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7 10:34:44| 人氣4,43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身體氣象館《安蒂岡妮》的當代轉喻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13921,週六20:00

地點:牿嶺街小劇場

 

看到幾個木板釘製出來的斜坡,讓我聯想到今年五月在澳門藝術節裡,所觀賞到王墨林導演的《長夜漫漫路迢迢》,其舞台也是由木板斜坡組合而成,最大的不同在於:《長夜漫漫路迢迢》會在木板縫隙間透出燈光的絲絲光芒,象徵著那個瀕臨瓦解的家庭與成員關係,《安蒂岡妮》則是在斜坡底部佈滿了黑褐色的沙土,Creon經常怒氣衝天地踢飛腳下的沙土,安蒂岡妮則會以沙土當做武器怒擲Creon,這是關於埋葬與墳墓的沙土,也是關於傷痕與屍體的沙土,更是關於王權與人權爭議衝突的沙土。

 

傾斜的坡台,看似穩固,卻也象徵著傾斜的正義,可以倒向國王Creon,也可以倒向安蒂岡妮;劇本再經過重新詮釋之後,事實上正義之神阿波羅在這裡已經隱隱退位了,少卻了神性色彩,甚至連盲眼先知Tiresias都不是太明顯,更少了宿命論的成份;轉而為Creon掌握此空間的權力,也掌握了權力的空間,演員白大鉉經常以高亢、清亮、嚴厲的說話口氣,來強調此一王者印象;相形之下,洪承伊所飾演的安蒂岡妮,身形雖然稍微柔弱,但卻表現出堅毅、據理抗衡的神情與態度。兩人用韓語吵起架來,各自顯得正氣凜然,目光炯炯有神,在紅光、白霧、黑背的劇場空間氛圍中,那畫面充滿了戲劇能量。

 

關於這重新編寫與詮釋的劇本,除了引錄索發克里斯(Sophocles)的原著台詞(當然,已經過重新組裝)之外,還「引用韓國木刻畫家洪成潭關於光州5.18民眾抗暴事件的詩作,以及小說家黃晢《悠悠家園》段落」,最主要還是「回應東亞的戒嚴歷史,更為古希臘悲劇的經典女性形象與當代亞洲的情境建立起具體的連結」(宣傳單張文字),這一直都是王墨林多年來的主題關心與批判堅持,在《軍史館殺人事件》、《荒原》中都可以看到類似的控訴,而《安蒂岡妮》則是更融入了這些年與韓國戲劇交流後的東亞戒嚴觀,不再只是往內鑽探戒嚴的國家暴力體制之核,而是往外連結亞際(inter-Asia)文化的批判之網;倘若解嚴初期是重新閱讀與認識台灣的開始,那麼千禧以來應該是重新閱讀與認識亞洲的開始,至少我所感受的知識界與文化界,是有這麼一個趨向的。

 

四位演員,除了兩位韓國演員洪承伊及白大鉉之外,另有中國北京飯劇團創始人何雨繁,主要(似乎)扮演了Polynices的魂靈和Haemon,從這個角度來看待Creon的不仁;還有台灣演員鄭尹真,飾演安蒂岡妮的妹妹Ismene,這個角色就比較是在原劇本的設定範疇之內,不過在最後,安排她演唱了一段(應該是)南管曲詞,做為整齣戲的慨嘆結尾,其歌聲絲絲入耳,倒是增添了幾分悲悽蒼涼,甚至讓人覺得是神來之筆。在鄭尹真演唱的同時,背景牆上正投映著一幅黃榮燦(1920-1952)在1947年所創作的木刻版畫〈恐怖的檢查──台灣二二八事件〉,整個演出至此,非常清楚地將古希臘悲劇的理念之爭,轉喻成台灣的歷史事件,從理念到史實,走經了兩千五百年,國家暴力結構、戒嚴法令殺人、人民揭竿抵抗,這一切的一切,似乎並沒有因為時空的轉換、社會文化的變遷,而有所改變。

台長: 于善祿
人氣(4,433)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