們在茶水間聚在一起時,總是喜歡討論女生的身材,聊聊那位女同事的胸部比較大、研究一下那個女同事如果被自己泡到後在床上的表現等等…… 

這些人總會一邊說一邊望著目標女同事細聲講大聲笑,實在令人覺得十分討厭!我相信我也曾經是被談論的對象,說到底我的身材也算是頗有看頭的。然而,雖然潘穎雪外表與性格差異很大,但大家相處久了,他的外表雖然偶爾會成為大家談論的話題或取笑對像,但更多的是女同事們與他交流保養肌膚的心得,真想不到這傢伙竟然會每天用一小時來做護膚,塗保濕乳液、做毛孔緊緻、塗美白防曬乳霜等,女人會做的護膚保養,這傢伙都會具細無遺全部做齊。但不知為什麼,也不知從何時開始,與他一起和同事們聊天、發現他與男同事在工作期間偷偷拿出手機上網玩遊戲、看著他做錯事被主管召入房內教訓,看著那一幕幕的景象,我的內心開始慢慢出現一些於我來說,應該絕對不可能出現的奇怪思緒!

在公司辦公室後方,穿過一條放滿文件櫃的短短走廊,而那條走廊的盡頭就是我們辦公室的茶水間。現在已經是晚上七時,因為最近很多同事放假,所以今晚我和幾位同事都在公司加班,這包括潘穎雪和另一位男同事周強偉,當大家完成了工作後,其中兩位女同事很快就離開了,而潘穎雪和周強偉兩人在工作後就在那小小的茶水間喝茶聊天,平日這兩個人因為經常偷偷躲在位子上聯線打遊戲,加上大家也喜歡動漫,所以他們在公司內算是比較投契的同事,但我萬萬想不到,今晚在這條平日大家出入茶水間的必經走廊內,會見到令我如此震撼的一幕!當我也完成了工作,準備到茶水間外那條走廊放回一些文件時,我走到即將轉入走廊的那個位置,一段不尋常的對話令我停下了腳步。

「在這段日子,究竟你當我是什麼?你究竟愛他還是愛我?」

「我已經說過,我真的不知道,你別要迫我,我要走了,明天再談吧。」

「我不准你走!」

周強偉不忿地用腳稍為用力踏了一下地板,我聽到腳用力踏上地毯上的沉厚聲音。

「殊!你小聲一點,還有人未走的……」潘穎雪緊張的往走廊入口處將望。

「我要你現在答我,否則我不准你走!」周強偉拉著潘穎雪的衣袖說。

「別在我面前耍這套!」

潘穎雪甩開強偉拉著他衣袖的手,這句說話他差不多是逐個逐個字慢慢說出來的,在聽到這些令我震驚的對話後,我站在走廊入口轉角不敢移動,雖然我很想慢慢轉身離開,但我又想繼續聽他們後續的說話,在我內心掙扎著走與不走時,我竟然望到走廊入口對面、平時是清潔阿姨坐的那個小小位置上,竟放著一塊鏡子,我透過鏡子,隱約看見兩個人互相無言地對峙著,潘穎雪是背對著走廊的,但我看不到潘穎雪的表情,這兩個人互相對峙了差不多有十秒鐘時間,我在鏡子中,見到周強偉突然哼了一聲後就準備繞過潘穎雪離開,見到周強偉準備離開,我下意識也移動我的腳準備離開,因為如果我不走,就會在這裡與周強偉撞個正著。

正當我準備轉身離開之際,我聽到一下由身體撞擊木櫃子的結實聲響,同時聽到有人發出:「唔唔唔!」的聲音,我立即停下剛轉身的腳步再次偷望向那片鏡子,他媽的竟然見到潘穎雪那一雙雪白纖細的手抓著並提起周強偉的手,將他整個人「壁咚」向文件櫃!同時潘穎雪更強吻著周強偉!我見到周強偉起初還在扭動著身體想掙開潘穎雪,但幾秒之後,我就見到他的身體軟了下來,而潘穎雪也鬆開了手,兩個人就這樣,在那條走廊上摟在一起激烈的擁吻!

我看到潘穎雪的手伸向周偉強身體上亂摸,周強偉發出幾下低聲的呻吟,在鏡中看到這個情景,我覺得自己原本應該會很驚慌才對,但不知為什麼,那驚慌感覺竟然一閃即逝,看著這個情景,我的身體竟然開始興奮起來,看著這兩個男人在濕吻、在愛撫、在呻吟,那一刻我甚至情不自禁的把手中拿著的原子筆放進口中,我輕輕咬著原子筆頭,另一隻手則慢慢的移向我身上那個神秘地帶,因為那裡現在已經泛濫起陣陣春潮!令我不得不稍為稍為蹲下,以舒緩那股突如其來的高潮所引起的抽搐快感!看著這個情景我為什麼會興奮起來?我是在發神經嗎?但那感覺就是如此的真實!因為這股令我如此興奮的感覺,甚至是我男朋友,和他一起這麼多年也從未有過!當我咬著筆、皺著眉享受著這份為我帶來既興奮、又痛苦,仿佛升天的感覺時,我瞄了一下那面鏡子,我看到一邊在濕吻著周偉強的潘穎雪,他的眼光與我同樣地望著鏡子,他望著正在興奮失態的我!莫非他一直知道我在偷看他們?當我們的眼神在那面小小的鏡子中接觸,我嚇得立即從夢境中清醒過來!我迅速跑回自己座位拿起手袋,幾乎是用跑的速度離開公司!

當我離開公司後,在寂靜無人的茶水間走廊中,那兩個剛才仍在濕吻著的男人,是否有進一步的行為已經無人知曉,但在走廊口轉角處的地上,卻神奇地留下了一片春潮的痕跡!或許,在我離開後,在那條走廊上正上演著一套令人作嘔的激情戲,然而,那套激情戲為這空間所產生的震撼,就只有那曾泛起過蓮綺的潮水,在默默的與之共鳴。

 

第二話  進擊的偽娘

 

在只開了一盞小夜燈的房間中,一對男女的身體在床上纏繞得像蛇在獵食時那樣,在昏暗的燈光下,女人白得像皎潔月光般柔軟的肌膚,與男人小麥色的堅實肌肉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而我和我的男友阿成,正在這對纏綿著的男女。

由公司直奔回家,沿路上那股由高潮所引致的快感仍留在我身體中久久不散,回到家見到我那個做警察的男友阿成,那傢伙正在客廳中打機,但我已忍不住立即撲上去把他推倒,一頭栽下去就不停的吻他,起初他還以為我在發神經,但在我不停的進攻下他終於棄城投降!那一晚我竟然和他連續纏綿了三次,這是我和阿成由大學拍拖至今都從未有過的,在我我們那間開了小夜燈的房間內,我們的體液與汗水把床單弄得濕透,但不知怎的,雖然阿成今晚已經很努力,而且做得超出平日那水準,但當我合著眼被他推撞時,我的腦海卻竟然不停地回想著剛才在公司見到潘穎雪與周強偉兩個男人在激吻愛撫的一幕!只要我不斷地回想,我的表現就越是興奮,我的叫聲大聲得差點吵到被鄰居投訴!連幹三場完事後,阿成整個人已累得像死屍般軟攤在我身旁邊呼呼大睡。我躺在阿成身邊,看著他睡覺的樣子,想起與他一起渡過這些年的恩愛時光,但像今天這樣的情況以往真的從未有過,剛才他已問我為什麼今晚這麼主動?他以為我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卻沒勇氣將在公司發生的事告訴他,那根本就不能開口吧!

     翌日,我回到公司,見到潘穎雪和周偉強也如平日一樣和其他同事們在茶水間吃早餐聊天,在裡面看到潘穎雪那一刻我總是有點不自在的感覺,但他就好像沒事一樣和我打招呼,我只好帶著點點不好意思的表情和他說了聲早晨,我拿著水杯走到熱水機前裝水,而潘穎雪突然就走到我身旁,用另一部熱水機加水沖咖啡。在他身邊的我感到一股灼熱的感覺,自身體深處迅速蔓延至皮膚上的每個毛孔之中,那是一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我正準備離開時,潘穎雪突然把頭靠向我耳邊小聲地說:

    「昨晚被你看到的事情,精彩嗎?想不到你的反應竟然這麼大。」

     說了這短短的一句後,這傢伙就揚長而去。我按著熱水機的手被那句說話嚇得忘了放開,熱水由杯中溢水直至燙到我的手,我痛得叫了一聲後才清醒過來。之後整個上午都是在心緒不靈的狀態下工作,在放工前五分鐘,我去了一次廁所,在回到坐位時,我發現有人放了一張紙條在我的工作檯上:

    「今晚放工後我在茶水間等你,有更驚喜的東西給你看。」

我實在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更難以相信在這短短兩天內在我的世界發生了這樣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後整個下午,我也沒和潘穎雪說過一句說話,正所謂無驚無險,又到六點。又是放工的時間,在吃午飯後我就決定不理會那字條直接下班。今晚阿成上中班,不能陪我吃飯,我就決定自己一個人在放工後先去逛街,再找一間有特色的飯店慢慢吃個飯。我在中區一間吃日本菜的餐廳坐下,這間餐廳我一向都頗喜歡,就是因為她比較靜,不會像外面那些食店那般吵,我如常地叫了一些壽司和刺身,當我在享受著這份晚餐時,我見到一位打扮得很美麗的女孩進了餐廳,還坐到我對面的位置那邊,那女孩留有一頭長髮,樣貌就像平日在網上看到那些好像整過容的韓星一樣美麗,那女孩好像看到我在看她,就向我報以一個微笑,我避開她的眼光,沒有理會她就繼續吃我的壽司,但奇怪的是,在我吃完晚餐後,我發現那女孩竟然一直沒有叫東西吃,就一直坐在那邊,偶爾我們的眼光接觸了,她就向我報以微笑!就在我準備叫服務員埋單的時候,那女孩突然起身走過來在我前面的位子坐下,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把我嚇著了!

    「小,小姐,我不認識你的,你走過來想幹什麼?」

    「你不認識我?那你昨晚為什麼會看我看得高潮疊起?」

    「你,莫非你是?你在跟蹤我?」

    「對,我今晚什麼都不吃,就是想吃了你!」

     女孩以一把非常可愛的聲線向我說出這句話後,就用一個妖異的眼神看著我,天呀,不是吧!我眼前這個女孩竟然就是潘穎雪?救命!在這刻我的心差不多要崩潰,我難以相信這潘穎雪除了是同性戀之外,更是一個偽娘,現在他還說要「吃了我」!但不知為什麼,和上次見到他與周強偉激吻時一樣,我聽到他的說話後先是震驚,之後竟然有一份發自內心的期待不自覺得從內心湧出,這個古怪的感覺湧現,我的身體就不由自主的覺得很熱!服務員把帳單拿來,我還沒能由剛才的說話中回過神來時,潘穎雪已拿出他的信用咭幫我結了帳。埋單後,她就像妹妹那樣笑著把我拖出那間寧靜的日本餐廳,在身體熱得既興奮又難受、但腦海一片空白的情況下,我坐上了他的車,車開動,目的地應該就是他的家,我在車上迷糊的拿出我的手提電話並關掉。因為我意識到,今晚,我將會被一個不可思議的男人、一個偽娘「吃掉」!

 

          第三話  神之手

 

 車上的冷氣令我原本熾熱的身體稍為冷卻下來,沿途潘穎雪並沒有太多說話,很多時只是很愉快的跟著唱車內音響播放著的流行曲,現在我終於能真正仔細看清楚作偽娘打扮的潘穎雪,如果本身不認識他,要說我眼前那個美女是一個真正的女人肯定是沒人會反對的,這傢伙的女裝打扮甚至比很多美女還要美,她的女性變裝技術甚至連泰國人妖冠軍可能也要給他比下去。為什麼他要作偽娘打扮呢?這是他的惡趣味嗎?還是他為了跟蹤我,所以才刻意扮女人掩人以目?當我望著眼前的他( )時,我真的難以想像世上竟然會有男女也愛、還要喜歡作偽娘打扮的萬能插惡趣味男。在我還在思考期間,潘穎雪竟然沒有把車開到他的家,反而將車直駛至離島的偏僻處!

 「哦,潘穎雪,你不是說要去你家嗎?你,你駛來這裡幹嗎?」

     潘穎雪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把車停在一個我從未到過的地方,車外漆黑一片,我只見到車頭燈的光照射著前面濃密的灌木。潘穎雪把車頭燈關掉,四周的光瞬間就只剩下車內儀錶板那微弱但科幻的螢光,而在完全沒有先兆的情況下,我突然感覺到潘穎雪由他的司機坐位那邊扒了過來壓著我,我還來不及作出反應,潘穎雪已很迅速地用一隻手伸向把手將坐位拉低,另一隻手則摟著我頸項!我那柔滑的頸背與他柔滑的手接觸,瞬即一陣觸電的感覺流遍我全身,幾乎在同一時間,漆黑中,偽娘的唇已狠狠地吻下來,我還來不及發出聲音,只感到有一條非常濕潤、像鼻涕蟲一樣的東西鑽進我的口中,但這條鼻涕蟲卻帶著陣陣櫻桃味唇膏的味道!那條像鼻涕蟲的物體是潘穎雪的舌頭,我曾經嚐試用手去推開他,令他不能壓得我這麼緊,但我的動作卻被他看穿,他剛用來拉把手的手很快就捉住了我的手臂,並順勢將我的手推高至我頭部的高度,之後我感到他那五隻貼上長長假指甲的手指,就這樣扣在我的五隻手指之間!在那股原本應該同是女性才懂的櫻桃香氣之下,我口中那條濕濡濡的東西也與他的舌頭互相交纏,互相品嚐著對方的味道,當我在享受著兩唇交疊的感覺時,潘穎雪的手已開始向著我身體進發!他撩起了我的上衣,用力掀起了我的奶罩!雙手就開始肆意地搓揉著我的胸部。在這個漆黑一片的地方,雖說偏僻但其實可能還有機會有其他人出現,例如是夜班巡邏的警察!但在這個既隱蔽卻又開放的地方,與一個公司的同事、一個偽娘、一個男女都喜歡的萬能插在這樣纏綿著,到今天,我終於發現,「打野戰」的感覺原來是如此刺激!在揉完我胸後,潘穎雪的手終於伸向我那身體上最神秘的地帶,我今天穿的是一條黑色緊身襪褲加短裙,潘穎雪熟練地拉高了我的短裙,他的手在襪褲外對我作出一輪探索後,在我的協助下將襪褲和內褲一起脫掉!之後,他那細長嬌嫩的手,終於接觸到我身上那道最神秘的河川。突然,一股毫無預告的刺激感衝擊下,潘穎雪的手指,就像一條在進行激流探險的獨木舟一樣,突如其來的跳進我身上那條河川上!那究竟是什麼感覺?當他的手指在進入河川後,先是以一個很有節奏的速度移動,但之後竟然以一種極其飛速的動作移動,這下強烈的刺激感,令我終於忍不住「呀!」一聲叫了出來,同時,令我想起了一件小小往事

   「小千,快快望著鏡頭,來幫你拍張照,表情要性感一點

   「成,你要拍什麼呀?樣子色色的!是否在玩什麼變態APP?快給我看呀!」

     我撒嬌從阿成手上搶到了他的電話,發現他在玩一個色色遊戲的無聊APP,這個APP是一個把對象的樣子拍下和叫聲錄下,然後玩家就將手機反轉,用兩隻手指托著手機畫面開始遊戲,之後只要不停以那兩隻手指拍打手機畫面,透過手指快速接觸畫面,剛才錄下對象的叫聲就會不停播放而這個遊戲,阿成說是一位日本著名AV男演員,人稱「神之手」、名叫加藤鷹的AV男優監修和開發,目標就是給玩者練習這位AV男優在AV片中令女優們興奮不已的金手指神技!雖然我覺得很無聊,但也隨意叫了兩聲,讓興緻勃勃的阿成錄下,之後阿成就不停在玩這個無聊色色APP,然後我也沒有再理他。

    原本這段無聊的生活片段我已把它忘記得一乾二淨,但想不到,今晚我竟然能夠一試這招AV男優加藤鷹被稱為「神之手」,的成名絕技!在潘穎雪的「神之手」進擊下,我的興奮已經到達一個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境地,在小小的車廂中,我只能仰頭瘋狂地叫喊,我已經管不到我的叫聲在這空礦幽靜的荒山野嶺會有多大聲,而在「神之手」不停的衝擊下,我的興奮好像終於去到了一個頂點,不知怎的,我突然感覺到身體有一股很大的熱流湧向那個地方,之後,之後在那感覺去到盡頭時,我只感到潘穎雪的手指已離開了河川,在一剎那的空虛感以後,緊接而來是一陣陣我從未感受過的悸動,就像一道能量要由我身體爆破而出,我見到一股噴泉般的東西直射向我面前的擋風玻璃那景象就像平日開車見到玻璃有污物時,我們按下水撥射水清潔擋風玻璃的景象一樣,只是今次這情況是發生在車內,而水卻是由我體內那條河川噴出!我知道了,我記起了,這種現象,有一個很學術又帶點莞爾的名字:潮吹!

     想不到,在我的生命中竟然可以體驗一次傳說中的潮吹!記得以前和阿成一起看AV時,見到電視畫面內那些AV女優潮吹,我一直都覺得這肯定是假的,那應該是拍攝單位在女優的身體上安裝了微小的導管用來噴水所以才有這樣的效果吧。但有次我與舊同學聚會,一班女孩什麼都說,其中有位舊同學在說色色笑話時竟然提起潮吹這個話題,大家都認為那只是拍戲時為了加強色情視覺效果而創造出來的偽生理反應!但其中一位做婦科醫生的舊同學卻說那是真的,還信誓旦旦地說她在大學時曾見過有人做實驗!當時我們聽完也本著信不信由你的心態笑完就算,但想不到,這傳說中的神技和生理反應今晚竟然發生在我身上!在親身感受過這種像死而復生的高潮後,我差點以為我就是最接近神的女人!由昨晚看見潘穎雪與周強偉那個男男激吻開始、到當晚回家後與阿成瘋狂的幹了三次、直至今晚的潮吹體驗!在這短短兩日間,我埋藏在內心深處的本能和慾望就像被啟動了某個開關般,徹底被激發出來,甚至去到接近暴走的狀態!在路環的這個黑漆漆的暗角中,那部搖晃得將近要把車身懸掛系統也要爛掉的房車,還有所有男人聽到都會被喚起慾望的叫聲,我和潘穎雪就這樣興奮地完成了那驚天動地的下半場!完事後,沒有像情侶般的事後溫存和細語,我們費了很多時間清理好車廂後,他就送我回家,沿途大家一直沒有說話,我們就像同坐在一部車上的陌路人一樣。那一刻,我心中泛起背叛了阿成的強烈罪惡感。然而這個潘穎雪十分聰明,他沒有把我車到家門前,只把我車去到我家附近一個轉角位就停下,然後讓我在此下車,在我開了門半個身離開了車子時,潘穎雪突然捉著我把我用力拉回車內,狠狠地給了我一個GOODBYE KISS,然後把頭湊向我耳邊對我說了一句至今也令我覺得非常嘔心的說話:

    「幫幫我,我好想搞阿賢。」

我還未想到如何開口回答他,他已用手輕輕拍我示意我可以下車,然後替我關好車門後絕塵而去。只剩下我呆站在路邊,想著他剛才那句可怕的說話,去你媽的,你這死基佬臭偽娘大變態真的瘋了!竟然瘋得想去搞公司那個差不多五十歲還未結婚、而且出了名又惡又麻煩的巴曲頭毒男上司,還說要我幫你!我真的不知怎樣去幫他?滿腦子的煩惱與剛才激烈運動過後、身體那脹痛感覺煎熬著我疲憊的身驅,這刻我忍不住哭了,在這條冷冷的街道上我一邊哭著,一邊帶著對阿成滿滿的罪惡感步行回家。

 

          最終話  無法抗拒的宿命

 

     我原本以為,那一晚在路環與潘穎雪的激情只是偶然,那激烈又帶著罪惡的情感很快就會隨著時間慢慢消失,因為之後的整個星期,他在公司就像平常一樣,就算和我碰面,也只會像平日對其他同事般打招呼或聊上兩句。在這個嚴肅的辦公室內,永遠沒有任何人會想到,我和他曾經有過如此親密和激烈的接觸,他甚至沒有再在我面前說過任何古怪的說話和做出任何古怪的事情,他仿佛已完全忘了那晚的事。可是我卻沒有忘記,因為那晚由我身體所有能產生感覺的器官所傳給我的快感,還有最後他所說的那句話,在這個星期中不停地擾亂著我的思緒,就是因為他好像什麼都忘記了,行為比正常的時候還正常,所以只要我回到公司、只要見到潘穎雪和之前給他搞過的男同事,還有我們的上司阿賢,我的腦海就會像著了魔一般,浮現出他與那個男同事、甚至和阿賢進行不道德行為的幻想畫面,就算在工作中也好、在開會時也好,這些畫面總會突然出現,當這些畫面出現時,我的心跳就會加速,並且伴隨著身不由己的生理反應!這令我根本無法集中精神工作!尤其有一次在會議室開會時,我看到阿賢和潘穎雪進行對話,那刻我竟然幻想在開會途中,潘穎雪在所有同事的面前將阿賢的衣服脫光、並把他五花大綁的放在會議室那張長長的會議枱上,阿賢躺在會議枱上一邊掙扎一邊向周圍的人露出哀求的眼神,但所有人都沒有理會他,而潘穎雪站在會議枱上,他一邊用右腳踩著阿賢的屁股一邊脫掉自己的長褲,然後拿起長褲上的皮帶狠狠地抽打阿賢的屁股,阿賢被抽打得痛極大叫!而在同一時間,圍觀的男女同事在聽到阿賢的慘叫後,竟都沒有施以援手,反而是在看藝術品般看著阿賢被潘穎雪虐打,至於被綁在會議枱上的阿賢,被潘穎雪用皮帶抽打蹂躝至遍體燐傷後已奄奄一息!

     然後,潘穎雪好像覺得已經打夠了,突然他不知從那裡拿出了一堆化裝品和一束假長髮,還用腳架設置好一台手機,在被虐打得奄奄一息的阿賢面前,為大家表演了一幕精彩的偽娘化裝秀,還同時進行網上直播!當他化裝完畢,那晚在日本餐廳內說要吃了我、那晚把我帶到路環深夜打了一場瘋狂野戰、那晚用神之手將我帶上天堂的美艷偽娘潘穎雪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除了我之外,圍觀著的男女都因潘穎雪的美艷而驚為天人,當中有些男同事更走近潘穎雪想去摸他,但都被潘穎雪狠狠用手上皮帶掃開!而最恐怖的是,在會議枱上被皮帶抽打得奄奄一息的阿賢,在見到化身成美艷偽娘的潘穎雪後,竟然出現了強烈的生理反應!一條生長在黑森林中的冬蟲草,竟迅速成長變成一顆紅色的怪磨菇!站在會議枱上的潘穎雪帶著冷笑俯視著磨菇成長的一幕,他隨即將被綁著的阿賢的姿勢變換成一個大字型,他目無表情地跨立在阿賢那顆站得高高的怪磨菇上面,然後一邊露出詭異的笑容一邊用力蹲下!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之前看過一套關於太空任務的紀錄片,太空穿梭機與國際太空站接合那刻的情景,那畫面就是一個大大的圓圈向著一個黑色的圓洞接近,然後「轟」的一聲,整個畫面就會出現一至兩秒的黑暗一樣!但在真空的宇宙空間內,我相信絕對不會出現那只有在電視出中現的那「轟」一聲的視覺效果配音。

    「啊~~~~!」潘穎雪與阿賢就像剛接合的太空梭與太空站一樣,兩人同時發出一聲低沉但充滿歡愉卻又帶點痛苦的呻吟,潘穎雪整個人坐在阿賢身上,那顆怪蘑菇被一間稱為潘穎雪的物流公司安全穩妥地裝進黑暗的盒子裡,但後來我發現,潘穎雪這間物流公司原來是一間喜歡用船來運貨的航運公司,在泥水滾滾的河流上,潘穎雪不斷搖曳著船身,不知怎的,在驚濤駭浪之下,那顆被放在盒子內的怪蘑菇,竟然由蘑菇變成一支神奇的船槃!牠就像有意識地由船上伸進泥水河上,將那條骯髒的泥水河的河水不停攪伴!最後,這支船槃終於完成了牠的歷史任務,在一陣怪叫聲中,船槃在泥水河上掀起了陣陣的白頭浪!之後,船槃變回剛才那顆怪蘑菇,可惜怪蘑菇這時已經失去生命力枯乾淍謝!享受完驚濤駭浪的快感後,潘穎雪緩緩站起,他用一個蔑視的角度從高往下望著幾近虛脫的阿賢,他仍然跨在阿賢身上,不過現在他的位置已經是站在阿賢的頭上,他這個動作一直維持了大約二十秒,然後在一陣好像機器起動的聲音後,一道金黃色的瀑布像山洪暴發般突然傾瀉之下!阿賢整張臉立即被那些來自潘穎雪體內的金黃色洪流活埋!同一時間,在旁觀的我,還有其他旁觀的男女同事,竟然都在同一時間舉高雙手發出「YEAH~~!」的歡呼聲!

    「小千!你突然在YEAH什麼?你發什麼神經?現在開緊會呀!」

     阿賢突如其來的吒喝,將我從一個超級極度變態的幻想白日夢中喚醒!整個會議室的同事都望著我,望著剛剛突然大聲說了一句「YEAH ~~!」、並舉起了雙手的我,這一刻我的腦袋只剩下一片空白,但這空白只維持了一秒,然後我的臉就尷尬得立即紅了起來,然後隨之而來的就是我的眼淚。

    「小千,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呀?我送你出去休息一下!」

     開口將我從這尷尬場面救走的人是潘穎雪,他把我扶出會議室的瞬間,我眼尾還看到其他同事的眼神,就像在問:「陳小千是不是瘋了?」

    「我,我剛才發了個白日夢,夢見了你和阿賢……

     潘穎雪把我扶到公司保安室裡面一個沒多少人知道的小雜物房內,這裡我也是第一次進來,但裡面的設備竟然也算齊全,除了有幾張椅子外更有一張小摺床!相信這裡一定是保安員們平日的休息室和「蛇王」偷懶的地方。潘穎雪把我扶到裡面的椅子上坐下,他問我剛才究竟發生什麼事,我就把剛才在開會時突然出現的白日夢幻想全部告訴他,他首先出現了一個很短暫的驚愕表情,然後就忍不住大笑並說: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是白癡的嗎?我和那傢伙搞基、之後還在他的臉上大便!連我也想不到這樣的情節,你真的很變態呀!哈哈!」

    潘穎雪一直在笑,看著他笑,我的心情也慢慢平復下來,我邊擦乾眼淚也和他一起笑起來。

    「小千

     潘穎雪停止了笑聲,認真地望著我說出了我的名字,他在我旁邊坐下,突然靠近用雙手輕輕托著我的腮,然後用纖細的手指把掛在我面上的頭髮繞到我的耳後,我們互相望著對方的眼睛,互相呼吸著由對方體內呼出來的空氣,這是繼上次在路環之後我再次與他如此地接近,他首先輕輕地吻了我的臉額,然後用他的額頭貼著我的額頭,我看見他合上了眼,然後他用扮成偽娘時的溫柔聲線說:

    「小千,恭喜你,你終於覺醒了,就如同我當天一樣!」

    「覺醒?覺醒了什麼?」我對潘穎雪的說話很疑惑。

    「你都知道,我是一個男女都喜歡的萬能插,而且更是一個偽娘

    潘穎雪再次輕吻我的臉,然後他就坐在那張椅子上,將一個屬於他的秘密完完整整地向我說出:

    「其實我原本並不是這樣的,我原本都是和你一樣,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而我之所以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在我進入這個政府部門之前做的那間公司,我遇到的那個女孩,那個女孩是一個非常喜歡情色動漫的毒女,她喜歡看任何題材的情色動漫和小說,而且對所有不同類型故事的設定都瞭如指掌。

     兩年前,我進入了那間公司工作認識了她,起初大家都是因為喜歡聊關於動漫的話題而熟絡起來。之後,她竟然開始和我聊起那些情色動漫的內容,還經常向我有意無意地說很想成為那些故事內的女主角、很想嚐試那些故事內的所有變態情節!她的話題總是包含著無盡對我挑逗的暗示,雖然當時的我其實感到非常尷尬,但我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突然有女孩子跟我聊這些東西,在尷尬的同時我也非常驚喜能遇到這樣一個色色的女孩,縱使起初我覺得這個女孩的思想有點變態,但在不說色色話題時,其實也是一個正常的女孩子。我開始愛上她,希望能與她關係更進一步,之後我亦如願與她成為男女朋友,可是,大約過了半年後

     說到這裡,我見到潘穎雪的眼睛竟然含著一點淚光,但他的眼淚沒有真的流下,他貶了幾下眼把眼淚隱藏起來,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後繼續說:

    「我和那個女孩一起大約過了半年後,那女孩開始漸漸露出她變態的本性,她很喜歡將我變成她的實驗品,將她心中那些關於情色動漫的設定套用在我身上,小千,你都知道我的體格比較纖瘦,那個變態女就是看中這一點,於是有一日她就跟我說想我扮成女孩子跟她玩偽娘式的色情遊戲,那一次,是我第一次扮成女人,我和她是在一間整間房都有鏡子又有電動水床的時鐘酒店內玩的。當我第一次見到自己扮成女人的樣子,起初真的有點作嘔!但慢慢地多扮幾次,我覺得女裝的自己竟然比我的變態女朋友更美更可愛!之後在她的鼓勵下,我更經常扮成偽娘和她一起逛街,起初我還有點怕會被人認出我是男人,但當結果卻是,我竟然在街上被其他男人調戲,那一刻的喜悅和成就感,正是我第一次覺醒,第一次覺醒成為一個偽娘愛好者!」

    當我聽著潘穎雪講述關於他成為偽娘的故事時,突然間覺得這世界好像變得非常恐怖,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也回家叫阿成扮成偽娘和我做色色的事情,阿成應該會立刻要求和我分手!

    「自從我第一次覺醒之後,以後每次和她在一起,她都會要求我變成偽娘,起初我還覺得很有趣,但當我們玩厭了這種方式之後,她開始提出更變態的要求。

有一次我去她家,當完事後她說還未夠,但又不想再用像兩個女生色色的方法,她說不如玩大一點!隨即她就從床頭櫃內拿出一條又長又粗又硬的雙頭假陽具出來!她要求我和她都要用這條假陽具來獲得最大的快感,但我隨即想到,她是女的當然可以用這東西來獲得快感,那我要如何才可以呢?但她好像一早看穿我的疑問似的,還未等我發問她竟突然將我按在床上,然後將那條又粗又硬的東西向我的後面一插

    不知怎的,當我聽到潘穎雪講到那女孩用那假陽具插入他的後面時,我的身體竟然出現了強烈的生理反應!但潘穎雪在專心說著他的故事所以沒有發現。

    「就是那一插,我的後面就被開苞了!那種可怕的衝擊和撕裂感到了今天我仍然記得,她將那東西插入我身體後,隨即也將那東西的另一頭放進自己身體內!我不明白,到今天其實我仍然沒有搞明白,那天為什麼會在她高潮興奮的狂叫和自己後面被開苞的痛苦慘叫中,得到了自懂得性愛以來從未獲得過的最興奮快感!那晚溫存過後,她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而我就在廁所排了一整晚的血!

    之後,這樣的變態生活一直持續著,而我也習慣了,為了滿足她我並不介意,然而,直到有一次,我去她家和她時,在我們進行途中,竟然有一個非常健碩的大漢從衣櫃裡走出來!起初我還以為有賊,嚇得即時大叫,但想不到那個大漢竟然是她叫來的,她要我和那個大漢一起玩3P!」

    「吓!」

    聽到這裡,我也忍不住要開口。那個女的也實在玩得太離譜了,就算是如何變態的女人,也不會要求男友容許自己和另一個男人玩3P吧?(雖然現實真的有這些變態女人)我將我的想法告訴潘穎雪,他沒有回應我,只是搖頭苦笑了一下後再說:

    「她不是要我容許她和另一個男人玩,而是要看那個男人搞我,她說她喜歡看那些腐女BL(BOY LOVE)動漫,一直也很想看一次BL的真實情境,所以就找了我做她的實驗品。而進來的那個大漢是個真正的基佬!那一晚,我以一個偽娘的扮相,像一條死魚般躺在床上,流著至死也不明所以的淚,然後被自己的女朋友和一個基佬蹂躝了一整晚!後來我連BL的屬性也覺醒了,像走進地獄深淵般無法自拔,但身體的創傷終於令我回復清醒,有一次可能玩得太激,我後面被插爆大出血入了醫院!在留院期間,我終於可以靜下來思考,最後我決定和那個變態女分手,為了斷絕和她的關係,我還立即辭去那份工作,然後去外國旅行了幾個月散心和休息,那段時間我一直以一個正常男人的狀態生活,回來後就進了現在這裡工作了。或許是太悶吧,來到這裡後我那覺醒了的邪惡內心再次甦醒,但想不到那一晚與阿偉的事竟然給你撞見,之後還這樣對你小千,對不起。」

    潘穎雪說完他的故事後,我們沉默了幾分鐘的時間,我對他過去的遭遇除了感到異常震驚外,更多的就是覺得他很可憐,一個原本正常的男孩被玩到心理變態,怪不得他竟然有如此出色的性技巧,原來他經歷過這樣可怕的變態生活,而且還是由自己女朋友一手造成,所以,縱使我現在也好像被他搞到開始有點心理變態,但我卻沒有怪他。我覺得,一個人心理的改變除了外在因素外,其實主要還是每個人的內心根本就有各種無窮止盡的慾望,只是那些慾望,就像那些在南極冰海只露出一角的冰山一樣,露出來的只是表面,但真正的慾望大部份都是沉在深海,當有天這些慾望覺醒時,這些大如冰山的慾望才會徹底地暴露出來一發不可收拾。從看見潘穎雪在茶水間搞阿偉開始、還有在他身上獲得前所未有的快感、直至幻想著他搞阿賢的情景而興奮,這些變態的BL情節應該就是我一直潛藏在冰海裡的慾望,我這種被連根拔起地激發出來的腐女屬性,其實會否根本就是一種難以抗拒的宿命,亦即潘穎雪所說「覺醒」!

    「以後,你還打算繼續做偽娘和萬能插嗎?你你還打算搞阿賢嗎?」   

    我首先打破雜物房的沉默。

    「我也不知道,但搞阿賢應該沒可能吧,或許我還是繼續扮扮偽娘算了,但有一點要強調是,陳小千,能在這裡認識你,我很開心。」

    聽到他說應該不會搞阿賢,我內心總算鬆了一口氣。聽到他說認識了我很開心,我內心忽然湧起了一絲感動,但這種感動一閃即逝,因為我知道我絕對不能喜歡上他,也絕對不能讓他喜歡上我,但我卻很想在跟他保持距離的同時,跟他保持一種不為人知的親密關係。

    「潘穎雪,我也很開心在這裡認識了你,或許你說的是對的,我「覺醒」了,就是你以前那變態女朋友的腐女屬性!但你放心,我絕對不會成為你的女朋友,也不會像你前女友般變態,所以你不用怕我找基佬來搞你( 反正你這死偽娘臭變態已經是半個基佬吧! ),但我覺得我可能會在你身上「覺醒」到更多的東西,就像在路環那晚一樣

    我向潘穎雪做了一個妖媚的笑臉,他好像想不到我突然會說這些話而露出有點意外的表情,之後他看著我的表情嘻嘻一笑,我就靠過去他身旁,給了他的面額一個輕吻,然後就精神奕奕地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後,向著他伸出手說:

    「來!回去努力工作吧,否則阿賢肯定以為我們不知走到那裡去偷懶了!」

    「好!我們一起加油!」

    偽娘進擊,腐女覺醒,自從潘穎雪在我的生命中出現,之後在我們之間發生的種種荒謬事情,不斷加深我們之間的羈絆,這看不到的力量令我和潘穎雪建立起一種特殊的關係,一種超越了友誼的親密關係!

    自從那間小雜物的房門被輕輕關上後,在漆黑的房間中那兩張椅子上,永遠留下了偽娘和腐女的秘密,而這些秘密就像潛藏在冰海下、像冰山一樣大的無盡慾望一般,靜靜地在那裡等待著被別人發掘出來。不知道,將來會否再有一對迷失在慾望世界的男女,悄悄地進入這個房間,然後感應到偽娘和腐女殘留在這裡的記憶和溫度,最終他們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慾望,也將無止境地覺醒。

 

全文完

台長: 紫菱
人氣(6,052)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