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4-13 21:41:35| 人氣1,01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聖魔天使》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至高無上的主指著自己的永生發誓:你註定滅亡,不能逃脫。

───我要使以東山地徹底荒廢,殺死所有路過那裡的人。我要使以東的山地遍地屍首,便山丘、山谷、溪流裡填滿了陣亡的人的屍首。我要使你荒涼。從前我的子民遭難時,你怎麼歡呼,現在我要全世界的人也要照樣因你陷落而歡呼。我要使你永遠荒廢,西珥的山地──以東的整塊領土,都要成要廢墟。那時,人人就知道我是上主。
(以西結書35)


 
上帝毀滅了以東城。
以東城的河流化成了焦油,毀滅的火在土地上鋪展開來。禿鷹和烏鴉在上空盤旋,爭食慘死的城民的屍肉。大地呈現一片血紅────

天使路西法就站在天堂伊利西亞的聖階上俯視著這一切。儘管眼前的情景是如此不堪,但路西法不忍心就這麼別過頭去。倒在地上,一具一具因浴火而扭曲的屍體,向天伸出他們已經焦黑的手指,而他們猙獰的表情和己經發不出哀嚎但仍張大得幾乎要撕裂的嘴,彷彿都在責怪路西法為什麼不出手拯救他們。他們的怨懟化成了黑雲籠罩住以東。

───對不起...
路西法無言以對他們的非難,長嘆一聲。
一陣強風,把燒焦的死屍吹得崩散。
「路西法!」
路西法聞聲回頭。迎面走來的是眾天使之首───大天使米迦勒。
「你怎麼還站在這兒呢?在瞧什麼?」
「...以東城...」
路西法幽幽的說。米迦勒注視著路西法盈滿了憂傷的俊秀臉龐,帶著微笑勸道:「何必為了那些不信神的邪惡之人悲傷呢!?天父早已警告過他們了,而他們仍不知悔悟,違背真理的他們理當遭受滅亡!」
「...天父總告訴我們要保持心靈的平靜...」路西法回視他的兄弟。「但我無法從埋有無辜童稚的屍堆景象中獲得心靈上的平靜...」
「!」
米迦勒一時無言以對。
「...路西法,你...」
路西法凝視著米迦勒,露出一個苦澀的微笑,隨即轉身走進在金光籠罩下的白色神殿之中。白色的羽翼在路西法的身後閃著優雅的光芒。



「是嗎,路西法真這樣說了?」
大天使加百列聽了米迦勒的話之後也感到無奈。
「路西法就是太心軟了,即便是再怎麼邪惡之人,他也不忍心見到他們因受到懲罰而痛苦。再這麼下去,路西法遲早會叛離正道的。」
「只是...邪惡和善良要如何界定呢,我在想...」
米迦勒大膽的說出在心中咀嚼已久的話。
「包括以東在內,過去那些遭到天父嚴懲而毀滅的城市裡,也有不少純真善良的人們...路西法說的其實也沒有錯...」
米迦勒抬起頭,發現加百列正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這讓米迦勒感到渾身不自在。
「...怎麼了?」
「米迦勒,你可別被路西法給洗腦了!」
加百列的表情有點緊張。
「路西法在其他方面真是令人無從挑剔的完美,為人也十分溫和,但他的感情是走極端的!路西法總容易被感情矇蔽了理智,而變得和凡人一般見識!米迦勒,你的思想要是被他同化,你遲早也會走上毀滅之路的!」
「....」
米迦勒蹙起了眉頭。米迦勒無法否認加百列口中所描述的路西法的形象,但他寧願相信路西法對天主忠誠的信仰之心。路西法的感情如此豐沛激昂,正是因為他比誰都純美而天真───米迦勒對這一點深信不疑。



────甚至上帝的祭壇,也就是耶路撒冷本身,也要遭殃!儘管一年一年過去,節期依著次序,周而復始,上帝仍向這這稱為『上帝祭壇』的城市降災難。將有呻吟哀嚎的聲音,全城要變成一座血淋淋的大祭壇!上帝要圈住這城。圍攻他。攻擊他。耶路撒冷的人不敢作聲。蹲在地上,憋著喉嚨講話,像鬼從地底下說話一樣────
(以賽亞書29)

────因著我們的罪,你不理會我們,你遺棄了我們。上主啊!你是我們的父親。我們像黏土,你像陶匠;你塑造了我們。求你不要向我們發烈怒;求你不要長久記住我們的罪。我們是你的子民;求你憐憫我們。你神聖的城已經荒涼;耶路撒冷已經成為廢墟。那最神聖,最美麗的聖殿───我們的祖宗曾在那裡頌讚你的地方。已經被燒毀了。上主啊!這一切不打動你的心嗎?上主啊!你不來幫助我們嗎?我們已經忍受不了這痛苦了!
上主啊!求你從天上看顧我們;求你從神聖、榮耀的天上關懷我們。你的大能在哪裡呢?你的慈愛憐憫在哪呢?求你別不理我們。
你待我們。好像你從來沒有治理過我們,好像我們從不是你的子民!────



求助的禱告從雲層之下傳了上來。
路西法心痛的跪倒在聖階之上,連身後的雙翼也顫抖著。雪白潔淨的羽毛。一片片飄落。
「...即使是自己的子民,也不能原諒嗎?!...」
路西法含淚的眼中帶有憤怒的不解。
「這是為什麼?天父啊!你許諾過要守護以色列的子民和聖城耶路撒冷的啊!」
激昂的憤恨從心底升上來───這一瞬間的感覺完全支配了路西法。路西法咬著牙,他知道過去在他心中。對天父的尊敬和崇信已被完擊潰,再也不可能建構起來了。
「讓自己的子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的神。憑什麼讓人歌頌他的榮耀!這樣的神有什麼榮耀!?這樣的神有什麼榮耀!?」路西法的聲音劇烈的動搖著。「什麼愛世人!全部都是騙人的!他只愛使他揚名的人!只愛聽從他的人!!───」
路西法用手抓著胸口,彷彿要挖出自己的心一般。



────我聽見從聖殿裡有大聲音向七個天使說:『你們去。把那七碗上帝的憤怒倒在地上!』
第一個天使去了,把他那一碗倒在地上,於是有骯髒的毒瘡生在那些有獸的印記和拜過獸像的人身上。
第二個天使把他的那一碗倒在海上;海就變成死人的血一樣,海中的生物全都死了。
第三個天使把他那一碗倒在河流和水源裡,水就變成了血。我聽見那管理水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至聖者啊!你是公義的審判者。他們曾使上帝的子民和先知者們流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罪有應得的!』我又聽見從祭壇裡發出聲音說:『主──全能的上帝啊!你的審判的確是真實公義的!』
第四個天使把他那一碗倒在太陽上,使太陽可以用它的炎熱燒灼人。人被炎熱燒灼,就褻瀆那位有權支配這些災難的上帝。他們仍不離棄自己的罪惡。不願意頌讚上帝。
第五個天使把他那一碗倒在獸的王座上;於是黑闇籠罩了獸的國度。人因痛苦而咬自己的舌頭。他們因所受的痛苦和身上所長的瘡而褻瀆天上的上帝,仍然不離棄他們邪惡的行為。
第六個天使把他那一碗倒在幼發拉底河上,河水就乾了,為了要給那些從東方來的王預備一條道路。接著,我看見三個邪靈,分別從戾龍、獸和假先知的口中出來。他們邪魔的靈,會行奇蹟。這些邪靈出去找各地的王,把他們集合在一起,準備在全能上帝那偉大的日子裡作戰。
第七個天使把他那一碗倒在空中。於是有閃電、響聲、雷轟,和可怕的地震。自地上有人類以來,沒有過這樣劇烈的地震!
那大城巴比倫裂成三段;各國的城市也都倒塌了。

上帝記得大巴比倫的罪惡,叫它喝上帝杯中那義憤的烈酒────
(啟示錄16)



將兩個玉座天使撂倒在聖殿前,路西法以極猛烈的態勢進入殿內。
天主的聖幕發出令人不快的光芒直逼無禮的闖入者。包括米迦勒在內,跪在聖幕前的七大天使全部站了起來,擋在路西法的面前。

「聖殿裡豈容得你造次!?路西法,退下去!」
米迦勒出言斥喝道,但路西法完全不為所動。路西法的氣勢和銳利的眼神令米迦勒驚訝。
「聖殿裡瀰漫著血腥和屍臭!」
路西法的視線掃過眼前的七人,露出一個辛辣的笑容。
「...不過呢。終日浸淫在此血池腥風中的諸位,想必是渾然無覺吧?不愧是天父身旁最忠實的使者們,真是太了不起了...」
「...路西法,如果你是為了巴比倫的覆滅而來的話,我還是只能告訴你,那是邪惡之人應得的懲罰。」
米迦勒試著和有著絕美容顏的兄弟溝通。
「天父曾說過,因為了剷除邪惡而受苦的善良人們將得福報...他們的犧牲並不會毫無意義。」
「死後的福報能夠彌補生前的痛苦嗎?生命是不能被選擇的!」
路西法毫不遲疑的反駁。
「人的生命的確是神所給予的,但卻是不容神奪取的!人有感覺,會思考,會愛人───這些雖然都只是生命的附屬品,但是卻是比生命更超然的存在...因為這些都是神無法控制的!」
「...路西法!」

「你們不是全能的!」
路西法喊道。
「而正因為你們不是全能的,所以你們才用恐懼來支配人類,強制人們信仰你們;一旦有人違抗,即便是嬰兒,你們也照樣屠殺,凡有氣息的生物都不留活口...你們最喜歡警告人...」
「不是這樣的...路西法!...」
米迦勒的反駁也只到此為止了。路西法說的話令他迷惑。
「不是嗎?那麼讓我來舉個例吧...」
路西法兩手交抱於胸前,微微仰起下巴。
「你們沒有辦法讓所多瑪的居民改變心意,也無能讓埃及的國王背棄原本的宗教,可是卻可以讓所多瑪城燒毀,殺死埃及的嬰兒們,不是嗎?!────」

路西法的話語落地的瞬間,聖幕發出強烈的光芒,將眾人的視線灼成一片白。

一個清晰沉穩,但帶有危險氣息的聲音在聖殿裡迴響。
「───路西法,你已犯了不敬神的大罪啊!───」
路西法睜大了眼睛注視著發出強光的聖幕,他的臉上絲毫沒有畏懼的神色。
「我只是說出事實罷了,我敬愛的天父───」
路西法的嘴角漾開一抹嘲弄的微笑。
「您所能做的反駁....就只是宣判我的罪嗎?」
「───消滅他!───」
萬物的創造者對七位天使下了一道憤怒的毀滅指示。

「消滅這個不信神的墮落天使!消滅天使路西法!為邪惡之人辯護者與其同罪!消滅他!─────」
米迦勒將手搭上了腰間的黃金佩劍,但卻無法在瞬間拔劍出鞘,他猶豫了。站在他面前的路西法,背上生著和他一樣的白色羽翼。

「米迦勒!」
加百列喊道。
「別遲疑呀!米迦勒,難道身為守護天使的你,也想成為像路西法一樣的罪徒嗎!?───」

「加百列!...」
米迦勒覺得現在的加百列儼然就是個狂信者。

路西法也採取了行動,拔出腰際的劍。面對『天使中的武者』米迦勒,路西法亦顯得十分謹慎。
耳邊再次響起上帝憤怒的聲音。
「消滅他!────」

米迦勒開始展開攻擊,持劍向路西法刺去。路西法吃力的應接每一擊,豆大的汗珠自他自皙的前額滑落。
這場決鬥都不是他們兩人所期盼的───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想和自己的兄弟兵刃相向。
米迦勒從路西法的上方攻擊,路西法在千鈞一髮之際用劍擋住,兩人的劍正好架成一個十字。
「向天父道歉懺悔吧!路西法!」米迦勒由衷的勸告自己的兄弟。
「俯首認罪吧!路西法,只要天父肯原諒你,我們就可以不再敵對,恢復以前那樣平靜的生活了!」
「你認為我是為了什麼而戰的呢?米迦勒!」
路西法的臉上再度籠罩了米迦勒所熟悉的那一種憂鬱色彩。
「我不是一時意氣用事,而反抗明知不能反抗的人...我只是為了一個信念而已!」
「那是違背正義的邪念!」
「米迦勒,正義並不是像太陽,而是像天上的星星一樣,不是唯一的!」
路西法的雙眸閃爍著清澄的光芒。
「心中的正義是不需要神明為我們下定義的...能相信自己的意志,毫無畏懼的前進,才是真正的強者!」
「!────」
「沒有強者被選為神的戰士這種事。」
路西法在握著劍的手中貫入了力量。
「雖然一味地主張自己的正確性,卻也懦弱得不得不借助神之名...而一旦借助神名之後,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將那些立場和價值觀與自已不同的異已殘忍的屠殺...這是企圖使自己正當化的妄執...這正是神所要的戰士的資格...也就是天使可笑的存在意義!」

路西法用力的一翻手腕,米迦勒的劍就被挑落了。路西法手中白晃的劍刃帶給手無寸鐵的米迦勒極大的壓迫感。路西法向自己的兄弟踏出一步,伸出了沒有持劍的另一隻手────

陡然發出一聲巨響。從聖幕裡射出一道金光,擊中了路西法。路西法發出一聲慘叫跪在地上,雙手抱頭呻吟著。
米迦勒原想伸手去扶起路西法,然而卻被眼前的景象嚇住了。

路西法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異變。路西法原本白皙的皮膚逐漸變成了暗綠色;光亮柔順的髮絲也脫落了,頭頂上長出了兩隻角;耳朵變成尖狀,脊椎的末端長出了一條矢狀的尾巴;原本俊秀的臉龐上浮起了青筋,不規則的蠕動著。路西法身後的雙翼顫抖著展了開來,白色的羽毛,在米迦勒驚愕的注視中,一片片掉落。落下的白色羽毛,就像雪花落水面,一瞬間便消失了。

「...路西法?」
米迦勒呼喚道。渾身暗綠的怪物吃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血紅色的雙眼注視著米迦勒。猙獰的可怖臉孔令米迦勒渾身發涼。

「───殺死他,殺死墮天使路西法!」
「米迦勒!」

上帝和同伴的呼喚同時進入聽覺,彷彿都在斥責米迦勒的遲疑不決。
受到一股莫名的衝動趨使,米迦勒挑起掉落在地上的金劍,指著眼前的怪物。說出口的,是受於周遭所施予的壓迫感的產物。

「───受死吧!你這魔物!」
米迦勒只感到手中的黃金劍越來越沉重,他的手開始打顫。
「我守護天使米迦勒就要在此消滅你,以上帝之名───」

米迦勒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了。站在他面前的『魔物』以同時帶著悲哀和嘲諷兩種情緒的眼神望著他,從咧開的口中吐出了沙啞而模糊的笑聲,隨即轉過身走出神殿,蹣跚的走下聖階。

「───不,你不能走!!」
米迦勒嘶喊出聲,前臂一揮,黃金劍便離了手,飛向化成了魔物的路西法。
黃金劍刺進了兩翼間的背部,墨綠色的血在空中扯出一道長虹。魔物仰首哀嚎一聲,痛苦的回過頭來。

一顆晶瑩的水珠從他血紅色的眼球滑落。
那是惡魔的第一滴,也是最後一滴真心的淚。聖階上的黑色血泊逐漸擴大。
天使們發出了驚呼聲。暗綠色的魔鬼身子向前一傾,從天堂伊利西亞的聖階上往下墜落了。暗綠色的身影瞬間隱沒在映著血光的雲團之中。

「路西法!」
米迦勒也跑下了聖階,焦急的向下張望。
受了傷的路西法從天上墜下去了,他會掉到哪裡去!?────

「───這個叛徒會直墜入地獄深淵。───」
上帝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振動著米迦勒的兩翼。
「───但他並沒有死,所以還是會有再度出現的可能...米迦勒,你的軟弱之心將使我蒙羞!───」

米迦勒緩緩的轉過身來,面對聖幕深深的低下了頭。
「請您原諒我所犯的罪....」

你們並不是全能的!─────

「───一千年後,惡魔將從地獄復活,來到人間,帶來罪惡!與惡魔同流合污者,即是邪惡之人!───」
上帝向人類發布這個指示時,米迦勒就站在天堂的聖階上俯視著人間。他身著白色的長衣,腰際配著劍,肩上背著長弓和箭袋。
「天父給了你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想必你是滿懷感恩的吧,米迦勒。」
加百列走到米迦勒身旁。
「殺死從地獄復甦的惡魔之後,大地上就不再有邪佞之人,世界上將沒有邪惡...」
「...邪惡是不會斷絕的。」
米迦勒說道。
「沒有人間的『邪惡』...哪來我們所堅信的『正義』呢?」

「...米迦勒,你...」
加百列對兄弟的的回答大吃一驚。米迦勒回視自己的兄弟,露出一個深邃莫測的笑容,隨即又轉回視線望著人間。

讚頌上帝的詩歌從雲間傳了上來────

墮天使路西法,又名撒旦.....
 
〈完〉

台長: 海王颯羽
人氣(1,019)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