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8-07-16 20:52:54| 人氣10,161| 回應1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翻案的再翻案…〈武松〉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翻案的再翻案…〈武松〉
粟子

明明是講述英雄好漢的《水滸傳》,潘金蓮的知名度╱誘人度卻數一數二,印證粟家長輩口中「既愛看潘金蓮搔首弄姿、香豔刺激,又得在片末殺死她」的諷刺。然而,進入二十世紀中,透過電影媒介重塑的〈潘金蓮〉(1964),卻在男性視觀外,產生不同以往的女性論述。
原著因私通西門慶、謀害親夫,被小叔武松殺害的「惡有惡報」戲碼,轉變為描述前因後果的無奈……貌美的潘金蓮被迫嫁給毫不相稱的武大郎,仰慕武松遭拒絕,又在王婆的撮合下,半推半就與西門慶暗通款曲。由周師祿導演,張仲文(飾潘金蓮)、張沖(飾武松)與白雲(飾西門慶)主演的「純情版」潘金蓮,少了冶艷偷情床戲,主軸全在紅顏薄命的惆悵。至於繞著她的三個男人則是平面呆板,不是鐵石心腸,就是好色之徒,看不見有血有肉的男性角色。
時光流轉,〈潘金蓮〉後十八年,已成風月片翹楚的導演李翰祥,再度挑中此題材。電影雖以鋼硬的〈武松〉(1982)為片名,內容卻一躍為「限制」等級,同樣將潘金蓮塑造為悲劇人物,而對性的渴望表現得更加露骨。不過,既然主題是「武松」,李導也花費不少篇幅講述他與武大郎的兄弟情,藉此烘托武松不願接受嫂嫂愛意的堅定意志。由此觀察,〈武松〉儘管同樣有「翻案」的意思,卻是為〈潘金蓮〉的翻案再翻案,試圖解釋武松面對層層誘惑仍能坐懷不亂,及得知兄長被害後,兇狠手刃潘金蓮的正當性。

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於2008年7月10日播出〈電影筆記:回顧第19屆金馬獎及得獎電影「武松」〉專輯。節目音檔將保留45天,歡迎各位朋友透過網路收聽。

第十九屆金馬獎得獎名單:http://movie.cca.gov.tw/Festivals/Content.asp?ID=69&Country=0

收聽網址: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http://www.rti.org.tw/Program/ProgramContent.aspx?ProgId=126&NetId=1&UnitId=0&LangId=1點選7/10
節目摘要:第十九屆金馬獎介紹、電影〈武松〉
播放歌曲:由黃鶯鶯演唱的〈彩雲曲〉同名國語主題曲

本文同時刊登於「玩世界‧沒事兒」部落格
網址:http://miss-suzi.blogspot.com/
文章網址:http://miss-suzi.blogspot.com/2008/07/blog-post_16.html
該處有更多〈武松〉的電影劇照及旅遊文章可以欣賞唷!

息影秋波
〈武松〉選角時,李翰祥慧眼識英雌,幾經辛苦終於說動汪萍(1950~)點頭飾演潘金蓮。電影上映後,觀眾驚訝於汪萍的大膽突破,更被細膩深刻的演技吸引,後亦以此獲得個人首作金馬影后。特別的是,拍攝此片前,汪萍已淡出影壇兩年,未幾結婚息影。
回顧汪萍的從影經歷,她十八歲考入「中影」,初期在台灣發展不順利,轉赴香港「邵氏」為基本演員,在井上梅次導演的〈遺產五億圓〉(1970)飾演盲女,演技獲得肯定,隨即主演王羽首部自導自演的作品〈龍虎鬥〉(1970)。適逢七0年代武俠動作熱潮,汪萍參與一連串類似題材電影,角色若非純清村姑就是豪爽俠女。1973年,離開「邵氏」,轉以自由演員身份遊走港台,作品如:〈一簾幽夢〉(1975)、〈騙財騙色〉(1976)等。
1980年底,汪萍於訂婚宴上輕描淡寫表示:「我已經在香港向大家宣佈,『武松打虎』是我從影來最後一部電影。」儘管風騷冶艷的潘金蓮並非擅長戲路,但抱著既然接下就要演好的心態,從影多年所累積的演技,終於在〈武松〉全面發揮。汪萍提及拍片點滴,說來也是一把辛酸:「接武松這部戲時,覺都睡不穩,每天攬鏡顧盼,揣摩研究劇中人的心態神情,心頭沉甸甸的,簡直跟出現在銀幕上潘金蓮的痛快勁是兩回事!」飾演武松的狄龍近期接受訪問,也對汪萍的蛻變記憶猶新。他回憶拍攝潘金蓮初見小叔一幕,汪萍始終演不出李翰祥希望的嬌羞媚態,暫停時間,李導教她先在口中含著瓜子,再當著武松面含笑吐出……狄龍說到這兒,就如歷歷在目:「效果好得不得了!」不到一分鐘的啞戲,汪萍彷彿打通任督二脈,從此潘金蓮上身,演技驚豔四座。此外,為了確實表現三寸金蓮扭腰擺臀的誘人畫面,汪萍忍痛踩著三寸小鞋走來走去,如此貌似型似的敬業表現,想不得獎都難!

李導麻煩
曾經赴台籌組「國聯」,與國民政府關係不錯的李翰祥,八0年代初因「違規」到大陸拍戲,成為台灣當局封殺的騎牆派。得知消息,新聞局作出查禁決定,所有與李翰祥有關的電影全都遭到冰凍。瞬間,未上映的作品從搶手貨變燙手山芋,李導也從台灣市場消失。
精明如「邵氏」,趕在李翰祥正式登陸前,一窩瘋將他的影片出清,盡可能減少損失。只是,電影可以提前,金馬獎卻得如期舉行,公布入圍名單時,頗獲好評的〈武松〉因李導的「投匪」備受爭議。有人認為,李翰祥前往大陸屬個人行為,與入圍的汪萍、谷峰無關,應該保留他們的入圍資格;另一派卻直言,為免「後患」,最好直接「註銷」兩人資格,就不會造成得獎即間接鼓勵甚至讚許導演的弔詭情形,而落選又會落人「政治影響電影」的口實……。經過一番討論,汪萍、谷峰等人最終保住資格,進而雙雙獲獎,唯獨電影還是不能在台灣上映,無奈評審掌聲如潮,觀眾卻暫時無緣得見。
國共持續對的八0年代,李翰祥為了一圓到中國大陸拍攝大型宮闈片的理想,不僅失去台灣市場,亦使香港片商對他卻步。相較於稍後「西進」者,李導某種程度成為「殺雞儆猴」的祭品…當別人都被解禁時,他仍被視為「叛徒」,直到十幾年後才在台灣重見天日。談起這段經歷,李導滿是惆悵,他一來感嘆成了政治的犧牲打,二來也揶揄自己不懂觀察氣氛,跑得稍快一步,變成赴大陸拍片的殉道者。

配角光芒
〈武松〉的演員可謂一時之選,不僅主角恰如其份,飾演武大郎的谷峰與王婆的王萊更有畫龍點睛的效果。
當時已投身影圈二十年的谷峰,外型雖不比俊俏小生,但無論文武古今戲都可勝任。得知李翰祥要拍〈武松〉,他立刻拿出真功夫,以京戲的「矮子步」自薦武大郎一角。谷峰笑言拍片期間,所有人都是站著,只有他是蹲著,腿酸、辛酸不言可喻。除了神態相仿,谷峰更把武大郎對弟弟無悔付出、對妻子的愛慕懼怕演得到位,以致與飾演武松的狄龍對戲時,焦點仍聚集在他身上。谷峰的優異表現,得到金馬獎肯定,他在領獎時僅輕輕說了一聲:「謝謝!」頗有盡在不言中的複雜感觸。
王萊的硬底子演技已不須贅述,不只演什麼像什麼,更入到骨子裡。雖然王婆出現的場次不多,卻是不可或缺的關鍵人物,王萊將此人蓄意撮合的私心貼切表現,沒有丁點過火或不足。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王婆與潘金蓮被武松私設公堂,逼問謀害武大郎真相一場。只見被打落牙齒、滿口是血的王婆,不滿潘金蓮供出砒霜來自於她,以冷酷態度撇清道:「臨死還抓的墊背的!就是下藥也只有一次,妳天天在我那跟西門慶私會,不成妳天天都吃了迷魂藥?」有她如此見縫插針、快嘴雄辯的壞角,無怪力大無窮卻嘴拙的武松,只能以刀斬斷糾紛。

為求逼真,劇組特地赴泰國取景,儘管與真武松對打的是假老虎,真老虎仍留給假武松(替身),但總是比早些年以布偶客串的寫意偷吃步寫實太多。不過說實話,除了這場驚險的打虎片段,多數時候,武松頂多是頻頻出場的帥氣主角,戲遠不比潘金蓮、武大郎甚至王婆、西門慶精彩。就像〈大醉俠〉(1966)紅了鄭佩佩的金燕子、〈金燕子〉紅了王羽的蕭鵬,片名往往不一定是電影最誘人的角色。
與早些年的〈潘金蓮〉對比,李翰祥的〈武松〉堪稱香豔,汪萍的大膽超乎想像,回想〈一簾幽夢〉的綠萍,簡直判若兩人。看著汪萍的辣勁,張仲文所詮釋的潘金蓮,內外都裹得如粽子般,簡直可以聖女形容。我想,出現這樣的差異,除了編導手法的不同,似乎亦反映這十幾年間電影尺度的轉變。

參考資料:
1.張德光,「汪萍‧真情流露」,《聯合報》第九版,1980年11月22日。
2.黃北朗,「李翰祥留下燙手山芋」,《聯合報》第十二版,1982年9月5日。
3.黃星輝,「綜藝電影季 問鼎金馬后座」,《聯合報》第九版,1982年10月22日。
4.黃寤蘭、黃星輝,「得獎心聲」,《聯合報》第三版,1982年10月25日。
5.台北訊,「違規上映李翰祥影片 新聞局查扣拷貝處理」,《聯合報》第十二版,1982年11月4日。
6.郭東泰,「金馬影后—汪萍 由絢爛歸於平淡」,《聯合報》第九版,1982年12月11日。
武松(Tiger Killer)
導演:李翰祥
編劇:李翰祥
演員:汪萍、狄龍、劉永、谷峰、王萊、曹達華、井淼、楊志卿
首映:1982年10月28日(香港)
片長:94分鐘
出品:邵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
獲獎:第二十七屆亞洲影展亞洲影展最佳剪輯(姜興隆);第十九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女主角(汪萍)、男配角(谷峰)、最佳服裝設計(劉季友、李燕萍)
附註:汪萍的息影作品。
劇情介紹:
身材矮小的武大郎(谷峰)賣燒餅為生,他整日挑擔子四處兜售,時常被孩子們取笑是「三寸釘」,大郎獨力扶養老二武松,為求生計只得忍受眾人揶揄。一日,已七、八歲的武松忍無可忍,和其他小孩打成一團,大郎為救弟弟,邊攔阻邊無奈道:「要打,打我好了!」見大郎摔倒在地,武松突然力氣大增,將所有人打得東倒西歪。事後,東西受損的商家、受傷流血的孩童家長,全找武大郎負責,他只能一一認錯認賠。大郎擔心弟弟再犯事,只好請求少林方丈(曹達華)收養照顧,兩人就此分別。

武松(狄龍)長大成人,不僅身材健壯,更練得一身好武藝。他返回故鄉,找到仍在賣燒餅的哥哥,大郎見弟弟相貌身型不可同日而語,高興得淚流滿面。武松提議上「獅子樓」喝兩盅,大郎起先婉拒:「獅子樓不是咱們去的地方。」但見武松盛情,只得含笑應允。
兄弟倆還未敘舊,就看見惡霸強搶民女,武松欲拔刀相助,卻被大郎阻止:「管閒事、落不是,張氏三虎,不能惹呀!」武松不忍少女落入火坑,情急間決定出手相救。武松力大無窮,一出手便難以控制,三兩下就將惡人打得暈死過去。旁觀者見鬧出人命,嚇得紛紛走避,武松不願連累無辜,要她與爺爺快快離開。武大知道弟弟又鬧大事,滿臉憂愁道:「老二,你也得走呀!這裡一切由哥來。」武松直言:「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願意留下承擔罪過,但護弟心切的大郎卻答:「你欠債、哥還錢;你殺人、哥償命!」武松既感激又慚愧,在哥哥的催促下快步離開。
大郎拿著刀,認下所有罪狀,儘管官差不信「三寸釘」能殺人,還是將他關進大牢,吃盡苦頭。未幾,官司了卻,武大郎也已成家,弟弟仍然毫無消息。思念武松的大郎,特意請「代筆」寫信,請他務必回家鄉探望。

景陽崗老虎橫行,一連咬死不少人,武松碰巧到此打尖。在客棧歇息時,看見送葬隊伍,好奇詢問店小二,才知道此人是當地富戶張百萬的孫子,數日前遭老虎攻擊致死,武松聽到頗感好奇。武松頻頻請店小二添酒,逼得他無奈答:「官府規定『三碗不過崗』,就算沒醉,也會給老虎吃了!」武松意氣風發稱:「別說三碗,三十碗都可過崗給你看!」喝完一大罈酒,武松不住店要過崗,嚇得店家拼命阻攔。
步行至景陽崗,武松非但不害怕,還在崗上練武休憩。不久,老虎自武松身後一躍而下,他趕緊以棍棒擊打,扭打成團。危急間,武松使出全身力氣,猛搥老虎身體,終於將牠打死。禍患已除,武松成為打虎英雄,眾人以轎子抬他遊街慶賀,此景碰巧被賣燒餅的大郎看見。他使盡全身力,爬上擠滿人群的「獅子樓」,對著武松大吼:「兄弟耶,哥已經娶了嫂子啦,咱們家住在紫石街。」武松點頭稱是。

大郎的妻子潘金蓮(汪萍)風韻十足,不少登徒子堵在武家附近觀望,並稱金蓮不只有三寸金蓮,雙眼勾魂攝魄,可夠受了!此時,大郎帶著武松返家,進門前,大郎像武松解釋:「她人品不錯,是潘裁縫的女兒,自小賣入張大戶家做丫頭……」門一開,出現的竟是豔麗異常的女子,武松頗感驚訝!
金蓮見武松英挺俊美,和丈夫截然不同,興起愛慕之情。晚上,金蓮下廚作菜,對武松親切體貼,大郎以為妻子克盡兄嫂之誼,言談間盡是高興。登徒子時常在屋外溜達,甚至騷擾金蓮,武松氣憤不已,大聲喝叱他們走開。金蓮跟著咒罵,大郎卻在一旁安慰:「算了!算了!」竟遭妻子巴掌伺候:「算什麼算!」,看在愛護兄長的武松眼裡,不由擔心大郎處境。

久別重逢的大郎與武松醉倒在地,為證明自己沒醉,大郎在地上打滾,武松則連打幾套拳。兩人笑得開懷,看在金蓮眼裡,卻是一個爽朗俊美、一個黑髒矮醜,一個天、一個地,想著想著不禁悲從中來。隔壁茶館的王婆(王萊)來找金蓮,不只送來請她修改的衣裳,更帶來金蓮要找的「角先生」(即情趣用品),嚇得她連忙拒絕。
深夜,金蓮偷偷前去武松房間偷窺,心情複雜至極。回到房間盥洗,金蓮憶起自己遭張大戶強暴被其妻子知悉,被迫嫁給武大郎的往事,又見睡像極醜的丈夫,再度難過得失聲痛哭。
清晨,縣太爺派人請武松當督頭,正當他猶豫之際,大郎卻是信心十足,鼓勵弟弟接下職務。武松入縣衙服務,一改過去衝動個性,克盡職守,幫助偷竊孤兒改過向善。

一日,金蓮欲以木棍撐開窗戶,不慎打中路過的西門慶(劉永),兩人眉目傳情,此景碰巧被專門湊合不倫男女的王婆目睹。西門慶對金蓮念念不忘,便和其乾媽王婆密謀,見到其丈夫竟是奇醜無比的武大郎,更面露不削神色。西門慶送來裝滿銀子的賀禮給縣太爺,希望他能派遣武督頭護送另一份給蔡老大人的壽禮至東京。其實,西門慶的目的就是至少調開大郎之弟武松三個月,好成全自己對金蓮的私情。
武松即將遠行,趁著風雪向兄嫂辭別,無奈哥哥大郎外出收帳,只剩他與嫂嫂金蓮單獨相處。金蓮語多曖昧,稱知道小叔包了一位粉頭,氣得武松大罵:「我武松生平不好女色,若不信,可以去問大哥。」此言引來金蓮反駁:「你哥哥根本就是木雕泥塑,不解風情的人,問他也是白問,哪像叔叔呢?」金蓮誤會廚房遺失的繡鞋是被武松所拿,稱要多少雙都願給,藉此暗喻「英雄美人」總是勝過「巧婦拙夫」。武松聞言大怒,奮力推開金蓮,隨即掉頭離開。
武松走到一半,正巧大郎歸來,好不容易勸回弟弟,金蓮卻稱武松調戲自己,兩人才發生爭執。大郎不願衝突,規勸兩人都少說一句。武松見哥哥為難,內心不捨,決定忍住怒氣向金蓮求合。行前,他託付嫂嫂照顧家務,並誠懇道:「哥哥是忠厚人、老實人,常言到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武松走後,請嫂子務必多多照應!」說完,武松鞠躬作揖,但金蓮依舊傑傲不馴,武松大為光火,兩人再度爭風相對。
「少說一句,兄弟。」大郎以近乎哀求的口吻向武松求救,武松脹紅臉再度低聲託付,最後更說:「要是自東京回來,哥哥少了一根汗毛,我武松認得妳嫂嫂,拳頭可不認得!」金蓮上樓,武松告誡哥哥,務必少做生意、晚出早歸,把臨街的窗戶釘死,更千萬別讓嫂嫂與王婆來往……

三個月過去,武松依約在桃花開放的時節歸來,卻不見答應要到「獅子樓」為他接風的哥哥,反見眾人竊竊私語。走至紫石街,店家紛紛關門走避,只有王婆大喊:「打虎英雄回來啦!」替金蓮與西門慶通風報信。
走進正門,武松見哥哥靈堂,立刻跪倒在地,金蓮告知屍首已被仵作何九火化,武松二話不說趕往該處。仵作稱西門慶交給他二錠銀子處理,他見大郎應是遭人殺害,於是偷留下的大郎餘骨,仵作將此收藏妥當,就是要等督頭歸來後處理。武松怒不可遏,誓言找西門慶報仇。
武松透過以往幫助過的賣梨小販,得知西門慶是「慶餘堂藥鋪」及三家當鋪的老闆,專門欺壓良民、勾結官府。更有甚者,小販曾看見金蓮與西門慶私會,並將此事告訴武大郎。大郎衝到王婆經營的茶館樓上,將兩人捉姦在床。大郎氣得拿刀砍西門慶,慌亂間,大郎被西門慶推下樓,當晚便過世……

武松帶著仵作及小販向官府告狀,未料,已被收買的縣老爺大聲斥責三人。武松見正途無望,暗下決定私設公堂。
他以為武大郎超渡為由,請來紫石街的街坊鄰居,待眾人齊聚一堂,便下令關上前後大門。當眾人之面,武松向王婆、嫂嫂詢問大郎死因,見兩人不招,便出手毆打。迫於情勢,驚恐萬分的金蓮只好從實招來,她稱自己與西門慶相識於王婆茶館,王婆故意留下孤男寡女,並在她的酒裡下藥,才與西門慶有了私情。王婆大聲喊冤道:「臨死還抓的墊背的!就是下藥也只有一次,妳天天在我那跟西門慶私會,不成妳天天都吃了迷魂藥?」她們相互指責,衝突間說出王婆給砒霜讓金蓮下藥的鐵證。
武松完成筆錄,要金蓮、王婆分別畫壓。敬告哥哥後,武松以刀刺進金蓮心臟,稱要看看她的心是什麼做得,金蓮不服氣答:「我的心是肉做得,你的心是石頭做得!」說完,就遭武松刺死。眾人見鬧人命,趕緊快步走避。
另一頭,西門慶正與官差在「獅子樓」慶祝「安全過關」,拎著金蓮頭顱的武松卻已趕到。武松四處搜索,西門慶也知再躲無意,所幸與他正面衝突,稱大郎就算活著也是廢物。武松憤怒至極,與西門慶大打出手,經過幾番拳腳相向,武松將其丟下「獅子樓」,並持刀一躍而下割下西門慶頭顱。事後,犯下殺人罪的武松,在官差的押解下離開傷心地。

台長: 粟子
人氣(10,161) | 回應(1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廣播…金馬獎專題 |
此分類下一篇:倫理悲劇創奇蹟…〈搭錯車〉
此分類上一篇:背駝希望的理想苦旅…〈原鄉人〉

育瑄
可是怎麼覺得汪萍在一簾幽夢比較漂亮!好悲劇好悲劇ㄉ故事啊~
2008-07-17 23:40:29
版主回應
潘金蓮與綠萍分屬兩類,大概您比較偏愛清純型?^.^
看完〈武松〉,我也是心情沈重。潘金蓮確是悲劇人物,雖然風騷美麗,卻招來禍患,最後更丟了性命。
2008-07-18 14:04:54
李可
汪萍這部電影裡的表演令我印象深刻,
發自骨子裡的媚態、眉眼之間的挑情,
雖知是表演卻表演得這樣入骨,
非常佩服。
2008-07-18 19:47:03
版主回應
同感,李翰祥確有識人眼光,若用胡錦、恬妮一類風月片高手,雖然一樣演得入骨,卻少了幾分驚嘆!
2008-07-18 20:50:36
equinox
請問國聯是騎強派?
還是騎牆派?
2008-07-22 12:45:22
版主回應
感謝仔細閱讀,這是文中出現的錯字,該處應是「騎牆派」。另,文中這段指得是當時部分人(站在國民政府角度,主要是官員們)對李導赴大陸拍片的看法。就我所知,八0年代「國聯」已停止營運,所以「國聯」是否為騎牆派,我就不清楚了。
2008-07-22 13:55:12
佳音
粟子,您好!

電影〈武松〉的潘金蓮一角,原本是找胡錦演出,但因為當時胡錦已經與顧安生結婚,因此作罷!

幾年前某個電視台訪問胡錦,她有提到這一段往事。印象中,她提到原本看了劇本後,她知道潘金蓮這個角色,可以展現演技的層次感,只是嫁為人婦怕給夫家帶來困擾,所以就回絕了李翰祥導演。

沒想到,那一屆的金馬獎就真的把女主角頒給了汪萍,胡錦一邊看著電視轉播,一邊哭著對顧安生說:「那座獎,本來應該是她的,但是卻錯過了。」(電視訪問時,胡錦自己說的)

之後,看過幾部李翰祥導演幾部與《金瓶梅》有關的風月片,發現剛好都是由胡錦是演潘金蓮,或許導演當初真的是考慮胡錦吧!!
2008-07-27 20:38:31
版主回應
喔!原來如此,我找到的資料都未提到這段,謝謝您的留言。我也覺得很好奇,以形象而論,胡錦似比汪萍更有機會得此角色,畢竟她在風月片中,無論外型演技都表現極為出色。
請問您胡錦何時嫁給顧安生?據我所知,她之前曾與張沖於1975年結婚,四年後離異。謝謝。
2008-07-27 23:01:21
妮子
我有看到那段新聞哦,胡錦錯失得金馬獎的機會!胡錦與張沖離婚後沒多久,她就收到顧安生一束花, 後來結婚~~~以當時風氣而言,顧安生以一介知名男主播不計胡錦演過風月戲加上又離過婚還主動追求,心胸是非常寬大,只是在一次電視演出,是台視的比翼雙雙飛(說是台灣版的亂世佳人)還是華視的滄浪奇譚,她有尺度上的演出,惹毛了顧安生....這應是她不敢接此片的原因!
2008-07-28 00:38:48
版主回應
我查到的新聞中有則提到,胡錦尚未與張沖結婚時,就有一位熟識的記者朋友。為此還引起張沖的緊張,特地跟胡錦到台灣,不知此人是否就是顧安生?
胡錦確有演風月片的條件,眉梢眼角盡是風情,但說起來是優點也是缺點。電影形象影響真實人生,不免讓觀眾產生她本人亦如此風騷的「錯覺」。
曾聽粟媽提過,當初顧安生為娶胡錦經歷驚心動魄的革命,不只家人無法接受,電視公司也有意見,但他始終抱著非卿不娶的決心。
2008-07-28 14:07:30
謝敏
是的,李翰祥心目中永遠的潘金蓮就是胡錦
至於風月片,李翰祥堪稱後來三級片始祖
但是,沒有一部三級片拍的過李翰祥
我後來看復刻版的李大導所有風月片
李翰祥作品,有血有肉
只能說,佩服!
至於風月,現在看,都是傷風感冒吧!

當年武松我是在電影院看的
除了演員
那個美術的出色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胡錦與顧安生啊
顧媽媽死都不同意顧安生娶胡錦
說出,如果要娶胡錦,除非她死掉
顧大主播,那時多紅的顧安生啊
就真等到他母親去世
胡錦離婚,他才重新去追胡錦
很深情的!當年也算很轟動的新聞。
2008-07-28 14:27:17
版主回應
李導的風月片確實很有味道,並非僅追求肉感的視覺刺激,而是一種勾魂攝魄的魅態。如您所說,現今找不到這樣的高手了。
我小時已未見顧安生報新聞,是從家人口中才知這段往事,再看您的敘述,更加佩服他的深情。
2008-07-28 14:50:28
佳音
粟子:
很抱歉!
我對於胡錦的事情真的不清楚,所以沒辦法幫上忙。
也要謝謝粟子、謝妮、謝敏的補充,讓我知道這段往事,顧先生確實很深情。

在觀賞李翰祥、胡金詮導演的作品時,
常感覺到早期導演們的文學底子、人文素養、歷史涵養,
都十分的扎實,不管在運鏡、節奏、腳色的刻劃,都很嫻熟,
不會讓我有種過時、退潮流的感覺。

也很謝謝妳的網站,讓我能夠對老電影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2008-07-28 22:40:55
版主回應
如您所說,李翰祥、胡金銓等早期導演都經過完整的訓練及深厚的學術人文底子,運用在電影呈現上,不僅令觀眾有豐富的視覺饗宴,內涵也具層次感。儘管是動輒三、四十年前的作品,卻毫不遜色。
2008-07-29 13:37:11
管仁健
當時台灣女星去香港拍戲,入出境除了警總審核外,還多了個新聞局。新聞局對於台灣女星去香港拍攝「除衫戲」,先後制定了道德勸說的「輔導電影從業人員申請出國拍片五項措施」與積極管理的「登記管制辦法」。

胡錦、黃蘭回台灣後,就無法再出境了。後來拍攝《武松》時,「登記管制」並未廢止,是否要執行,繫乎新聞局官員一心。胡錦如果去香港接拍這齣戲,返台或是未來要出境會受限制,顧安生在電視台的地位也必定不保。

住在台灣的女星,沒人敢跟新聞局正面對幹的,所以李翰祥後期只好都找邵音音、汪萍這些台灣要常住香港的女星。詳情請見: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an0416/3/1311308620/20081127000933/
2008-12-12 09:44:46
版主回應
謝謝提供文章,資料非常豐富,我會慢慢欣賞。謝謝!
2008-12-12 11:18:08
阿緯
我想知道這部片的片尾曲是叫什麼
2010-07-26 23:59:10
Chris Gan
总觉得假如胡锦演潘金莲,她肯定没有汪萍演得那么出神入化,也没有汪萍那么大胆的赤裸裸演出!我个人认为还是汪萍赢得五彩繽分!
2012-03-01 22:31:48
版主回應
我想各有各的演繹方式,不定胡錦在李翰祥的導演下也能演出另一番風情,或許就是這份「未知」與汪萍精彩表演的「已知」,令胡錦對未能演到此角特別感到遺憾。
2012-03-02 07:57:19
Lily
會想買「武松」的DVD來看
完全是衝著想一睹汪萍V.S胡錦到底誰會勝出?
畢竟不管是「金瓶雙豔」或「風流韻事」, 李大導先用的人是胡錦
這兩部片的時間比「武松」早, 所以胡錦的既定形象實在是太根深柢固了
以至於有人說胡錦=潘金蓮的代言人
我是覺得胡錦吃香在於她的「形」,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狐媚風情
根本不用「演」就有那個味道, 所以表現得好那沒什麼…
至於汪萍的詮釋就不同了, 比較有層次感, 是真正「演技」的level
這麼說好了, 看胡錦演的「潘金蓮」, 會只欣賞她的風情
但看汪萍的「潘金蓮」, 就會覺得她是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
那句汪萍死前對武松講的臨死遺言:「我的心是肉做的,你的心是石頭做的」
真是太~擲地有聲、振聾發聵了啊!
從此往後, 潘金蓮不再只是一個與西門慶偷情、謀害親夫武大的淫婦
她是勇於遵從自己的欲望、不想日日過著「巧婦卻伴拙夫眠」的無趣生活
說起來…也算是「女權」的先驅吧!
這還多虧了李大導為潘金蓮說了句公道話

汪萍以本片拿下19屆的金馬獎, 實至名歸
(謎之音…好像每個演員在李翰祥的戲裏都特別出色)
不過我也覺得此片的片名有待商榷, 很容易誤導, 明明主戲就是在汪萍身上嘛!
還有一話, 不吐不快:
我覺得一個演員, 運氣好的話, 總會遇到一個…甚或是兩個角色是可以達到天人合一的化境
汪萍當年能以「潘金蓮」的角色拿獎, 把原潘金蓮代言人胡錦恨得牙癢癢
不得不說…也算是一種冥冥中的天意吧……
真要由胡錦來演, 「最佳女主角獎」還未必能手到擒來呢!
想當年, 民風可是非常「道德」、純樸, 不像現在這麼開放、包容
若不是汪萍如臻化境的「演技」真的說服了金馬獎的評委
料他們也不得不顧慮類似「哼, 演個淫婦還會得獎」之類的可畏人言吧……

記得2005年, 凌波曾邀胡錦演祝英台, 老實說, 我是完全無法接受的
這就像你要樂蒂去演潘金蓮是一樣的道理, 真是…嚇得我膽戰心寒呀呀呀~
2012-10-07 22:59:53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