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1-10-09 22:58:11| 人氣35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森之丘高校戰棋部(刊於2021年6月25日澳門日報小說版)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森之丘高校戰棋部 (刊於2021年6月25日澳門日報小說版)

 

作者:紫菱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喜的東西就和同齡的女孩不一樣

        爸爸這盒高達模型很漂我可以買嗎?”

        千雅這款是MG模型對你來說太複爸爸幫你選一款HG你會比上手一點。”

        好啊!”

        在玩具店裡爸爸從模型架上取下一盒高達HG模型那是一部專門給新手組裝的入門級高達模型亦是我人生第一盒擁有的模型我愛不釋手地抱著盒子向爸爸露了喜的笑容。爸爸用手輕輕摸了我的頭說

     等星日放假時爸爸就教你組裝吧。”

        很多女孩子們還喜歡玩洋娃娃的時候,模型就是我最喜的玩具。我玩模型,那是受到爸爸的影響,爸爸是一個業模型玩家他懂得各種製作模型的技巧,在爸爸書房的飾物櫃裡放了很多他製作的模型作品而我從那一盒HG高達開始就開始了我的模型之路然後我跟著爸爸學習各種製作模型的技巧例如組裝技、噴筆和筆塗上色的方法還有舊化技等等那個時候,爸爸細心地指著還是小學生的我一步一步把他所知道的模型技傳授給我後來,我開始嘗試製作不同類型的模型例如汽車和軍事模型直到初中我的模型製作技也算是很穩固基本上一般的高達模型和軍事模型我也能順利的完成而在模型製作技我尤其喜筆塗上色然,製作一般的高達和軍事模型用噴或噴罐顏來上色都是十分方便的方法但我卻反而歡在關鍵的步驟中,以筆塗的方式來上色,因為我覺得唯有這樣,這些原本只是由多塊塑膠組合成的小東西,在我的畫筆下、在每一筆彩塗上他們表面的過程中,他們才會被賦予魂,變成一件活生生的東西!在升高中之前,我一直爸爸享受著玩模型的樂趣,直至準備升高一的那年暑假,一場交通意外,把我的爸爸帶走了,那個在家裡的模型工作桌前認真製作模型的雄偉身影,從此永遠消失。

        爸爸世後,因為經濟的原因,媽媽不得不重新出來工作,而她的新工作地點是距離我們現在居住地數公里外的小城市。所以那年夏天,懷著對爸爸的念,我們一家搬到了森之丘市。

     “家姐,這箱是什麼東西?”

     “那是爸爸以前用過的模型工具和做得最好的幾件模型作品。”

         爸爸生前買了很多的模型,因為搬家的關係,我們把能賣的都盡量賣掉了,雖然媽媽也很珍惜爸爸的東西,但考慮到新家的面積不大,所以爸爸留下的工具和作品、還有沒被賣掉的模型,我們除了送給別人,就是直接找舊物回收機構來處理掉。然而,或許就是因為那份不捨得的心情,我和弟弟還是偷偷地留下了一箱爸爸的東西,那些陪伴他完成了很多模型的工具、還有幾件他以前曾引以為傲的作品,我也珍而重之把他們帶到新家。來到森之丘市,我們一家開始了新的生活,媽媽的工作總算安定了,我和弟弟也進入了森之丘市立學校學業從小到大和爸爸感很深的我在經歷喪父之痛後同時步入了那段令人迷的青縱使還是很懷昔日與爸爸一起玩模型的時光,但剛升上高中的我,現在就只知道要努力適應生活和學業隨著時間流逝在我的心裡以前爸爸坐在工作桌前玩模型時的身影變得模糊,他坐在旁教導我的聲音也像沉入了海底般漸漸再聽不見沒有你使用的調色盤終失去了色彩。而我也完全停止了模型製作,以前的工具都放在書桌的抽屜裡。有時,我會看著爸爸以前的作品,然後在想,將來我會不會再玩模型呢?或許會吧,只是現在我也不知道,我的將來究竟會變成怎樣?然而,令我重燃模型之火的契機,就在剛升上高二的時候出現!

        “帝國騎兵隊,轉向前進,向前方骷髏兵團發起衝鋒!”

       “竟然夠膽向我的骷髏兵團衝鋒?好!擲骰子吧!”

         在學校的活動室裡,兩名男生正站在一張桌子前、這張桌子的桌面被佈置成戰場的模樣,細心一看,這桌面戰場上竟然放著縮小了比例的建築物和人物模型,剛才說的男生,拿起手上的兩顆骰子往戰場一擲,得出的結果是四點三點。

        “是四和三,總數七,加上騎兵七移動力,衝鋒成功!”

         說完,男生把手伸向桌面戰場上騎兵模型,然後把它們慢慢推向前面那堆小骷髏兵面前。

        “來吧!戰鬥開始!”當騎兵與骷髏兵接觸那一刻,男生興奮地大叫!

          升上高二後,因為課室搬到教學大樓三樓,那裡除了有班級的課室外,還有不少實驗室和多功能課室。其中,一些多功能室就被用作為學生們所成立的社團部室,例如美術部、戲劇部等等可是我從初中開始,就對社團活動沒什麼興趣,畢竟那時並沒有與玩模型有關的社團。所以來到森之丘高校,我也沒有加入任何社團活動,但因為今年轉了課室,在放學的候,就多了機會經過不同的社團室, 然而,就在那一天,我經過了“戰棋部”。

        聽到戰棋部部室內男生的喧鬧聲,我就好奇地透過窗戶望向裡面,第一個吸引我目光的,就是裡面那張桌子上的小比例建築和人物模型,同時,第一個在我內心產生的念頭就是:“我們學校然會有玩模型的社團?”。而看到這個社團名叫“戰棋部”,像我這種玩了很多年模型的人都會知道,戰棋這東西,其實就是用小比例模型來進行的遊戲,但這些小比例模型,其製作方式和精美程度,絕對不會比其他模型低。雖然我以前從未接觸過戰棋,但以前玩高達和軍事模型時,也試過製作附送的人物,所以為這些附送的人物上色也是一種樂趣。而戰棋這東西,就是你買了一隊軍隊回來,簡單來說就是一大堆人物模型,但這些模型多數需要組裝,然後由玩家為他們逐一上色。我看著部室內的模型看得出神,完全不知道那兩位男生已經停止了遊戲,並走近了窗戶。

        “喂,這位同學,我見你看著我們看得呆了,你沒事嗎?”

        “啊!沒事,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被兩位男生一問,我終於從那張放滿模型的桌子上回過神來。

        “咦!我認得你,你好像是隔壁C班的女生,你也對戰棋有興趣嗎?”

          其中一名穿著運動服的男生,原來是B班的同學,想不到他竟然會認得我,聽到他這樣說,不知怎的突然一陣尷尬的感覺湧上心頭,我的面頰立即紅了一,然後害羞地低下頭回應說:

        “我,我沒玩過戰棋的,我只是碰巧經過見到你們玩,因為我沒有見過,所以

        “那你不如進來參觀一下戰棋部吧!”

        我還未說完,另外一位應該是學長的男生竟突然邀請我進入部室參觀,原本我是想拒絕的,但同時我又很想看看這些模型,在我的內心還在交戰是否要進入部室參觀時,那位穿運動服的男生已經從部室走了出來,並站到我身邊說:

       “歡迎來到戰棋部!戰棋真的很好玩啊,你一定會喜歡的!”

        這傢伙就像街頭的推銷員一樣,以硬銷的方式,向我推銷他們的社團,我戰戰兢兢走進戰棋部,然而,僅僅只是一門之隔,當我進入戰棋部,除了那張作為模型戰場的桌子外,大門旁那個放著一堆堆不同人物模型的大型飾櫃、牆邊那一整排放著模型盒子的層架、還有夾在層架中間並排著的兩張模型工作桌、散落在桌面上的各種工具和模型、堆積在儲存盒裡的顏料、在窗戶前面那個連接著抽氣管道的小型噴漆工作箱,還有掛在旁邊電氣泵上的噴筆,看上去好像很久沒有使用過似的,都沾上了一層簿簿的灰塵了,難道這兩個人平時在這裡的活動,就只是玩戰棋遊戲嗎?他們都沒有製作層架上的模型嗎?看到這裡既陌生但卻滿懷熟悉的風景,往日跟爸爸一起製作模型時的情景,竟在我眼裡與這些風景重疊,我的內心立即不由自主地激動起來,眼眶中的淚水差點沒湧出,我立即停下參觀的腳步,站在模型工作桌前,用手輕撫粗糙的桌面,深呼吸了一口氣,忍住了眼淚。

        “同學仔,看來你好像很有興趣的樣子?不如加入我們戰棋部吧,我們正在招收部員啊!”

        “但我對玩戰棋完全沒有興趣。”

          雖然這裡的景物確實勾起了我很多回憶,但我對玩戰棋真的沒有興趣,兩個男生聽到我的話後都沉默了,原本還有點熾熱的氣氛一下子冷卻了下來。不過,這裡有完善的模型製作設施,令我覺得如果不去使用的話真的很可惜,望著兩位男生尷尬和有點失望的神情,我不知那來的勇氣,突然對他們說:

       “如果我在這裡只是製作模型,你們覺得可以嗎?”

        兩個男生聽完我的說話後面面相覷,然後大笑了一聲後對我說:

       “就算不玩戰棋,只要你喜歡玩模型,我們戰棋部也是無任歡迎的!”

        從那天起,我正式加入了森之丘高校戰棋部!

        楊楓,高中三年級,戰棋部現任部長,他由高中一年級就加入,跟隨著以前的學長們一起製作過不少戰棋模型,也熟悉遊玩幾個戰棋遊戲。而和我同是高二、那個B班的運動服男生名叫杜志康,這個人完全不會製作模型,他進入戰棋部純粹就是喜歡玩“戰棋遊戲”。

      “楓學長,飾櫃裡的小兵們都是你上色的嗎?”

      “不是啊,我們戰棋部的模型,大部份都是去年畢業的軒學長和仁學長製作的,我了一部份沒有他們塗的好。”

       “陳千雅,你以前有玩那些模型呢?”

        我站在戰棋部的飾櫃前,一邊看著學長們以前製作的精美戰棋模型,一邊跟楓學長和阿康細說我從小跟著爸爸玩各種高達、戰車和飛機大炮等模型的經歷,雖然我也不是什麼模型高手,但我這個“喜歡玩模型的女生”的背景,對於這兩位男生來說,也確實算是一個非常吸引的人設。所以在我加入戰棋部後,楓學長和阿康就非常積極地向我介紹戰棋部現有的戰棋模型和遊戲:例如英國的GW戰錘系列、WARLORD的古代和二戰戰爭系列,還有其他歐美品牌的奇幻戰棋模型等等。看著這些精緻的模型原件,幻想著他們在上色後,被楓學長和阿康拿去馳騁在桌面戰場上戰鬥的英姿,我內心那股模型之火立即被點燃起來!而楓學長知道我只喜歡製作模型,也安排我在社團的角色是主力為戰棋模型製作和上色,畢竟阿康就只會玩遊戲。

        “戰棋模型還是要整套上好色,放上戰場開戰才夠氣派呀!哈哈!”阿康笑說。

        “是的,上了色的模型,就像被賦予了靈魂一樣,我覺得他們都是有生命的。”我說。

        “千雅,那我們戰棋部的模型就拜託你了,你可以隨便使用部室的設備,如果你有自己的模型也可以拿回來製作啊!另外,其實在寒假的時候,我們會和區的海灣高校舉行一場戰棋友誼賽,在比賽之前,我們就一起努力完成這套戰棋模型的上色吧!”楓學長說完,就指著桌面戰場上的那一大堆戰棋小兵。

        加入戰棋部一段時間後,我和楓學長,還有阿康,都在不知不覺中熟絡了,也算是成為了同一社團的朋友,雖然有相熟的女同學跟我說,社團就只有我一個女孩子,怕我會不習慣。但我覺得大家都是為了共同喜歡的東西而在一起努力,加上只要能有地方給我玩模型,對我來說,沒有什麼習不習慣的。而在之後的日子裡,每星期我都會有幾天在放學後留在戰棋部進行活動,而為了應付比賽,阿康和楓學長平日都會進行戰棋遊戲練習,而我則會在模型工作桌前埋首工作。爾,當他們不玩遊戲,楓學長就會坐在另一張工作桌前與我一起為模型上色,通常在這個時候,阿康就會拉張椅子反轉坐下,伏在椅背上,然後靜靜看著我們工作,但我發現,他的目光總是喜歡望向我這邊的方向,所以很多時我都會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而害羞臉紅。這個時候,通常我會放下手上的工作,然後假裝尋找工具而別過臉避開他的目光,但我不知道,他是否留意到我做這些動作,其實是在迴避他的目光。也不知道,他是否看到我的臉紅,更不知道,他為什麼總是喜歡看著我?

        十一月底的某天,放學後我如常前往戰棋部,當我進入部室,發現楓學長和阿康都不在。

       “今天他們都沒來嗎?那我就可以靜靜地為模型上色了。”

       我伸了個懶腰,然後坐在工作桌前,看見桌上那套準備年底拿去參加比賽的戰棋模型,還未上色的就只剩下最後十多隻小兵,我就拍一拍自己的臉抖擻一下精神,然後拿出爸爸生前用過的那支噴筆,準備為小兵進行底色噴塗。其實,剛加入戰棋部時,我就帶了一批爸爸生前用過的工具回來,作為我專屬的工具使用,因為我覺得,我使用這些工具時,就好像感到爸爸在我身邊、像以前一樣陪伴著我玩模型。

        把小兵噴底色,放到旁邊晾乾後,就開始為之前做好的戰棋做最後的色彩調整,我一直全神貫注地工作,竟不知阿康在何時已進入部室。而他就像平時一樣,一張椅子反轉坐下,伏在椅背上,靜靜看著我為模型上色。當我發現他時,我嚇得“啊”一聲地叫了出來。

       阿康你是什進來的坐在我旁邊真的嚇死我了!”

       哈哈真的不好意思我進來很久了見你在全神貫塗色不想打擾你所以就不出聲叫你了。”

       你為什麼總是喜這樣看著我?”這一刻我終忍不住問他了

        說完這句話後部室的空氣仿瞬間凝結住了但隨即我見到阿康的臉紅了然後這傢站了起來走到桌面戰場前拿起幾隻已上好色的戰棋把玩自言自語地說什麼:

       “上了色的戰棋靜靜地在那真的十分好看

       這隻小傢上色後竟然這麼可愛!”

        阿康就是不回答我的問題,我不服氣就站起來向他質問實,我並不是傻子由他之前第一次這樣看著我做模型的那天起我本來就猜到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我現在並不想相信那個答案因為我還想不通理由除非那是由他自己親口對我說可是在我連質問之下,他就只留下了一句“對不起”之後就逃走了

      一點告真的這難嗎?”

       那天之後我和阿康在部室見面時大家總是有點靦腆、有點尷的樣子但我們仍努力假裝著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開心地進行著戰棋部的活動但心水很清的楓學長卻好像早已察到我們之間奇怪氣氛,但他卻什也沒說而距與海灣高校比賽日子越來越近,楓學長和阿康也在加緊進行練習由於那套拿去參賽的戰棋我早塗好了所以現在沒什好做的我就調皮地模仿著阿康拿他經常坐的那張椅子反坐伏在椅背上靜靜看著他們玩戰棋但我的目光卻始一直望著阿康那邊有時我會發現阿康在偷偷看我看他他那被我看得不知所措的模樣,令我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

      要更改比賽日期好的好的那我們安排一下。”電話掛線後楓學長一臉無奈因為海灣高校在原定比賽那天有其他活動,於是比賽要押後一個星舉行而那天正好是1231同時也是我爸爸的生忌日

        由於年末天我們一家要回老家拜祭爸爸,所以我無法跟他們去比賽

      千雅比賽你不能來實在太可惜了但也沒辦法,到時和阿康唯有作戰吧!”知道我不能參賽,楓學長和阿康都露出失望的神色

      我也覺得很可惜呀這是我第一次參社團的比賽,我也想看看由我親手上色的戰棋大軍在戰場上作戰我會在老家為你們加油的你們記得拍多比賽的照片給我看啊!”

         你放心吧,我們一定會戰勝回來的,因為我們的軍隊有你的上色加持呀!阿康笑說。

        然後,寒假開始了,聖誕節那天,我和阿康、還有楓學長一起去了吃晚飯慶祝聖誕,那晚楓學長竟然帶了與他同班的女朋友出來,這讓我們都感到非常驚喜!飯後,楓學長和女朋友還有節目就先行離開了,而我和阿康,則漫無目的在聖誕夜的鬧市上閒逛,我們去去了熱鬧的聖誕市集廣場,也去看了教堂看子夜彌撒,再去吃了夜宵,然後才一起坐公車回家。           

       “今天玩得真開心啊,想不到連楓學長也交女朋友了,他也收得太密了,哈哈!”

       “是呀,實在太令人驚喜了。說實在的,也真羨慕他能交到女朋友呢”最後那句話,阿康望著我眼睛小聲地說。

        聽到阿康這樣說,我的臉紅了,就別過臉望向車窗外,聖誕雪夜裡,天上飄落的薄雪堆積在街道上,反射著路旁聖誕燈飾彩燈的色彩,使得街景就像是夢境一樣。

        “杜志康,謝謝你今晚陪我去了那麼多地方玩,其實,我也

        就在那個時候,公車到站的提示聲響起,我沒有再說下去,也沒有讓阿康看到我的臉。最後跟他說了句:“比賽一定要贏啊!”就下車了。就在我下車後跟他揮手說再見那刻,阿康突然好像有什麼事想跟我說似的,可是此時公車已開車了!但幾分鐘後,我的手機訊息提示聲響了,我拿出一看,那是阿康傳來的留言:“等我贏了比賽,就告訴你那天的答案!”看完留言後,我在雪夜裡笑著站了一段很長時間才肯回家。

           比賽輸掉了!

        寒假結束,新學期後第一次回戰棋部,楓學長說有事不能來(肯定是去了拍拖吧!),這天只有我和阿康,說起輸掉比賽的事,阿康就很不甘心地說那是因為當日的骰子運實在太差,很多次攻擊和防守回合時都投不到好的數字,所以遊戲只玩了三個回合就直接被團滅!我也只能安慰他說下次再努力。但我最關心的,還是聖誕夜那天他留言給的說的那句話。

       “阿康,你說過如果贏了比賽,就告訴我那天的答案,你記得嗎?”

        被我突如其來問起那天的留言,阿康也有點愕然了,我沒有給他時間思考,接著就說:“比賽輸掉了就不打算告訴我嗎?”

        阿康搖搖頭,沉默了一會,然後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後,就鼓起勇氣開口說:

      “其實,自從第一次看見”阿康只說了兩句,突然揚手停止了自己的說話。然後他再深呼吸一口氣後說:“我傳短訊告訴你吧!”說罷,他就拿起出手機,在上面開始快速地打字,十秒後,我放在書包裡的手機響起訊息提示聲,我轉身從書包裡拿出手機,看完上面的留言:

      “你靜靜地製作模型的樣子真的很可愛,自從第一次看見,我就喜歡上你了。”

       “那是真的嗎?” 我背向著他說。

      “是真的,其實那天我也說過了,只是你沒有留意!”阿康肯定地說。

        聽到他這樣說,我想起那天他被我質問後那些自言自語說話,我的臉隨即紅得像個大蕃茄一樣,正想回應他的說話時,他就搶著說:

        “千雅,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嗯!”我沉默良久,然後轉身向著他,望著他的眼睛說。

          轉眼間,又是新學年的開學日,楓學長畢業了,我和阿康升上了高三,我也成為了森之丘高校戰棋部的部長,雖然現在戰棋部只有我和阿康,但我還是會繼續愉快地在這裡玩模型,暫時沒有戰棋對手的阿康,除了在積極招收新部員外,他也像以前一樣喜歡看著我製作模型,而他最近更開始跟我學習製作模型了,。看著阿康笨手笨腳像個小孩子一樣製作模型的傻樣子,那情景就像當年我跟爸爸學做模型的時候一模一樣!

       “噗哧!”看著阿康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

       “你在笑什麼?”阿康一臉疑惑。

        春神悄悄降臨大地,森之丘高校戰棋部還是如往昔一樣傳出愉快的喧鬧聲。同學,你喜歡玩模型嗎?你想加入戰棋部嗎?只要你喜歡模型,我們都會無任歡迎!

台長: 紫菱
人氣(357)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森之丘高校戰棋部 |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