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01 15:58:00| 人氣93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大人懂,小孩不懂(再答vicky)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vicky:

  在妳的回應裏其實有些論理上的問題,有些是屬於情感上的認同,所以如果針對這個部份多所著墨,勢必淪為各說各話,沒有焦點。我想問題的重點不在於馬英九與陳水扁,我早說過,把他們兩個並列在一起沒有辦法釐清問題,只會模糊焦題,因為一般而言對這兩個政治人物都有定見,說得再多也無益於翻轉。陳水扁鴨霸,馬英九儒雅,連媒體大多也是這麼認為。

  就妳所說的那個例子倒是有趣,就妳的陳述而言,似乎妳覺得以不同的標準去看待那兩個孩子是應該的。就像大多數的父母對待子女一樣,總希望大的要讓小的。如果有一天大的問妳:為什麼大的一定要讓小的?這樣公平嗎?妳會怎麼以為?當我們因為個性不同就給予不同的行為評量標準,因為不同的行為模式就給予不同的獎勵或懲罰,妳會不會以為公平?

  我們常常會想當然耳的以為事情本來就應該如此,結果就應該如何,在我們心中總有自己透過社會化的歷程所建構起來認識世界的方法。在那套邏輯裏,總會有些事情我們把他歸咎於「常識」,所以也就不以為意了。因為他很乖,所以偶而犯錯,也不用太過於苛責;因為他個性強悍,所以一點點小錯就必須好好教訓一頓。這對大人而言視為理所當然的,孩子往往不見得認同。問題就來了,為什麼大人的標準和孩子的標準不一致?因為大人懂得調整,而孩子卻不懂。

  也許這並不是個好例子,但在面對握有實際權力的人,如果真要愛護他,就該要嚴格的監督,而且是對所有因公眾透過民主制度授權享有權力的,都該一視同仁。對政治人物寬容,就是對自己殘酷,對誰都應該一樣,不論他的態度是溫文儒雅還是嚴苛冷酷。

  況且,政治人物其實就是在合法的範圍內攫取利益,說是光明正大的手段或是陰險小人的步數,那是獲取利益的過程,而所謂的利益,更該要有嚴格的限制。民望是,經濟獲益也是,所以吳淑珍進出股市,會受到質疑,因為她的身份地位會有不當獲利的可能,可能會涉及內線交易,雖然她一再強調全都合法,我卻以為不可,應該要有所約制。因為是總統夫人,不只能求「合法」這社會最低限度的制約要求。同理,合法所獲致的也要看看是否合乎社會期望。民眾可以汲汲於利益的獲取,因為他們未曾享有權力,未曾享有因此而帶來權利上的好處,政治人物,尤其是已然獲致權位的人,更該有所體認。龍應台曾在篇文章裏提到個例子,而董橋的引寫尤其動人,我把它摘引在底下:

  我讀了龍應台剛傳真給我的一篇新作〈當權力在手〉。那是三年前她沒當官的時候寫不出來的好文章,更是今時今日旁觀香港政局之際我讀來有點悲涼的好文章:「任何一點點一絲絲因為公器而得來的用在與公器無關的事情上,都是一種公器的私用與濫用。博物館館長不能開古董店,公私分明,利益迴避,是權力行使的前提」,她說。有一次,一家名牌運動鞋廠捐出八千雙跑鞋給他們台北文化局的活動,鞋廠經理要她帶孩子到他們店裏去買鞋,給她打對折。她十三歲的孩子正巧從德國飛來,她於是帶他去買鞋。孩子雖然喜歡名牌鞋,卻說:「不過媽媽,你要知道喔,你去買就是腐敗!」龍應台大吃一驚。孩子淡淡的說,經理半價優待是因為你和他們合作,那是由政府衍生出來的優惠:別忘了,德國民社黨主席吉斯正是利用公務坐飛機累積的附贈里程去度私人假期而下台的!孩子說。

  不要忘了,馬英九之所以受人器重,正是因為他懂得利益迴避,他的彬彬有禮,也已經給他自己帶來許多好處,我更期待的是他不要因為黨政的立場而蒙蔽了深邃的雙眼,壞了自己該有的氣度。雖然不以為他的政治智慧能為台灣帶來如何的新氣象,但我所期待的仍是他超越族群認同的形象能多少弭合台灣社會因這次選舉撕得更開的裂縫及傷口,終於他比起陳水扁更容易贏得群眾的信任。只是,當泛藍陣營一再虛耗,鼓動群眾以求支持力量得以凝聚,延後權力競奪的時程之際,馬英九這超越族群的優勢,已經逐漸消失,他的影響力,將只會越來越小。

  辛苦的馬市長,還得多加加油!


  附記:關於vicky所提的想法與意見,請見留言版。不再轉貼了。

台長: 徐江屏
人氣(93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