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3-10-09 23:39:50| 人氣48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Fatima 辛亥百年特別篇 中西藥局的神秘往事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本故事寫於2011年


Fatima 辛亥百年特別篇  中西藥局的神秘往事

2011年,澳門。       

        在收到那個電話後,澳門文化部門的首長立即趕到草堆街80號那間舊址,當他一進入舊址,現場的工作人員就立即向他介紹舊址的修復進度和情況,

「局長,我們想你看的東西,就在這裡面

局長在聽完工作人員的介紹後,他面前已修復回原貌的舊址現場情況本來就已令他感到非常不安,而當修復人員從舊址內堂拿出一件東西給他看後,局長那份不安感覺終於從他的面上表露出來

「局長,我們想你看的東西,就在這裡面

那是一條曾經用作舊址橫樑的大木條,他由工作人員手中接過那木條,再用手電筒照看那木條的一個破口,在看到破口內的那件東西後,作為藝術家的他已知道那件東西絕對是非比尋常,雖然整間舊址,以至這件東西的出現令他感到非常不安。但是,當他在看完後竟然只是皺了一下眉頭,然後說了一句話後,就和助手迅速離開了……

「這東西絕對不應該在這裡出現封鎖發現消息,把東西立即帶回文化局,永久封存!」

在這個充滿戰鬥痕跡的破敗舊址內,在那條殘舊木條的破口中,一把由純銀打造,把手是一個聖母形象、而劍刃底部刻有「Anna  Fatima」這個葡文名字的精美短劍,正深深嵌在那條木橫樑內,而由橫樑破口可以看出,劍,肯定是經由強大的力度插入,才可造成這種破口,才可以這樣深深的嵌入其中而這把短劍的發現,揭開了這間稱為中西藥局舊址的一段神秘往事!

 

       1893年,澳門,福隆新街內巷

 

        凌晨時份,在福隆新街一條小巷內,一具由頸部至腹部被剖開、內藏全部跌出外露,死狀非常恐怖的女屍正橫陳在小巷深處,這具女屍生前應該是這一帶的流鶯,福隆新街在這個年代是妓院及賭坊集中地,除了妓院外,街上更有不少流鶯;在距離女屍不遠處的一個暗角,正站著一個身穿黑色西服,頭戴著歐洲紳士帽的男人,他手上拿著還沾滿鮮血的刀,這把能一刀剖開人體的鋒利凶刀竟然是一把外科手術用的手術刀,這個男人就是用這把手術刀將流鶯的身體一刀剖開男人步出暗角,他的咀角露出邪惡的笑容。但他的笑維持不了半秒,因為在昏暗的小巷中,三把飛刀突然射至,但男人竟然不閃不避,迅速用手上的手術刀將三把飛刀擋開!在夜色映照下,一名身穿緊身黑色皮衣的洋人少女在暗巷另一邊步出

「你沾滿血腥的手到此為止了,克拉崙斯公爵不,應該稱呼你做「開腔手傑克」!」

少女邊說著邊步向那個被稱為「開腔手傑克」的黑衣男子,二人之間就隔著那具仍在淌血的女屍。

「嘿嘿嘿梵諦岡的走狗既然你來了,那我就用你的心臟做最後的祭品吧!」

話剛說完,開腔手傑克以極快的速度跳過女屍,並將手術刀刺向少女,少女一個閃身避開手術刀,同一時間她手中就彈出了兩把飛刀,兩把飛刀近距離深深刺中了開腔手傑克的胸口,但傑克中了兩刀,竟如若無其事一樣,少女想不到傑克中刀後竟然沒事,反應告訴她要立即向後彈開,因為傑克的刀已迅速向她刺出,電光火石間少女只能伸出左手擋架,一下清脆金屬交擊之聲劃破了凌晨的夜空,少女被傑克迫退,但她也沒有受傷,原來少女的衣服下竟然穿了臂甲,少女中刀後二人拉開了距離,此時少女清楚見到傑克的胸口確確實實插著兩把飛刀,但中刀處既沒有血,傑克也沒有因中刀而受傷因為她只看到被飛刀插著的地方竟然泛著陣陣波紋,仿佛就像插在水中一樣.... 

「『空間的躍動者』果然名不虛傳,但我看你可以受得多少刀!」

 

少女話音剛落,四把飛刀已瞬間射出,並以不同角度射向傑克,但神奇的事情出現了傑克在飛刀即將射中的瞬間,拉起了他西裝後的披風突然退後,少女只看見她所射出的四把飛刀就在傑克面前消失,空氣中竟然泛起陣陣波紋,飛刀就像全部射進了水裡一樣眼前的景象雖然不可思議,但少女並未因此而震驚,而同一時間傑克已又再殺至!

「嘿嘿不知道修女的血會否比妓女的血更鮮甜受死吧!

傑克怪叫一聲,左手竟然掏出了另外一把手術刀,兩把手術刀同時刺向少女,少女不敢怠慢,由腰間拔出了一把全銀製的短劍,與傑克的雙手術刀在小巷中短兵相接,並互拼了十多刀。傑克的手術刀雖然短小但力量強大,少女用短劍及左手的臂甲連擋多刀,臂甲也被打至出現多條裂痕!但剛才傑克的怪叫好像已驚動了附近的居民,在小巷外的街上,多名男居民手持著火把準備進入小巷,傑克和少女都知道如果被居民看見一定會惹來極大麻煩,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幾個跳躍就由巷子跳到了附近平房的屋頂上。兩人在屋頂上邊走邊戰,轉眼間已越過了多間屋頂和多條街道。

 

        二人最後在草堆街一間屋子的屋頂上停下,急停的腳步撞脫了平房屋頂上數塊瓦片,瓦片跌到街上響起了清脆的碎裂聲,在經過一輪急速戰鬥後,少女所穿的盔甲上多了很多花痕和裂痕,雖然人未有受傷,但如此快速的戰鬥極度消耗體力,少女的體力明顯已有點跟不上,雖然她在喘著大氣,連手也在震!但她仍堅定地緊握著銀短劍擺起戰鬥架式,因為她知道,只要一個不留神,眼前的傑克就會將她開腔破肚。最恐怖的是,在經過如此高強度的體力消耗後,開腔手傑克竟然完全沒有喘氣,雖然他在剛才的戰鬥中也中了少女幾劍,但這點小傷對他來說如同抓癢,他面上一邊帶著陰森冷笑望著少女,一邊用舌頭輕舔手上的手術刀,鋒利的刀鋒割破了他的舌頭,血的甜味增加了他殺人的慾望!因為在他眼中,少女就是他的獵物,他在等待少女力盡,到時就會立即殺死她,這種快感是他最渴望得到的!所以,傑克立即採取主動攻擊,兩把手術刀上下翻飛,疲累的少女擋得非常狼狽,她向著屋脊節節敗退,傑克把握機會,左手的刀格開了少女的劍,右手的刀就以最大力量刺出,少女的左肩登時被刺破,傑克在刺中少女後將刀向上狠狠一拖,大蓬血花立即由少女左肩噴出!當傑克準備乘勝追擊,右手手術刀正向少女頸項刺出時...

「停手!你是什麼人!

一聲雄渾的叱喝聲令他的刀停頓了半秒,受傷的少女把握機會立即向後退開,同一時間,一條大漢從後衝向傑克,傑克未及轉身,大漢已使出擒拿手法將傑克的右手向後鎖住,他出招一氣呵成,在鎖住傑克的手同時一記膝撞撞向傑克手碗,傑克粹不及防,手術刀立時被撞至脫手,但傑克當然不會就此束手就擒,左手手術刀立即由下刺上,直取大漢大腿,大漢雖知手術刀鋒利但並未有退開,他轉身用力壓低鎖住傑克右手令傑克立時失去重心,傑克一刀落空後極度忿怒,他再度使出神奇的招數,他的斗篷突然好像變大了一樣鼓起,受傷的少女在一邊看得真切,即時大叫提場:

「小心!快退開!」

大漢立即退開先避其鋒,在他剛退開的一刻,那件斗篷就如同閘刀一樣向後登得硬直,大漢雖退得快但手仍被劃開了一個口子!大漢在少女側邊站穩,二人看著前面的傑克,傑克並沒有繼續進攻,他轉身拾起沾了少女鮮血的手術刀在輕舔背後的斗篷伸展得如同蝙蝠的翼一樣「我今晚玩得非常開心,嘿嘿小修女,你的血非常鮮甜我很快就會再來找你再見!哈哈哈~~!」

傑克之後怒視了那名大漢一眼,突然就向後一躍跳下了草堆街,大漢立即上前在屋頂邊緣一看,但傑克已消失無蹤

 

大漢見傑克消失後,就立即回頭走向少女,少女因剛才的刀傷大量失血,就在屋脊上暈死過去,大漢立即將少女抱起,通過他剛才爬上屋頂的天窗回到屋內,這間屋子位於澳門草堆街,是一間當年澳門少有的民營西式醫館,少女的左肩傷得很重,被傑克劃破的傷口非常之大和深。大漢和屋內的另一個人花了很多時間才為少女止血,這個時候他自己手上受傷部份的血也早就凝固了…當大漢可以去休息時,時間已經是清晨的六點了…在那個年代,福隆新街,草堆街和新馬路一帶都是澳門居民密集的區域,商家們很早就會開門做生意,居民們亦很早就會出來晨運、飲早茶和買東西等好不熱鬧!當少女醒來時,已經差不多中午了…

「醫生,那位小姐醒喇!」因傷勢的關係,少女很艱難地用右手撐起身體在床上坐起來

「呀…這裡是…?

「別亂動,會弄破傷口的,我現在來幫你的傷口換藥…」

說話的那位年輕醫生,穿著一套筆挺的西服,他正在為少女準備要更換的藥物,當他轉身望向少女,少女立刻被他的氣質所吸引,這位年輕的醫生,擁有一張老練而俊美的臉,他那畜短鬍子令他的臉感覺更加成熟,深燧而炯炯有神的雙眼像能看透每個人的內心,少女再次躺下,那位醫生就道:

「小姐,我叫孫文,是這間中西藥局的醫生」之後他指著那位大漢道:

「救你回來的這位是小方,他是我的助手。」

孫文邊說邊拿著一盤藥物和醫療用品走到床前為少女換藥,在一邊的小方就道:

「小姐,昨晚那個黑衣人究竟是什麼鬼東西?你是在追捕他嗎?你身上這麼多武器,你不會是警察局的人吧...?

一邊在換藥的少女雖然吃著痛,但小方畢竟是她的救命恩人,於是她就回應道:

「昨晚那鬼東西就是五年前在英國臭名昭著的妓女殺手『開腔手傑克』,你有聽過嗎?最近澳門那幾宗妓女被殺案就是他的所為,那個傢伙嚴格來說已經不能算是人了,小方先生你昨晚也親身感受到吧…他,是惡魔的化身!」

孫文雖然看不到昨晚發生的事,也認為少女所說的東西實在離奇,但既然連小方也親眼目擊,於是他也很好奇地問小方道:

「那傢伙真的這麼神奇嗎?

「我也不太清楚,我原本已擒住了他,但他突然好像懂變戲法一樣的把斗篷變成利刃,還可以像蝙蝠一樣向後飛走消失…」

「那傢伙使用的是魔法,他有能夠控制空間的力量,只要他不斷殘殺女人用她們的血和內贓做祭品,他的力量就會源源不絕。我叫安娜.花地瑪,是梵諦岡的修女,我們已追捕他幾年了…咳咳…」安娜吃著痛道。

「修女,看來你的追捕並不成功…雖然我不知"空間"是什麼東西...但如果照你所說…那傢伙可能隨時會再次出現,你記得那晚他說會來找你吧…」小方道。

「既然如此,安娜修女,你不如先在我這裡養好傷,我會吩咐小方好好照顧和保護你的。」孫文道。

之後數天,安娜.花地瑪修女就在這間中西藥局內養傷,期間傑克也未有出來犯案,但那晚的凶案連同之前的已令整個澳門人心惶惶,很多人夜晚都不敢上街,在福隆新街那邊不要說流鶯,甚至一些妓院晚上也不開門,在凶案的陰影下,整個澳門的晚上都籠罩著恐怖的氣氛…

 

經過了數日的休息,安娜的傷勢有所好轉,在中西藥局期間,她知道了這位叫孫文的中國人西醫,原來是中國在清朝這個年代曾往西方學習的知識份子,在那個中國受到列強入侵的年代,清政府的腐敗令中國被迫簽下多條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孫文對清政府的腐敗一直感到深痛惡絕,加上孫文是基督徙,所以二人特別投契,安娜與孫文傾談了很多話題,孫文更向安娜表達了他一直鼓吹希望改革中國的偉大構想,安娜雖為洋人,但她也深知清政府的腐敗,所以在他聽過孫文的偉大思想後,她對眼前這位年輕的中國人醫生更添幾分敬佩!

    當天傍晚,小方及安娜正在廚房煮飯,孫文正準備關上藥局的店門時,突然一隻非常慘白的手把門拉住了

「醫生,還幫人看診嗎?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準備關門了,你

門被那隻慘白的手一下拉開,一個身穿英式黑色紳士西服,頭戴黑色紳士帽的高大西方男人就站在孫文面前,那個男人慘白得像死人的臉令孫文感覺很不舒服,孫文未及再開口那男人竟然已推開了孫文徑自走入了藥局之內。

「先生」正當孫文準備再說,但未及開口,那高大西方男子的斗篷竟然突然向著孫文一震,孫文完全來不及反應就被彈開撞倒了藥局的一張椅子,椅子破裂之聲隨即驚動了正在煮飯的小方和安娜,小方離孫文最近,他一步出廚房見到黑衣男人就知他是傑克,他第一時間走去扶起孫文

「孫先生,你沒事吧!」

「沒事,但撞得很痛,發生什麼事?這個是什麼人?

孫文被小方扶起吃著痛道。小方將孫文扶起道

「他就是那個襲擊安娜修女的殺手『開腔手傑克』,先生快帶修女由後門走!」

「孫先生!不用理我,你先走!」安娜拿著菜刀站在孫文和小方側邊警戒著。傑克站在藥局中央,冷笑地看著三人並沒有動手,因為他知道屋子內的人已是他的獵物,都逃不掉,所以他根本不須要急。孫文知道自己在這裡也幫不了小方和安娜,於是就先退入藥局內堂,而在藥局內,傑克、小方和安娜三人成倚角之勢對峙著,但隨著一聲刺耳冷笑,傑克雙手突然就握著了手術刀,以極快的速度刺向安娜,安娜用菜刀擋架,小方在同一時間施展擒拿手絕技向傑克的左路進攻,傑克揮刀將其迫開,三人在藥局內混戰,期間小方數次將傑克擒住,但傑克每次都利用古怪的方法脫身,而安娜亦數次用菜刀劈中傑克,但每當她劈中傑克時刀就像劈入水中一樣,泛起陣陣波紋...菜刀根本就傷不到他

「小方,對付他一定要用我那把受過教皇加持的銀劍,一般武器傷不了他

「那我掩護你,你上去閣樓取你的武器!」

安娜和小方議定戰鬥策略後立即行動,但傑克那會輕易讓安娜取得武器,兩支手術刀變成飛刀就射向安娜方向,安娜側身閃開,但傑克竟然已閃到安娜背後,他抓住安娜右肩向後一扯,安娜整個人就向後倒飛,此時小方見傑克背後大空,一記飛腳重重踢向傑克後背,傑克整個人就飛撞向上閣樓的樓梯,高大的身軀把樓梯撞得粉碎,安娜倒飛後一個轉身勉強安全著地,現在樓梯斷了安娜無法上樓取武器,他們就更難打倒傑克,就在這個時候,孫文竟然在閣樓上喊道:

「安娜小姐,你的武器,接著!」

原來孫文剛才由內堂後門出去,並在後巷用梯子爬上了閣樓,安娜接住了孫文拋給她那件裝滿武器的背心,一個優美的轉身就穿起了,在轉身的同時安娜在背心內抽出那把全銀製、劍柄是一個聖母形像的精美短劍,舞起一陣劍花刺向傑克,傑克抽出兩把手術刀衝上前再與安娜互拼。一邊的小方見傑克衝前,也矮身飛撲使出一記掃堂腿踢向傑克雙腳,傑克失去重心向前仆跌,安娜的劍同時刺到,但神奇地傑克竟然可以以30度角穩住身形,還向後舉起手術刀擋住了安娜的劍,但小方連消帶打,一記掃堂腿後就一記圈腿從上而下,今次終於將傑克踢至倒地!傑克雖然被打至倒地,但他的身體突然急速旋轉,身術刀就像風車一樣,小方和安娜雖然立即後退但雙腳仍被削出多條口子,傑克原地站起,拿起手術刀在舔著二人的血樣子極其詭異!

「我已玩夠了,現在要來真的了,你們準備好受死吧!」

傑克原來一直都只是在玩,因為他根本不放二人在眼內,但輕敵就要付出代價,突然間,一大桶不明液體由傑克頭上傾倒而下,之後就聽到傑克發出一聲慘叫!原來孫文一直在閣樓看著三人戰鬥,他把握這個機會,將一個裝滿玻璃瓶的福爾馬林溶液倒下,並正中傑克的頭,福爾馬林是甲醛的水溶液,平時是用於醫療器材消毒之用,對人體皮膚具有腐蝕作用,傑克雖然擁有神奇力量,但如此一大缸的福爾馬林當頭淋下,那有不受傷之理!腐蝕性溶液四濺,安娜、小方先避其鋒,傑克的臉被福爾馬林灼過後變得更為恐怖,全身冒著白煙的他突然轉身望著閣樓上的孫文,他怪叫一聲,就原地蹤身一躍準備攻擊閣樓的孫文!

「先生小心!」小方立即衝前一撲就捉住了傑克雙腳,傑克一腳將他踢開後就升至閣樓前面,孫文見到如此駭人景象已經不能反應,就在千鈞一髮間,一道銀光貫穿傑克的身驅,並深深的沒入閣樓的橫樑內,原來是安娜,在傑克躍起的一刻,安娜就在準備,她用盡全身的力量,將手上的銀劍飛出,終於一擊得手,傑克胸口被貫穿後傷口噴出大蓬黑血,受傷的他仍然浮在藥局的半空中轉身望著安娜道:

「很好很好但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殺死我,梵諦岡的女孩,別忘記我已舔過你的血,就算去到任何時空,你也跑不掉的哈哈哈

說完傑克突然轉頭望著孫文,他的眼突然變成紅色道

「你這個人不錯,你將會有一段不平凡的人生...哈哈哈哈~!

傑克在怪笑聲中,身體突然被一股黑氣包圍後就憑空消失了。

    

       半年後,孫文的中西藥局因受到澳門當地的葡人醫生排擠而經營困難,藥局遷往廣州,並改名「東西藥局」。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在革命激戰期間,有生還的革命軍向上級報告稱在遭清軍包圍期間被一名穿黑皮衣的洋人女子所救,該名女子以飛刀擊退清軍後消失無蹤….

 

    2011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於官方網頁公開大批機密檔案,其中一份檔案記載了FBI在調查美國連環殺手「黃道帶殺手」時,發現其行兇手法與1888年英國連環殺手「開腔手傑克」極度類同,FBI更懷疑「黃道帶殺手」可能就是穿越時空而至的「開腔手傑克」!該檔案現今在FBI官方網站資料庫上供應下載。而台灣某電視台時事節目亦曾報導相關事件...這些都是真實資料!

    

    2016 1010 澳門 辛亥革命105周年紀念日

 

       位於草堆街80號的中西藥局舊址已被修繕完畢,並開放成為了市民及遊客瞻仰孫中山先生在澳門行醫及革命事跡的名勝。這天,一名洋人少女拖著一位年約四歲的女孩來到舊址,洋人少女竟然在舊址門前放下一束鮮花

 

「安娜姐姐,為什麼你要在這裡放花?」小女孩問道。

「小紫菱,這裡曾經住著兩位姐姐的救命恩人,姐姐的花就是為了紀念他們。

「那姐姐的兩個救命恩人呢?他們現在在那裡?」小紫菱好奇地問道。

「好!走吧,小紫菱,姐姐帶你去買糖吃。」

「嗯!」

安娜沒有回答小紫菱的問題,只是微笑地抬頭望著那新製的『中西藥局』牌扁,然後用手在胸前畫上十字,並帶著滿滿的感恩與祝福,去懷念那位成就了偉大理想的人曾經與自己所經歷過、並不為人知的那段神秘往事。   

 

 

 

 

 

台長: 紫菱
人氣(48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Fatima 辛亥百年特別篇-- 中西藥局的神秘往事 |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