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8-11 21:38:49| 人氣32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在櫻花盛開之時化上淡妝 (刊於2019年文學雜誌"澳門筆匯"第69期 )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櫻花盛開之時化上淡妝

 

刊於2019年文學雜誌"澳門筆匯"第69期 

 作者:紫菱

 

 

        在空無一人的殯儀館停屍間裡,我默默地望著放在中間那張床上的屍體,那是我媽媽的屍體。

        我媽媽生前是一個化妝師,她每日的工作就是為客人化上美麗的妝容,她的客人有男有女,我以前曾經問過媽媽,為什麼她的客人要化妝,媽媽只會說,每個人都有他要化妝的目的,有的是為了表演、有的是為了結婚,也有的單純就只是為了想變得美麗而化妝,但歸根究底,媽媽說人們要化妝的根本目的,就是為了取悅別人,因為美麗的妝容就像一副面具,一副能令別人愉悅的面具。

        小時候,我每次見到媽媽幫別人化妝,我都會想 ,將來我也一定要和媽媽一樣,成為一個化妝師。有時,媽媽會把我拉到梳妝台鏡前,給我一個化妝用的刷子,她會坐在我的前面,一邊告訴我梳妝台上各種化妝品的名稱,一邊教導我如何使用這些化妝品。那個時候,她會一步一步的教我如何使用那把化妝刷子,如何使用梳妝台上那些色彩繽紛的化妝品,然後,捉著我的手,將沾上了化妝品的化妝刷子往她臉上輕掃。

      “看,小燕將來也可以像媽媽一樣,用這些東西幫客人們變得更美麗。”

        我有時會坐在梳妝台前用自己的臉來做練習,為自己化上不同效果的妝容,每次只要我做得好,媽媽都會好好的誇獎我,能得到媽媽的誇獎,是那個時候我最開心的事情,那個時候,我的夢想就是要成為像媽媽一樣的化妝師!可是,大約在三年後,在我正就讀高三那一年的某天,她在外面工作期間突然猝死了。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說話。那個與我相依為命的媽媽就這樣永遠離開了我。我默默地望著已變成一副屍體的媽媽,她那張因為失去了生氣而塌下來的遺容,在停屍間慘白色的燈光下就像一塊鋪上了白色麵粉的扁平肉塊,殯儀館的遺體化妝師為了令逝者看上去像活人,媽媽的臉被化上了一層又厚又醜的白色妝容,想不到一生替別人化妝美容的她,死後卻沒能帶著一副美麗的妝容離開。

        突然,在我眼前那死去了的媽媽睜開了眼,當她睜眼那一刻,鋪在她臉上的那層厚厚白色粉末,瞬間就像山崩一樣從她的臉上塌下!同一時間,媽媽的遺體像安裝了彈簧一樣彈起,放上壽衣上的紙錢被掀起在停屍間內飄散,她坐在停屍台上把頭轉向我,然後她的口微微張開,好像準備要說話的樣子!看到死去了的媽媽突然發生屍變,在旁邊的我已嚇得說不出話來!但身體的本能反應卻在叫我向著停屍間的門那邊後退,雖然動作很慢但我確實是在移動。

      “去死吧,你這個自甘墮落的婊子!”

媽媽的屍體說出這句話後,她睜開的雙眼隨即流出兩行恐怖的血淚,然後一聲可怕的尖叫,媽媽跳下了停屍台,然後像喪屍一樣直撲向我!我連爬帶滾的跑出了停屍間,逃往同樣空無一人的靈堂內,靈堂中央放了媽媽的遺照,就在我經過時,遺照內的媽媽竟突然向我怒目而視,配合著從後撲至的媽媽遺體,同一時間再次向我大喊:

      “去死吧,你這個自甘墮落的婊子!”

        我推開靈堂的門,但想不到靈堂外面竟然是另一個靈堂!而且是一個四幅牆都貼滿了某人的生活照的靈堂,在逃走中的我雖然沒時間去看,但只看了一眼我仍然認得出,這些照片都是我從小到大和媽媽一起拍過的生活照,而在同一時間,這些照片裡的媽媽,也和剛才那個靈堂的媽媽遺照一樣向我怒目而視,並且同樣說出剛才那句說話,我被眼前的情景和說話嚇得掩耳倒地,就在這個時候,流著血淚的媽媽遺體也已經撲到我的身上!

       “媽的!又是這個令人討厭的夢......

        從惡夢中驚醒,想起剛才那可怕的夢境,心有餘悸的我到桌子旁邊倒了一杯水徐徐喝下,之後我走到洗手間的鏡前,默默地望著鏡中自己。就像當日默默地望著媽媽的遺體那樣,我被惡夢嚇出的淚痕,弄污了我一直保持著的妝容,就像夢中那個流著血淚的媽媽那樣,我害怕得立即將臉上的化妝卸掉。然後,我默默望著回復了素顏的自己,不知怎的,我突然覺得鏡裡面的自己很陌生,我看到的仿佛不再是自己,而是一個已經放棄了夢想,還有和夢中的媽媽所說一樣,鏡裡面那個人,是一個自甘墮落的婊子!

        為了稍為忘卻一下惡夢帶給我的鬱悶,翌日我就跟公司請了幾天假,早上出門前我化了一個我不用工作時才會化的淡妝,然後一個人出外走走。現在是三月下旬,市內種植了很多櫻花樹,現在這些樹上的櫻花正值滿開時期,整個城市就像化上了一層櫻花色的淡妝。我漫無目的地沿著市內種植了櫻花樹的道路散步,走過了繁忙的商業區大街,穿過了市內的小公園,又鑽進了安靜的住宅區小巷,微微的春風吹過,吹落的櫻花花瓣像雪雨般落下。偶爾停下腳步,拾起一些在地上的櫻花辦,擺出幾個可愛的姿勢,用手機自拍了幾張大頭貼放到社交網站自娛。我應該很久沒有這樣在上午無聊地閒逛吧。不知不覺,在櫻花的引導下,我竟然走到了以前讀中學時的學校門前,說起這間學校,在市內也算是一間有名的學校吧,因為這間學校最有名的是學校校園附屬了一個很大的公園,而且還是對外開放的,這個公園也是市內著名的賞櫻勝地。

      “你好,請問你是不是陳小燕同學?”

        就在我站在校門前正準備要穿過去公園時,一名年約六十歲的婦人向我搭話。

      “是的,請問你是……哦!你是黃老師嗎?初一時教我們國文的黃老師!是呀,我就是陳小燕,就是當時一年二班那個陳小燕,想不到你會認得我呢。”

      “其實剛才你從那邊走過來時我已認到你了,雖然我剛剛還有點猶豫那個是不是你,但當你走近,見到你的樣子時我就肯定了,因為你和你媽媽化了妝後的樣子都是一樣的。”

        “怪不得你認得出我了,可惜我媽媽在我高三那年離開了。”

        “對不起……那件事,我知道,她當年曾經替我剛出嫁的女兒化過新娘妝,可惜還沒來得及向她道謝就……

         “真的?我媽媽有替你的女兒化過新娘妝嗎?”

         “是呀,那應該是你準備升高三那年暑假的事吧,我女兒說,你媽媽幫她化的妝,是她有生以來化過最美麗的妝,她有時還會跟我說很多謝那個阿姨令她以最美的妝容出嫁。是呢,小燕你現在在做什麼工作呢?我記得你媽以前說過,你的夢想不就是跟她一樣,是化妝師嗎?那你有繼承你媽媽的工作嗎?”

         “唉,說來慚愧,我沒有繼承媽媽的工作,雖然我很喜歡化妝,但這種工作很不穩定,也賺不到多少錢,所以,所以我現在只是在一間普通公司做一個普通的職員吧。”

        “那真可惜呀,對呢!你想回去學校走走嗎?我帶你回去,你應該會很懷念校園裡的櫻花園吧!”

          跟著黃老師,我回到了久違了很多年的校園,在學校西邊那個與分隔著校園與公眾公園的湖邊,有一個由學校管理的櫻花園,那裡除了種植了顏色粉白的像化妝粉底一樣的染井吉野櫻,還有如胭脂般帶著帶著粉紅色的山櫻和枝垂櫻,而花園裡最美麗的一棵櫻花樹,就是種植在櫻花園中央小山丘上那棵被稱為江戶彼岸的巨型櫻花樹,那種就像介乎淡妝和素顏之間的淡淡雅致粉色,令每個看過的人都無不回頭讚嘆。

        “小燕,今年的櫻花真的開得特別美呢。”

        “是呢,可惜櫻花的美只是一瞬間,就像小時候我們說過的夢想一樣,只是一瞬間的熱情,熱情消退以後,很快就會有另一個新的夢想。但最終這些夢想卻永遠都實現不了。”看到櫻花飄落,我有感而發。

        “是嗎?,但有夢想還是沒有比沒有夢想好吧,我覺得有夢想的人,總是特別耀眼的,你覺得對嗎?”

        “嗯。”

         關於夢想,黃老師的話說得很簡單,但有誰又會知道,在這個城市為了生活,多少人放棄了他的夢想,然後幹著自己不喜歡幹的工作,有些甚至自甘墮落,走上了令自己也不能原諒的不歸路,但是,如果這條不歸路能令我在這裡生存下去,而且還能好好地生活下去,那我是絕對不會後悔走過這條路的。

        “哦!小燕,我突然想起了,初一國文課時,我曾經叫你們寫過一篇給自己長大後的信,你還記得嗎?”

        “有嗎?我不記得了。”

        “當然有呀,那些資料現在還存放在學校,你想看看自己當年寫過什麼嗎?來,我帶你回去看看。”

         我還沒有應承黃老師,她就已經拉著我的手走進教學大樓裡面,由於現在還是上課時間,在穿過大樓的時候,我還聽到一些課室傳來老師的講課聲和學生們讀書的聲音。黃老師把我帶到檔案室,她打開了存放著舊生檔案的櫃子,並找到了寫著我的名字的一大疊檔案,她用了幾分鐘時間翻閱了我的國文科檔案,從裡面拿出了一張舊式的信紙,然後帶著微笑將那張記錄著我的筆跡的信紙交了給我。

        拿著那張信紙,眼前的景象仿佛像時光倒流般回到了初中一時……

      各位同學,請你們拿出信紙,將你想告訴未來的自己的說話寫下來。

初一國文課的黃老師宣佈了今天的作文題目後,我就拿起了鋼筆,鋼筆筆尖落在那張有著紅色分隔線條的老式信紙上,黑色的墨水渲染上信紙的纖維,瞬間由思想變成了文字,當時還是初中一年級的我,轉動著純真的大眼睛,帶著微笑為未來的自己寫下了這封信:

 

“給成為了大人的陳小燕:

 

        你好嗎?今天老師要我們寫這樣的一封信,雖然我不知道成為了大人後的你現在會是什麼樣子?那時你還會留著我現在的草菇頭髮型嗎?住在隔壁的哥哥經常說女孩子就是要有一頭長髮才好看,所以我覺得你應該也會留著一把美麗的長髮吧。成為了大人後的我,你現在過的開心嗎?在外面的工作順利嗎?有沒有認識到喜歡的人呢?還有,你一直想成為化妝師的夢想實現了嗎?

        我一直希望,未來的自己可以跟媽媽一樣,在不同的地方為不同的人化最美麗的妝,將人們最美的一面展現在別人眼裡,然後成為一個很厲害的大人、很厲害的化妝品師,如果你能做到這樣就好了。

 

成為了大人的我,無論你在那裡,願你安好。

 

                                                                                          還是小孩子的陳小燕敬上

 

       我一邊看著我以前寫過給小時候的自己的信,眼前的時空仿佛碎裂成無數碎片後重組,然後我看到穿著初中校服的陳小燕拿著這封信站在我眼前,那個還是小孩子的我,在我面前向我讀完了這封寫給成為了大人的我的信,然後時空再次碎裂,陳小燕帶著微笑消失在無數的流光裡。這個時候,我的眼淚已忍不住泊泊而下,然後我緊緊地擁著黃老師大哭了一場!

     “對不起……我沒有……我沒有成為你想像中的大人,真的很對不起……

       那一晚,我決定給還是小孩子的我回信了。

 

“給還是小孩子的陳小燕:

   

        我沒有實現你的夢想成為一個化妝師,雖然我留長了頭髮,雖然我每天都化著很美麗的妝容上班。可是我每天都過得很不開心,雖然我很想談戀愛,但我知道我不值得別人去愛。因為我軟弱,因為我貪婪,就算我繼承了媽媽的化妝技術,但我還是放棄了夢想,放棄了自己,我選擇了一份墮落的工作,然後像這個城市中某個普通人一樣,每天都是為了取悅別人而在這裡艱難地生存下去。

        對不起,我沒有成為你想像中的大人!

        對不起,我沒有實現我的夢想!”

       

       我沒有寫完那封信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六時半,望出窗外,破曉的陽光就像為死而復生的城市化上了新妝,金黃色的陽光就像昨日我緊抱著的黃老師一樣溫暖!

        “傻孩子,別哭,只要你仍然擁有夢想,終有一天還是會實現的。”

          想起緊抱著黃老師時她跟我說的話,我鼻子一酸,眼淚已不知不覺湧上眼眶,然後我再次提起筆,把那封寄給小孩子的我的信寫完。

 

   ……還是小孩子的陳小燕啊,雖然現實是如此殘酷,但我或許還可以再努力一點,因為我還有夢想呀。

        所以,我還是想再次擁抱一下夢想。

        非常感謝你的來信!

 

        還是小孩子的我,無論你在那裡,願你無憂!

 

 

                                                                                              成為了大人的陳小燕

 

 

        數年後的春天某日,和每年這個時候一樣,城裡的櫻花再次迎來了盛開之時,而在城裡多如星數的美容店中,從去年開始,就多了一間由陳小燕所經營的小小美容店。當晚,在城裡的高級酒店裡,一對男女在床上歡愉完畢,男人倒了一杯紅酒站在窗前。

      “今晚真是很難得呀,竟然能約到偶爾回去夜總會客串的你!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美麗,而且技術也沒有退步,我真的覺得很滿足!是呢,為何你會回去客串呢?你不是已經沒幹這行很久了嗎?”

       “嗯,我真的沒幹很久了,我現在開了一間小小的美容店,但不知為何,有時就是想回去客串一下。”

       “是錢不夠用嗎?只要你願意的話,我絕對可以包養你呀。”

       “不用了,我現在又不是缺錢。”

        “那你為什麼還要回去客串做這些事呢?”

        “要說的話,那或許是我還喜歡著取悅別人的感覺吧。”

台長: 紫菱
人氣(32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在櫻花盛開之時化上淡妝 |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