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4-19 23:47:20| 人氣58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32---我等這一刻等很久了(BL慎入)

推薦 2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掌門書齋裡,金淨雲喚來了沈謬,對他說了異磁場洞穴的事。

 

「在那個洞穴裡,可以讓師弟身上的修為暫時封鎖,神智恢復清明。如塵師叔也說了,等他研究出救師弟的方法,解了師弟的瘋魔,當師弟再次出洞的那刻,他就和常人無異了。」

 

「到時,我會傾青陵派全力保護他。就算他仇敵再多,一個青陵派,還是護得住他的。」

 

金淨雲臉色嚴肅,表示他對這件事的認真看待。

 

「只是,為了師弟的走火入魔,我曾幫著師父壓制他,師弟對我有些誤會,他可能不會聽我的。沈謬,你是他徒兒,這件事,你可能做到?」

 

 

 

沈謬冷靜地聽著金淨雲說著。

 

「師伯是說,要我引他入洞嗎?」

 

「不錯。如塵師叔好不容易找到這個法子,對天下蒼生,對師弟都好。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沈謬你若能做到,不但是救了你師父,還了他的恩,更是拯救蒼生於水火的功臣。你可願意?」

 

金淨雲用的是問句,表示他沒有強迫沈謬,一切讓他自己考量。

 

還恩嗎?沈謬深吸一口氣。白騁對他有恩嗎?那殺父母之仇又當如何算?

 

就算做,我也只是為了天下蒼生。

 

 

 

「我願意試試,但我不知道此刻我師父是不是還會聽我的。他早已和我斷絕師徒關係。」

 

沈謬深吸了一口氣。胸口痛得很。

 

「我師弟那個人重情重義,他肯養你這麼多年,就表示你在他心裡的份量是很重的。」

 

金淨雲嘆了口氣。

 

「你便盡力試試吧!若不成,那也是天下蒼生的命數,白騁的命數。」

 

 

 

當沈謬找到白騁的時候,白騁替朝廷在邊關滅了一支胡人的軍隊。地上血流成河,白騁站在譙樓上,抬頭看月亮。

 

這就是朝廷對滅了白騁這件事並不積極的原因。

 

閬風原本站在白騁身旁,被他踹了下來。

 

白騁對他就是呼之即來揮之則去。他也知道白騁不喜歡他。只是需要他。

 

就算只是需要也好。

 

 

 

閬風索性下了地,吸取那些枉死的魂魄,增強他的修為。

 

 

 

沈謬出現在這邊關戰地,正好和閬風打了照面。

 

跟了白騁這麼陣子,他所吸取的魂魄還少嗎?閬風的修為已不可同日而語,他知道沈謬打不過他。

 

但沈謬還是一見到他後,眼一紅,喃喃持咒,捲起幾具屍身,朝閬風攻了上去!

 

 

 

白騁居高臨下,看了沈謬這幾招,喃喃地道。

 

「練成屍靈訣了啊?看來金淨雲對你不錯。」

 

青陵派術法最高境界,是人靈訣,能把人做成法器,其次就是屍靈訣。

 

沈謬在他手下的時候,修為只到獸靈訣,既然他現在會了屍靈訣了,肯定是金淨雲教他的。

 

白騁臉上綻出一絲苦笑。

 

「那一天終於來了嗎?」

 

 

 

役使屍體攻擊閬風,以閬風的修為自然沒在怕,解決這些屍體後,沈謬就死定了。

 

當閬風正在對付成百的屍首攻擊時,沈謬躲在其中一具屍體後頭,冷不防伸出手來,一道黃色的符咒朝閬風拍去!

 

這道雄黃符,是跟金淨雲索要來的!雄黃符他也會畫,但以他的修為,他畫的雄黃符壓制不了閬風。

 

也因此閬風沒有戒心,豈料符一上身,那熾熱的灼燒感,將他的魂魄一寸寸燒盡!

 

金淨雲的功力,比沈謬強得多,他的雄黃符,自然不是閬風所能招架的!

 

閬風靈魂痛楚不堪,發出難以承受的哀嚎。

 

白騁無動於衷,閬風原也只是沈謬的替代品。

 

只是看見連符都是金淨雲畫的,他這徒弟,當真不再是他的徒弟了。

 

 

 

看著閬風一寸寸在空氣裡灰飛煙滅。

 

解決了閬風,沈謬躍上譙樓,仰望白騁。

 

 

 

「你殺了閬風。」

 

沈謬覺得白騁應該會生氣。然而他的責問卻是如此冷靜。

 

「我已經回來了。還要他做什麼?」

 

沈謬說完,使出冰行訣,飛上了譙樓,和白騁並立。

 

「你回來幹什麼?不是說噁心?不是說要和我斷絕關係?」

 

白騁轉過頭與沈謬四目相接,好像看透了些什麼,又好像沒有。

 

 

 

「不准你跟閬風在一起,不准你跟我以外的別人在一起。」

 

沈謬眼眶一紅,伸出長臂抱住了白騁。

 

他抱得很緊,因為他覺得白騁會推開他。

 

但白騁沒有。

 

「過去都過去了,你也不是故意的,可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沈謬說得自己都動容了。

 

雖然他在心裡一直說服自己,這麼說只是要引得白騁回心轉意,信他的話。

 

他沒有忘記父母之仇。

 

 

 

「你說的,可當真?」

 

白騁問。

 

「嗯。」

 

沈謬抱著白騁,月光映著他倆的身影,投射在譙樓上。

 

白騁背對著沈謬。沈謬沒有看見,此刻白騁的眼神,像兩潭波瀾不興的死水。

 

 

 

離開了邊關,兩人使出冰行訣,過了一天便回到了方回山。

 

白騁的小木屋還矗立在山林間,白騁的形貌還是一如當年,好像什麼都沒變,也好像什麼都變了。

 

 

 

沈謬想,等白騁回到普通人的身分,不再殺人了,殺父母之仇,就從此一筆勾消吧。

 

事情就這樣解決,不會再有問題了,對吧?

 

 

 

「白騁,我會保護你的。」

 

沈謬看著白騁的臉。知道白騁痊癒的那一刻就要來臨,不禁脫口而出。

 

「好。」

 

奇怪的是,應該是不明白沈謬心裡想法的白騁也不覺得沈謬這句話很突兀,便應了一聲。

 

 

 

當晚,許久沒見的兩人,雖然沈謬心裡的思緒百轉千回,但身體還是很誠實。

 

乾柴烈火,不在話下。

 

 

 

這段日子,兩人就住在方回山上,好像回到過去相依為命的日子。白騁做飯,沈謬吃飯,當然還是有很多妖魔鬼怪上山求見白騁,卻都讓白騁回絕了。

 

甚至,沈謬還跟著白騁回到了冰湖,聽著白騁對喬子軒的墳撫琴。

 

很久沒有聽見白騁彈琴了。

 

沈謬一面聽,一面在冰湖上滑行。他想,等白騁恢復正常,是不是該搬家了?

 

這裡雖然有冰湖和喬子軒,但天下人都知道白騁住這裡,擔心有人來尋仇,這裡應是不能住了。

 

就趁著這幾天重溫舊夢吧。

 

 

 

黃昏時,師徒倆人並肩走回家,沈謬替白騁扛著琴。

 

「師父,這段時間,我找到醫治你的法子了。」

 

最近相處氣氛融洽,沈謬覺得是時候了。

 

「是嗎?」

 

白騁看上去沒有很意外。

 

「什麼法子?」

 

 

 

沈謬把異磁場洞穴的事跟白騁說了。

 

 

 

「這是如塵師叔祖發現的洞穴,他說洞穴裡特異的磁場,可以壓制你的術法,讓你的心境澄明,不再混亂。他很快就能找到根治你的辦法。到時,你就能出洞了。」

 

撇去金淨雲要傾青陵派保住白騁這件事不說。因為金淨雲說,白騁對他有誤解,沈謬不想功虧一簣。

 

「如塵師叔?」

 

白騁喃喃道。普天之下能救他的,大概也就是如塵這個始作俑者了。

 

「是。師父,等你好了,咱們找個偏僻的地方隱居,我會保護你的。」

 

沈謬重申道。

 

 

 

白騁轉過頭去看沈謬,四目相接,眼底有一股淡淡的哀傷。

 

沈謬懷疑自己看錯了。難道師父並不想痊癒?

 

 

 

「如......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保護你。你想選擇維持現狀也沒關係。我不會強迫你。」

 

沈謬想,如果白騁不願意,那就再拖一些時間也不要緊,他再慢慢勸他。

 

 

 

頓了一會兒,白騁唇角微揚,笑道。

 

「帶我去吧。」

 

其實,我等這一刻,等了很久了,沈謬。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