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6-05-17 14:34:49| 人氣1,456|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直想記下那夜一個人跑去公園運動的故事。說故事,其實也沒事可說。不過是,那夜涼風徐徐,我整個人很開闊,就這樣。而自己的感覺這事也沒什麼好說。但,若要具體說些什麼,好像可以先從劉若英說起。

【光】

喜歡劉若英,是因為共鳴(不知跟同樣是雙子座,有沒有關係)。大家都知道她好會演戲,彷若靈魂上身的張幼儀、張愛玲…。而我對奶茶最最深刻的角色卻是,方小萍。

方小萍是誰?就是《澀女郎》裡的「求愛狂」。原本讓人以為她的善良也許僅僅來自對外表的自卑,時間久了,才知那就是她的天性。如果當時已經流行「好人卡」這種網路發燒語,我想「好人卡卡后」方小萍一定當之無愧。

求愛狂,換個角度去看,其實是濫情,但凡事的反面才是實情的正面,也許自從那次被逃婚後,小萍一切的求愛行為,不過是自懲以及對愛對幸福失去信心的極端表現。

她比誰都明白幸福是不會從天而降,愛情不會是一見鐘情,她站在絕望與希望之間,手捧真心,無論王子乞丐有情人無情人,路過者一律將心塞過去,只要對方有回應,她就以身相取,真實謊言全都願意沉醉。

單純善良的求愛狂骨子裡住著一個複雜、善感的靈魂。作詞者為她寫下「一輩子的孤單」這首歌。提醒小萍,嘿!人難免會走到絕處,但是下一秒,就是重生噢。

絕處有多絕?在一個因為受傷而墜落(墮落)的靈魂決定重生以前,都還不算絕。

劇情最後,善良的小萍終於得到幸福。最後為她張開雙臂的人是老朋友王浩;那個與她一起並肩走過許多悲喜的老朋友。我總會被小萍擁抱著王浩時臉上那些細微、有層次的表情觸動。奶茶皺眉,因為這一個相擁走了好遠好苦,奶茶欣慰地笑了,因為他們還是走到了。

方小萍,奶茶演過讓我最有感覺的一個角色。後來的男女主角有一直幸福下去嗎?我想即便是編劇也沒法肯定。繼〈一輩子的孤單〉之後,奶茶仍然唱了好多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像是連她本人都覺得獲得了安撫的〈幸福的路〉,到最新專輯裡,用微笑著地聲音表情唱出的〈光〉。

走過絕望,看見希望,當痛過的苦過的都能在回味裡變成傻氣的、純真的,男女主角會不會一輩子幸福這問題的答案,我想,我們都明白了。

【一個人運動】

人多少有些躁鬱。躁起來未必就不好。那晚已踏進浴室準備洗澡,卻為了身上穿的排汗衣沒流什麼汗就要洗感到不值,竟又把衣服撿回來穿,換了運動褲,打開手機的mp3,戴上耳機跨上機車,一路聽著歌,吹著風,往離家有點距離的一座運動小公園騎去。

整個人就自High了起來。夏天最爽快是夜晚的涼風,耳機裡的音樂又這麼對味這麼貼切(序曲是劉若英的光)。九點的運動公園並非我想像的人煙稀少,人群還是三三兩兩地在散步、聊天,一度尷尬於一個人在開放的空間裡使用那些運動器材多少會感到害羞(若有個同伴,就是出糗了,也可以笑鬧地掩飾過去吧。)但索性仗著耳朵裡只有自己的音樂聲,世界被隔絕其外,不管誰要看不看,就挑了一個沒人使用的器材,認認真真地玩了起來。

那是台放在一棵茄苳樹下的洛克馬,耳機裡正好開始「CALIFORNIA DREAMING」,不管是王家衛的重慶森林還是歌本身的詞義,風吹過,一點點汗水,樹影外的黑夜與月,就是世界的全部。我離了我以及一切不詳,接近純粹的開朗,心那樣開闊。就是世界的全部了。

【突然出發的旅程】

下午回到家,一連上MSN,朋友R就問到:「我可以跟你求救嗎?」要我借車,載他回嘉義老家拿畢業證書,趕著報名考試。這事可以拖到這緊急地步,以及跟他聊起來從沒變過的人生課題,我覺得R或許一點都不值得幫忙。

但緊要關頭被遇上了,我還是一口答應。借了車,跟R上了路。晚上本來跟朋友還有約,預計七點前要再趕回台中。但是,嘉義嘉義,這離我所居城市不遠,存在著我的朋友的地方,卻不知為什麼失去前往動力,讓這距離在這些歲月裡宛如天涯。也許,心裡執拗地等待著的,就是這樣一個契機。

當R的事情都辦妥,已是向晚六點,介於趕不趕回台中的時間。我跟R說,陪我去找一間餐廳,我想見個老朋友。

餐廳的地址是前陣子在報上看到的,電話是忘了多久前,另一個朋友給的,當然從沒打過。R問我要先打電話過去嗎?我說不要,人不在也沒關係。

幾年了?有四年嗎?最後一次分手前,我們有好好道別嗎?是什麼時候什麼景況,我都已忘了,想必我們都沒想到會分隔如此之久吧。自然而然,跟著時光的流失,在各自生活裡,過自己的生活。

R說,會不會他根本已經忘了你?

我不知道。就算忘了,也不會感到失落。又或許我就是相信,不會忘記。

繞了幾圈,我們才找到餐廳。我還是深深吸了口氣,才用那份力量推開大門,就在迎面吧檯裡,看見蓄了點長髮與鬍子梳起油頭的他低著頭在忙碌著,當他抬頭看見我的瞬間,時間凝結,他開口:「阿渡,你怎麼來了?」

我說了些什麼我已忘了。態度是從容還是慌張,自己也無法肯定。他說,有機會去山上玩,他現在大部份時間在那。

只記得我連續問了三個問題。

「還喝咖啡嗎?」他說,很少了。但山上有很棒的豆子。

「還彈吉它嗎?」他說,也很少了。

「還抽菸嗎?」他搖頭,不抽了。我笑說,Good!

我們都笑了。

有些習慣從某人身上學來,有一天,那個人可能不再有那些習慣,卻已變成了你的習慣,生命的一部分。

我分不清他變胖還是瘦了。竟孩子氣地問他:「那我呢?你覺得我有什麼改變。」

「有,你變油條了。」他說得很自然。我說,那你忘了我今天來過的事吧!我才不要變油條咧。我們互相留了手機號碼,不確定這次分別將又是多久時間。我想,他已經過著當時他所嚮往的生活了。

回程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我貼心的朋友R試著要我忘記「你變油條了」這句話以及向我詮釋,那也可以是變活潑的意思。我儘量不帶著自艾自憐的情緒去思考,但還是一路想想這些年自己的改變,也想想那一年,我十七歲。

台長: 阿渡
人氣(1,456)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矯情鬼 |
此分類下一篇:慢車
此分類上一篇:事外

小美人魚
2006 的最後半個小時
看見這篇文章
我想起這個月初跟一個許久不見的朋友見了面
那感覺不算熟悉 也不像陌生
分開的時候很錯愕
重逢的時候很稀鬆
或許 人與人之間 有很多無法言喻的感覺
真實的流動在關係與關係之間
我們誰也無法定位現在的關係是什麼
含蓄的問候背後 是否仍隱藏著傷害
只是 最最最原始的情感還在
卻不再是單純的好姐妹

油條 或許也只是長大的另一個代名詞
訴說著不再青澀 也不再稚嫩
就像是小時候老師當著全班的面誇獎著那曾經是偉大的事情
其實現在想想 也不過如此而已

新年快樂 ^__^
2006-12-31 23:42:18
現在叫小白,以前叫阿
阿渡.阿渡.聽到請回答....
看到這篇文章,我確定是你啦,
一個見了一次面,卻感覺很熟悉的大男孩:你好嗎?
2007-06-25 12:33:2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