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1 21:25:46 | 人氣(969)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就是愛亂畫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看著手中收回的圖畫紙,發現現在的孩子畫的圖愈來愈漂亮、精緻,畫面裡有著好多的「技巧」,又推又刮,還有孩子會跟我說:「書瑋老師,我其實比較喜歡用彩色筆畫圖,不過,蠟筆可以混色,畫出來的效果比較好。」
天啊!回想當初相同年紀的我,只知道畫圖很好玩而已,尤其是畫在大大的牆壁上最好玩了。如果可以站在上鋪上畫著天花板,睡覺時還能看著自己的圖睡覺更棒。每一天,只要拿起筆畫畫,腦袋裡想著這個、想著那個,就是從來沒想過要有什麼「效果」。
心想暗想:難怪我沒辦法考美術系。可是,當大家都想要提早講究「效果」、掌握「成果」時,我們能夠自由而快樂長大的時間,是不是因為這樣就變少了?

為了打破關於「效果」和「成果」的迷思,上課時,發給每個孩子一張大大的壁報紙,要孩子在上頭「亂畫」。在所有孩子不相信的眼神中,肯定地向他們點點頭:「沒錯,就是亂畫!而且絕對不能讓人看得懂。」
看著每次一見到題目,就可以不加思索畫出美麗圖畫的孩子們,露出苦惱的表情,皺著眉頭問:「老師,亂畫,到底是要畫什麼啊?」
我做出一臉「不負責任」的樣子,聳聳肩說:「嘿!既然是亂畫,我怎麼會知道你要畫什麼呢?」
偷偷注意著這些孩子,不是手撐著下巴眼睛望著天花板,就是離開位子繞著所有的孩子走來走去,要不然,就躺在原木地板上滾過來滾過去。每個孩子都像是被豢養在層層圍牆裡的小鳥,所見的只是眼前金碧輝煌的建築,離開華麗的牢籠後,便失去最初的本能,已然忘了初生的時候,由一根根乾草堆疊出的巢穴。
有一個孩子開始嚐試在紙上塗著顏色,上色後,又不是很放心地跑到我身邊問:「老師,我這樣畫,對不對?」
從來沒想過畫圖還有「對不對」的顧慮,在我的腦海中,圖畫就是想畫什麼就畫什麼,最好是能夠弄得髒兮兮的,享受顏色在手中流動的感覺。
把畫紙還給孩子說:「你忘記了嗎?我們這邊是『自己想』教室,而且啊!題目是『亂畫』耶!當然可以想寫什麼就寫,想畫什麼就畫。」
孩子苦著臉走回位子,再拿起另一個顏色往上塗,再一次、兩次、三次……。一段時間後,孩子似乎開始「習慣」亂畫,愈畫,笑臉愈多,還開始比賽誰畫得比較亂。
「哈哈,我看得出來,你這樣是在畫水,是很深很深的海水,所以有藍藍、也有黑黑的。」孩子們互相檢查,是不是有人偷偷把圖藏在亂畫裡。
「才不是呢!你才在畫太陽,都是紅紅的。」
「沒有,我還有黑黑的,不是畫太陽。」
「看太陽看很久,就會黑黑的啊!」
「我還有紫色耶!」被「指正」的孩子,努力的找出被認為是「太陽圖」中的不合理。
「下午啊!我跟我媽媽去台南的海邊,也有看到這樣子的太陽。」
我心想,那應該是黃昏的夕陽吧!
正當兩個孩子「討論」不休時,另一個孩子大喊著:「我亂畫完了!」
然後,開始接受檢查。
「我知道你在畫什麼,是雲霄飛車,飛很快,所以顏色都看不清楚了。」
受檢查的孩子伸長著手畫著大圓:「沒有,我是在亂畫耶!」
「這不是雲霄飛車,這是會動的水啦!」另一個孩子也有著自己的見解:「水一直動,所以水裡的東西就會跟著一直動,才會看不清楚。」
孩子們圍在一塊兒一人一句的討論著,我這個讓他們傷透腦筋的「壞人」,就在一旁聽著一個個發生在「亂畫」裡的小故事。

等到所有的孩子都完成「亂畫」的作品後,我又出了一個「不人道」的難題,要孩子找出藏在顏色後的故事。
「啊,老師,妳不是說要亂畫嗎?亂畫,怎麼可能會有故事?」
「咦,你們剛剛就講了很多故事啊!」隨手拿起之前孩子們認為的「太陽圖」,順著孩子的想像繼續說:「我就覺得這個好像一隻好大好大的金烏鴉,只要太陽一出來,就會躲在太陽光裡,然後,四處帶給大家希望,所以只要充滿希望的人身上,看起來,都好像有亮亮的感覺。」
講完,對著孩子眨眨眼:「剛剛你們講過的都不能再講囉!要重新想過別的。」
畫著螺旋紋的孩子說:「老師,這是壞巫婆的魔鏡,因為巫婆太壞了,魔鏡是好的,它就會把鏡子弄得亂七八糟讓壞巫婆看不懂。」
被以為是「深海圖」的孩子,把畫紙放在頭頂上打轉,搶著說:「老師,天空上的雲小孩在玩遊戲,他們跳來跳去,還有打鼓、玩ㄎㄧㄤ、ㄎㄧㄤ、ㄎㄧㄤ的那個(哈哈,孩子們指的是ㄎㄧㄤ、ㄎㄧㄤ、ㄎㄧㄤ的鈸啦!),所以會有這麼多顏色,等一下那些聲音會變成彩虹。」
聲音變成彩虹,多棒的畫面啊!

看著這些寶貝被顏色層層擁抱住,泡在裡頭找到一個比一個還有動人的故事,好像那些被養在皇宮的小鳥,正逐漸飛向更大的世界。
「好棒的故事喔!接下來我們要玩故事拼圖,有玩過拼圖吧,現在就要用手邊的圖,通通合起來變成一個『大家的故事』!」
將手上的剪刀、膠水和一張更大的壁報紙發給孩子,要孩子自行裁剪、共同拼貼成一幅「大圖輸出」。

小小孩的心臟,好像真的比較夠力,慘叫幾聲後,發現我根本不理他們,還催他們趕快想、趕快動手。遇到捨不得「貢獻」圖的孩子,還會想辦法去說服:「你的顏色可以當大樹耶,好嗎?」
孩子搖搖頭,另一個孩子又試:「那你想當什麼,小船好嗎,可以划很遠,到處去探險喔!」
試了又試,孩子還是不肯,所有孩子只好改變策略,將圖的配製改過,等著所有都接近完成時,原本不肯拿出圖的孩子,把不知道何時剪好的圖推到大家面前:「我要當老鷹。」
孩子們驚喜的找出位置,讓老鷹飛在天空中。

我們把共同創作的圖貼在白板上。一顆顆小頭趴在白板前看著自己的創作。忽然,有個聲音說:「老師,這個好像艾瑞.卡爾的書喔!」
一層一層的顏色與剪貼,嗯,還真有點像呢!
「啊,老師,原來艾瑞.卡爾的書都是亂畫出來的喔!」
哈哈哈哈,艾瑞.卡爾,您說是嗎?

台長: 文學樹
人氣(969)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創作坊的圖文創作 |
此分類下一篇:鄭明進老師,生日快樂!
此分類上一篇:看「文學」和「繪本」牽手

小蟹子
我們所有的老們
也應該一起上一堂
亂畫課
讓腦子更自由
讓心更輕
這樣
就可以長出文學的翅膀
向無邊涯的世界飛
2008-05-02 08:01:11
青蛙2代
我就是愛畫
2008-05-14 15:09:2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