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7-10-02 00:54:42| 人氣2,87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果陀劇場《接送情》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17930日,週六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這齣戲的內容主要在描述許百合(郎祖筠飾)和趙國忠(顧寶明飾)這對主僕幾十年的誠摯情誼,兩人各自的命運造化並不平順,百合的婚姻是媒妁之言所促,夫妻感情基礎不好,丈夫外有小三,老來卻搞得全身是病(主要是糖尿病,及其相關的併發症,病況不佳),百合的父母均逝,唯一的獨子小龍(影像表演,郎祖筠飾),又常年在美國從事研究工作,雖常透過越洋電話與小龍聯繫,然一但有什麼臨時發生的意外狀況,終究還是得靠趙國忠幫忙。

 

趙國忠之所以對許家三代忠心耿耿,盡心盡力,主要是「二二八事件」期間,許百合的父親(同時也是位醫生)救了趙國忠一命,為了回報救命之恩,趙國忠擔任了許家數十年的私家司機,從而培養出與許家三代深厚的感情,對許父完全是還之不盡的感恩之情,對百合則是有禮有節的愛慕之情,直到百合病逝,兩人都不曾逾越禮教與主僕倫理一步,但兩人對雙方的心意卻都是心知肚明,也就是這一份不說破的濃郁而複雜的心意,構成了這個作品最核心的戲劇衝突性;至於對小龍而言,趙國忠則比生父更像親生父親,兩人之間,似乎更多了些撒嬌與互虧,當然,這也足以證明彼此之間的信任。

 

全劇分上、下半場,約有四幕,主要從1970年代末期至2000年代初期,兩位主角則從五十多歲的中年到七十多歲的老年,而為了使故事與人物關係更為立體,還讓兩位演員分别飾演了許百合的丈夫,以及趙國忠的大陸元配,甚至還有事先預錄的小龍及趙國忠講電話的片段(即在場上的演員偶爾得和這些預錄的影像對戲,同時也偶爾會出現不對拍、情緒不搭的表演小尶尬,都只能讓現場演員去「圓場」,但仔細看起來,就是不太順暢自然)。

 

劇情敷演的過程中,兼具敘述與表演,有回憶亦有夢境,多層次、多焦敘事、極具效果的角色分飾,使得這份主僕情緣既糾纏亦難解多了,甚至在空間舖陳上,亦牽扯了兩岸三地及美國——趙國忠是個被抓伕的小兵、因二二八事件而和許醫師家結了一輩子的主僕情緣,小龍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及工作,趙國忠寫信聯繫上大陸元配,兩人約在香港重逢一面。依此看來,大時代影響了千百萬市井小民的生涯起落與命運轉折,而這齣戲則是微觀地聚焦到幾個小人物的生命故事,從而折射出時代背景與人事變遷。

 

從故事、時代、人物的安排看來,這份深厚的主僕情誼應該是要很感動人的,然而就戲論戲,感動程度似乎不如預期。兩位演員都可算是橫跨影視、舞台多年的戲精,對這樣的感情濃郁的戲,幾乎是手到擒來,輕而易舉,幾場或哭或強調濃厚感情的戲,情緒卻渲染不開來,「方法演技」的痕跡則很明顯,可惜這感動不了人;反倒是顧寶明飾演的黎滄生(許百合的丈夫),以及郎祖筠飾演的董玉英(趙國忠的大陸元配),有較為強烈鮮明的性格表現,人物線條較為清楚,讓人印象相對深刻。另外,有幾場的音樂也試圖烘托及渲染情緒,但實在讓人覺得有點老套、刻板。這齣戲是先在大陸首演及巡演的,去過上海、北京、中山、廈門等地,或許兩岸觀眾或不同城市的觀眾,其觀賞及感受戲劇所衍生的審美情緒結構不盡相類,同一種導演或表演手法,也不見得觀眾就會全部買單。

 

表演的過程當中,留意到顧寶明的左手掌一直在微微抖動,感覺顧寶明或導演梁志民似乎有想辦法在技巧性地控制那抖動,例如較多時候以右側身體面向觀眾,或用右手去握住左手,劇中台詞及角色設定並沒有提到趙國忠患有輕微中風或手疾,衷心希望不是顧寶明的身體症狀才好,希望是我多慮了。感覺整齣戲下來,顧寶明的身體是比較僵硬的;至於走起路來,有點小跛,應該可以視為「二二八事件」腳傷的後遺症。

 

眾多的場次與場景變換,主要透過兩道二分之一舞台口寬的白色紗幕,做為左、右兩邊舞台及表演區的界定,左舞台是許家的客廳,右舞台則是趙家(下半場也做為醫院病房);另,白色紗幕上還可以因劇情需要及氛圍烘托,投映不同的影像。就此看來,舞台與影像的設計巧思,倒是解決了多場景的問題,雖然換景的邏輯看多了之後便覺有點單調,但已相當靈活了。

台長: 于善祿
人氣(2,87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