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8 13:06:11 | 人氣(4,296)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走一段中央山脈 之三 奇萊主北 105-7-17~19 (四)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05-7-19 三遇水鹿、奇萊主山、下山不記來時路
    清晨三點鐘,阿德先起床準備煮早餐,睡不著的我也一骨碌翻身坐起。
「ㄍㄧˊ ㄧˊ」阿德提醒我山屋外傳來水鹿的叫聲。我靜靜地聽了一會兒,「ㄍㄧˊ ㄧˊ」水鹿又叫了兩聲。想是水鹿來山屋附近舔食人類尿液中的鹽分。
    我套上羽毛衣和風衣,點亮頭燈,推開山屋的門,出去上廁所。方才站定,「ㄍㄧˊ ㄧˊ」水鹿又叫了一聲,我拿著頭燈想將眼前的黑暗看清楚,不意抬頭前方稜線上,竟是一隻水鹿的剪影,牠定定地望著我許久許久,直到我上完廁所站起,頭燈燈光搖晃,才往下坡離去。那情景對我而言如夢似幻,心中的激動久久不能平息。
   進屋後不久,阿德也要出去上廁所,「ㄍㄧˊ ㄧˊ」水鹿又叫了,他看見一隻水鹿就在山屋近處的箭竹草坡,於是轉身回山屋叫我出來。我到了屋外時,水鹿還在,這次更近。阿德用燈光指給我看,只見水鹿無畏燈光似的,定定地望著我們二人,並不離去。
    叫醒小瑀魚之後,小瑀魚也說要上廁所,我跟在她後面一起出去,她在前頭靠近一株冷杉樹叢時,一隻水鹿就在樹叢旁,「ㄍㄧˊ ㄧˊ」大叫了一聲。小瑀魚和我雖然沒有看見水鹿,卻很確定這一次,水鹿比前兩次目擊還要近。
    我又叫醒小咕嚕,但他仍昏昏欲睡,加上昨日水喝得少,並無尿意。待他稍微清醒,我和小瑀魚再次重述與水鹿相遇的情景,小咕嚕也不免心動,問我們水鹿怎麼叫?小瑀魚便模仿水鹿的叫聲給他聽。

    用完早餐,清晨四時。昨日獨行的山友正要起床,我們已將輕裝收拾妥當,點著頭燈往奇萊主山出發。昨日的雨水宿存於箭竹林中,阿德在前開路當「雨刷」,刷下的雨水都順著長褲和登山襪進了登山鞋。我們走在後頭,長褲和襪子也無可避免地略微浸濕。我想起前兩天,小咕嚕和小瑀魚問我甚麼是「綁腿」,剛好可以機會教育解釋綁腿的功用。
    東方曙光漸露,襯托東北方的奇萊北峰一座巨大的黑色剪影。東方的山坳處,隱約可見木瓜溪的沖積扇與花蓮的燈光。


IMG_2184 清晨曙光.JPG

    朝著墨綠色的的奇萊主山前行,會先繞行通過奇萊裡山山腰。隨著天色轉亮,清晨時灰沉沉的雲層,也像拉開了帷幕似的,轉為鋪棉般的高積雲。
    穿過箭竹草原的時候,小咕嚕在積水與泥濘處,不斷發現許多水鹿或山羊的腳印。當他看見幾對連續的腳印時,他總是回頭指著告訴我說:「你看,水鹿在跳跳跳!」雖然他的體力尚未完全恢復,對自然界訊息的敏銳,卻不曾稍減。

    山徑慢慢離開箭竹草原,要進入一片高山寒原的岩屑地形。寒原地帶的植物比箭竹草原更為低矮,許多是冰河孑遺植物,趁著盛夏,正努力地開花繁衍
    走了一段岩屑地形,小瑀魚望著陽光下每一片都金光閃閃的寒原,突然說:「我發現這裡真的好美。」是啊,在短短兩三天之內,就能夠靠著自己的雙腳、雙眼,走到、看見,高緯度地區才有的寒原地形,是身為台灣子民的榮幸。我跟小咕嚕小瑀魚說,這就是爸爸媽媽今天希望能夠帶你們來奇萊主山的原因。


DSCF7917山徑逐漸從箭竹草原過渡到片高山岩屑地形.JPG


DSCF7921先經過一段裸岩稜線.JPG


IMG_2202 稜線上的剪影.JPG


IMG_2214 高山寒原岩屑地形.JPG


DSCF7931往奇萊主山.JPG


DSCF7935往奇萊主山.JPG

    雲朵逐漸散去,天空顯得澄淨無比,右前方是由奇萊主山往南延伸、以卡樓羅山為首至奇萊南峰奇萊連峰;後面一層是能高主山、能高南峰的稜線;最遠處是玉山群峰的稜線。
    再穿過一段箭竹草原稜線,山徑轉向奇萊主山後方(西南)的陰影裡,前行是往主峰與奇萊連峰的叉路。我們轉往左陡上主峰,小咕嚕顯得有些疲倦,我也是,小瑀魚則始終和阿德有說有笑。登頂前最後一段暴露感很重,上達山頂,眼前卻展開一片平緩的草原。


IMG_2241奇萊主峰


IMG_2242 稜線上開闊處時見長鬃山羊的排遺


IMG_2251 清晨的陽光下攀登奇萊主山


DSCF7947往主峰.JPG

DSCF7948卡樓羅山.JPG

DSCF7949往主峰與奇萊連峰的叉路.JPG

DSCF7951往主峰.JPG

IMG_2260上登奇萊主山


IMG_2269第一層稜線是奇萊連峰 第二層是能高主山 能高南峰 最遠的一層是玉山

DSCF7956往主峰.JPG

DSCF7958奇萊主山頂.JPG 走過嶔崎險巇 主峰山頂是一一片平緩的箭竹草原

DSCF7959遠處是木瓜溪與花蓮.JPG

IMG_2286奇萊主山頂

IMG_2291奇萊主山頂 小瑀魚可以和小咕嚕「合照」 笑得超開心

    從奇萊主山下山時,獨行的山友正要上主峰。我和阿德注意到小咕嚕開始會跟妹妹開玩笑,並且不時發現著高山的野花詢問我和阿德,我知道他昨日不舒服的症狀已逐漸緩解我們便一路辨認著花花花草草下山。回想二十年前爬山之初,高山的野花似乎也是引我持續走向山的動力之一;每回上山,就像是去探望一群在風中、雨中、艷陽下、岩屑地...挺立,好久不見的朋友。如今,每指認著一株野花,腦海也會迅速閃過某次山行的某一位友人的面容,也許是詢問,也許是討論與澄清,也許是不確定而回去翻書

IMG_2294 奇萊主山下山.JPG


IMG_2295 玉山蒿草.JPG

IMG_2299早田氏香葉草.JPG

IMG_2302玉山蠅子草(玉山女婁草).JPG

IMG_2305南湖柳葉菜.JPG

IMG_2311奇萊紅蘭.JPG

IMG_2312玉山佛甲草.JPG

IMG_2314高山沙參.JPG

IMG_2325玉山金絲桃.JPG

IMG_2329玉山山蘿蔔.JPG

IMG_2330玉山龍膽.JPG

玉山薄雪草 以前有爬山的朋友說 她認為這種花一點也不好看 但我對它仍然情有獨鍾


DSCF7975尼泊爾籟簫也是我很喜愛的高山野花之一


IMG_2332高山岩屑地是上帝的花園.JPG

IMG_2345玉山飛蓬.JPG

IMG_2350阿里山龍膽.JPG

DSCF7980下山s.jpg

DSCF7982下山s.jpg

    回程時日頭高升,陽光分外刺眼,奇萊主山與綿延的箭竹草原又恢復昨日早晨翠綠的顏色。我們加緊腳步回稜線山屋,將背包重新整理、打包,準備下山。此時已有其他登山隊伍來到稜線山屋,或從奇萊北峰回來。

IMG_2352奇萊草原.JPG

IMG_2353停在步道上的岩鷚.JPG

    出稜線山屋後,先沿著稜線往奇萊北峰方向前行一段,遇到叉路後開始下切。事實上,從離開奇萊稜線,便一路下行著陡峭異常的崩壁,以至於我和小瑀魚完全不記得前一天是從這條路上山的。下不完的
崩壁路,走到令人腳軟,一直到進入森林,我竟然問阿德說:今天為什麼走另外一條路?其實根本是同一條路,只是上山下山所見景象與行走方式差異太大,造成錯覺罷了。


DSCF7998從主稜下山的路循著陡峭的崩壁下降.JPG

DSCF8002一段陡下之後的上坡,小咕嚕和我不時在上坡頂點坐著喘口氣.JPG

DSCF8006從稜線一路陡下的路 直到進了森林 我才很訝異地發現自己前一天是循著這樣險峻的路況上山

    進入森林後前行不久,我們在直上奇萊北峰的叉路遇見兩位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巡山員坐在叉路口歇息。彼此禮貌寒暄後,他們二人表示,正要前往奇萊東稜東坡池,東坡池附近的步道部分路基掏空,要去整修或必要時改線。他們的回答,讓我想起六月底研究山椒魚的賴俊祥老師在東坡池附近墜崖而長眠山林。感謝兩位巡山員,讓往後前往東坡池的山友能夠更安全。
    談話間,一位巡山員拿出一支香蕉飯,問我們要不要吃?吃了爬山會很有力氣,香蕉葉會保佑爬山的人平安。他用
小鐮刀將香蕉飯割成四段,我們正津津有味地剝除香蕉葉吃起來,另一位巡山員怕我們吃不夠,另切開一條香蕉飯請我們。
    其中一位巡山員說:現在部落裡
原住民年輕人,除了布農族,都不爬山了。像我們太魯閣族的年輕人都不爬山,每天就是當低頭族。就算有人要出錢給他們,他們也不肯跟著長輩上山。以前我們上學和回家都要走很遠的路,比較耐得住辛苦啦。
    我想起呂光洋老師曾經感慨現在的學生都不願意跑野外,我想,不管是哪一個族群,遇到的恐怕都是類似的問題。
    話題轉到奇萊的水鹿,我們說起今天清晨遇見的水鹿。兩位巡山員說,奇萊的水鹿不怕人,甚至拿著相機拍牠們也不會走。我問他們東稜那邊的水鹿是不是更多、更不怕人。巡山員說:東稜那邊的水鹿啊,很野蠻喔,還會「嘿、嘿、嘿」(hee..hee..hee)地嘲笑你,....,所以你看我們都不敢一個人去東稜,一定都要兩個人一起去。
    巡山員問我們奇萊主北的步道狀況好嗎?阿德說:步道有許多處高山沖蝕溝的問題。巡山員建議,也許可以從
步道志工這邊反映問題,看如何去解決。
    吃完了香蕉飯,我們也該道別、各自啟程。小瑀魚說,她覺得原住民做的香蕉飯比較我們做的好吃。我也覺得,比較紮實。所以,我們還可以再好好研究怎麼做出更好吃的香蕉飯呢。

IMG_2387香蕉飯.JPG

IMG_2388兩位太魯閣族巡山員.JPG

    從叉路繼續下行一段,路的下方便是成功一號堡了。我們繼續陡下至溪谷,沿著這條濁水溪上游的源頭,回到溪水盈潔的成功二號堡。
    走過早上的崩壁之後,下溪谷的這段路相較之下顯得容易許多,前方不遠就是成功山屋,許多山友在山屋前的石桌午餐閒聊。


IMG_2389下山.JPG

DSCF8014抵達成功二堡的溪谷.JPG

IMG_2404回到濁水溪源.JPG

我們在溪邊的石頭上放下背包,取水、大口暢飲。掏出了餅乾、吐司、肉鬆分享著午餐,阿德也拿出他揹包裡最後的幾顆水果。小咕嚕此時不但顯得胃口極佳,還仔細研究著溪石上閃閃發亮的石英與水晶。
    一隻金翼白眉不知何時降落在溪畔,朝我們跳來,我以為牠是習慣了撿食山友掉落的食物碎屑,來撿麵包屑吃的;幸好,牠只是被下方不遠處的另外一隻金翼白眉吸引而雙雙飛去。
    用完午餐,預料下午三點可能還會有對流雨,我們開始收拾揹包,阿德將飲用水全裝進他的背包,我們行經成功山屋旁,繼續啟程。
    小瑀魚的兩隻登山鞋都開口笑了,上山的路上,阿德用地上撿到的繩子把脫落的鞋底綁緊,鬆脫時就隨時調整。小瑀魚並沒有因為鞋子壞了而困擾,三天裡有說有笑地走完全程。這雙鞋從小咕嚕升三年級的暑假爬雪山的時候添購,後來小瑀魚接著穿,前後一共五年,終於可以功成身退。

IMG_2408開口笑的登山鞋.JPG

    離開成功山屋後,多半是下坡,穿梭於鐵杉森林與箭竹林間,直抵黑水塘山屋。從山屋對面鑽入箭竹林中的一條小徑,可抵達一個面積很大的黑水塘。
    過黑水塘之後,又開始一路上坡、上坡。上坡路段,更彰顯我的體力不佳,剛開始是小咕嚕
不時停下來等我跟上,後來是阿德、小瑀魚都停下來等我。直到一段長長的陡坡後,抵達小奇萊。我們在小奇萊坐了一會兒,奇萊北峰已陷入厚重的雲霧中,遠處不時傳來雷響,看來,今日的奇萊主北仍籠罩在對流雨中。幸好合歡山這邊仍有點陽光,看看天色,我暗暗祈禱著下雨的時間延後。

IMG_2414小奇萊.JPG

    過小奇萊後,上坡變少、變緩了,阿德和小咕嚕小瑀魚也看見松雪樓方向露出的建築物。
    抵達滑雪山莊前最後二十分鐘的一小段平路,陰翳的天空驟然下起大雨。我們各自拿出雨傘,撐傘續行回到登山口。大雨滂沱中,躲在滑雪山莊前的屋簷下換鞋、整裡背包迅速上車。
    還好這三天都沒有穿到雨衣。
    
    
天色昏晦雨刷迅速來回刷著擋風玻璃,車穿行著雨幕,順著合歡山、清境、霧社....下滑到埔里,雨水停歇。
    我們回到雨後沁涼的埔里鎮上,找到那間賽德克原住民媽媽開的小吃店用晚餐。剛下山,覺得食量變小了似的沒有胃口,等到麵飯端上來,才發現自己其實很餓。飯後我們還點了好吃的剉冰,酒足飯飽、杯盤狼藉,才驅車回新竹。

前一篇:走一段中央山脈 之三 奇萊主北 105-7-17~19 (三)

延伸閱讀:
進一步認識奇萊主北的網路資料
奇萊主北路線圖
http://59-120-215-226.hinet-ip.hinet.net/UploadFile/FileData/12266/8/%7BE4E0EB91-613B-42FE-936A-F2CCCFAD1CFE%7D.jpg
奇萊主北等高線圖
http://tw.hiking.biji.co/static/upload/ex_551953f04fbfc.png

奇萊主北里程示意圖
http://pic.pimg.tw/lin6151/1380802713-3098274928.jpg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圖文影像創作」

台長: 玉山薄雪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