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27 11:37:40| 人氣49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新冠病毒阻止不了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美國煽動中印緊張局勢+美國又一次破壞中巴關係的企圖破產※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新冠病毒阻止不了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

                           經濟  2020年03月18日19:39

                            作者:弗拉基米爾•費奧多羅夫 

抗擊COVID-19病毒疫情以及推動中巴經濟走廊建設是中國領導人與巴基斯坦總統會談的主要議題。3月17日,阿里夫·阿爾維結束了對中國為期兩天的正式訪問。

巴基斯坦總統祝賀中國在抗擊疫情方面取得積極成果。他指出,中國在這方面的經驗和做法對其他國家非常有益。習近平主席就阿里夫·阿爾維專程來訪表示,這再次證明在中國處於艱難的日子裡對中國的大力支持。 

復旦大學巴基斯坦研究中心主任杜幼康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證明巴基斯坦與中國的團結是此次北京會談的主要成果。

杜幼康專家說:“此次訪問是阿里夫·阿爾維就任總統後首次訪華,也是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第二位開啟中國之旅的國家元首。中巴關係作為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不僅巴基斯坦的總統總理多次來華訪問,習近平主席也曾對巴基斯坦進行過國事訪問。在疫情期間我們可以看到,儘管巴基斯坦醫療器械、口罩等用品並不充裕,但是他們仍然舉全國之力向中國送來了全部的庫存口罩,前幾天巴基斯坦空軍向中國捐贈的口罩也抵達了成都機場,充分體現了巴基斯坦對中國的全力支持和資源幫助。目前中國取得了一些抗疫成果,同樣也是力所能及地向巴基斯坦派出了醫療專家團隊,表達了兩國互幫互助、共渡難關的決心。那麼在這樣一個比較重要的時刻,作為巴基斯坦的國家元首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既體現了巴基斯坦對中國的大力支持,又表達了疫情期間巴基斯坦對中國的各方面聲援。”

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與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家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這是一次表達支持的訪問,訪華期間巴基斯坦展現出了與中國非常密切的關係。

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說:“這是一次相當給力的政治活動。巴基斯坦幾乎無條件地支持中國抗擊新冠病毒疫情的所有措施,強調需要合作來解決這個全人類面對的共同問題。如果說中國已經成功地應對了這一流行病,那麼巴基斯坦的疫情才剛剛開始。很有可能它會傳播到印度——這是最壞的情形,因此現在對巴基斯坦來說,阻止病毒蔓延非常重要。中國已承諾繼續支持巴基斯坦,向其提供藥品、檢測和抗疫工具。”

中巴兩國就克什米爾問題交換了意見。正如《今日巴基斯坦》指出的那樣,巴基斯坦代表團向中國官員通報了自己的關切、立場和當前面臨的緊迫問題。中方強調,將密切關注這一地區的當前局勢,並重申克什米爾問題是歷史遺留下來的爭議,應當根據聯合國安理會相關決議以及雙邊協議以和平方式妥善解決。 

印度就巴基斯坦總統訪華後發表的聯合聲明中提到克什米爾問題對中巴提出嚴厲批評。《印度時報》援引印度外交部發言人拉維什·庫馬爾的話稱,克什米爾領土是印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位印外交官還說,印度希望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國家不要對印度的內政發表評論。 

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認為,中方宣稱反對在克什米爾採取任何單方面措施,這是在對印度使個小絆。這表明中國不會為了加強與印度的關係而犧牲與巴基斯坦的關係。這位俄羅斯專家還說,無論如何中印和解進程仍在進行中,但中國表明它不會拒絕與巴基斯坦的全天候夥伴關係。 

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也注意到印方關於中巴決心推動中巴經濟走廊項目的聲明。印度外交部發言人拉維什·庫馬爾稱該項目“非法”。阿列克謝·庫普里亞諾夫說:“這是印度的立場,它從未改變過,而且在中巴走廊通過的領土的地位得到解決之前,不會改變。”不過這位俄羅斯專家排除了印度採取某種決定性的應對行動的可能,並指出這是印方的一慣反應。 

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就中巴此次北京會談發表評論時指出,雙方重申繼續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問題上相互支持。其中,中方重申將一如既往支持巴方維護領土主權、獨立和安全。伊斯蘭堡也強調,中巴經濟走廊將為巴基斯坦工業化和社會經濟發展做出貢獻。

習近平在與阿里夫·阿爾維的會談中呼籲將中巴經濟走廊變成“一帶一路”框架下開展高質量合作的典範。在疫情蔓延的背景下,許多合作項目被凍結,區域和全球生產鏈中斷。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和巴基斯坦同意即將舉行中巴經濟走廊聯委會第十次會議。雙方認為,將把未來達成的一致作為把走廊變成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高質量項目的新貢獻。

                           ※美國煽動中印緊張局勢

                       政治 2020年05月21日23:15 

                        作者:弗拉基米爾•費奧多羅夫   

美國外交界在印中邊境和印度洋對峙問題上支持印度。即將於5月卸任的美國南亞事務第一副助理國務卿愛麗絲·韋爾斯指責中國利用與印度的邊境衝突改變邊界現狀。 

具有美國大使銜的愛麗絲·韋爾斯於5月20日在美國主要智庫之一大西洋理事會的一次在線討論中就印中邊界問題發表了講話。在與2014至2017年美國駐印度大使裡什·維爾馬(Rish Verma)的談話中,她將印中在喜馬拉雅山脈的衝突與南海爭議地區局勢進行了比較。她將中國在兩國邊境和南海的行為稱為“不斷侵略”,“不斷企圖”改變現有準則,改變現狀。她的話被印度“商業內幕”網站引用。 

威爾斯呼籲印度在南海和印度邊境以及印度洋與中國對抗。她還表示,中國軍方在時有衝突發生的兩國邊境加強部署令印方不安。她指出,由於中國試圖“逃避責任和散佈虛假信息”,這一問題變得越來越嚴重。 

美國一直對印度和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表示關切。俄羅斯科學院世界經濟和國際關係研究所專家、俄羅斯外交部外交學院教授安德烈·沃洛金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這是美國落實其印度-太平洋戰略的工具之一,而加強在南亞影響力正是該戰略的目標之一。 

他說:“(美國大使的)這一聲明正是例證。此外,該聲明顯然符合特朗普政府當前抹黑中國為新冠病毒大流行“來源”的總體戰略。正在開展反華運動的美國現在不僅試圖盡可能多地拉攏自己在西歐的附屬國,還希望盡可能多的亞洲國家加入進來。總體而言,亞洲國家對此持相對中立的態度。” 

但與此同時,專家排除了美國在印中邊境衝突問題上支持印度可能會促使印度採取單方面行動的可能性。在疫情危機的背景下,即使是印度軍方現在也認為,有必要將注意力盡可能集中在發展和經濟問題上。他們準備接受莫迪總理為發展非軍事部門重新分配力量和物資的事實。此外,安德烈·沃洛金指出,1962年中印邊界戰爭和後續衝突的經驗表明對抗不利於印度。 

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員王鵬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評論美國外交官此番言論時表示,中方保持高度克制、與印方達成相互諒解挫敗了美國離間兩國的戰略目標。印度非常看重自身獨立性,不願被美國用作遏制中國的工具。 

王鵬: “在特朗普政府諸多地緣外交戰略中最核心的就是印太戰略。該戰略出台的背景也很簡單,中印在2017年6月發生洞朗對峙事件,同年11月美國就在越南舉辦的APEC會議上提出了“印太”這一概念,中間只間隔了幾個月。不少分析人士都認為中印對峙事件可以說是特朗普出台戰略的重要靈感源泉。美國一直沒有放棄拉攏印度,以構成美、日、印、澳“四邊對話”來實現遏制中國的目標。不過由於中方保持高度克制與印方達成了相互諒解,美國的戰略目的和構想最終沒有完全達成。另外,美國的印太戰略極端自私。冷戰時期,美國的策略是用真金白銀等好處誘使其他國家一起對抗蘇聯。但是當前的特朗普政府主要依靠挑起各國間爭端為自己獲利,即讓這些國家與中國首先發生矛盾,或者讓矛盾更加激化,以使這些國家對美國形成更為強烈的戰略依賴。然而問題在於美國的策略與印度的國家戰略和文化傳統相矛盾。印度非常看重自己的獨立性,不願意被人當槍使。並且印度與美國一樣,也希望美國沖在印度的前面。此次中印邊境事件,基本上是兩國巡邏兵巡邏過程中發生的普通對峙。但是美國的一系列行動都是意在達成自己的印太戰略目標,無論是他們自己挑起事端,還是中印間客觀出現的矛盾,美國都會把它們納入到印太體系之中,並加以放大利用。” 

愛麗絲·韋爾斯的言論明顯具有挑釁性,因為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西北段局勢複雜。實際上,甚至可以將她的話視為美國支持印度對中國的領土主張,這可能會使中印邊境局勢更加緊張。中印邊境本月已發生兩次沖突,儘管規模不大,雙方有數十名軍事人員參與。此外,雙方在拉達克地區實控線兩側都在建造額外的防禦設施,這也加劇了緊張局勢。近日中國軍方表示,這些防禦工事由印方建造,目的是煽動衝突並單方面修改現有的邊境管控系統。解放軍一名消息人士通過《環球時報》表示,加勒萬河谷已恢復原狀。 

《印度快報》5月20日報導稱,印中邊境拉達克班公湖一帶緊張局勢加劇。中國軍方將該地區的巡邏艇數量增加了兩倍,以匹配印度在湖西岸水域的船隻數量。

                     ※美國又一次破壞中巴關係的企圖破產

                            經濟 2020年05月25日21:25

                              作者:弗拉基米爾•費奧多羅夫 

美國在南亞影響力爭奪中輸給了中國,因此它現在拉攏該地區國家的企圖已經失去任何意義。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的專家就美國高級外交官愛麗絲·威爾斯(Alice Wells)針對巴基斯坦和尼泊爾與中國關係的批評言論做出此番表示。

擔任了美國近三年的助理國務卿愛麗絲·威爾斯負責制定美國的南亞政策。5月22日她在社交網絡上寫道,她將離開這個職位。5月20日她曾在南亞和中亞記者的在線記者會上批評中國為中巴經濟走廊提供在美看來的“掠奪性貸款”破壞了巴基斯坦經濟。這位外交官還對尼泊爾領導層因在是否批准美國贈款——“千禧年挑戰公司”尼泊爾項目協議上出現的“不必要的矛盾”表示不滿。她希望作為主權國家的尼泊爾在解決這一問題時不會採納中國的“處方”。

在美國批評中國和巴基斯坦合作的噪音中,並沒有聽到什麼新的東西。華盛頓到現在也未能阻止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此前美國就指則中國投資政策,似乎該政策使巴基斯坦掉入了“債務陷阱”。但這些指控沒有得到伊斯蘭堡的支持。巴基斯坦外交部在回應美國外交官的上述言論時提醒說,走廊是一項長期項目,有助於消除能源、基礎設施發展的瓶頸,推動工業化進程,創造就業機會。

愛麗絲·威爾斯是在中巴兩國本月早些時候簽署在吉爾吉特-巴爾提斯坦行政區建造迪阿莫-巴沙大壩的合同後不久就中巴經濟走廊做出的上述表態。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專家納塔利婭·扎瑪拉耶娃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就此指出:

“我想強調的是,這是吉爾吉特-巴爾提斯坦地區的第二個聯合水利項目。它處於戰略要地——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國官方邊界的交界處。借助中巴經濟走廊,中國通過基礎設施建設加強其地緣戰略地位,因為中國專家獲得了巴基斯坦政府的許可,技術上管理該領土。換句話說,中國獲得了通往巴基斯坦和印度水路的鑰匙。華盛頓或新德里都無法接受這一事實。美國明白,輸給中國的不是貿易,而是基礎設施建設這場戰爭;美國正在失去物流線路。這就是問題的全部所在。美國很晚才意識到這一點。因此美國現在正試圖影響該地區的國家,哪怕至少保留其影響力的剩餘部分。美國在南亞沒有採取系統的政治方針,這是它們失敗的原因,而中國的行動則表現出了一貫的特點。此外,美國為小型項目提供少量資金。中國擁有無可比擬的投資和融資規模,以及對聯合項目高水平的技術和工程支持。”

印度“世界新聞一手掌握”(The World is One News,WION)國際新聞頻道在評論美國外交官愛麗絲·威爾斯有關中巴關係的言論時指出,2012-2019年美國在巴基斯坦的直接投資勉強超過10億美元。該頻道還注意到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發布的新聞稿件。其中指出,自走廊建設以來中國對該項目的投資總額為250億美元。中國已成為巴基斯坦外國直接投資的主要來源。這家印度媒體指出,中國認為不需要老師,尤其是像美國這樣的老師。

週一中國外交部譴責美國企圖教唆澳大利亞與中國怎樣建立關係。不僅在國家層面,而且在各州層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軍錶示,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企圖在中國與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開展“一帶一路”合作中找到威脅美國通訊安全的內容,令人匪夷所思。蓬佩奧還威脅說,美國因此可能會“中斷”與澳大利亞的接觸。

復旦大學巴基斯坦研究中心主任杜幼康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今天美國在利用每一個機會找中國麻煩。杜幼康主任說:

“當前中國做任何事情,美國都要說三道四。無論是香港問題或台灣問題,還是在中國抗擊疫情方面,美國都在找中國找麻煩。就中巴經濟走廊而言,巴基斯坦政府和人民最清楚實際情況。而且中國投資該項目,不僅中國一方從中獲益,同時也有力促進了巴基斯坦的國民經濟發展,包括電力改善、基礎設施建設、工業園區建設等等。過去巴基斯坦缺電情況非常嚴重,通過近幾年中巴經濟走廊的合作項目,特別是電路項目的投資,極大緩解了這一現象。我想再過若干年,巴基斯坦這一問題可能將被徹底解決。所以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給巴基斯坦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反觀美國自己既不去巴基斯坦投資,又要挑中國投資合作的毛病。我個人認為,中巴經濟走廊效果如何,更應該看看巴基斯坦的評價。當然,目前也有一些巴媒發出不合拍的聲音,但是任何一個項目,尤其是像中巴經濟走廊這麼大的項目,其中存在一些小毛病都是客觀現象,主流評價絕對沒有美國說得這麼嚴重。我們可以看到,美國在南亞國家進行遊說,結果是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國仍然需要中國的投資合作,所以美國的行為沒有任何意義。”

5月25日尼泊爾新聞網站myRepublica英文版報導稱,“千禧年挑戰公司”5億美元贈款項目在尼泊爾政界引發爭議。許多尼泊爾政治家認為,美國提供的贈款並不是為了幫助尼泊爾發展,而是美國旨在遏制中國、抵制“一帶一路”倡議的印太戰略計劃的一部分。在這方面,執政的尼泊爾共產黨(NCP)代表建議政府在不修改協議中至少11條關於撥款的規定的情況下,不要批准美國的贈款項目。

中巴經濟走廊

中巴經濟走廊(烏爾都語:پاک چین اقتصادی راہداری‎‎;英語: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英文縮寫:CPEC),是指一系列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巴基斯坦合作的大型工程計劃,長達3000公里,投資460億美元。也將成為一帶一路的樞紐和旗艦項目。本來運輸需要穿越東南亞,將經濟走廊打通後,中國可從新疆經巴國直達印度洋,是重要的戰略要地。

中巴經濟走廊建設完畢後,會拓寬數條中國與中東和非洲的貿易路線,也為中國西部內陸地區打開一條新的貿易線路,有助中國西部地區發展。另外,通過巴基斯坦境內的輸油管輸送石油,大大縮短經由馬六甲海峽和印度洋來往中東的路程、時間及減省成本。中國是世界石油進口大國,因此對能源安全問題十分關注,而中巴經濟走廊的開通正好減少依賴馬六甲海峽,分散風險。

2015年,英國和中國承諾互相支持在新興市場中的商業合作,包括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巴經濟走廊是這一倡議的關鍵組成部分。2015年4月,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訪問巴基斯坦,這也是他首次訪問巴基斯坦。訪問期間,中國和巴基斯坦簽署了51項合作協議和備忘錄,其中超過30項涉及中巴經濟走廊。

2017年4月4日,英國國際貿易部貿易與投資國務大臣格雷格·漢茲在該國主持了一個圓桌會議。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會上表示歡迎英國企業參與「中巴經濟走廊」建設。英國準備成為中巴經濟走廊的重要合作夥伴。2017年5月,英國在巴基斯坦伊斯蘭瑪巴德主辦「中巴經濟走廊擴大會議」。 

2019年2月17日,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訪問巴基斯坦期間,沙巴雙方簽署總金額高達200億美元的協議,其中有一項是在瓜達爾港投資建設一批能源化工項目。這一工程屬於中巴經濟走廊範疇。中國經濟網評論員表示樂見沙特大型能源化工項目落戶瓜達爾港。

                                        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