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8-11 21:47:18| 人氣37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香蕉魚之戀(刊於2019年11月29日澳門日報)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香蕉魚之戀

刊於2019年11月29日澳門日報

"2019-2020年度澳門文學作品選"小說組入選作品

 

作者:紫菱

 

1.Black  Rainbow

         因為公司要拓展海外業務,半年前,我被派來了廣島分部工作。來到廣島之前,公司裡有一位以前從廣島過來的老同事,曾經跟我說過一個關於廣島的都市傳說。他說,在這個世上唯一被原子彈攻擊過的城市,就算是藍天白雲的日子也好,或是滂沱大雨的日子也好,只要你置身於以和平紀念公園和著名的原爆圓頂屋為中心點一帶的市區,當達到某個特定條件時,你抬頭細看這個城市的天空,你就會離奇地看到,夾在天空與地面的空氣之中,會掛著一條若隱若現、但只要你稍一分神,就會看不見的神秘黑色彩虹。同事還說,那條黑色彩虹每次被人看到時,她的起點和終點都沒有一個固定的方向,但有很多見過黑色彩虹的人都說,這條黑色彩虹兩端所座落的位置,是會隨看到她的人而定,而且都是與那個人有很深關係的地方。至於為什那裡會出現這條黑色彩虹至今是一個沒有人能解答的謎

        被派到廣島工作,我被安排入住在公司附近的出租公寓裡,而那間公寓在這裡也算是不錯的住宅,就在廣島市中區河原町裡面,而公寓附近其實就是和平紀念公園,走十多分鐘路程就可以去到。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我也曾去過和平紀念公園和原爆圓頂屋遊覽,但更多時間我會選擇前往公園附近的紙屋町閒逛,因為那裡有很多條商店街,也比較熱鬧,對於獨個兒在外地居住的我來說,人多熱鬧的地方,還是會令自己感覺比較有存在感一點。已經不記得是那個周末的黃昏,當我在紙屋町商店街附近閒逛時,不知怎的,突然從建築物之間照進來的夕陽光線特別刺眼,就在我本能反應稍為瞇起雙眼時,隱約間我竟然見到頭頂的天空上,出現一條像蛇一樣的東西,那條蛇身上的顏色是七個深淺層次的黑色,在我驚愕間,我立即意識到,那就是廣島都市傳說中的那條黑色彩虹吧!而在我眼中,黑色彩虹的起點,正好高高掛在我的頭上,而她另一端,卻好像向著南方不斷伸延,遠得看不到盡頭。

        其實,當初同事說這個關於黑色彩虹的都市傳說,我就在想,如果我真的能看到這條神秘的黑色彩虹,或許並不是什麼好事,因為在一些古代傳說裡,彩虹是被看成是兩端代表著連接現世與來世的怪物-棲息在天空的雙頭蛇所以看到彩虹會為人帶來不幸可是我這個想法原來是錯的,因為條神秘的黑色彩虹並沒有為我帶來什麼不幸,而在之後的很多很多日子裡,我都能很平凡無奇地見到這條黑色彩虹,就像那個我喜歡上的女孩,能幸福地笑著,然後平凡無奇地見到海邊的香蕉魚一樣。

 

2. Cafe Hinata

        四月,天氣乍暖還寒,櫻花滿開的日子剛剛過去,我在廣島的生活也總算安定下來,但不知從何時開始,我愛上了在紙屋町商店街的小巷裡閒逛,同時在某個能見到黑色彩虹的黃昏,我發現了日向咖啡館。

        直到今天,我還是覺得這間日向咖啡館,還有經營著這裡的日向三姊妹,都是一個難以解釋的謎。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呢?因為在我愛上了在紙屋町閒逛的這段日子,我基本上已熟悉了整個紙屋町的所有街道,但在我發現日向咖啡館之後,我感覺我對於這裡的記憶忽然變得既熟悉又陌生,在我腦海裡,對於這些街道的地圖,日向咖啡館,總是好像一直都存在著,但有時我又覺得她從未存在過,這就像有一位神明,以她那雙無所不能的手,打開了我那個稱為“記憶”的抽屜,把一間名叫日向咖啡館的東西放進去,再拿出來,然後再放進去,再拿出來……那個抽屜被玩壞,她才滿意的放手。然後,日向咖啡館就這樣被留在那個抽屜之中。

        推開“日向咖啡館的”大門,門上的鈴鐺響起了清脆的鈴聲。

      “歡迎光臨!請問先生幾位?”

      “一位。”

        咖啡店內的服務員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子,樣子看上去感覺是個來打工的女大學生。環視整間日向咖啡館,面積雖然不是很大,但仍能放下十多個座位,而且所有裝潢都用上了木製的傢俱,整體感覺就像典型昭和時期的日式咖啡館風格,而在進入這家店後,那種突如其來令我難以形容的寧靜感和安心感,這才是我最喜歡的,正當我在驚喜發現了這家巷弄中的神秘咖啡館時,吧檯那邊傳來了煮咖啡的芳香味道,細心一看,在吧檯工作著的員工也是一位女孩子,但樣子比剛才那個服務員好像稍為年長一點,而在收銀台那邊,坐著的也是一個女的,樣子比剛才兩個女孩子更成熟,而且這個女人正悠閒地坐在那裡抽煙,看樣子她應該是這裡的老闆娘吧。

我在靠近窗戶的一個位置坐下,透過窗戶望向街上,行人川流不息地在外面走過,但卻好像誰都沒留意這間咖啡館,正當我覺得奇怪時,女服務員的聲音再次響起:

        “先生,這是餐牌,請問你想點些什麼呢?”

         開餐牌,發現裡面可以點的東西竟然只有一款

       “香蕉魚特調拿鐵”。

        我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間咖啡館裡面竟然只有一樣可以點的東西?而且還是我從沒聽過的咖啡名稱。雖然如此,但在這裡飄著的陣陣咖啡香味,還有在我面前笑著等待我下單的可愛女孩,都是如此的真實,令我不得不相信我的嗅覺和視覺都是正常。

        “不好意思,你們真的只有一樣東西可以點嗎?香蕉魚特調拿鐵……那個,那個香蕉魚究竟是什麼東西?”

        “先生,香蕉魚就是香蕉魚,那就是一種魚啊,你看過嗎?”

        實在是一頭霧水,這世上那有這樣的咖啡,在我疑惑著要不要點一杯來喝,不知何時,在日向咖啡館一個座位上竟然坐著了一位客人,那是一位老婆婆,她聽到我和服務員女孩的對話後就說:“你就點一杯喝喝看吧。”

        “呀!原來是奇稻田婆婆,你來了嗎?歡迎光臨!”服務員女孩轉身向那位老婆婆打招呼。

        “多紀,請給我一杯香蕉魚特調拿鐵。”

        原來那位服務員女孩叫做多紀。

        “不好意思,我也想要一杯香蕉魚特調拿鐵。”

        在等待咖啡的期間,透過老婆婆與店裡三個女性的對話,我終於知道,她們是三姊妹,坐在收銀位置的成熟女性是這裡的老闆,大姐名叫日向阿市。而在吧檯正在沖咖啡的女孩,是二姐日向多歧。那位可愛的服務員少女,就是三妹日向多紀。

         我再次望向窗戶,外面喧鬧的商業街依舊行人如鲫,縱使在我回頭時,竟看到這間店裡已不可思議地坐滿了客人,但日向咖啡館始終如同隔絕於外,還是那麼令人感到寧靜和安心。或許就是這份感覺,日向咖啡館吸引著各式各樣的人,懷著不同的心情,不約而同地來到這裡。

        “先生,這是你的香蕉魚特調拿鐵,請慢慢享用。”

       

3. A Perfect Day for Bananafish

        “吶,阿晃先生,對於你這個外國人來說,你覺得日本的神明,究竟是一種怎樣的存在呢?與你國家的神明比較,又是怎樣呢?”

         在日向咖啡館裡,我喝著這裡獨沽一味的那杯香蕉魚特調拿鐵,坐我前面跟我說話的,卻是這裡唯一的服務員,日向多紀小姐。20歲的日向多紀,是廣島大學民俗學系的學生。自從我第一次來到日向咖啡館後,已經過了差不多三個月,隨著經常的到訪,我和日向三姊妹總算是熟絡起來了。今天,日向咖啡館好像沒有太多客人,所以多紀在空閒時就坐到我的面前,和我聊起關於民俗學的話題,其實,我既不是讀民俗學出身,也對民俗學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縱使這樣,我還是與多紀聊起這樣的話題,因為,我有興趣的,其實就是多紀,因為我喜歡她,但說到我為何會喜歡她,我好像已經忘記了,或許就是那天她第一次將香蕉魚特調那鐵放在我面前,然後對我嫣然一笑時的那一刻吧。      

        還記得我第一次和她說話,關於我們最初的話題,其實並不是什麼民俗學,而是我第一次來到這裡時,詢問她關於香蕉魚這種東西究竟是什麼,雖然當時她說那就是一種魚,但很遺憾,在我二十六年的人生裡,不要說看過,我甚至連聽都沒有聽過有“香蕉魚”這種魚類。其實,那天之後,我曾經上網搜尋過關於“香蕉魚”這種東西,不知為何,無論在那裡,任何的電腦或手機上,只要是輸入關於“香蕉魚”的搜尋,都不會得到任何答案。雖然我覺得這個結果實在十分奇怪,但忽然又會覺得這好像又是一種理所當然的結論。如是者,想去探究“香蕉魚”的心情,會不斷在我內心浮現,然後在得出沒有結論的案後,我又會理所當然地接受這個答案,然後探究之心再次浮現,沒完沒了。

        “唔,如果真的要我說的話,我覺得日本的八百萬神明,他們會化身成為人類隱居在我們之間,他們可以是我們身邊的某和親人或某個朋友,有喜怒哀樂,也和我們一樣做著我們都會做的事。”

        “那就是一種普通人的感覺嗎?”多紀笑著回應。

        “嗯,比起我國那些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的神明,日本的神明感覺就如你所說那樣。”

        “高高在上、神聖不可侵犯的神明嗎?”聽到我說到我國的神明,多紀就托著腮,擺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其實呢……多紀小姐,不好意思,雖然我之前已經問過你,但我還是真的很想知道,你們用來製作香蕉魚特調拿鐵的“香蕉魚”,究竟是那一種魚?其實真的有這種魚嗎?你可以告訴我嗎?”

        “我之前都說過了,香蕉魚就是香蕉魚呀,那就是一種魚啊。”

         仍然是這個答案!但我已經決定了,今次一定要向她問出香蕉魚之謎,我沒有放棄,正想繼續追問她,可是突然有客人要求下單,於是,多紀離開了坐位,向著那邊的客人回應了一聲“來了!”之後,就轉身走去準備下單,我無奈尷尬的樣子被在吧檯的日向多歧看見,她忍不住就偷笑了。看到日向多歧,我突然想到其實我也可以問她關於香蕉魚的事啊,但當我有這個念頭,正想出聲向多歧詢問時,多紀突然回頭向我說:

        “阿晃先生,我跟你說啊,香蕉魚這東西,就像我們的神明一樣,如果你不相信,他們就只存在於你心中,但只要你相信,他們就無處不在!”

        我還未想到如何回應多紀,但她已突然擺出了一副挑皮的樣子再說:

      “如果阿晃先生這個星期天有空的話,我可以帶你去海邊捉香蕉魚啊。”

        聽到多紀的說話,我的臉不禁紅起來了,因為我沒有想過會突然被她邀約,只戰戰兢兢地回應了一聲:“好啊!”,看到她點頭回應,我就低頭望著面前那杯已喝了一半的香蕉魚特調拿鐵,想像著跟多紀站在海中,成群的香蕉魚游到我們的身邊,再鑽進我們的身體裡,啃食我們的血肉,之後這些香蕉魚都變得胖胖的,擠得如同空殼般的我和多紀變成汽球一樣,最後,轟的一聲,這些香蕉魚把我和多紀的身體擠破,一條條的香蕉魚被爆破上天空,變成了一顆顆艷麗的花火。

       就在那個下著微雨的星期天早上,我和多紀來到了廣島宇品島南端的海邊,今天多紀穿著了一條白色的連身長裙,戴上一頂海藍色的漁夫帽子,她一來到海邊,就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多紀脫掉了鞋,哈哈大笑著走到海裡,就像小孩子一樣地在玩水,多紀一邊潑弄著海水,一邊向著我大叫著:

        “阿晃先生!你看,海裡有很多香蕉魚呀!你快過來看!”

          我脫掉鞋子走到海中,可是腳下的海水裡,根本什麼也沒有。但多紀依舊很開心地跟我說在我們的腳邊有很多香蕉魚,那一刻,我的腦海中,突然閃過多紀這女孩會不會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念頭,但在這個念頭一閃即逝時,多紀已經用雙手捧著一些海水,遞到我面前說:

        “阿晃先生,請把它喝下。”

        我沒有問原因,靠前把多紀手上的海水放進口中,當那些海水接觸到我的舌頭,舌頭上的味蕾竟傳來了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那竟然是日向咖啡館的香蕉魚特調拿鐵的味道!

        望著眼前的少女-日向多紀,她依舊愉快地在海中和我看不見的香蕉魚玩著,雖然我無法解釋為何多紀捧的海水會有香蕉魚特調拿鐵的味道,但現在這些仿佛都不重要了,因為在往後的日子裡,香蕉魚這東西終於成為了我和多紀生活裡的一部份,我跟多紀去了很多次海邊,跟我看不見的香蕉魚遊玩,也喝了很多次有著香蕉魚特調拿鐵味道的海水,然後在某天,在某個海邊,我終於向多紀說出了我喜歡她的心意,從此之後,紙屋町、日向咖啡館、那些美麗的海岸,還有廣島市很多地方,都留下了我和日向多紀的足跡,而在這段愉快的日子裡,那條黑色彩虹,無論在任何時間,我都能看到她一直掛在天空上。我在廣島的生活,此刻就像花火一樣閃閃發亮。

         八月下旬,暑假也差不多去到尾聲,多紀跟我說這個星期六在宮島有花火大會,她很想去看,我這才想起,我來到廣島差不多一年了,但好像還未去過宮島這個有名的觀光勝地,那裡有著名的嚴島神社和被稱為日本三景之一的海上大島居。在前往宮島的渡輪上,多紀突然對我說十月的時候,她和兩位姐姐要回鄉待一個月,當她提到故鄉出雲時,多紀舉起了手,指著遙遠的北方。眼神中流露出懷念的神色。

        來到宮島,由於能走海中大鳥居的退潮時間在黃昏,所以早上我們就先到島上其他景點遊覽,直到下午五時左右,前往宮島神社的所有道路都開始熱鬧起來了,來參加海中花火大會的遊客們陸續來到嚴島神社附近,神社表參道更已擠得水洩不通。而我和多紀,則選擇走到表參道外邊的海灘,雖然這裡也有不少遊客,當然還有那些在宮島四處悠閒地散步的鹿子,但我們都沒有理會,仍像平常去到海邊那樣,多紀首先脫下了鞋,然後愉快地走到海裡,她一邊撥弄著海水,一邊哈哈大笑地對我說那些香蕉魚來了,隨著海水退潮,我和多紀由海灘一直涉水走到已露出了基座的海上大鳥居下面,黃昏的夕陽把退潮後的淺薄海面照得像片片金色樹葉般閃閃發亮,就在這時,多紀牽著我的手,同時開始唱起一首感覺很古老的歌,然後我們兩個人一起穿過了海上大鳥居。 伴隨著多紀的歌聲,我看到天空上出現了黑色彩虹,彩虹的一端正正座落在我們的頭頂上,而另一端,就在北方方向落下。同一時間,多紀笑著說那些香蕉魚也來了,而且多得整片海面都是,而我終於也看到了!海面上那些閃著金黃色的夕陽波光,在我眼中,現在全部都變成了一條條胖嘟嘟的香蕉魚!然後,我捧起了少量海水,遞到多紀面前,多紀看著我手上的海水,露出了我第一次在日向咖啡館遇到她時那嫣然一笑,接著將海水一飲而盡,我沒有問她那些海水是什麼味道,因為,從她的笑容裡我就知道,那些海水的味道,一定是香蕉魚特調拿鐵的味道!

        晚上,在宮島花火大會即將開始時,我和多紀並肩坐在嚴島神社向著海上大鳥居方向的邊緣,在御神燈的燈光下,我看到多紀的側臉輪廓,就像雕刻出來般美麗。突然,一陣海風吹過,同時一張嚴島神社的導賞簡介吹到了我的手邊,我瞥了一下那張簡介上的資料,當我看到嚴島神社裡所供奉的神明名字時,一股前所未有的悸動,震撼了我全身。

        “轟隆!”看到了導賞簡介上的神明名字,就在我轉身叫多紀名字的時候,天上爆發第一顆花火的巨響!接著一連串花火被射上半空,轟鳴聲掩蓋了我的聲音,我和多紀就這樣坐在御神燈下,直至最後一顆花火的光芒消失殆盡。

        “多紀……”我剛開口準備說話,多紀突然把她的臉靠過來,望著我的雙眼,然後說:

        “我想說,阿晃……

        “什麼事?”

        “我可以喝你的眼淚嗎?”

        “吓!”多紀突如其來的奇怪要求,說得我好像隨時能流出眼淚似的,實在真的令我哭笑不得。

        “因為我見到你的眼睛裡面,有很多香蕉魚啊!”多紀笑說。

        “真是的……”我拿下眼,然後闔上雙眼,細想這差不多一年間,在廣島所經歷過的所有奇怪事情:黑色彩虹、仿佛隔絕於外的日向咖啡館、香蕉魚,還有多紀和她的個姐姐,這一切,雖然都難以用常理去解釋,但是,這一切是我最珍貴的東西,所以……

        “可以了,多紀!”

        多紀把臉靠向我的眼睛,她用溫暖而濕潤的嘴唇吸吮我的眼淚,我相信,我的眼淚,味道肯定和日向咖啡館的香蕉魚特調那鐵一樣,這個屬於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也將會是我心裡一個永遠無法解釋的謎。

        “阿晃,今天果然是看香蕉魚的最好日子,能和你來真是太好了。”

        “嗯!”

        只要你相信,他們就無處不在!夜色下,我緊緊抱著日向多紀,也想起了這句說話。

 

 

香蕉魚之戀  全文完

台長: 紫菱
人氣(37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香蕉魚之戀 |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