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2-07-04 14:57:52| 人氣9,617|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Fate/Zero》──第二十五夜˙『Fate/Zero』當命運歸零,希望將與絕望交替 (最終回總評)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部落格專用相簿
 

小說《Fate/zero》為《Fate/stay night》該作的前傳。該系列作的故事圍繞在一個能夠實現所有願望的聖杯展開,而七名由聖杯選出的魔術師與七位從者定下契約,眾人為了爭奪聖杯展開了一場激戰。而描述《Fate/stay night》10 年前的故事,其中也包括了「第四次聖杯戰爭」的秘密。


最終回劇情紀錄:





Fatz/Zero




「將聖杯摧毀。」





住手────────!!!」



榮光之劍綻放神聖光芒,光之海吞噬聖杯,盼望多年的奇跡在眨眼間灰飛煙滅。




「只曾有過三次命令的關係,怎麼可能能夠互相理解呢?」


絕望的英靈,眼底閃著悔恨的淚光。


「我連一直待在我身邊的人‥‥都沒能夠真正理解到他們的心理想法……」





「啊啊…‥這一切也許是……被下在不懂人心王者身上的,一種報應。」


用盡的令咒,結束的契約,Servant失去存在現世之力,在蓋亞的抑止力之下,強制離開人間,Saber身影隨著光海消逝,回到那當初的悲願之地。


深夜的冬木市,此刻冬木會館散發著耀眼奪目的極光,然而又有多少人見證了這一刻?



轟────!!



誓約勝利之劍的衝擊下,會館受衝擊爆出巨大的塵煙,狂亂颶風不斷衝旋飆升,切嗣舉著雙手遮擋塵沙,而到衝擊結束後,異樣的氣氛仍未減去,切嗣抬頭一看







Fatz/Zero



「呼………呃!那‥……那是!!!?」




宛若星系渾沌初開,眼前所見到的天空,出現了一顆黑色太陽,缺失聖杯形狀的的聖杯之孔,也是能夠通往魔術師夢寐以求的『根源』的道路。



「呃‥‥啊。」


受衝擊倒落一旁的英雄王支起身體,抬起頭一看。


「‥‥‥‥!?」








Fatz/Zero

天上的大孔,污闇的黑泥以龐大驚人之量灌入,金色之王的身影瞬間被淹沒不存。




「怎麼‥‥這怎麼可能……!?」


原以為破壞聖杯就能拯救一切,但衛宮切嗣沒有料到,受到召喚降臨容器的聖杯會因失去固定而整個崩潰爆發出來。


這個瞬間,以冬木會館為中心點展開,半個城市瞬間被闇紅泥海所吞噬,永劫的災難現在正要開始。





Fatz/Zero





Fatz/Zero


德國,愛因滋貝倫城堡。


「啊!」


伊莉雅從噩夢中驚醒過來。


「切嗣……」


【怎麼了,伊莉雅蘇菲爾?


「那個‥‥我做了一個可怕的夢,夢到伊莉雅變成了一個杯子,然後,有七的好大的東西跑到裡面來,伊莉雅就快要被撐破了,覺得好可怕,可是‥‥又逃不掉。

「之後又聽到絲緹札(冬之聖女)大人的聲音,頭上開了一個好大好黑的洞,然後世界開始燒了起來,而切嗣看著這個景象,哭了出來。」






Fatz/Zero
『冬木會館』


不斷喘著氣的男人跑著。

當男人跑出會館之後,眼前看的只有烏煙的黑雲,以及死亡的汙泥之海,籠罩著木光所能及的一切。


男人從岸邊的草堆滑下,拼命跑,拼命跑。




沒有人
沒有人
原本繁華群盛的城市現在卻一個人都沒有。



只有墜落的水泥瓦礫,男人不顧火海燃燒,雙手碰觸到燃燒著的瓦石,即使雙手的皮膚瞬間焦黑,仍是不停的挖著,挖著。


打開了壓倒的門,終於,有人。



男人抱起了一名孩童。
即使孩童已經斷了氣,沒有體溫


▇▇▇▇▇▇▇▇!!!!!!!!!!!!!









Fatz/Zero
 







『愛因滋貝倫城堡』


「媽媽,切嗣他會不會孤獨一個人在那裡害怕呢?」

【放心,他為了伊莉雅,一定會加油的,他一定會想辦法替我們實現願望的,為了不讓伊莉雅再遇到可怕的事‥‥





Fatz/Zero


最初的人型聖女,如此說道。

「嗯,對呀,一定是的,因為切嗣是個很努力的人,一定會完成重要的工作,很快就會回來的。」


風雪交加的牢獄城堡,少女將迎來到的不會是奇蹟,而當總有一天她發現到這個矛盾時,將會………






Fatz/Zero



『間桐陣營』

滿地魔蟲的地窖,一名將要死去的男人,迴光返照似的,拖著殘喘的身軀來到這裡,身上的魔蟲已經因為被英靈擷取魔力而全數死去,再也沒有人可以監視到他,如今終於可以展開行動了。


「嗨…‥小…‥櫻……


「叔叔?」


「我來救妳了……‥已經不會有事了,我們走吧!」


禪城家。


遠坂凜見到不可能再見到的妹妹,心中滿是激動之情。




Fatz/Zero




「小櫻!小櫻!小櫻!嗚嗚‥‥嗚嗚嗚………


看到姐妹相聚的這一幕,間桐雁夜開心的笑了,一切的犧牲與努力都有了代價。

雁夜……


熟悉的聲音傳來,雁夜回頭一看,正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小葵。」


是阿,母女一家團聚,這真是最棒的結果了,原來奇蹟是真的存在呢



「謝謝你,雁夜叔叔!

「謝謝你!」

凜與櫻兩人面面相覷,隨即開心的對雁夜大喊著。















Fatz/Zero


雁夜爸爸!!






太好了,真是幸福。




帶著滿足的笑容,間桐雁夜在蟲海之中,慢慢被吞噬了身影。

女孩帶著冷酷的眼神,看著間桐雁夜被蟲子們吞噬的過程,把這景象深深烙印住腦海裡。


「好愚蠢的人,愛反抗爺爺,才會變成這樣……」




Fatz/Zero



『冬木市』


「這裡是……?」

言峰綺禮睜開眼,還無法整理出眼前的一切。


「真是個愛找人麻煩的傢伙,從瓦礫堆找出你的身體,花了本王好大的工夫。」

全身赤裸的金色之王說道。

「吉爾伽美修,發生了什麼事?」




Fatz/Zero

「誰知道?那堆泥土把我吐了出來,看來是天意藥本王再度降臨到這個時代,來再度統治這個世界」

「你完成了『受肉』?」

也就是說,眼前的英靈,已經恢復成擁有肉身的人類姿態了。

「哼,本王也很不情願啊,我們竟把那東西稱為願望機,互相爭得你死我活,這次的鬧劇,到最後仍是如此不可理喻的劇情。」

「我被‥‥射殺了‥…」

撫摸著胸口,卻發現驚人的事情。


「沒有‥‥心跳?」

「你對我做了什麼治療嗎?吉爾伽美修……

「這個嘛…‥你看起來是死的啊,你和本王有著契約關係,也許是在我因那堆泥土而受肉的瞬間,你的身上也發生了什麼不合理的事情吧。」

「難道‥‥那東西給了我生命?」

「所有的從者已消失,最後是我們拿下了聖杯,綺禮,你就看看這結局吧,倘若聖杯真的能夠實現勝者的願望,言峰綺禮,這個景色就是你所追求的結局。



言峰綺禮起身看著附近週遭,業火纏身的城市,沒有生命的跡象,宛若地獄般的焦土大地,這種景色,這種結局是自己心底的期望?



這三十年來在教會的洗禮,接受天上之父的恩典的意義又成了什麼?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Fatz/Zero


「什麼‥‥?我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如此邪惡!!如此畜牲!!這就是,我的願望!?!!!!???」




「這般的毀滅……這般的哀嘆……!!!」




這就是我的愉悅』!!!!???」




「如此的扭曲,如此的穢物……竟然會是言峰璃正所生下的種?哼哈哈哈哈哼哈哈哈哈哈!!!


「不可能!不可能的啊!!!怎們可能?難道我的父親是在母狗身上下了種嗎?哼啊哈哈啊哼哈哈哈哈!!!









Fatz/Zero



「你滿足了嗎,綺禮?」



「不,還不夠,這樣是不夠的!的確,我的人生一直以來都在追求答案,而我終於得到了解答,但是,像這樣省略了解題的過程,忽然被丟了一個答案在面前,這樣叫我如何能夠接受呢?」

言峰將遞上的紅色簾布檢起丟給英雄王。

「這世上,一定有個能夠推出如此詭異答案的方程式,不,是『絕對』存在。我必須尋找,必須探求,即使耗費我的性命,我還是……必須去理解它。」


「你這傢伙果真能讓本王感到性趣,這樣很好,你這種不惜褻神的求道精神,本王吉爾伽美修就陪你到最後吧!

   Angra Mainyu
「哼,這世上所有的惡,總有一天我會再次抵達,而下次我一定會親眼見證,見證它的誕生、見證它的存在,嗯?


燃燒的火海,垮廢的瓦礫中遙見一道熟悉人影。



「衛宮、切嗣!?」

衛宮切嗣雙眼恍然,有如行屍走肉一般,搖搖晃晃的走來。




Fatz/Zero


「放馬過來吧……」

準備臨戰姿態,但眼前男人卻對自己視若無物般,轉頭離開。



「呃……嗯?」


衛宮切嗣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看著堆滿的瓦礫,不停用手挖著、挖著。






Fatz/Zero

「怎麼了,綺禮?」

「沒有………‥」


曾經對這名神秘的男人有著極大的好奇與渴求,如今卻是這種無趣的結果。


「哼。」

而且還對自己視若無睹,對言峰的自尊來說,確實是受了不小打擊。








Fatz/Zero


瓦礫堆中掩埋的孩子,看著眼前的男人




我記得那張臉孔。


是因為尋找仍有生命的人類,眼眶含著淚水。

打從心底感到開心的,男人模樣。

他好開心的樣子。


簡直就好像……今天被救出的並不是我,而是這個男人一樣。



「嗚!」


男人將孩童伸出的手拉起。


「還活著……還活著……還活著!!」


就好像,瀕死的我做了什麼好事一樣地,那個男人帶著充滿謝意的表情,說了一聲






Fatz/Zero


謝謝。


他說很高興能找到我,雖然只有救到我一人,還是讓他得到救贖。







Fatz/Zero







Fatz/Zero

半年後,遠坂墓園。

「I know that my Redeemr lives and that in the end he will stand upon the earth」


「And aftey my skin gas been destroyed, yet in my flesh」

「I will see God; I myself will see himwith my own eyes I,and not another How my heart yearns within me……Amen。」
約伯記 19; 25-27節


禱告結束後,墓園外。


「凜,以一個新的當主的身分,妳做得還不錯,我想妳的父親也一定會為妳感到驕傲的,辛苦妳了。」




Fatz/Zero

「………」


「時臣氏的安排非常完美,遠坂家一直以來累積的魔導能力,將毫無遺漏地傳承給妳,凜,是不是該去接妳媽媽了呢?」

「嗯,我要去了。」


凜走到不遠處旁。


「媽媽,跟爸爸做最後的道別吧。」


「嗯‥‥小凜,今天是有人舉辦葬禮嗎?」


「對啊,爸爸死了,趕快去見他吧。」

「哎呀,那可就糟糕了啊。」




Fatz/Zero

凜推著坐著輪椅的葵走來,教堂那一夜,言峰後來救回了葵,但因腦部缺氧過度而成了腦殘,但這對言峰來說正好不過,是最適合來演出現在這一齣絕佳好戲的演員。


「我得趕快準備時臣的喪服,小凜,妳幫忙小櫻換上衣服好嗎?唉,該怎麼辦呢,我自己也要做一些準備呀……」

「老公,你的領帶有點歪掉了喔,呵呵呵,要自己注意一下呀~你可是小凜跟小櫻最自豪的爸爸呢。」


言峰看著凜,一個七歲的女孩經歷如此沉重絕望的負擔,死去的父親,瘋了的母親,以及辜獨一人承擔的家主責任,想必現在應該是絕望般的沉痛表情吧。

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

少女的臉上毫無一點痛苦,只有堅強的面容,宛若承擔一切苦痛的聖女一般,細心的照料著母親,彷若越是痛苦、越是打擊,少女的心就會變得更堅強、更貞潔。


但這對言峰來說卻是最不願樂見的結果。


「我可能要再離開日本一陣子,往後的日子,有什麼不安的地方嗎?」


「沒有!才沒有什麼事情要你幫忙。」

「凜,接下來妳將實際成為遠坂家的當主,為了今天,我準備了一樣禮物送給妳……」


來加點戲碼吧,言峰從容的從身上取出了一把包裹著布條的短劍,遞傳給了凜。


「Azoth劍,是師父在認可我的魔術修行成果時,送給我的東西,這東西往後就由妳拿著吧。」

少女瞪大了雙眼,看著手中的短劍,父親的回憶不斷湧上。








Fatz/Zero


「這是‥‥爸爸的……嗚‥‥嗚嗚‥‥嗚嗚………


言峰的嘴角微微鬧動。
是啊,這是妳父親的劍,沾過妳父親心臟的血,這是你師兄贈與最棒的禮物喔。

愉悅。

待少女發現到真相的那一日到來,會是何種絕望悲慘的表情呢?

言峰會等待著,美味果實豐收的那一刻。







Fatz/Zero




Fatz/Zero


屍之劍欄,穿越千年。

理應回到英靈之殿的Saber,現在卻是在回歸過去歷史的劍欄之役中。

因為在死亡之前,就像聖杯許下了願望。

所以只有當得到聖杯之時,阿爾托莉亞才能夠從這悲願之地脫離,否則,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這堆屍骨山的人群中不斷嚐受無間地獄的絕望苦痛。


「又是……這裡………」

萬骨屍風吹過,刺鼻腥味蔓延。


「大家‥‥蘭斯‥‥洛特‥‥‥」


回到當時兩人對戰的戰況。


                  亞瑟王之妻
「我無法……原諒我自己……無法放棄對桂妮薇兒的心意。」


「但是‥‥亞瑟王,您沒有拿我問罪,也沒有要我贖罪,只是在我面前繼續扮演著一個理想的王者……」

「但是,我多麼希望您可以親手給我制裁,假若您可以為了您本身的憤怒而制裁我‥‥也許我就不會為了尋求贖罪之道而落入如此狂人之路。」



「對不起‥‥對不起‥‥‥我…像我這種人……


「但是我很確定一件事,亞瑟王……」


「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拿下聖杯‥‥‥」


「您是一個最理想的王,侍於您的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


「該成為王的‥‥並不是‥並不是我……」


罪孽的萬堆屍骨中,孤獨的王者如此重複喊著。

 





Fatz/Zero





之後,我屢次拜訪了愛因滋貝倫家。

但是由於我並未把聖杯拿回,因此由布斯提克海特並沒有打開森林的結界。

也因此,我沒能再次見到伊莉雅。


但是──────









Fatz/Zero

『冬木市』


伊莉雅之後,我的人生不曾再失去重要的人。
結交到新的夥伴們。

小太妹大河、以及雷晝老人和其他小夥子們。


過去的我,一直都在過著不斷失去的日子。

而現在,在我身邊的人,都會一直跟我在一起。




我認養了那天被我救出的少年,士郎。






──五年後──





Fatz/Zero




「喂~喂,老爹,要睡覺就到棉被裡面去啊,老爹?」


「不,沒關係的。」



「小時後,我曾經很嚮往正義英雄。」

「是什麼意思啊?曾經‥‥意思是你已經放棄了?」




Fatz/Zero


「嗯‥‥很遺憾,英雄這種東西是期間限定的,當你成了大人,就會變得越來越難自稱英雄,我應該早點發現這個事實的。」


「這樣子啊,真是沒辦法。」

「對啊,真的是沒辦法。」

切嗣看著月光,輕輕嘆了一口氣。

「好美的月亮啊。」


「嗯,真是是沒辦法啊,我來代替你吧!」

「嗯?」

切嗣驚訝的看著少年神采奕奕的神情。


「老爹已經是大人,所以沒辦法了,不過,我應該就可以了吧?就交給我來辦法!」


切嗣恍然領悟到什麼,輕輕微笑。

「把老爹的夢想……」





Fatz/Zero

劍欄之地。

Saber看著眼前降下的那道曙光。

她知道,『時刻』將近了。




切嗣看著眼前的少年士郎,他相信著這名孩子能夠做到,因為此時此刻,他就是被少年所救贖的第一個人。


「這樣啊,嗯……那我就放心了。」




Fatz/Zero




凱莉,你想成為什麼樣的大人呢?


我啊………


想成為









正義的英雄喔




Fatz/Zero

(Fate/Zero 全劇完)



皎潔的月光下,將心中的夢想寄託後,衛宮切嗣閉上了雙眼,享年三十四歲。
當男人的命運歸零之時,少年將絕望的傷痕抹去,帶來希望的救贖。




而當命運之夜駐留時────────


十年的因緣宿命的糾纏,即將劃下休止符!



Fate/stay night


2004年


第五次聖杯戰爭──開戰!




被Lancer追殺的少年逃回到家中,卻仍是被發現。


接二連三苦戰的少年被Lancer一腳踢飛到倉庫,裡面有著十年前,愛麗絲蘇菲爾所佈下的魔術陣式。

少年的右手感受到了滾燙般的焦熱,烙出了三道印痕,魔術陣發出光芒,一道光影降下。


眼前是有著金髮的美麗少女,瞳孔如翠綠般的寶石一般。



「問汝──────」






「汝是我的御主嗎?」





彷若衛宮家的宿命一般。

命運駐留在此刻之夜。
屬於衛宮士郎這位追求英雄的少年的故事開始了。




部落格專用相簿













七位御主






七名從者
七種階職


Saber(亞瑟王)





Archer(????)



Lancer (光之子˙庫夫林)





Rider (未明??)



部落格專用相簿


Caster (北歐魔女)





Berserker(希臘神話)



Assassin(架空英靈)

??/????









部落格專用相簿



「這種不合理的戰爭────就由我來終結!


「以Saber階級降世,汝,即為我的御主。」

「這是能夠實現一切奇蹟願望的聖杯。

「十年前的那場大火……」

「凜,妳將會是最強的御主。」

「初次見面,我的名字叫做,伊莉雅˙馮˙愛因滋貝倫,凜,這麼說妳就懂了吧?那我就殺上了喔,Berserker!!

「能夠逆轉命運的魔槍,你難道是愛爾蘭傳說中的光之子?」

「喂喂,我可沒看過耍著雙劍的弓兵啊?你到底是何方英雄!?」

「怎麼可能,能與英靈戰鬥的人類!?」


             魔眼
「士郎,不可以看Rider的『眼睛』!!!!


「你根本不懂得戰爭的規則,這樣就連競爭對手都算不上,我就好心帶你去吧,就是聖堂教會,這次的監督者名字叫做『言峰綺禮』!」




部落格專用相簿



「沒有把『自己』也算進去的生存法則……太奇怪了!!」

「你的理想只是借來的。」

「想要拯救所有的人,有什麼錯誤!!?」

「衛宮士郎,就溺死在你的理想之中吧。」

「讓我來告訴你吧,衛宮士郎,你所崇拜的衛宮切嗣過去是怎樣一個冷酷無情的男人。

衛宮切嗣,衛宮家的人,我全部都要殺光,爸爸,我要親手殺了你。


「衛宮士郎,就由我來切開那傷口,來噢,贖罪的時間到了。」

「住手─────!!!



部落格專用相簿

「間桐慎二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櫻!!

「凜,住手!她可是妳的……!!」

「姐姐,這次又要從我身邊奪走東西了嗎?」

「憑什麼我就比不上衛宮那小子‥‥!!?」

「嘿,你不知道吧,間桐櫻是怎樣骯髒的女人。」

「祭血神殿……!!」

「慎二……!!」





部落格專用相簿

「凜,是我從以前就一直崇拜的人哦。

「這個項鍊怎麼會在你的手裡?」

「笨蛋士郎!」

「聖杯所能召喚穿越的時間軸不只是過去,就連………」

         本名
Archer,你真正的身分就是……

「投影,開始。」

「此身由劍所成,血潮如鐵、心如琉璃,縱橫沙場未曾落敗,未逢敵手、未曾被人理解,常孤獨一人,於劍丘陶醉勝利之中,故此生無任何意義,其身,必由劍所構成。」


「我想成為……正義的英雄,如此堅信。」








部落格專用相簿


「黑化……?」(黑化一詞最早就是從Fate開始創立的名詞)

「毫無底限的魔力!?」

「哈哈哈,就算是希臘的大英雄,一次對上三方也是難以逞強!」

「這就是『第二魔法』,能夠打開平行時空之門的『禮裝』!?」

「投影‥‥魔術?」


「妳是……冬之聖女?」

「見證吧,吾族的悲願,『第三魔法』終於能夠實現了!」

「間桐臟硯
‥‥給我出來!!!我要殺了你!!!!!」



部落格專用相簿


「因為我是姐姐,所以一定要保護好弟弟呢。」

「妳幸福嗎。
  
「是的喔。」

即使彼此的生命已剩不到一年。






部落格專用相簿


慘烈的戰役。
無分正邪的法則。
殘酷無理的競爭!!

冬木的第五次聖杯戰爭。





命運/停駐之夜


.
 



心得總評:

結束了呀。
時經九個多月,二十五集的Fate/Zero終於到此告一個段落了。
不知道大家心裡感覺如何呀?

為了銜接本傳,所以最後一集顯得很平穩很清淡,不過這種收尾方式還算不錯,只可惜沒有加入士郎召喚Saber的這段,那樣一定非常燃啊,也顯出製作組的一些問題。

幽浮公司的作畫真得非常精美,能匹敵的大概也只有京都、A1等等.....
音樂這次請來梶浦由記大師,但是這次大師的音樂感覺力有未逮,跟空境或小圓來比的話,神曲有點偏少不夠擺上檯面啊,這次的刀劍神域希望大師也能發揮水準,突破極限。

監督蒼井啓時機參與的只有五回,蒼井啓比較有名的大概就是食靈˙
零和空境的俯看偏了,這次綜觀下來也就七十分的水準,改編並沒有歸得上是成功,感覺一些地方受限許多,還有分鏡就只能玩玩旋轉鏡頭嗎,應該有其他的花樣吧?

一些快打動作卻感覺用慢鏡頭呈現,請多多加油吧,希望Fate下一部動畫化後給岸誠二吧,以犧牲畫質強化武打的強導演!!

劇情有虛淵在幕後監修,不過還是有一些地方感覺沒有剪得很好,很有人氣的蘭斯洛特一些戲份都被剪掉了,還有一些其他要角重要的橋段也是
,不過十九二十的原創作得很棒!

只能說雖然想呈現小說的那種心理氣氛,不過還是很難完美達成,因為這兩個本然就不是同種領域阿。


總評:

整體:75
人物:85
劇情:70
音樂:80
作畫:95

精美但尚未到精質程度的動畫,參雜形上學元素,不適合全家攜同觀看,有獵奇、喪倫演出,也偷偷隱含耽美、百合成份,心理脆弱或不成熟之人建議勿觀賞。





部落格專用相簿
 

台長:
人氣(9,617) | 回應(3)| 推薦 (14)|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ACG大本營 |
此分類下一篇:2012 十月追番目錄
此分類上一篇:《Fate/Zero》──第二十四夜˙『最後的令咒 』絕望的地獄慘劇!

(悄悄話)
2012-07-05 00:49:25
玄風
染哥最後放的那首曲子好好聽耶

看完染哥寫的最後一集,再看染哥所寫的第五屆戰爭的一些內文,會很有感覺!!

吼哦哦哦我在等朋友給我本傳的遊戲,我想想還是直接拿遊戲玩比較好www

我覺得能夠製造這些錯縱複雜的人際線條以及矛盾交錯的人倫衝突的人真的很厲害,遑論今天要看一部動畫,要真的震撼人心我覺得挺難的,不僅僅是劇情好看的震撼,而是心靈上也跟著被震撼到,在這方面來說我覺得F/Z真的很好看,沒看過本傳,本傳看染哥這樣描述應該也很慘烈?
2012-07-06 16:33:49
版主回應
其實還好wwww 沒有zero中切嗣的戰術那麼陰險(笑),不過也不算差啦。

第五次的幾乎都是年齡較低層,有四個高中生=.=

遊戲很趣味的是老虎道場(Bad end後進入)建議每個都玩,之後會啟動隱藏的幕後解說。




遊戲分三線,Fate(入世界觀基礎作) ubw(燃作) Hf(謎團全解明 神作!)
2012-07-06 19:35:49
話說衛宮切嗣其實是怎麼死的?(謎)
2017-01-07 02:43:02
版主回應
四戰後受黑泥影響身體逐漸衰退,魔術迴路也大半毀去,最後到34歲就自然死亡了。
2017-01-07 15:17:3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