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30 12:01:21 | 人氣(5,190)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冰箱裡旅行-大雪山98-12-20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之一 冰凍森林

 隨著氣象預報 預知連續冷鋒與寒流來襲 節氣大雪之後 冬至之前 氣溫節節敗退
帶孩子上山不會太冷嗎? 儘管不停地自問 我們還是如期出發了
先經台中大坑山區 走一條稜線上的萬里長城 俯瞰台中縣市 再驅車穿過新社與東勢 進入雪山坑

 

迂迴在天色漸暗 霧影重重的大雪山林道 直到抵達出雲山農場 氣溫六度
農場女主人正忙著處理今年盛產的筆柿 一顆顆削皮 反覆搓揉 烘乾... 趕製著筆柿柿餅
屋外天寒地凍 萬籟俱寂 寒氣不時自窗縫與門縫竄入室內 冰涼地透過鼻息 直抵胸臆

清晨 在窗外的鳥語清脆中朗朗揭序 一大群紅嘴黑鵯 在附近一株大櫸木的枝頭絮絮聒聒
昨夜那場天搖地動 幾乎要將天花板撕裂的大地震 彷彿也隨著夢境的流轉 遠去
凹谷與山巒間 猶圈圍著昨晚凝結沉降的綿柔雲海 只等陽光掀被 蓬鬆那一片雪白於無形

 

離開出雲山莊 沿著大雪山林道續行
林道盤屈轉折 經霜的紅榨槭 青楓 尖葉槭交織出一幅幅鮮麗山畫 往往迎面予人突如其來的驚鴻一瞥

尚未抵達小雪山莊 隔著溪谷遙望對面山嶺 森林上層盡是一片銀白 阿德推測 昨晚山上氣溫可能降到零度 只是溼度不夠 並未降雪

我們整理行裝 往小雪山天池走去 並乘著興致 沿林道續行 將大部份遊客嘈雜的交談聲 遺留在小雪山天池畔

一輛軍車正要下山 裡面的叔叔探頭出來說 上面的森林結冰了 他們的車子底盤也還掛著宿夜未融的冰柱
小咕嚕和小瑀魚穿得像兩個小雪人 卻還是一直喊冷
 

我們一直往上行走著 直到咕嚕和瑀魚嘀咕著要休息午餐
阿德領著爬上邊坡 那是一片鋪滿松針的緩坡寬稜 讓我回想起多加屯山 那是一片同樣滿佈著松針的寬闊稜線
讓人錯覺著此刻正置身通往南湖大山的路途
放眼近旁的松樹與鐵杉上頭 已經結滿昨夜水氣急凍而成的霧淞 一片粉粧玉琢

離開寬稜後 往上續行不久 我們已置身於一片冰凍森林的環繞中
能夠想像嗎? 週遭不管是高處的鐵杉樹梢 低垂的松針 枯黃的芒草 白珠樹成熟的果實 攀附於枝條間的松蘿 ...
似乎全在呼吸吐納的瞬間 遭寒夜漸降的低溫凝凍 結成一片滿是樹葉形 樹枝形 果實形 與水滴形狀...
各種奇特造型的琉璃工藝世界
我天馬行空地想像著 昨夜若是露宿在這片森林裡 會不會 剛說出口的話語 恐怕還不及傳到彼此的內耳聽骨
就被低溫凍成嘴巴形狀或耳朵形狀的冰晶? 不覺莞爾

 

阿德忙著觀察與捕捉這些水晶似的森林冰雕時 小咕嚕和小瑀魚已暫且忘記寒冷 雙手合捧摘取 收集把玩著松針上晶瑩的細冰柱
愛吃冰的小咕嚕直說掉落的碎冰好吃 小瑀魚則淺嚐即止 頻頻喊冷

路旁許多乾枯的虎杖植株 只餘成把火焰似的乾燥果實
小咕嚕和小瑀魚還記得十一月初在山毛櫸步道上一起散播虎杖帶著薄翼的種子
於是爭相攀折乾枯的果序 想像自己在暗夜中舉著火把遊行 撒落地面的虎杖果實 則是飛揚掉落的火星

回程時 陽光倏地穿透了雲層露臉 頓時光芒萬丈 冰凍的森林更顯瑩透
並且在很短的時間裡 寒凍的感覺消逸緩解了 霧淞開始溶融 不時有冰柱自樹梢掉落
阿德又領著我們爬上林道另一側的山坡 有幾株大樹底下 全是掉落的冰柱與碎冰 小咕嚕開始在滿地碎冰裡穿梭滑雪
小瑀魚則在潮濕的融冰山坡上接連滑倒了兩次 旋即笑著站起 繼續嬉戲

阿德嘗試錄下大樹底下冰雨的聲響 陽光下只有不斷落冰的聲音 襯著兩個孩子可愛的笑語 迴盪在山林的寂靜中

回到林道上 小咕嚕和小瑀魚沐著一身暖意 歡呼著繼續穿梭於下著冰雨的大樹下
小瑀魚直說"下雪了"抱頭逃逸 小咕嚕在樹下不停舞動著雙臂揮落碎冰 如一段即興的野性舞蹈
讓我回想起七月份閱讀珍古德的書 在她筆下 雄黑猩猩會在大雷雨的時候 在森林下跳起狂野的雨舞 如原始信仰的雛型
也只有尚未完全社會化的孩子 才能盡情展現如此純真 毫無掩飾的天性吧

孩子們在林道上追逐著自己的身影 阿德直說 是太陽公公送我們的禮物
是呀 溫暖的陽光 樹梢落下融溶的冰雨 與印在林道上的影子 不都是難得而珍貴的禮物嗎?

回到天池 半日裡行走在結滿霧淞的森林底下 直到烘曬著溫煦陽光的經驗 已讓我們感到十分豐足
於是驅車返回鞍馬山莊 在森林間找到我們今晚落腳的小木屋

逐漸西沉的斜陽 帶著餘溫 掛在原始森林樹梢 林蔭微弱的光線下 經霜的落葉鋪地 淹沒小徑 彷彿時光走過的掌蹼行跡
領我們拾級而上 走入冬日裡一幅巨大而陰暗的華麗

 

晚餐前 守著夕陽墜入雲海 也牽引著我們的眼神一同沉淪
旋即 又注目著一彎新月 在天際勾勒的微笑


之二 因為原始 所以美麗 98-12-21

早餐後 阿德領著我們走進原始森林慢步

昨日下午捨棄了大雪山神木步道 並無遺珠之憾
相較之下 穿梭於小木屋下方這片原始檜木林 將能遇見多株較小的紅檜巨木 以及一整座森林的生命
並且更能感受典型的雲霧帶森林氛圍

 

阿德一路走一路口述 這片森林 就是王家祥在一篇很早期的文章中提到 大學時代森林系上大雪山實習的時候
曾經造訪過的一座發生森林大火的紅檜母樹林
在這片森林當中的紅檜巨木 因為保存做採種用母樹 所以沒有遭到砍伐 得以維持檜木林原始的樣貌
他在許多年之後重訪大雪山 尋思許久 才回憶起那片母樹林 應該就是鞍馬山莊下方的這片原始森林...

這片檜木原始林 確實十分幽謐而美麗 雲霧鎮日灌溉潤澤中 育養了各種蓬勃生命 平靜而和諧 是我們心目中檜木林原有的樣貌

步道下坡復上坡 小瑀魚始終愉快地自行遊走著 地面上有許多白花八角的落果 狀似中藥中的八角
小瑀魚和我一直低頭撿拾 收藏了飽滿的兩口袋

大樹的樹根附近 往往長有許多氣球狀 灰撲撲的小蕈類 小咕嚕用手指戳一戳 就一陣煙霧似地噴出的孢子

這片森林組成的喬木 以紅檜 扁柏為主 也有鐵杉 二葉松 華山松 在步道上常撿到紅檜扁柏和鐵杉的小球果
在倒木附近 可以尋得一些只有二至四歲大小的紅檜和鐵杉小苗 因為樹冠層讓出的空隙 讓種子得以有機會萌發茁長

 

只要走到木棧道或平台 小瑀魚就回想起芒花掃帚
阿德收集了許多松針 用草莖綁在小樹枝上 為小咕嚕和小瑀魚做了兩支迷你小掃帚 讓他們掃除原木欄杆上的草葉碎屑

一整個早晨 原始林間始終漾著薄霧 往溪谷望去 樹影層疊 更顯迷離
尋思昨日在小雪山天池附近 應該是上達雲海之上 而這片原始林則剛好深陷雲海當中

我突然有些明白 所謂"美麗"在自己心中的定義 其實存在著多重的意義
像昨日傍晚 餐廳附近 遍地霜紅的落葉 是美麗 而今日 以綠色為主調 卻讓薄霧烘托出濃淡深淺的層次感
以及萬物和諧 疏落有致 也是另外一種需要生命的經歷去領悟的美麗吧

我已經不太記得起 十三四年前 初次行走這片森林的感受了 當時或許只是覺得滿眼綠意 卻不擁擠也不紛亂吧?
現在的我感覺到的"美麗" 涵括了更豐富的元素 似乎部份來自"知" "新生" 與"生命的存在感"
用自己的生命歷練閱讀 也讓感受更為靈敏
若是二十年前的我來到這裡 會作如何感想呢? 年輕的心能夠離析得出這些細緻的層次嗎?

接近小神木時 步道直直下達溪谷深處 看看時間才發現早已超過預定的退房時刻
我們竟在原始森林的步道中漫遊 而且如此盡興地享受著旅程的每一刻 彷彿從不是為了到達某一目的地而來
如果不是必須退房 我們或許還會繼續耽溺晃蕩到中午吧?
抵達小神木附近 阿德抱起瑀魚 帶著我們加快腳步折返上行 從餐廳附近回鞍馬山莊
進房間匆促收拾 退還鑰匙


之三 船型山 稍來山

午後 往船型山苗圃

下午的陽光暖烘烘地 穿過一株落了滿地紅葉的紅榨槭
阿德一時玩心大起 童心未泯地抱了好幾捧落葉 灑在車子後座的踏墊 淹沒了小咕嚕和小瑀魚脫下來的鞋
美麗的落葉鋪地 讓小咕嚕也感到一份盪漾的詩意 捨不得踩下任何一步 踮著腳尖左右閃躲

 

往上走進昔日的育苗園 才知苗圃早已荒廢照顧經年
小咕嚕走進工寮 研究著造林工寮的工具 小瑀魚一直採著咸豐草果實 黏在自己的衣服上
往上續行接到大馬路 只見一個通往木馬道的入口叉路

順著道路走回停車處 一段路面落滿碩大的殼斗科櫟果 小咕嚕和小瑀魚忙著蹲在地上 挑揀殼斗的完整的撿拾
道盡了我們一家人 對於收藏櫟子 一股說不出的莫名愛戀

上車前小咕嚕還跟阿德一起撿了更多的紅葉 裝飾我們的車內

驅車循林道下行 前往稍來山登山口 鳶嘴稍來縱走是岳界的知名縱走路線
大雪山林道上就有好幾處入口 可以接上縱走山徑 抵達小雪山天池

我們只走稍來山原路去回
一對六十幾歲留著長鬍子的爺爺和婆婆 為了調查與採集中海拔的茶科柃木而來 一路同行
他們時而停步 辨認或觀察雌雄異株的花朵 並不時討論著學名
他們說 年輕也熱愛爬山 現在年紀大了 就專注在調查植物的興趣
就讀昆蟲系的兒子等待時就落在後頭 蹲伏不見陽光的陰暗林下 補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美麗角落

 

小咕嚕一路跟在他們附近 直到抵達山頂的瞭望台 還捨不得走 跟前跟後 問東問西
在他們煮泡麵的煤油爐附近觀察 並且發現自己只要吸了熱鍋中冒出的煙 就可以一直噴出白煙 
最後我們還一起享用了熱騰騰的的泡麵

回程我們兩家人也一起下山 並且一起驅車離開大雪山

車子逐漸走入夜幕的晦暗中 一如來時的大雪山林道
黑夜將白晝時一車車的人聲鼎沸驅逐 也將一樹一樹的霜紅隱匿 成為山林間許多生靈最好的掩護

阿德似乎洞悉重別離的小咕嚕 因為將與他們分別而心裡很難過 於是放慢了行車速度 讓小咕嚕還可以在漆黑的林道上
看見他們的車尾燈 並且跟咕解釋了許多人與人之間相遇與分別的緣份
直到將進入東勢鎮上 他們的車終於不見了

農曆初六 月亮彎彎的 像一個微笑的嘴 一顆亮星點綴在月亮一旁
我回想稍來山的路途 森林組成以單調的人造林為主 也未曾聽聞鳥語聲
山頂一片寒凍 卻隨著煤油爐的滾沸聲 以及小咕嚕小瑀魚和爺爺婆婆對談的笑語 得以升溫
或許稍來山此行 只是為了領略山上萍水相逢的一段溫暖人情吧

之四 後記及其他

前兩次來大雪山 已經分別是十三年 六年前的事

初次是隨社團造訪大雪山賞鳥 已經記不確切是哪一季節
印象中當時也曾爬上稍來山頂 以及上達海拔兩千六百公尺小雪山天池附近 領略近高海拔蔚藍的天空與晴朗乾燥的景觀
最為難忘的 是在一處林道入口 遇見一窩帝雉 大大小小一共七隻
雄雉為了掩護雌雉與亞成鳥 氣定神閑地 在目瞪口呆的我們面前豎起尾羽 繞了一圈走著台步
直到毛色駁雜的雌雉與幼雉一隻接著一隻及時走避 竄入草叢深處 他才收起尾羽 不慌不忙地離去

第二次是萬物萌發的潮濕春季 那時 山間不分晝夜響著鵂鶹的求愛呼喚"呼--呼呼呼呼--" 在谷地裡迴盪著寂寞與空靈
我們將許多時間都浸泡在檜木原始林間 檜木林寧謐優美 和諧中隱喻著大自然的兼容並蓄

這次帶著小咕嚕和小瑀魚上大雪山
略過許多遊客和登山客必訪的熱門步道 只是隨意地順著興致遊走
有一種乘興而遊 興盡而返的況味 或許就我們目前帶著小咕嚕和小瑀魚旅行的最佳寫照了

往後 我們或許會用更多次的造訪 帶著他們一同 慢慢展讀大雪山豐富的內涵

台長: 玉山薄雪草
人氣(5,19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山行筆記 |
此分類下一篇:原汁.原味 之ㄧ 太魯閣 同禮古道 99-1-1
此分類上一篇:金色召喚之二--望洋山,青楓畫屏 98-11-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