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4-13 21:40:00| 人氣18,696|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愛上彼得潘,算你衰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小飛俠」是個愛情故事,還是兩個女人同時愛上一個不解風情男子的故事。
彼得潘,拒絕長大的男子。
溫蒂,跟隨彼得潘來到永無島準備當他母親的癡情女子。
叮鈴,始終追隨彼得潘的大醋勁女性。
故事是這樣的,彼得潘因為喜歡溫蒂說故事,而將她帶到永無島當作母親,醋勁大發的叮鈴不但從中作梗,還差點因為嫉妒心害死了彼得。
三個人愛得毫無自覺,唯一因洞悉這段三角關係而得利的,是那個只剩一隻手的虎克船長。
不管是永遠處於青春期的彼得潘,不只想當男人母親的溫蒂,或者以為幹掉情敵就可以獨享情郎的叮鈴,在愛情裡的覺醒度都只是零。
虎克才是成人世界裡的真正玩家。
彼得潘說,女人想當你的某個人,卻又不是母親。
只有魯肉腳男子才覺得女人想當的只是男人的母親,母親可以是階段性角色,可以是交換條件,可以是魚餌,但絕對不可能是心甘情願的唯一角色。
隨時需要一個母親的男人你招惹他做什麼?
言必提媽媽,讚美女人的方式就是說你像他媽,跟他約會,後面還站了個媽媽的影子,親愛的媽媽無時無刻不在,當他想從一個媽的懷抱,投入另一個新媽的懷抱裡時,你一定要考慮清楚,你當得了一個大小孩的媽嗎?
但或許世界上的確存在著在愛情之中完全不吝於當慈濟功德會的人種。
他會在緊要關頭英雄救美,會帶你上天下海無所不能,當你驚嘆於他的有趣與多變宛若遊樂園,卻渾然不覺,其實你已經下不了雲霄飛車了,因為你的彼得潘才正在興頭上,你怎麼好打壞一個小孩的遊興呢?
結果你陪著他玩了一趟又一趟的雲霄飛車,他意猶未盡,你一顆心卻幾乎要跳出喉嚨,直到站在實地上,你的手冰冷、臉色慘白,驚魂未定,但彼得潘一心只想著其他好玩的把戲,至於你?你當然重要,因為你還要跟他一起進入下一個驚險刺激的遊戲。
英雄救美固然不錯,但現實生活中有多少英雄救美的機會?反倒是他沒了你,就沒了準頭。
如果你愛定了這個男人,得有「歡喜做,甘願受」的強力心理準備,隨時會變節想當他情人或女兒的,就別折磨自己身心,妄想能夠改變他些什麼,因為終歸你跟他,只能是母子關係,他愛你,就像愛母親那麼愛你,如果你還嫌不夠,是你要求太多,並不是他給得太少。
設若你當不成他的母親,又要嫉妒那作得了他母親的女人,嫉妒心絕對會同時毀了你們兩人,看看誤信虎克船長能夠救贖自己於愛情苦海之中的叮鈴就好了,愛情若能夠拿來當作成為聯合次要敵人叮鈴打擊主要敵人彼得潘,結果叮鈴的眼中釘情敵溫蒂,並未如願除去,倒讓小飛俠差點喪命。
重點是,男人不知你愛他,甚至可能也不愛你,你就算喝下漫天飛醋也是徒然,如果願意待在他身邊做他終身的玩伴,或許還有機會與他長相左右,但妒火中燒,不但燒不死情敵,自己反可能引火自焚。
但故事終了,願意當彼得母親的溫蒂因欲求不滿離去,甚至願意放棄永遠年輕的條件,跟一般男人結婚生子,彼得會難過嗎?也許會的,只要看他每年都還會回溫蒂家的窗邊,並誤以為溫蒂的女兒是溫蒂本人。
彼得潘當然愛溫蒂,因為他的影子從第一次見到溫蒂時就沒離開過,但他愛上的,也只是他心目中溫蒂的幻象,從沒長大過。
與長不大的男孩談戀愛可能要付出重大代價。然而,與彼得潘有戀情的其實不只是溫蒂和叮噹,還得算進溫蒂的母親和虎克船長,甚至那條貪食的鱷魚也算。小飛俠的故事本來源於一個母親的觀點,溫蒂在某個程度上算是母親的愛情分身。母親是個富於感情卻強烈自制的人,對於小孩,她一方面希望她們不要長大,一方面又吝於親吻她們。溫蒂後來長大了,多少也承繼了母親的對往事適度追懷的人生態度。

我手中有一張【彼得與溫蒂】音樂木偶劇的配樂唱片,音樂由Johnny Cunningham編寫,溫潤的塞爾特音樂和歌聲讓這故事充滿緬懷之意。故事開始時溫蒂的母親述說孩子的兩歲是童稚與母子親蜜關係結束的開始(Two is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最後一曲也是母親以搖籃曲表達對彼得潘─她深戀的孩子情人─的懷念,中文歌詞略加改譯如下:

搖籃曲,搖籃曲
靠在你渴望的胸膛
當你夢著,時間靜止
我將再為你唱支歌

在兩地之間
在這兒與那兒之間
雨水白如乳汁
月亮是你的母親

來親一下,飛走吧
是泉水清洗的時候了(此處原文為It's the time of spring cleaning)
當我離去,請再回來
我已太老,不復補償

當人老去,對於往事殘夢,要麼全盤接受無情的事實,不再迴首,要麼只能在無奈中將缺憾還諸天地。溫蒂的母親早時吝於一吻,可能是對情感無聲流逝下意識地抵禦,溫蒂老去後,冀求與青春戀人睡前的一吻,在抗拒付出與追逝曾經之間,在生命之流中的我們該如何抉擇?

當然,並非所有唱片中的音樂都是那麼縹邈輕蕩的celtic,第十首的海盜之歌多少融和了天方夜談中的酒歌和俄羅斯的黑眼珠風味,兼有豪邁與幽默的意興,第十一首在手風琴、響板與吉他的伴奏下,慵懶性感的爵士女聲淫淫唱出虎克船長的鱷魚探戈,似乎暗示著粗暴的鐵鉤船長心底強烈的扮裝慾望。歌詞中把將墜落甲板的彼得形容為「愛之餐」(meal d'amour),尤其讓人不禁垂涎。

於此,我們也可以得到一個對比:彼得之於溫蒂是一種屬靈的愛;相對地,彼得之於虎克船長和他的鱷魚則是強烈的肉體慾望的對象,虎克船長和鱷魚甚至還代表了成人世界的權力與色情對美少男的誘惑與貪戀。前者抓不住,也難在時間中停駐,後者是現前而危險的。這兩首曲子在一片傷懷的塞爾特曲風之中特別突出,如果妳聽唱片,不能錯過也不會錯過。

抄來一段翻譯的鱷魚歌詞如下:

  你是我唯一的想望
  你是我必須細嚼的每次心痛
  小腿或大腿都不夠
  我要啖咬你的全部
 
  那塊里肌那條後腿多麼鮮嫩
  我必須撕我必須扯
  但我會小心翼翼地
  親密地舔走你的恐懼

  當這頓愛之餐結束時
  我會用鱷魚的虛假眼淚
  將你深深沖下
  .......

"I'll wash you down down down"一句唱片解說中譯為「我會將你沖下深深的胃裡」,不只添足,更塗銷了原詞中的性暗示,改之。真正的童話故事都跟時間的消逝有關,因為作者老去,讀者成長。
J.M. Barrie寫老去的溫蒂常追懷跟彼得潘在一起的日子,春天的夜晚,不曾長大的彼得潘再度浮現在她窗前,鄭重地向她道別。溫蒂心頭追著他說:「但願我能與你同去。」彼得潘以童稚的聲音回答:「可是妳不會飛了。」每個春雨灑洗大地的日子,彼得潘都會回來向溫蒂招手,小叮噹則跟在後頭招手。而現在故事裡的溫蒂頭髮灰白了,在窗前揮手的是小叮噹無邪天真的女兒。

唱片裡,蘇珊‧麥肯伊恩(Susan McKeown)唱出最後的告別,輕悄的嘆息在風中逐漸沉寂:

彼得潘,你聽見了嗎
是變化的風在吹拂
聽樹的嘆息
一棵樹為成長而歎息

在夜裡請抓緊我
因為夜晚讓我們覺知
我們所從來之地
和我們將前往之所在
......

溫蒂─也就是溫蒂的母親,達令夫人─永遠愛戀著她的孩子情人。老人對孩子的眷戀是時光的眷戀,小叮噹微小的發光身影便是那微弱而天真恆存的時間之光。但即便是那微光能代代相傳,定時回到窗前探望,現實中的人兒畢竟是老去了。

台長: 海王颯羽
人氣(18,696)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威爾剛
很讚的分享!

http://www.yyj.tw/
2020-01-07 19:00:58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