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25 17:03:23| 人氣89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巴黎影舞者》— 傾盡全力的莎樂美



法國新
導演史提芬妮狄芝絲杜編導首個長篇《巴黎影舞者》,即獲康城影展入圍作及凱撒電影獎提名,但卻未能得獎項。連法國業界也認為它偏峰,原因是通過由Soko飾演的現代舞蹈先軀洛伊富勒的創作苦路,有意無意地貶低在世界眼中才華出眾,受前者影響的現代舞之母伊莎鄧肯的人格乃至作品。然而這種顛覆世人對鄧肯的形象來襯托富勒的犧牲之美,描寫二人曖昧的關係,又是何等真實,情況宛如電影開首在農村的富勒讀的《莎樂美》故事一樣,在傷痛之間留下唯美。

富勒就像莎樂美看見施洗約翰一樣,對鄧肯一見傾心,包括她的自由舞蹈。她鄧肯是舞蹈天才,以襯出即使她已在巴黎略有名氣,但明白能依靠的不是樣貌身型舞姿,而是無師自通對舞台美學的觸覺,依靠擺動大幅布匹,舞台燈效的設計而成的「蛇舞」。不過她縱不被對方所愛及被戲弄,仍是不斷提攜及寬恕鄧肯。相反Lily-Rose飾的鄧肯集妖媚與邪氣一身,完全呈現了一個攻於心計的臭女形象,假借富勒對自己的愛,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古典希臘美,及後更離富勒而去。

編導把二人的經歷重疊起來,描寫兩種遺世獨立,對美不同的追求,面對整個不了解自己的世界,要不擇手段的把握一切機會,利用身邊所有東西完成夢想。就像美艷的鄧肯在大堂客人間即興舞蹈,及身穿薄薄紅紗的個人表演,是純然從舞者身上展現的柔美輕盈身段,一種希臘女神的想像;平凡外表且沒有舞蹈天份的富勒,則要通過舞台技術及鏡子配置,和她傷及手臂才能揮動巨型竹桿而成的,如同裝置藝術的舞作,更在電影Max Richter演繹《四季》襯托下,更是一場撩動人心的光影劇場。然而既然象徵打破規則崇尚自由的現代舞上,為何鄧肯才算是現代舞之母,而不是富勒的總體劇場藝術?或者比起鄧肯展示典型的女性胴體美,富勒也如《莎樂美》故事一樣,那種不要命的,每跳一次也幾近要昏迷的表演方式,在當年甚至到了今天也走得太前衛,前衛得觀眾(評審)欣賞但不能忍受,也令人尤其是舞者看得發麻,如同希律王看不過莎樂美親吻約翰的血淋淋頭臚,而要把她抹殺掉。

《巴黎影舞者》 (La Danseuse / The Dancer)法國,英、法語對白

  文章已刊於《藝文青》2017年 7月

 

台長: 肥力 felixism
人氣(89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視賞析(綜藝、戲劇、影集、節目)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