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重迷思多 不當方法恐... 首爾住宿快閃下殺3.3折歐式捲心酥!限量出清中 雲林縣救災物資協調會 ...
2010-02-19 02:51:07 | 人氣(641) |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虎年來了@台灣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好久沒在這裡說話了。知道有些關心的朋友常來,然就算太久沒看到新文章,也只是貼心地在捎封信來問好時淡淡提句,部落格好一陣沒更新了;想必妳一定忙瘋了吧

 

其實,這幾個月有幾次很想上來這裡的,但心情不宜。紛亂,加上連睡眠都不夠。

 

上周此時還在跟公事搏鬥,但此刻的我,今晚剛從屏東北上,開了瓶紅酒跟T對飲;也終於,終於能好好靜下心來,在這兒說說話了

 

是除夕前一天回到台北的。隔天就南下。

 

回來前的我,正因為工作上的政治鬥爭而苦惱著、脆弱著。雖然堅強〈或是好強地〉面對著,可是淚要自己流下時,也還是無法自己。會被打倒的從來不是為著工作上的累;在乎的只是我在的這個組織,有沒有把人至少好好地當人對待著,而已。

 

好多人對我說妳好笨;做到妳這位置只要懂得適時犧牲掉某些人,就還能舒服幹上個三五年呢,保什麼團隊?!

 

可我就是沒辦法。團隊是怎樣在努力著的身影,常常夜深回家的我,都有看見。而如果,做到這個位置的我不幫他們發聲,請問還有誰能夠。

 

我明白,這樣的我對玩慣上層遊戲的長官們而言,是個怪胎。他們說五年後回頭,我肯定會笑看自己現今的青澀癡傻。

 

不會呢。我沒有衝動、也不笨。如果我傻,便是想得好通透之後的傻,如果這對大部分的人而言叫做傻的話。

 

但求,很老很老、老到需要回顧這一生的時候,能讓自己微笑為自己拍掌的記憶,還是居多,就夠。

 

然後話說回來,這幾天在屏東,好奢侈地跟爸媽過。幾件想記錄起來的事,如下:

 

● 過年第一天,去了屏東基督教伯大尼孤兒院,那院專門收容無處可去的弱智兒們。買了院裡義賣的花草茶後,有個相貌似中年但語氣幼年的男子走向前來攀談,一聊之下方知其已無父無母,一年多前被姐姐送來這兒生活,平日工作就是打掃廁所擦淨桌椅。他牢牢牽著媽的手說要帶我們去看院裡養的動物有鴕鳥山豬孔雀烏龜等,路上開口閉口就直喚媽「阿嬤」,半小時左右喚了至少近三十聲、用好認真的語氣。臨到我們一提說要走了,他便認份地站在院門口一步也不再向前,好用力地揮手說阿嬤再見阿嬤再見;對著我說姐姐快生妹妹弟弟帶來給我看喔

 

之後,我們的車走了一陣,媽才邊抹著不小心濕了的眼角邊唸,哎喲忘了問他的名問他幾歲。

 

● 這次回來,發現爸開始迷上數獨。爸年輕時曾是數學老師呢,會覺得這遊戲有趣也就不足為奇。這幾天飯後老是看到爸興致勃勃跟數獨奮戰的身影,益發覺得他的可愛。這天下午跟T雨後漫步屏東街頭,買了咖啡和北上高雄轉車高鐵的車票後隨興逛到書店,便幫爸買了本挑戰數獨密技的小書。祝老爸今後攻無不克百戰百勝!

 

● 從高中畢業後,便再也沒跟騷在屏東碰過面。這次回台,忙著的她/我,還是約不到彼此台北見,遂決定年初二屏東喝下午茶也不錯。

 

午後一點,等在一棟白色的喚做白色希望的咖啡屋。騷還找了賴賴和小邪。都是高中啦啦隊的隊友也是好友。就算多年不見,還沒入社會時就建立起的情誼硬是不一樣。近中年的我們臉上都有了歲月的痕跡,但面對彼此時的燦爛天真笑顏,卻還是令我覺得再熟悉不過的那個。

 

那個午后,和交情長達二十年以上的老友坐在咖啡屋戶外木桌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木桌上有把大涼傘,涼傘上有顆綠綠大樹罩著。風吹來好涼,有著微微草香的空氣跟著襲入鼻內,讓人直想盹個好眠

 

 

堂堂進入虎年了。再度回到上海打拼前,叮嚀自己:任情勢如何詭譎,怎樣都別忘記初衷,不要忘記「步行」喔。

 

慢慢走,才能笑看更多,人生風景。J

台長: 約瑟芬
人氣(641)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JoJo
JOsephine,要加油喔!
2010-03-14 00:41:04
(悄悄話)
2010-04-13 18:28:23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