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3-05-26 21:59:03| 人氣1,5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回應與挑戰之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劉館長按:到目前為止,我仍然認為"越抓奸商,越缺口罩"的基本立論沒有大錯。其理由之一,就在於盤所提供的一手資料:

「如果我打算囤積居奇,我會趕快把貨結關出來,免得招搖。再說,華儲的倉租真是貴得像割肉。要不是預期政府的徵收有利可圖,誰會蠢到把貨擺在華儲?要不是政府放話,誰會預期政府要徵用?我的朋友在十幾天前就已經等著要提關,奈何工業局硬是把貨擋下來,因為狗官揣摩上意,認為將要徵用口罩,所以就賴著不給過關。

接下來兩天,幾百萬個N95從世界各國輸入,聽說政府要徵用,大家趕快把報價提高,準備大賺政府的錢。報價有多高呢?超過3美元的都有!於是接下來的一週,華儲堆來越來越多的口罩,等待政府實踐徵收諾言。

因此,一時間通路的口罩缺得很厲害。

一直到上週末,政府終於開口了,再不提關真的要徵收,價格29元。由於和廠商預期的價格差距太大,大家紛紛結關領貨,一哄而散。」

在媒體報導中,口罩風波充滿各種奇怪的矛盾。在我看來,針對「自利的奸商到底在盤算什麼?」的核心問題,盤所提供的資料提供了最一致而有說服力的解釋。


<5/16 發言人:看魚的奸商>

我再看了一遍吳老師與劉館長的文章,發現兩者似乎都忘了提到一個重點,那就是口罩的外部性,戴口罩不只是自己保命,如果自己是潛在的感染原,也可以降低他人感染的風險..

作個簡單的計算,假設救治一個sars病人的成本是100萬,而一個貌似正常的人有萬分之一的機率是感染源,那麼一個不帶口罩的人製造的外部性社會成本便高達100元,已超過哄抬後手術用口罩的價格,從這個角度來看,政府有必要介入市場,讓口罩的價格降到合理的價格(可能是接近免費),以矯正外部性社會成本.

如果上述的外部性的確存在,那麼我雖然反對價格管制的愚行,但卻不反對政府用較有效的方法介入市場,政府可以用公開競標的方式購買口罩,透過特定管道以較低的價格賣給高危險族群與地區,當然這樣做得防範被走私到匪區的可能.

至於奸商們如果因而大賺一筆,那也是應該的,想想兩三個禮拜前,台灣疫情似乎一切都在控制之中,而奸商們仍努力進口囤積口罩,顯然對疫情後勢的看法遠比衛生署的官員來的準確,小老百姓如果不爽國庫失血,該怨恨的恐怕不是奸商,而是那些當時忙於宣傳3零紀錄的官員吧!

對口罩這種具外部性的商品,政府該做的第一件便是取消其關稅與消費稅,這點連方瑀女士已有闡述,我就不廢話了.

據說這兩天政府的雷厲風行已有效解決口罩荒,許多人感到相當振奮,升斗小民希望政府再接再厲把價格管制擴及其他防疫用品,而自命前進而有血有淚的經濟學家(?),亦忙著書寫詞藻美麗的文藝作品,大家就慢慢欣賞吧。

最好笑的莫過於經濟學家C的文中,以口罩為例寫到:「其實自由市場若要能帶來好的結果,是需要有諸多條件來配合的,如資訊完整透明、制度完善、無顯著規模經濟等。」

在我看來,口罩市場正好具備上述所有條件(資訊完整透明、制度完善、無顯著規模經濟),正該讓自由市場好好發揮才是.我完全同意該文所說:"醫療保健產業雖然極端重要,卻充滿訊息的不完美與不對稱,市場失靈是常態."但像這樣不動大腦,前言不對後語,又怎麼可能對市場失靈提出真正有效的對策呢?


<5/16 發言人:盤>

我們的媒體真的非常笨,說業者囤積居奇。換誰會把貨囤在機場海關裡?囤得這麼明目張膽?如果膝蓋不會思考,也要用腦筋想一想。不然,直接問那些奸商或上咖啡館發問更快。

如果我打算囤積居奇,我會趕快把貨結關出來,免得招搖。再說,華儲的倉租真是貴得像割肉(最近兩次進口個人休閒用品,身受其害。)除了蛋頭學者外,恐怕沒有奸商會利用華儲來搞囤積吧。

要不是預期政府的徵收有利可圖,誰會蠢到把貨擺在華儲?要不是政府放話,誰會預期政府要徵用?

我的朋友在十幾天前就已經等著要提關,奈何工業局硬是把貨擋下來,因為狗官揣摩上意,認為將要徵用口罩,所以就賴著不給過關。

接下來兩天,幾百萬個N95從世界各國輸入,聽說政府要徵用,大家趕快把報價提高,準備大賺政府的錢。報價有多高呢?超過3美元的都有!於是接下來的一週,華儲堆來越來越多的口罩,等待政府實踐徵收諾言。

因此,一時間通路的口罩缺得很厲害。

一直到上週末,政府終於開口了,再不提關真的要徵收,價格29元。由於和廠商預期的價格差距太大,大家紛紛結關領貨,一哄而散。

整個事件的背景,就在於某些狗官一開始放話徵用,企圖干預市場造成,到頭來竟然還有C這種學者,不分青紅皂白地濫批自由市場。

說真的,我非常同情那些質疑自由市場的人士,也如同很多朋友,我所讀過的“非主流經濟學”也恐怕遠超過這些熱血人士。自由市場制度受到抨擊,因為某些人相信,今天的社會就是採用這個制度,而社會卻沒有因此更好。C文中所採取的立場大抵如此。

然而不幸的是,C文有失基本的邏輯與查證工夫,否則,它應該如同我的結論:我們的社會雖然採取自由經濟的制度,但是有些人偏偏企圖扭曲它,所以社會並無法更好。


<5/17 發言人:看魚的奸商>

經濟學上,因資訊不完整透明而造成市場失靈,指的是交易雙方對交易標的有資訊上的落差,例如上醫院開刀,只有醫生清楚手術成功的機率多少,這類交易雙方在資訊上的不對稱,確實可能使市場無法單單藉由價格的調整達成有效率的分配,也因此需要設計更複雜的交易模式或公權力的介入.

至於如口罩這類商品,除非你買的是來路不明的水貨,否則功能效用寫得一清二楚,交易時銀貨兩訖,那有什麼資訊不對稱的問題.如盤學長所述:「口罩哪裡去了?」,根本就是狗官胡搞的結果,破壞正常的價格調整機制,以致百姓不知去何處買口罩,C大學者再由此望文生義引申為資訊不完整透明下的市場失靈,遂成此千古奇文矣.

談到要政府介入口罩市場,唯一有說服力的理由便是我先前提到的外部性問題.而C文中洋洋灑灑列了一堆不相干理由,卻剛好獨漏了真正的重點.


<5/17 發言人:駱>


看魚的奸商:

雖然我懷疑到底N95口罩的外部性在哪裡,也不認為一般口罩的外部性足以造成人們買的口罩量有大幅偏低的現象,(恐懼已經使大家買的更多了)。

不過,既使真有每個一般口罩值,比如說,十元的外部性,也還是不需要政府介入壓低價格。政府只要將口罩支出憑發票作為明年報稅時的扣除額即可。


<5/17 發言人:看魚的奸商>

盤:

本奸商先前亦有慘遭華儲割肉的經驗,正疑惑奸商怎會把貨囤積到那兒去,看了你的文章才茅塞頓開.

駱:

你提的方法確實省事得多,不過不要忘記,會對幾十塊錢口罩價格如此敏感的,多半是沒有收入的遊民或低收入戶,這些人既然無須繳稅,自然地扣除額對他們也毫無意義.

先前你曾提到可以用所得重分配而不扭曲市場價格的方法解決沒錢買口罩的問題,我認為在外部性存在的前提下,這恰恰是行不通的,遊民若收到這樣一筆橫財,其未將社會成本內化的理性選擇,可能是在有生之年大吃一頓,之後就算不戴口罩染上sars也死而無憾了.他當然不會把是否減低他人感染放在心上.

不知你那三個學生指的政府干預的具體內容為何,我想似乎不少人直覺上的反應是政府應該免費發給這些人口罩,這事實上便是一種對價格的干預,除了人飢己飢的精神外,我想外部性是主要理由


<5/17 發言人:劉>

看魚的奸商:

就一般人的口罩市場而言,我比較支持駱的看法。不過我的立場應該前後一致,就是政府絕對不要破壞價格機能,如果要對低收入戶與遊民發放,也是照市價吃下來再發放。

在醫護人員的口罩方面,我想現在的問題已經相當清楚。是政府沒有分配能力,而不是市場的供給不足。

事實上,相同的戲碼,當年921我進入災區當志工時就已經目睹過一次。愛心救援物資送進災區,絕對是過一次手就剋扣一部分做人情。登記發出3萬件口罩,而只收到1萬件,只要對官僚體系運作有所認識的人,一點也不會驚訝。

國外有許多NGO,吃過這種大虧以後,早就學會要嘛直接補貼消費者,要嘛自己建立分配體系。就是不要信任當地政府分配資源。

如果政府要管制市場,公眾一定要先問替代的產銷體系是否已經建立。不幸的是,這個重要的問題,一開始就在抓奸商的獵巫狂熱中被遺忘在一旁。

如我先前的烏鴉嘴所說,病毒是不管動作的政治效果的。如果政府一開始就不跟著媒體瞎起鬨,把焦點放在對事情毫無助益的抓奸商上面,而是趕快處理自己出問題的分配體系,事情不會鬧到要一個衛生署長下台的地步。

在我看來,台灣目前唯一一個可以略微取代市場的分配體系就是軍隊的後勤體系。但是在政府對市場採取敵意動作之時,卻不去動員自己手中少數可以較為有效運作的運補體系,這也是我所難以理解的事情。

至於我為什麼較為同意駱對於口罩外部性的看法:就SARS而言,一個貌似正常的人(無咳嗽,不產生飛沫),會是傳染原嗎?這一點我不太清楚,但是就我看到的資訊,好像是不會才對。當然,這是實證問題。如果會的話,我就支持您的看法。

事實上,好像大家現在也已經開始知道SARS其實還算客氣,這種飛沫傳染是看得出來的危險(當然,院內感染嚴重,就在於明知危險也必須靠近),所以我這週末不管在台北的咖啡店,還是在高雄的貴族世家牛排,都是看到高朋滿座的情形。


<5/19 發言人:看魚的奸商>

駱,劉:

根據台大半官方的說法,目前的研究和資料,沒有明顯證據可以證明SARS在潛伏期會有傳染力,同樣的我們也無法證明潛伏期沒有傳染力。

我前面已提到,因為染上sars的代價與口罩的價格相差幾十萬倍,即使只有很小的可能,這個外部性還是不可忽略的,更何況,降低自己被感染的幾率,也同時降低日後傳染給他人包括醫護人員的幾率,這也是一種外部性.

如果兩位仔細看我的留言,應該知道其實我主張的具體作法與兩位並無太大差別:如取消其關稅與消費稅,以公開競標的方式購買口罩,透過特定管道以較低的價格賣給高危險族群(如遊民)與地區(捷運等),這些作法兩位應該都不反對才是,我所要指出的是,這樣的措施實質上便是由政府介入,局部而小規模的影響市場價格,若沒有明確理由,主張尊重市場機能而沒血沒肉的經濟學家應該反對到底才對,而只有外部性的存在才能提供上述行為的合理基礎.

事實上,在sars的場合,外部性的存在是極為明顯而'典型'的,如劉館長提到台北的咖啡店與高雄的貴族世家牛排高朋滿座的情形,並非因為這些場所毫無染病危險,而只是因為有些人較不怕死,這些人自然也不會把染病所造成的社會成本內化.照經濟學教科書的作法,應該對這些營業場所與行為,調高其營業稅才對.嘿嘿,反正本人再過幾個小時就要出國,不怕被這些業者打死.

我只是覺得,除了宣揚市場機能之外,我們在適當時機也得多提提像外部性這種市場失靈的例子,否則,讓C自以為只有他們知道市場會失靈,動不動將問題無限上綱,亂開藥方,豈不糟糕之至.


<5/19 發言人:劉>

看魚的奸商:

我認為,我和您對於口罩風波的觀點差異已經小到可以存而不論的地步。

至於外部性,我覺得我們可以將因他人之外部作為而受感染威脅視為財產權受到侵犯的問題,而對違反居家隔離者罰款,就是一種迂迴賦予被危害者財產權的做法。所以對可注意而不予注意者(例如隱瞞就醫史,或已知自己已接觸高危險對象卻仍出入公共場域)施予重罰(補償被危害者的財產權),應該也可以達到跟課營業稅一樣的效果。

台長: 黑咖啡&白咖啡
人氣(1,59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