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2-10-27 15:12:45| 人氣56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棉花糖第六回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謎夢   (紫菱)

「夢,是一個人與自己內心的真實對話,是自己向自己學習的過程,是另一次與自己息息相關的人生。在隱秘的夢境中所見、所感覺到的一切,呼吸、眼淚、痛苦以及歡樂,都並不是沒有意義的….」這是1900年,奧地利著名心理學家,佛洛依德在他的著作--「夢的解析」中說的話。自從上次我感覺自己穿越了時空到了一個未知的時代,還看到鉈錶內那個女孩之後,最近我晚上經常都會發怪夢,那個女孩的面孔經常在我夢中出現,我的夢境很怪,在夢中我每次都會在一條黑暗的通道中行走,而那個女孩就站在一條通道的盡頭望著我,我不知為什麼會哭著的不斷向著她跑過去,但當我跑到與她只有兩米左右的距離時,就會見到有一個很奇怪的黑影突然出現在她身前,然後那黑影伸出了手用力的把我一推,我就被推回那黑暗的通道內,之後我就驚醒了而驚醒後的我,竟然滿面是淚如果佛洛依德的理論沒有錯,那究竟我這個神秘的夢,又是代表了什麼意義呢?而今晚,我又在發著這個夢,但當我夢到被推回那黑暗通道內的一刻,我竟然聽到一句很熟悉的說話

 “幫幫我我會給你力量幫我辦一件事

“嘩,搞什麼呀?這裡是什麼地方?”我驚醒後,竟然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豪宅的大廳中,我開頭還以為自己在發夢,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手指接觸到濕冷的淚水令我整個人清醒了一點,而當我看到周圍的環境竟然差不多完全是灰色時,我知道這肯定不是發夢,我立即想起了爛鬼樓那次!他媽的我可能又去了那個古怪的空間。在我驚愕會不會再次出現上次那些餓鬼時,我聽到在豪宅的深處,開始傳來陣陣嬰兒的哭聲“咦,嬰兒的哭聲?這地方莫非有其他人?”我一邊想著一邊就站起來向著哭聲的方向前進,由於害怕會有那些餓鬼出現,我沿途都小心翼翼的,而這所豪宅的結構好像並不複雜,我穿過客廳後就見到走廊那邊有一個樓梯轉角,而嬰兒哭聲好像就由那轉方那邊傳出,我走到那裡就見到一條走上二樓的樓梯,我上到二樓,在樓梯口細心一聽,肯定那哭聲就是由最入面那間房傳出後,我走到房間門前,當我的手準備去扭開門的把手時,我忽然猶豫了一下,因為在這個奇怪空間中,可能什麼古怪事都會發生,我心想這不會是陷阱吧但房內的嬰孩哭聲越來越大,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終於硬著頭皮,但也是用最少的力度輕輕扭開了門的把手,打開了一小條門縫,我透過門縫望入房內,真的見到有一個嬰兒睡在嬰兒床上在大哭,這時我想也沒有想,就推門進去走近嬰兒床,望著床上那可愛初生的小嬰兒在不知何故地大哭,在這個環境下雖然是很詭異,但我真的有一刻想把他抱起的衝動,當我真的彎下身準備抱嬰兒時,一把恐怖的聲音令我整個動作僵住了“嘻嘻嘻,孩子哭得很慘啊?”不知在什麼時候,竟然有一個「人」,就站在我身旁靠近牆邊那處。“嘩~~~!!!”這突如其來的驚嚇把我嚇得整個人向橫彈開!我退開與那個「人」約1. 5米距離後,才看清楚他那是一個上身赤裸、全身膚色灰白,頭上長著尖尖的耳朵、腰間穿著好像由樹葉編織成的裙的「人」。我一大叫,那個嬰兒就哭得更大聲,而同一時間,就像幻覺一般,我竟然看見一個中年的女人就像半透明幻影一樣穿過我的身體,她行近了嬰兒床把嬰兒抱起了,恐怖的是,在我眼中女人是虛像,嬰兒是實體這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呀?在我為眼前景象驚訝期間,那怪人道:“小子,我不知你為什麼會在這個空間出現,近日真的很古怪,我已經連續兩次被你們人類看見了”怪人話未說完,一把更熟悉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那就是因為你的惡行今晚要結束了,夜啼鬼!”我轉頭一看,只見棉花糖正穿過牆壁進入房內,同行的竟然還有一個阿伯。“棉花糖?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這阿伯又是什麼人?

“芷萱,現在沒時間和你解釋了,前面這個東西叫夜啼鬼,是要來取那嬰兒性命的,我們現在要打倒他!來吧,我給你力量!”棉花糖說完就跳了上的肩膊上,只見她尾巴的毛全部鬆起,這很明顯是貓在進入作戰時的狀態,雖然現在我心裡有很多問號,但不知怎的,在這一刻,我竟然想戰鬥,我想起了上一次在異度空間內與餓鬼大戰的情景,就如同呼吸一樣簡單,我想起了火,就感到雙手竟然著火了,但我一點也不覺得痛,我伸出雙手將手上兩個火球合而為一,棉花糖立即就像意會到我的思想般,和上次一樣,她跳進我手上的火中,就變成了一隻火貓,並以極快的速度像子彈一樣飛向那隻夜啼鬼!

“姑娘!小心別傷到我的子孫呀!”那個阿伯終於開聲,什麼子孫?莫非那個嬰兒是他的孫子?

“嘿嘿嘿嘿嘿太天真了,你們以為這樣就可以傷到我嗎?”在千鈞一髮間,那夜啼鬼竟然拿出了一個鈴鐺出來,他一搖那個鈴鐺,棉花糖身上的火竟然迅間就被那鈴鐺吸走,而那個嬰兒就喊得更大聲!幸好棉花糖的反應極快,在身上的火焰被吸走的瞬間立即止住彈飛的去勢,翻了個筋斗就彈回我面前。夜啼鬼在吸收了火焰後樣子變得非常猙獰,他右手搖著鈴鐺,左手卻伸出了又尖又利的紅指甲,怪叫一聲後就撲向我們

“芷萱退開呀!”棉花糖細小的貓身邊叫邊向一邊閃開,但我身邊有其他雜物,我也不知可以退到那裡,我已經盡力想做閃避的動作,但夜啼鬼的動作實在太快,他的爪已經撲到我面前了,我害怕得舉起雙手硬擋!但在夜啼鬼的利爪爪中我一的刻,奇跡出現了,在我右手上,阿櫻送給我的那條黑色串珠手鍊,竟然放出了一道強光,並把夜啼鬼彈開了,我看看手,被爪中的地方完全沒有受傷!棉花糖和那個阿伯見到後都覺得很驚訝。

“他媽的!你這小子是什麼人?”夜啼鬼被我震開後,除顯得驚訝外更非常憤怒,他那雙鬼眼變得通紅的瞪著我,手裡的鈴鐺不斷地搖,像在為自己增強力量似的。而同一時間,棉花糖再次跳上我的肩膊上道“芷萱,雖然我不知你這手鍊是如何得回來,但它好像有很大的法力,我們就借用這法力去把那傢伙打倒吧,來,伸出你的右手,將意志集中在那手鍊上!”我伸出了右手,想著剛才那強大的力量,棉花糖細小的身驅沿著我的手臂走到手鍊位置之上,只見棉花糖全身好像震了一下,之後整隻貓身就籠罩著一道半透明的黃光“芷萱,上吧!”棉花糖喊道。“上…?要如何上呀?”雖然現在優勢好像在我們這邊,但我不是打架專家,也要知要如何上“哥仔,你衝上去一拳打爆他吧”在一旁看著的阿伯忍不住道。死就死啦,我大喝一聲,就和棉花糖一起向著夜啼鬼衝上去,夜啼鬼也並示弱的向我們衝過來,之後也不知發生什麼事,我只記得我就像發了神經一樣向著夜啼鬼不斷的亂打,恃著手鍊的力量,夜啼鬼完全處在捱打狀態,也不知打了多久,我和棉花糖也打得累了,我只記得夜啼鬼被我們打到倒地不起了,那應該完了吧正當我們都以為事情完結之際,那夜啼鬼竟然又站起來了,只見他被我們打了這麼久也好像完全沒有受傷似的

“完了棉花糖,這傢伙原來是不死身呀”面對這個好像不死的強敵,我、棉花糖和阿伯都開始顯得不知所措了,而那夜啼鬼雖然知我那黑手鍊的力量利害,但他仍然好像不怕死般再次伸出利爪準備再向我們攻擊,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另一個男「人」,我想應該是另一隻男鬼才對吧突然穿牆進入房中並道:“各位,我來遲了,小姑娘,叫那小子用這個東西!”那隻鬼邊說邊將一支約60厘米的棒狀物拋給我,我一手就接住!

“齊人?你來幹什麼?”棉花糖很明顯認識這隻鬼,他的名字好像還叫做「齊人」。

齊人並沒有回應棉花糖,反而走到我身旁道:“叫芷萱的小子,這夜啼鬼是七十二關煞其中一煞,一般東西都傷不到他,唯有我給你這碌棍

“你為什麼知我的名字,這碌棍又是什麼?柴嗎?”我問道

“這支是雷帝因陀羅的雷神仗夜啼鬼是怕雷的,你就用它來消滅這東西吧,將意念集中在上面就可發揮威力,其他的事你就別問了。上吧!”齊人道。

夜啼鬼見到我拿著這支像條柴枝一樣的所謂因陀羅雷神仗,表情明顯變得驚慌。“他想逃呀,我阻著他,芷萱快上!”棉花糖見夜啼鬼想逃,就催促我快點作出攻擊,我將意念集中在棍上,立即就感到一股強大的電流流過全身,但卻完全不會痛,同時我手上那黑手鍊更發出強光與雷神仗的力量作出共鳴,我提起雷神仗,帶著多道強大的電光直撲夜啼鬼,房間地方很小他在強大電光網的包圍下無處可逃,電光狠狠的劃過夜啼鬼的身體後,我們就見到夜啼鬼站在原地,身體開始慢慢的崩解,電光映得整間房間如同白晝,這時,崩解中的夜啼鬼突然瞪大眼睛望著我的臉道:“告訴你我是不會死的過一段時間我又會復原了

夜啼鬼完全消失後,那個嬰兒,即阿伯的子孫就沒有再哭終於睡著了,相信他以後晚上都有覺好睡吧。我們完成任務了,最開心的就是那個阿伯,他不斷的向我、棉花糖和齊人道謝,還向我說將來我來到陰間會對我多多關照云云去你媽的我還未死呀!我無奈的應酬了幾句。突然,我感到身體非常非常的累,我最後的意識是感覺到眼前一黑之後發生什麼事就不知道了

    夜啼鬼消失半小時後  老壽大屋附近的西灣半邊橙海邊

“嘩!又有魚上釣了,今晚真的豐收呀,我一共釣到三條鱸魚了,阿櫻你呢?”飛天古玩店的吳先生道。

“三條鱸魚也抵不過你那珍貴的因陀羅雷神仗吧,想不到你為了那小子這麼捨得伯明。”阿櫻道。

“反正那條像柴一樣的東西平時我也是放在灶底嘔臭,偶爾也要拿出來用用呀”吳伯明道。

“哦!話口未完,那傢伙來還東西了。”吳伯明邊說邊轉頭道,阿櫻也同時轉頭。

“兩位大哥大姐,我已照你們的吩咐做好了,求求你們不要再難為我把東西還給我吧”來者正是齊人。

阿櫻由手袋拿出一本好像書的東西拋了給齊人,齊人很開心的接住後就向吳伯明和阿櫻連聲道謝,正準備離開時,阿櫻道:“老色鬼,替我多做一件事,幫我暗中監視那小子和那隻黑貓。”

 

重回咸魚小屋  (無心)

 

任務完成了,芷萱和我回到家裏,我用同樣的方式向他施法,以為可以讓他入睡,這晚的一切便如南柯一夢,可是不知為何,暈倒的他竟然因跌在地上而醒來,我的施法似乎失效了,芷萱揉揉雙眼,然後一直盯著我,卻沒有開口說話,但在他瞳孔裏,我明顯地見到自己的真身,我知道無法隱瞞了,只好先開口說話你看見我了嗎?不要害怕,我不會害你的!他仍是木訥地看著我,我接著道明來意,他一直在聽,臉上沒有一點表情,仿佛神遊於另一個世界,我說完了,他只說了一句知道了!就睡去了,他的冷靜讓我有點不解,但無論如何,對於能夠坦白交代自己的事,我倍感輕鬆,想到人鬼有異,長期留在此處不是辦法,我有了離開的念頭。事情還沒辦完,現在離開馬交豈非功虧一簣?如不想離開,又可去哪裡呢?這時,我腦裏只有他──齊人,現在,他是唯一可以收留我的人了!我來芷萱家沒帶什麼細軟,只有一本天書,我把它藏好,準備離開,臨行前,我在電腦寫了句簡單的留言:

  抱歉打擾你的生活,感謝照顧,珍重!

   
終於到了齊人的家,我敲門,他見是我,竟然喜出望外怎樣?給那小子趕出來了?” , “是我自己離開的!我淡然地說。齊人告訴我芷萱和古玩店的事,又說了他如何得到捉鬼大師的賞賜,戴了寶物在手,故不怕妖物傷害等。他沒完沒了地談自己的見聞,越說越興奮,並借意抱住我的腰,有所行動的樣子,我用力甩開他的手說請尊重點!在人家的地方住了那麼久,沒有親熱過嗎?”他輕佻地笑,然後退下。還好,齊人還算是個君子,沒有乘人之危,又把床讓給我,自己睡在地板上。我呆在床上,望著月光,想起芷萱銀灰色的身影,想起與他共處一床的溫暖,心中有說不出的失落。不久,天亮了,齊人竟然沒有起來,是的!齊人是鬼,怎麼愛白天行動,我寄在貓身,走動比較方便,因為輾轉難眠,干脆動身去找老壽,不知怎的,竟然轉折回到芷萱的家,昨天的事嚇著他嗎?他能起來上學嗎?我爬到睡房的那扇窗戶,只見鬧鐘叫不停,他伸手按下,然後說著夢話棉花糖,我今晚去新苗給你買冰的鱈魚……去水塘散步…….棉花糖聽著他低呼棉花糖的名字,我心酸了,無法想像,如果他知道我帶貓身離開了,會是何等失落,可是,我實在無法再面對他,而且,我還有正事要做。芷萱,別心疼!等完成任務之日,我會離開貓身,真正的棉花糖會回去陪你!

再不捨也得前行,我繞了幾圈,終於回到老壽的別墅。老壽好像有超能力一樣,一早知我會來,正在花園等著我,他一見到我便千萬個道謝。剛才不是已謝過嗎?別再客氣!我這次回來是有求於你的。,老壽又是成足在胸地道禮多人不怪,至於你有求於我,我早就知道,不是說好幫你的嗎!不過,百年人事幾番新,當天的小屋早就拆建成大廈,可別失望呀!,我沒再寒暄,執意上路,走著走著,覺得路很熟悉,不久,老壽停下腳步,指著前方說到了!就是那裡!,怎麼可能?明明那是座海邊的小木屋,怎可能立在這裡?前面一點海景都沒有!老壽得意地道都說百年人事幾番新啦!海一早填了,只有多情種子的心還沒滿,一如缺了水的種子,永遠發不了芽……” “海一早填了,世界一早變了,我一早來了…”我在心裏吶喊,老壽好像一早頓悟了什麼,揚長而去。我跑到對面,爬到我熟悉的窗前,望著那熟悉的床,以及床上熟悉的人我回來了,一早回來了,怪不得這床總有種魔力,我閉上眼睛,想像百年未忘的愛人,他的臉很模糊、很模糊一道銀色的光散落眼前,我撥開輕如紗的銀光,令人震驚的是──那竟是芷萱的臉。不會的!不會的!不會是他的!,我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飛奔回齊人的家,賴在床上,幾天都沒法離開。生病了?齊人關切地問,我沒有回他,他又繼續說那小子好像幾天沒回古玩店了,好像去找你了!見他失魂落魄的,怪可憐。千里姻緣,擋也擋不住,何必相互折磨?何謂姻緣?百年想念的人,難道不如幾月初見?我心裏不解。有朋自遠方來,一隻豔鬼把齊人帶走了,他們躲在客廳纏綿,呻吟之聲四溢,教人聽著亂性。我閉上雙眼,沒了咸魚的氣味,一室浸滿棉花糖的香甜,撫得渾身鬆軟

台長: 紫菱
人氣(56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棉花糖 |
此分類下一篇:棉花糖第七回(結局)
此分類上一篇:棉花糖第五回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