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08-31 15:52:13| 人氣49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無常來時,你怎麼選擇.. 蕊娜與莫思的鹽漬入味《鹽徑偕行》

推薦 3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無常來時,你怎麼選擇.. 蕊娜與莫思的鹽漬入味《鹽徑偕行》

 

112.7.15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閱讀《鹽徑偕行》必須戴上老花眼鏡,

才能看清楚密密麻麻的小字,

 

望著桌上那些藥袋,

因為各樣的疼痛,輾轉在各科的檢查,答案都是沒事,

是菩薩的照顧,亦或者是文明壓力造成。

只是不管是什麼原因,我的疼痛都還在,一切都無解。

 

轉移注意力,繼續閱讀著,停止思考。

 

闔上眼,憶起昨夜回程騎著車,繞錯了路,新店堤防邊,離塵索居

重劃區,新市鎮和舊公寓參差著。

J說這裡是三環三線的總站

夜裡,荒涼著,只想離開。

 

匆匆車流經過秀朗橋邊,昏暗卡拉OK店門口,婦人正在咆哮著拾荒人。

只看見拾荒老婦人畏縮的歉意,手上拿著只是你丟棄的垃圾。

,城市裡的大不同

 

經過民安路一旁的夜市,滿是人群,夜生活才開始呢?

路尾騎樓下,蹣跚的老婦人,坐在一隅,吃著吐司,身旁的一堆雜物,

也許就是她的所有家當。

 

這世界,每個人都有著屬於自己不同的生活,

憶起來他們的模樣,心裡滿是惻隱不捨,是什麼樣的因緣讓自己晚景淒涼,

 

娑婆世界,苦難多

無力改變什麼,只能自我警惕!

是古大德的教誨,在生活中修身口意,總是借鏡他人,娑婆自省,調整步伐。

 

 

人生無常,辛苦一輩子耕耘的所有,因信任人心,到最後全被奪走

《鹽徑偕行》,如無家者的存在。

除了一如所有,加上身體的病痛,無常隨時都來。

還有什麼不能失去的

走吧!就出去走走

 

「儘管我們一無所有,儘管我們曾經飽嚐失落、痛苦與恐懼的滋味,但我們將會過得像二十歲時那般快樂。」

一路走來,每一步,每一次相遇,每一次考驗,都成為這段非凡旅程的註腳。

 

在英格蘭西南海濱小徑,1014公里

蕊娜與莫思,相依三十載

健行流浪者,

物質匱乏,苦行僧

也在置之死地,才知後生

十四個月,仍無所有,探索人生,擁有的是不再畏懼的心。

 

 

《鹽徑偕行》隨筆摘錄~

p123,我們把房子賣了,趁還走得動時來一趟中年冒險,就看風兒要把我們吹向何方,目前我們是朝西邊走。

因為我們失去了自己的房子,無家可歸,不過那不是我們的錯,現在我們就是走一步算一步。

這兩個故事不同之處只有一個字“賣”,如果我們“賣”了房子,把錢存在銀行,我們的流浪故事就很勵志,如果我們失去了房子,一文不名,只好四處流浪,讓我們就成了社會底層的邊緣人。

我們選擇前者,讓閒聊場面都輕鬆。

 

p134,天突然下起了大雨,我的手機也響了,是蘿恩打來了。她正要去克羅埃西亞進行暑期打工,卻被困在威尼斯,因為他她錯過了轉接的巴士,要是從前我們一定會立刻匯錢給她,讓她改搭飛機,以確保她的安全。但現在面對隻身困在異鄉的女兒,我卻完全使不上力,只能躲在岩石縫裡和她說話。正當她慌忙的,訴說著他的處境,我的手機卻發出警示聲,電池快沒電

不要緊,巴士剛到了。我沒錯過這班車,是它晚到了。媽,我愛你喔!我們要注意安全...掛上電話,我蜷縮在岩棚上不住的啜泣。莫思抱著我,撫摸著我的頭髮,直到我能喘過氣來。

 

我是個農夫,也是個農人之女。記得小時候,我被大人派到田裡去把母羊和他剛產下的小羊帶回來。他們叫我抱著小羊讓母羊跟在後面。回到羊圈發現母羊已經快生第二胎了,於是我便躺在那潮濕的草地上等著。當我看見雲朵快速掠過天空,看見距我只有幾呎之遙的母羊產下小羊,看見最先出生的那隻小羊搖搖擺擺的站起來時,我便明白我和萬物,包括土地裡的蚯蚓天上的雲朵--是一體的。

我們的土地也給了我們的兒女這樣的東西。他們就像暴風雨中的小樹苗一般成長,雖然受到風雨摧折,但內在卻因此而強壯,紮根於大地,靈活而有韌性。

當蘿恩再次打電話來,他說倫敦的公關公司已經錄用她,並且要她立刻開始上班。

她已在搭火車回途中。她靠自己的力量,把問題解決了。

 

p178,莫思靠牆站著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彷彿在他的世界裡,這是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

說故事向來是他的看家本領,他曾經在建築工人的點心屋裡講故事,或是在排隊等公車時打開話匣子,此外他說故事的對象還包含參觀我們穀倉的訪客來我們花園玩耍的孩子,甚至是在某處坐著不動太久的某人他會抓住這些人從歷史故事談到植物的世界。

 

他打開《貝武夫》洪亮的朗讀著。

我還沒回過神,就有人把錢幣丟進來,20便士.50便士。

謝謝《貝武夫》和謝默斯.希尼,也謝謝各位的聆聽。一位老人和莫思握手,"希望他正在天上看著這週的慶典"

不好意思,請問他何時走的,我一直在徒步旅行,所以不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麼事

“兩個星期之前,謝謝你用這樣的方式向他致敬,真是再好不過”

回到港口那個安靜的角落,我數了一數,一共28個英磅3便士。我們終於有錢買食物,買了麵包水果和蔬菜等我們一直想要吃的東西。還在慈善商店買了兩件羊毛套頭衫,剩下10英鎊,口袋裡還有20英鎊,以及銀行帳戶的5英鎊,總共35英鎊,享受生命!

p193,我們一路上大都是在野外露營。

這種生活已經對你們造成了影響,從你們身上看得出來,一旦受到大自然的洗禮,就再也回不去了你們身上已經有了鹽分。我是30年前來到這裡的,從此再也沒離開過,每天都來這裡游泳和溜狗,人們總是會和風雨對抗,和天氣對抗,尤其是在這裡當你收到了大自然的洗禮,並且不再抗拒時,你就會變得煥然一新,

無論你們走到哪兒我都祝你們好運!

她說完便跟在那隻狗後面,腳步輕快的走上海岬,從我們的視野中消失。

這裡的海岸是不是充滿了智者和先知啊?好像到處都可以碰到他們。

有了鹽分,,我喜歡,有了鹽分就有了味道,容易保存,像那些黑苺一樣。

陽光越來越暖和了,趁現在把東西拿出來曬吧。

今晚要不要乾脆就待在這裡,等明天再走

好啊!我想去游泳

莫思跳進海裡,往水深處游去。

 

p210,說完,這位女士便上路了。她要去尋找多年前的夏日,期盼他們就在下個轉角出現。基本上,我們這些在步道上行走的人或許都像他一樣,一直在找尋某件事物,某種我們懷念.期待和失去的事物。我們之所以來到天涯海角,來到這片荒野,為的就是要自由自在的去尋求答案,去找到接納生命的方法。我們想要尋找的是不是另外一種生存方式?這一路上我們又是否逐漸成了邊緣人?在這兩個世界之間,在文明與蠻荒.失落與收穫以及生與死之間,小心翼翼尋求者某種平衡?

別這樣,蕊娜,你也會成為康乃爾的智者了。

或許這就是我們要找尋的答案。

我以為我們之所以走路,只是因為沒別的事好做了呢!

 

p215,服務生給了我們兩個帕尼。

不好意思,我們沒有點這個。

我知道,你們看起來很需要,不過你們得到外面去吃,我要打烊了。

不會收你們錢,因為我要離職了。

他能這樣輕易的辭職不幹,是因為他擁有屬於年輕人的一種安全感。相信今天辭了一份工作,明天就能找到新的。但這樣的安全感是否會隨著年紀逐漸消退呢?

他和那兩個在割草衝浪客,讓我想起了湯姆(兒子)他原本可以四處找到尋找最適合的機會,但如今卻一心只想找到一份工作.租下一間公寓。

失去家園這件事是否使他沒了安全感,粉碎了他原來的夢想?想到這裡我不由得更加內疚。

 

p218,奇南斯灣,這裡是陸地的盡頭,最底端之處,在往南就要掉到海裡了,從這裡我們無論從哪裡走都是往北邊。

菲碧.史密斯寫的《極端的睡眠》,描寫他在英國東南西北的盡頭露營的過程,到了這座位於最南端的岬角時,他一直等到天黑後才打開他的露營袋,睡在一處能俯瞰大海的岩棚上,隔天沿著海岸走一段路,回到車上在開到下一個地點去露營。

我只希望能吃一頓美食,不論多溼冷這樣的狀況很快會過去,我們會往北走,然後再決定冬天時該怎麼辦。

北斗七星,從來都不是在哪些山嶺上,儘管他們一直都在北方,但我的視角已經改變了。

 

p282,被判處死刑,卻不知道何時執行,那種感覺就像雙腳跨在深淵上,讓你格外在意你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姿勢,並珍惜每一陣風和每一滴雨。但現在我們已經超越了這個階段。沒錯莫思是個死刑犯,但它還可以上訴,他清楚他皮質基底核退化症並未奇蹟般的痊癒,但不知何故,他的病情已經好一陣子沒有惡化了,當死亡不再像心懷不軌,令人害怕的跟蹤狂在我們的帳篷四周徘徊,我們並有了餘裕能把事情想得清楚,莫思把他想說的話說出來。

當我的大限到了的時候我希望你把我火化。

把我的骨灰放在一個盒子裡存放在某處,等你也過來,一塊兒上路,我最煩惱的事就是和你分開,孩子們可以到海邊把我們兩的骨灰灑在風中,這樣我們就會一起到天邊去。

我緊緊依偎著他,哽咽到無法言語,他終於說出來了。他開始正視死亡,他會和死神對抗,但也知道自己終究會輸。堅強如他,一開始就認清了這個事實,現在我也平靜下來,接受了這個事實,不再抗拒。接受死亡,開始新生,慢慢把生命中那些失落的碎片拼湊回來。

 

p301,回想14個月之前我們還是一副彎腰駝背.有氣無力.虛弱蒼白的模樣,如今我們卻變得清瘦黝黑,而且出乎我們意料之外,身上的肌肉也強建一如年輕之時,儘管我們的頭髮因日曬而褪色並且逐漸脫落,指甲斷裂,身上的衣服也襤褸不堪,但我們卻充滿了活力,不只是一天過一天的活著,而是充分體驗當下,探索生命。

當他將我拉過去急切親吻我,時光彷彿回到19年又一干萬分鐘之前,我們滿懷渴望的貼近彼此,忘卻了時間,忘卻了生死,在歲月的長河中,我們能擁有的僅有當前這一份這一秒。我已經回到家了,我已經不需要再追求任何事物。他就是我的家。

 

p305,10114公里,其中大概有60多公里我們沒走,總有一天我們會回來把那一段走完,但不是今年。

太厲害了!我也想做一件像這樣的大事來改變人生,但又很害怕,所以遲遲沒有行動。

害怕,你都到外國工作了,怎麼還會怕去徒步旅行呢?

我們是一群人一起趁著中學畢業,沒上大學,在工作前,來打工。你們這樣才叫遠征.探險和試煉。這才是我想做的事。我想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光是打工並不能滿足我,我需要追尋某種東西,某種屬於內心的東西。

那一你一定要做做看,如果心裡有疑問,就要去追尋答案。好的,到時我一定會想著你們,兩個健走的老人。

台長: jean

何方
總覺得
人該有信仰的
想 一顆無依無靠
連作夢的奢侈的心
怎般的人生

而信仰
可以是宗教
也非得是宗教
你和最親密的自己相處過招的煙硝之後
你的追求 你的想望 你最在乎的藍天
都能是美好支撐的信仰的說

呵 那個...
我怕鹹
清風 明月
誰說不可以惹 XXXp~ ^_*~
2023-09-05 12:42:10
版主回應
心的堆累,總會為自己找到出口
不管別人以為的什麼,也許不那麼重要了

<鹽徑偕行>,提醒曾經擁有,也是歸零再出發
人生無常,無常是常,把握當下.珍惜所愛!
2023-09-05 16:28:2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