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4 14:07:47

山風和他的星星之歌(一)

  很早以前的某個地方,有三座城堡。在北面城堡裏的人民全部是藍色的頭髮;東面這一個的人民頭髮都是紫色;而西邊這一個城堡人民頭頂上都是綠色的毛。這三座城堡的人民都互相厭惡,一天到晚為了許多問題吵鬧不休;...

2006-02-17 00:39:06

牆縫裏的蝴蝶(三十.完)


七.   十年後,我回到了台灣。我已經拿到碩士學位,結婚生子,並在一家商業機構工作。   我的太太是張馨,就是張阿姨的女兒。出國後我和阿姨保持密切的聯繫,不知何時開始張馨也開始和我通信;兩年後她來到我...

2006-02-17 00:38:28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九)


六.   隔天晚上,她帶著微笑出現。「政霖,我要走了。」   「……」心中的感覺好奇怪,同時又苦又甜。「妳要走了。」   我們沒有說話。   「你知道,」她打破沉默,「我得到的遠遠比我想要的還多得太多...

2006-02-17 00:37:47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八)


  張阿姨送我出門時,已經是黃昏時候。「對了,阿姨,」我拿出一卷錄音帶,「這個給妳。」   「這是什麼?」她拿在手上。   「是我媽和汪談的自白。我讓他們全部招供了。」   「真的!?」她驚喜道。  ...

2006-02-17 00:37:11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七)


  我站起身來,正要講話,她作手勢把我擋住。「我問你:你來幹什麼?」她幾乎上氣不接下氣。   「來道歉。還有……」   「還有什麼?」   「如果我說下去,妳也許會以為我瘋了。但是請妳試著相信我。」 ...

2006-02-17 00:36:25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六)


  上一次來這裏的時候,我還迷迷糊糊什麼都不知道,不過現在我是有備而來。中午剛過,我像上次來訪一樣地敲門。很快地門開了:「那一位?」   「張佩瑜小姐?妳還記得我?」   玉燕的阿姨恍然,笑了起來:「...

2006-02-17 00:35:44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五)


五.     大約又兩個月後的某一個早晨,天空下著細雨,我閉著眼躺在床上正在發白日夢,忽然一種久違的感覺臨到我身上,讓我全身每個毛細孔都戰顫起來。我不敢置信地睜開眼睛,看到玉燕坐在床頭前,右手搭在我的...

2006-02-17 00:34:56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四)


  當我醒來的時候,屋裏已經大放光明,金黃色的陽光從窗戶倒滿了整個房間。   然而,我動也不敢動,連大氣也不敢喘,就這樣躺了至少二三十分鐘,才慢慢敢動一下手臂。我以為自己醒來時會是在地獄,牛頭馬面準備...

2006-02-17 00:34:22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三)


  我看著媽和汪談:他們早已暈死在地上。我勉強舔了舔嘴唇:「妳要把他們一寸寸割死,要報仇,我不反對……事實上,我同意。他們……他們對妳做的事真的不是有一點人性的人做得出來的。」   「我要報仇……」她...

2006-02-17 00:33:38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二)


  忽然四周牆壁有濕漉漉的東西流下來,我毛骨悚然:是血──鮮紅色的血。接著一陣濃得幾乎可以摸得到的黑暗籠罩四周,我幾乎看不到他們兩人。忽然一聲哀號,「是她!是她!是鬼!鬼啊!」汪談跪倒在地,不能抑制地...

2006-02-17 00:32:57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一)


  我猜得沒錯:媽的男人喝了酒以後才敢來。所幸的是他沒喝到站不直,不然我說什麼他大概也回答不了。   「阿霖,就是這個啦,」媽塞了一堆黃色紙符到我手裏。「拿去貼在牆上。還有,順便弄一點熱水裝在碗裏。」...

2006-02-17 00:31:57

牆縫裏的蝴蝶(二十)


  「媽?」   「阿霖?怎打電話來?真恰好,我嘛在找你。」   「妳在找我?」   「我跟你講一件事,你千萬不要害怕……」她慎重地壓低聲音,「這很重要,你要給我仔細聽好:阿母以前跟人有過節,那個人不...

2006-02-17 00:31:17

牆縫裏的蝴蝶(十九)


四.   回到家好幾天了,她再也沒有出現過;事實上自從見她爸爸以後,我再也沒見著她。這讓我很擔心,然而到底擔心什麼也說不上來──她人都死了,還能怎樣?但一股風雨欲來的不祥預感像悄無聲息的蜘蛛一樣爬上我...

2006-02-17 00:30:33

牆縫裏的蝴蝶(十八)


  「什麼事?」他愕然。   「你還記得張珮瑜嗎?」這麼做為的只是取得可能的共同話題,也拖一點時間。我本來想提玉燕她媽媽的名字,可是怕也許他們關係太壞,他不會給我講話的機會,於是用玉燕阿姨的名字。  ...

2006-02-17 00:29:51

牆縫裏的蝴蝶(十七)


  一直到星期六之前,玉燕沒有再提到任何探親的話題。   星期六的早晨,我們出發到大約兩個小時外的另一個城市去;一路上她也幾乎沒有出聲。「妳在想什麼?」我問。   「沒有。」   以前我們幾乎無話不談...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下一頁›      最末頁
第 1 / 11 頁 , 共 155 筆       下十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