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8-05-08 17:26:49| 人氣68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行動代號 -風鈴 (2015年澳門文學作品選入選作品)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行動代號 -風鈴

 (刊載於2015年9月出版第54期<澳門筆匯>及<2015年度澳門文學作品選>)

 

作者:紫菱

 

牛奶糖一號,牛奶糖一號,這裡是口香糖小隊,本機已進入目標地上空,準備執行任務,是次行動代號 -“風鈴”。請准許進行空降!重覆,本機已進入目標地上空,請淮許進行空降!」

「口香糖小隊,這裡是牛奶糖一號,請求批准!」

運輸機穿越厚厚的雲層,從機身那小小的橢圓形窗戶望出去,那個我曾經非常熟悉,現在卻變得陌生的城市輪廓,終於展現在我眼前。細心地看,我還能找到幾個從以前就一直沒有改變過的地標建築物。看著這些建築物,一幕幕我曾經在這個城市裡編織過的回憶,還有很多人的面孔都在我腦海裡浮現,可是,在這一刻,這些東西都已經變得不重要。

「別發呆了!準備進行空降!」

長官的吒喝把我從回憶的畫面拉回現實,我立即收拾心情,拿起裝備與同伴們走到運輸機艙門旁邊,長官很快地說了一堆話後,艙門緩緩打開,然後我們就逐一跳進天空、跳進那個曾經是我成長的城市-澳門的天空中!

「牛奶糖一號,口香糖小隊全員成功於預定地點降落,現在位置是澳門東部連接誇海大橋的人工島上!」

我們降落後,隊長立即與牛奶糖一號進行聯絡,同伴們亦忙於整理裝備,進行周邊警戒和設立衛星定位。但我卻選擇站著原地,看著眼前已經滿目瘡痍的環境、看著我對面那楝已經被破壞得快要倒塌的屋苑。在我的記憶裡,我記得那裡曾經是很多很多人的家,屋苑前那個兒童遊樂場,也曾經滿載過小孩子們的歡笑。但現在這些東西都消失了。這片曾經是我充滿了回憶的地方。而對於我身邊的同伴來說,這裡卻是一塊與任何地方都感覺一樣陌生的土地。

「孩子們,別慢吞吞了,我們的任務是在日落前搜索生還者,你們想快點回家嗎?那就動作快點!」

隊長一邊說,一邊拿起裝備催促我們出發,眼前滿目瘡痍的環境,實在沒有人會想像得到,這裡曾經出現過的幸福熱鬧畫面。

「真的會有生還者嗎

「我覺得絕對不會。」

「師兄,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參加這裡的行動。其實我想問,那些東西憑我們幾個人就可以解決嗎?為什麼不派大型機動部隊過來?」

有同行的新人隊員向大家發出了疑問。

「派大型機動部隊來?新丁,你沒聽過一年前那場議事亭之戰嗎?我軍派來協助居民疏散的整隊機械化部隊,一夜之間就被那些東西全滅!自此以後,軍方就開始以這樣派遣步兵小隊的形式來這裡執行任務了。」

「那些東西連整個機械化部隊都能消滅,那派小隊去不是直接送死嗎?」

「這反而不會,因為那些東西有一個特點,就是力量很強、速度很快但身體很弱,而且它們非常怕光,早上都會躲在陰暗處隱藏沉睡,晚上則極度活躍,並具有極強的攻擊性,機械化部隊的大型車輛和設備目標大,自然就會成為它們攻擊的目標。那時候軍方還不知道它們的特性,所以在那場戰役中,整個機械化部隊迅間就被全滅,連同那些來不及逃走的難民,那次被它們殺死和同化的人最多!」

「就是因為這次慘痛的教訓,軍方之後就制訂現在這個「風鈴」行動,每次都在早上派出多個小隊入城進行搜救,然後在黃昏前全員撤離。」

由於那些東西早上會躲在陰暗處沉睡,所以大型建築物內、地下停車場或密閉的場所等沒有光照的地方我們都不會進去,我們這些由軍方派來的小隊,每天就像自由行一樣在市區中閒逛,我們慢步穿越了人工島的住宅街區,進入以前稱為北區的那個區域,在廢棄車輛被堆放得亂七八糟的街上,除了垃圾和瓦礫之外什麼都沒有。偶爾在街角暗處見到一些屍體躺著,隊長都會小心翼翼的指示我們接近觀察,如果真的是屍體,就用火將之焚燬,如果躺著的是那些東西,就直接亂槍殺死再焚燬!

「想不到好端端的一個城市,在短短兩年間竟變成了這個樣子,幾年前來過旅遊,我還記得酒店接待處那個長得很可愛的女接待員。唉,真可惜呀

有隊員想起曾經在這裡的旅遊經歷,再看看周圍的情況,不禁搖頭歎息。

「這也只能怪當地政府為了發展,對外來投資的企業毫無監管,結果引來了這場無法挽回的大災難

「那場大災難與外來投資企業有關?詳細情況如何?快說快說!」

新丁隊員好像對大災難與外來企業有關的事深感興趣。

「是,引發大災難的是一間外國精密科技企業,那間企業表面上是一間開發電子科技軟件的企業,但內裡他們卻利用這裡出入口法例寬鬆之便,偷運了一批禁止進口的生物原料,並秘密為他們的國家進行高度危險的生物武器研究,結果,一次人為的意外聽說是因為停電,令那些生物武器的實驗原體粒子意外洩漏了出去!之後,接觸過原體的人都被感染,然後身體發生劇烈變化,變成了那些可怕的東西!之後的情況你應該可以想像到,就像災難電影的情節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後來,政府封鎖了澳門邊境及以北將近十公里的土地,並設立了永久無人警戒區域,這些都是後來全世界所知道的事了。」

就像閒話家常般,兩年前發生在這裡的災難被輕描淡寫地描述過後,新丁隊員沒有回答,只是無奈地搖搖頭,然後大伙兒繼續默默地向著沒有目的地的前方進發。

「你們當中有誰曾經是澳門人?」

走在最前面的隊長突然發問。

「我!」

整隊人當中就只有我一個回答。

「是嗎,大災難發生那時,你在澳門嗎?」

「不在,那一年我剛好去了國外留學。」

「那你的家人呢?」

「不知道,兩年來都沒有他們的消息,或許已經死了,又或許已經變成了“它們”。」

「轟!」

「隊長!那邊好像有情況!」

我的話剛說完,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就打破了我們聊天的氣氛,整個小隊向著巨響方向抬頭一望,竟看見前方一楝建築物二樓的一幅外牆被某種東西由內向外打爆,跟著在湧向大街黑壓壓的瓦礫煙塵中,隱約見到一個像人的生物站在破牆邊緣向著外面痛苦地吼叫!隊長見到這個情況,就立即打出停止前進的手勢並轉頭向我們小聲說:

「找掩護,準備作戰!」

我們小隊都經過嚴格的戰鬥訓練,各隊員已迅速走到有掩護的位置準備作戰!我和兩位隊員走到了一個廢棄屋苑樓底下的商店街前找到了掩護。

「阿文,你剛才不是說那些東西早上會在沉睡狀態嗎,為何現在卻這麼生猛?」

「我那知道,可能它們已經變種,現在連早上也出來活動了。」

在我身邊兩名隊員說話的同時,另一邊街角就傳來了伴隨著尖叫的槍聲!我認得發出尖叫聲的人叫光仔,就是剛才那個新丁!然後同樣是一聲巨響後,尖叫聲和槍聲都停止了,在散開的沙塵中,我們看到光仔剛才所在的位置已經變成了一堆瓦礫!而在瓦礫堆前,則站著了一個比正常人高出約一米、身材巨大的“人”,這刻我們終於看清楚“那些東西”的真面目!它也同時發現了在對面商店街的我們,在我們四目相投間,我只做出了一個簡單動作,就是大喝一聲:「走!」。另外兩位隊員也知道我的心意,同一時間,三人立即向著三個不同方向拔腿就跑,在我們逃跑的同時,連綿的槍聲響起!在不同方位的隊員同時向著那東西所在的位置開火!但在煙塵之中我們都沒有確定有沒有打中!實在太奇怪了,就如剛才的隊員所說,那東西不是怕陽光嗎?那東西早上不是應該在沉睡嗎?為什麼現在卻會攻擊我們?是變種!那東西一定是變種!到這一刻我都是這麼認為的!

槍聲、慘叫聲、吼叫聲及建築物被摧毀的聲音此起彼落,我們這個十人的口香糖小隊究竟死了多少人我已經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活著!我不斷逃跑、不斷變換掩護位置、不斷向著傳來聲音的位置開槍,這時我的腦海已經陷入一片空白!

「小鬼!這邊!」

一聲大喝,把我從空白狀態喚醒,是隊長!他身邊還有另外兩位隊員!就像在遇溺時身邊突然出現一個救生圈的感覺一樣,身體的本能反應驅使我立即跑向他們那邊,當我剛轉身改變奔跑方向的同時,在我身後的濃濃煙塵中透出一個巨影,然後那東西的巨大身驅帶著恐怖的吼叫穿越煙塵而出!

「縮低你的頭!RPG發射!」

轟一聲後,我根本就是用飛撲的把身體壓下,一道熱氣剛從我身後穿過,我就再感到一股強大的沖擊力和熱力,然後就是一聲爆炸巨響!那一刻,我就像斷線風箏一樣向前甩出,而在那短短的一瞬間,我以前住在這裡時的回憶,竟突然像播放電影一樣在我的眼前閃現!我看見我的小時候,還住在關前後街時,一次放學回家在路上跌倒弄傷了膝頭,一位路過的中學生姐姐把我扶起,細心地用手巾幫我清潔正在流血的傷口,還在書包裡拿出一粒糖果請我吃安慰正在哭的我。然後就是中學的時候,在鳳凰木細碎葉子飛舞的校園裡與同學們愉快的打鬧。之後我見到爸爸媽媽,還有妹妹,那是兩年半前我準備離開澳門出國讀書前,一家人在機場為我送行的一幕,那天在我進入機場禁區前,媽媽流著眼淚拖著我的手。爸爸忍著淚水,笑笑口的輕拍我膊頭,囑咐我要努力讀書。妹妹紅著臉,裝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向我說再見,而那句再見,最終成為了永恆的訣別,因為那天之後,我就沒有再見過他們。

牛奶糖一號,牛奶糖一號,這裡是黑鷹二十四,已完成接收口香糖小隊,現正運送傷員前往赤蠟角空軍基地!」

牛奶糖一號收到!現在起風了,吹響了風鈴美妙之聲,祝一切順利!」

隨著這個城市的回憶在我腦海中像快鏡般閃現,我身上所有的感覺,也隨著這些片段落幕逐漸消失,最終眼前被一片無盡的黑暗籠罩!在黑暗中,我仿佛聽到總部牛奶糖一號在回應某人的說話,但為什麼後面會多了一句奇怪的句子呢?

到我在軍方醫院醒過來的時候,原來已經是數天之後!

「唔唔...

「小鬼,你終於醒了。」

我緩緩張開雙眼,首先映入眼簾的,竟然是隊長的臉!我稍為移動身體,見到另外一名隊員也與我一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咦!其他人呢?

「除了你們兩個外,其他人都死了,你真好運,RPG導彈爆炸把你被炸飛時,你剛好跌在我的身邊,我立即把你救起,可惜最後還是犧牲了一個隊員。」

「那,那可怕的東西呢?死了嗎?」

「最後那位隊員用身上的手榴彈跟它同歸於盡了。就是因為他的犧牲,我們才可以順利撤離。我將出現變種的事報告上級,後來前往調查的部隊也證實那些東西已經出現變種,為了根除後患,聯合國決定使用N2爆彈將澳門徹底炸毀。」

「什麼?!」

「或許,這個城市的命運已經到盡頭了唔,你好好休息!我會再來看你們。」

隊長輕輕拍了我的手臂一下,然後就準備轉身離去之際,他突然停下了腳步。

「小鬼,忘了告訴你,我跟你一樣,原本也是澳門人。」

由於出現不怕陽光和更具攻擊性的變異種,聯合國決定使用接近核彈威力的N2爆彈將澳門半島,氹仔及路環島從地球上徹底毀滅。數天後,當N2爆彈刺眼的閃光在地球表面閃過後,澳門,這個曾經聞名世界的東方小城,終於從地球上永遠消失。

在澳門被N2爆彈毀滅一個星期後,我的傷勢已好轉了很多,現正休養中。今日,隊長來到醫院看我,我們兩個人坐在醫院的戶外休憩區閒聊。

「小鬼,你相信有命運這回事嗎?」

「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

「我想跟你說,除了人之外,一個城市也有屬於她自己的命運,而澳門的命運,也終於到盡頭了,唉這個曾經如此地有名,並曾經繁盛過的地方真可惜呢!對了,我想知道,在你心目中的澳門,究竟是怎樣的?」

隊長原本在說命運,但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跟著就問了我這個問題。

「唔我心目中的澳門,應該還停留在那個時候吧。」

「那個時候?」

「對,就是我曾經在那裡幸福生活過的時候。」

聽完我的答案後,隊長露出一個好像終於明白了什麼的表情,並不住點頭,那一刻,我甚至看到他眼裡,好像有一點如果你不仔細去看就看不見的淚光!

「而我心目中的澳門,在這裡!」

隊長望著遠方,用手輕拍自己的胸口說。

「小鬼,我還有一件事想告訴你,你知道為什麼我們的行動代號要叫做風鈴嗎?」

「不知道。」

「那你就想想風鈴是如何發出聲音?據說起用這個行動代號名稱的軍方高層,以前也是一位澳門人。好了,我先回去總部了,再見。」

風起,鈴動,奏起清澄的樂章。

風止,聲停,一切回歸平靜。

風鈴的命運就是隨風而起隨風而停,它無法預測風何時會來、何時會停。一個城市的命運也是,繁榮、寧靜直至消亡,我們也無法預測。至於生活在裡面的我們,也無法改變那座城市由盛至衰的必然命運。我們唯有像風鈴那樣,隨著命運之風奏起屬於我們的生命樂章,將那些我們曾經愛過的人、那些我們曾經拼命守護過的東西、還有那些在這個地方生活過的幸福記憶,好好地保留在心中,直至一切歸於虛無。

 

20XXXX日,地球上再沒有澳門,行動代號-風鈴 任務結束。

全文完

台長: 紫菱
人氣(68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行動代號 - 風鈴 |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