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19 21:41:38 | 人氣(3,408)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紅燜廚娘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遠從「雲吞城市」裡的這句話開始,蔡珠兒的文字已擄獲我的心:「世間有多少鹹魚,就有多少滄桑。」讓我在香港大澳魚港望著一片片風乾的鹹魚時,第一個想到的不是眼前這些好料下了鍋會何等美味,而是珠兒。

  到了她的最新著作「紅悶廚娘」裡,她說:

  「蝦仁向龍井借來意境,龍井向歷史借來名氣,我們則向西湖借來傳奇,在層疊交錯的假借中,真偽變得朦朧虛軟,就像湖上紛紛的霧雨。」

  而此刻我早已經分不清讀蔡珠兒究竟是在讀美食還是文字抑或意境。

  以典雅優美文字寫美食的,蔡珠兒並不是唯一。林文月的「飲膳札記」和王宣一的「國宴與家宴」都是箇中高手。但珠兒的文字裡,又多了一點慧黠和俏皮。

  因為只有珠兒才會想到去偷看路旁商家員工午休時的用膳內容(「蒸肉餅」一文);也只有珠兒才會想到用「我像蜥蜴般把它咻一聲吸進嘴裡」生動地還原自己兒時蠶食河粉的模樣。而「河粉悠悠」這樣的標題妙在既描繪出河粉白晰薄軟的美味,更帶出珠身對此味的愛戀與不捨。

  大概也只有珠兒才會整治出一桌的美食來祭祀她那「古今未來,宇宙天外,牠是獨一無二,最識貨懂吃」的小黑貓Pepper吧。Pepper有多識貨?「最愛的是鮑魚,有一次我隨手扔給牠幾塊,牠本來滿臉惺忪,一吃立刻醒活過來,尾巴高翹,雙眼放光,殷殷大叫急急索討,單純強烈地摰切渴望,足以融化鐵石心腸。」
 
  慧黠俏皮以外,珠兒還有觀點。

  她說:「文明進步得太快,生活型態像骰子不停翻轉,體質演化遠遠追不上,我們的味覺還眷戀著老老的肥潤,理智卻急忙避禍求生,在卡路里和膽固醇的撕扯中,年味疲賴而無奈。」(「鵝肝肥腸」);「安徒生太誠實了,童話的夢土其實血淚斑斑。」(「安徒生的菜單」);而「豬油拌飯」則是「跨時空的集體記憶,口味上的文化資產。」。

  在「甜鹹之間」一文裡,既便她已指出「在甜與鹹之間,我們不斷畫地自限」,形容港式甜點如何令她惶惑迷亂的靈活靈現,仍讓去年和我同遊香港的好友一打開甜食菜單就脫口而出:「對對對,蔡珠兒就是這麼說的!」

  觀點之外,珠兒催人熱淚。

  在「紅蘿蔔蛋糕」一文裡,她以看似平淡無奇的文字,不急不徐的娓娓道來:「甜點總是讓人快樂。然而有種酸苦,涔涔從心底滲出。」。而這不只是因為「味蕾長期貧瘠荒涼,缺乏滋沃的熱量,使得心靈軟弱淤傷。」,也因為「在失職的母親與自私的女兒之間,諒解是多餘的。」。讀罷你已流淚不已。於是你才會恍然大悟,為什麼阿餅篤信美食不只是美食,書寫美食更不僅僅只是寫吃了什麼與好不好吃的問題而已。


SunnyPie
2/19/2006


※本文同步表於陽光派報部落格:
http://sunnypie.bloggerism.com/archives/003888.html

台長: SunnyPie
人氣(3,408)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