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5 21:38:54| 人氣29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老人與海」筆記(7/8) - 第七章

推薦 2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老人與海」筆記(7/8) - 第七章》

 

【第七章 鏖戰】

“啊!”在看見第一個鰭的時候,老人呼喊起來,“六鰓鯊!”隨即,他看見了第二隻鯊魚的鰭。

其中一隻鯊魚在靠近小船的時候突然消失在了船底,用嘴巴拉扯魚肉。

另一隻鯊魚半圓形的嘴張得很大,瞅準大魚,一口便咬了下去。老人毫不猶豫,舉起綁了刀的船槳,照著那交叉點猛扎過去,然後奮力拔出來再刺,刺進鯊魚的眼睛裏。鯊魚疼痛得放開了緊緊咬住的魚,尾巴停止擺動,身子朝水下滑去。

對其餘一隻,老人也不手軟,這時鯊魚愚蠢地浮了上來。老人不顧雙手火辣辣地痛,舉槳對準牠扁平的腦袋正中又刺了過去,刺中了鯊魚。老人又把刀戳進了鯊魚的脊骨和腦子之間。老人把船槳倒過來,把槳片塞進了鯊魚的嘴巴,然後用力轉動船槳。終於,鯊魚的嘴巴被撬開了。這隻死魚,軟綿綿地直往深水中滑去。

老人很傷心,他想看看自己那可憐的兄弟,看看身邊的大魚,可他又不忍心看到牠殘缺不全的模樣。

老人接下來對付的是一只獨來獨往的六鰓鯊。

等鯊魚咬上了大魚,老人才把船槳上綁著的刀扎進了牠的腦袋。牠中刀後,不待老人抽出刀,身體便朝後猛地一扭。於是,刀啪的一聲斷掉了。那隻可惡的六鰓鯊死了。 

老人心情沉重,因為那把斷了的刀。那是不是自己最後的武器呢? “我還有根魚鉤。”老人對自己說道,“不過,魚鉤可對付不了鯊魚。可我還有兩把槳、一個舵把、一根短棍。”

快日落的時候,兩隻鯊魚一起緊逼過來。較近的一隻張開嘴,一口便咬到了大魚的一側身體。老人高高舉起了棍子,全力打了下去,鯊魚被擊中,暈頭轉向往水下滑去。

另一隻鯊魚一頭撞到了大魚身上,老人掄起棍子狠狠地打了下去。鯊魚折身衝了過來,老人又重重地打中了牠。鯊魚的目光因為無情的打擊而變得呆滯,然後從大魚的身邊悄然滑入深深的海水之中。

“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一個地方可以出售運氣。可他該用什麽來買呢?莫非可以用丟掉的魚叉,斷了的刀,還是這船槳、這舵把、這短棍,甚至是這雙已經壞了的手?

他一生之中,自己曾經渴望過很多的東西,有過很多的夢想,但看見哈瓦那的燈火,是自己目前唯一的渴望和夢想。這是多麽微薄的一個願望啊!

午夜時分,他又開始了戰鬥。這一回,鯊魚成群來襲。

老人在黑暗中憑著感覺,用短棍去打牠們的頭。可是他感覺短棍被什麽東西抓住了,然後,手中一空,短棍也沒了。

老人不甘心,把舵把從舵上猛地扭了下來,他揮舞著舵把,一次次地猛砸下去。鯊魚來到了船頭,一隻接一隻地竄上來,根本無所畏懼。

魚肉已經吃完了,最後一隻鯊魚向魚頭發起了攻擊。老人揮舞著舵把狠狠地朝鯊魚的腦袋扎去,正打在鯊魚的嘴上,一次、兩次、三次。他聽見舵把啪的一聲斷掉了,於是就把手中剩下的那一截凶狠地扎向鯊魚。

鯊魚終於鬆開嘴游開了,這是前來偷食鯊魚中的最後一隻。現在,大魚除了一副骨架,再沒剩下什麽了。世界頓時安靜下來。

老人此刻什麽念頭、感覺都沒有。他覺得自己完全超脫了,只一心盡快地將小船駛回家鄉的港口。

夜裏還有鯊魚前來咬大魚的殘骸,老人已經不願再去搭理牠們了。

他能感覺到船已經進入了灣流,而且岸上沙灘村落的燈光已經非常清晰了。

今天他失去了一個重要的朋友,他親愛的大魚兄弟。現在他只想著床,只把床當成是唯一的朋友。被徹底打垮之後,他反而感覺到了輕鬆,是完全的放鬆。

“沒有什麽能把我打垮。”他得出結論,“我只是出海太遠了。這是唯一值得責備的地方。”

 ****************************

【感想】

l 當老人魚叉失去之後,那把刀又斷了的時候,我就已經懷疑老人手中是否已經沒有什麼武器了?沒想到老人又列出幾項:船槳、舵把、短棍,甚至已經壞了的雙手!雖然都是爛牌,至少還不至於絕望。

l 即使老人一生之中曾經有再多的渴望、夢想、朋友,但經過與大魚的決鬥及鯊魚群輪番塵戰後,家鄉的燈火是自己目前唯一的渴望和夢想,並且他只把床當成是唯一的朋友。

l 當大魚只剩下一副骨架的時候,情景令人感覺悲傷。

l 老人被徹底打垮之後,他反而感覺到輕鬆,是完全的放鬆。得與失之間的微妙關係,值得我們深思。

-------------------------------

註:圖片為網摘圖。

台長: DB
人氣(294) | 回應(1)| 推薦 (29)| 收藏 (0)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老人與海 |
此分類下一篇:「老人與海」筆記(8/8) - 第八章
此分類上一篇:「老人與海」筆記(6/8) - 第六章

uni2019
身為漁夫,使命也,

如運用在實際生活上,會否覺得有點固執?
2021-05-15 22:06:05
版主回應
uni早安:
使命,也是宿命。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宿命。

從某個角度來看,
是有點固執。
當然,固執不一定就不好,
堅持與固執,
二者只是一線之隔;
有時候也許就是同一個東西。

第七章最後一句,
“我只是出海太遠了。這是唯一值得責備的地方。”
老人說得也沒錯。

假如出海距離近一點,
他回航的時間也會縮短,
即使同樣遇到了鯊魚群,
不過也許大魚多少還會剩下一些肉,
而不會只剩下一副骨架。

但還有一個問題,
若不是他出海遠一點,
可能也不會捕獲到大魚。

祝假日愉快!
2021-05-16 07:45:53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