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4-10 10:12:50| 人氣637|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31---殺人害命的天才(BL慎入)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根據掌門書齋裡的弟子名錄,如塵的名字列在黃蘗之後,所以,他應該是黃蘗道人的師弟,比金淨雲白騁他們都要高上一輩,掌門還得叫他師叔?

 

這麼德高望重的前輩,在青陵派應該是人人都知道的存在。不過沈謬在青陵派待了也有一段時間了,卻從沒聽說過他。

 

這次京城大醮,派內的重要弟子幾乎都隨金淨雲去了,包括金裹兒。沈謬是因為前陣子單挑諸魔身體還沒好,否則他也要去的。

 

 

 

離開掌門書齋後的隔天,沈謬找派內留守的師兄弟聊天,只是他們不是輩份低,就是外門弟子觸不到派內核心,他們都沒聽過如塵。

 

有個念頭一閃而逝。他不能問金淨雲,也許白騁會知道?

 

只是,以他們如今的關係,他如何還能親近白騁?

 

沈謬決定還是先留在青陵派打聽。

 

 

 

半個月後,金淨雲他們回來了,當然金裹兒也回來了,一回來便前來探望沈謬,看他傷勢大好,也終於能放下一顆高懸著的心了。

 

沈謬問金裹兒,關於如塵的事。

 

 

 

「你是說師叔祖啊……我爹說他是青陵派有史以來最傑出的法器開發專家,現在的青陵派沒了他不免式微,我爹為了維護青陵派的聲望撐得很累呢。」

 

金裹兒嘆了口氣,沈謬替她倒了一杯茶。

 

「沒了他……難道是過世了嗎?」

 

「不是。應該還健在吧。只是十三年前發生了一些事,如塵師叔祖心裡愧疚,便離開青陵派,想去尋找補救的方法,此後便一直沒有回來。」

 

又是十三年?沈謬心裡一動。不知道有沒有關聯,但白騁的崛起也在十三年前。

 

「是什麼大事可以讓他愧疚到師門都待不下了?」

 

沈謬又問。

 

「我問過我爹,但他不肯說。他們那輩的人都諱莫如深,這是青陵派內最大的秘密之一。」

 

「會不會…..跟白騁有關?」

 

沈謬這一問,金裹兒頓了一下,又搖頭道。

 

「這我不清楚。不過據我所知,師叔祖醉心於研發法器,就沒跟誰起過衝突,若要說白前輩脫離青陵派跟他有關,卻不知道兩者之間如何繫聯了。」

 

沈謬又向金裹兒套半天話,但金裹兒的確什麼也不知道了。沈謬又問她有沒有從金淨雲口中套出真相的可能,金裹兒說,不只她爹,他們那輩,甚至更高的祖輩們,對如塵這兩個字是連提都不願提的。

 

沈謬也不再強求,點到為止,畢竟寄人籬下。不過派內是一塊忌諱,搞不好其他門派會知道呢?等出任務和其他門派的師兄弟有所接觸時,再去打聽看看。

 

 

 

這次京城羅天大醮,當朝丞相韓式,奉皇帝之命,召見了金淨雲。

 

這段日子,朝廷有意無意地放縱白騁那一派妖魔為非作歹,就是要打壓勢力龐大的道門。對朝廷來說,道門不只他們自己的勢力龐大,再加上名門正派的形象,信徒很多,朝廷自身動他們不得。

 

宗教信仰從來都是政權不能得罪的一塊,若是打壓宗教,就是跟神明對著幹,那百姓可不依不饒。

 

於是朝廷放縱復出的白騁,和以他為馬首是瞻的妖魔群橫行天下,讓他們去打壓道門。

 

目前,道門死傷不計其數,被打壓得差不多了,皇帝又命韓式,繼續拉攏道門,讓道門再回去對付白騁。

 

統治之道從來不是消滅任何一方,而是權衡。

 

 

 

「金掌門,陛下那裡接獲了無數道門求救的摺子,這白騁的復出無疑是天下一場浩劫。他原是青陵派弟子,你們青陵派不負責,還有誰能負責?」

 

韓式語氣不善。他知道面對其餘道門和白騁的互鬥,青陵派有更多時候是做壁上觀的。

 

「韓大人請放心,白騁這逆徒,我們青陵派終歸是要處理的,只是之前我們還找不到方法,不過,不會拖太久的。」

 

金淨雲道。如果真的找不到壓制白騁的辦法,起碼他還有沈謬這個備用籌碼。

 

但目前他不想動沈謬,因為沈謬跟他的關係不錯,白騁護短,把白騁最在意的徒弟搶過來這件事,肯定氣死白騁。

 

「金掌門身為天下道門之宗,陛下要我點醒你,我天爵王朝從南到北,由東到西,三百多個城池,白騁和他的黨羽已經屠了二十幾個城,青陵派是要等到天下人都被殺光了才願意出手嗎?」

 

但如果真的局勢緊急,他也只能魚死網破,脅持沈謬,賭一賭白騁會為了沈謬做到什麼程度。

 

「陛下的意向,草民明白了,青陵派不才,自然要同陛下分憂的。」

 

金淨雲朝韓式恭敬一揖。

 

 

 

這天,金淨雲回到投宿的京城紫金觀,準備明天開拔回青陵派,卻在回到房間時,看見桌上,用燭臺壓著一封信。

 

金淨雲拆了封,看件信裡的訊息,眼睛一亮。

 

 

 

入夜後,金淨雲按照信裡的指示,一個人來到京城郊外的半里坡,一座廢棄的山神廟前。

 

等的人還沒到,金淨雲就地盤坐,對月吐納。

 

如今天下妖魔坐大,這郊外自然不平靜。在等待的時間裡,金淨雲還順手使上了木靈訣,殺了兩隻想要偷襲他的妖物。

 

 

 

過了半個時辰,一道黑影,漸漸地朝金淨雲的方向襲上。

 

 

 

「師叔。」

 

察覺來人,金淨雲站起身子,朝來人恭敬一揖。

 

那人看上去約莫四五十歲,並不甚老,一身粗布短衣,鄉下農樵似的普通裝扮。

 

但金淨雲喚他師叔。

 

來人便是如塵。脫出青陵派許久的如塵。他已經年過七十,但修道之人不顯老,看上去較實際年齡年輕許多。

 

 

 

「這段日子以來,白騁的瘋勁比十三年前更嚴重了。皇帝見到你,難道沒什麼話說?」

 

如塵也不拐彎抹角了,他已經有十年沒見過金淨雲這師侄,卻沒有互訴別情的興致,他的餘生,只剩下一件事情非做不可。

 

皇帝怎麼可能沒話說呢?金淨雲才被韓丞相洗了把臉。

 

金淨雲沒有回答,如塵大概就知道意思了。白騁是青陵派出身,世人為難不了他,就都來找金淨雲了。

 

 

 

「十三年來,我踏遍千山萬水,想找出彌補當年錯誤的辦法。」

 

「那麼,師叔現下是找到了嗎?」

 

如塵十年沒找過他,如今突然出現,肯定事情有了進展

 

 

 

如塵頓了一下,看著金淨雲。

 

「當年的事,是我們對不起白騁,我、你師父、還有你,咱們都有分。如果白騁能回復正常,你擁有青陵派全部勢力,必要照顧他後半生。否則他的仇家一旦全部反噬,他是承受不住的。」

 

縱然有辦法讓白騁恢復正常,但憑他一己之力護不住白騁,能有力量護住白騁的,也只有金淨雲。

 

所以,他也只能找金淨雲商量。

 

這點,金淨雲也知道。

 

 

 

「師侄明白。現下朝廷對咱們青陵派撂了狠話,正是我派危急存亡之秋。若師叔能找到讓師弟恢復正常的辦法,就是我派起死回生的大功臣,師侄不敢辜負師叔的期許。」

 

如塵見金淨雲說得真誠,便道。

 

「好。跟我走。」

 

說完,如塵使上冰行訣,凌空而起。金淨雲也用冰行訣,跟了上去。

 

 

 

如塵帶著金淨雲,來到距離京城五百里外的一座荒山上。

 

那山嶺植披茂密,人跡罕至,落地後,如塵在難走的樹叢和藤蔓間穿行著。

 

最後來到一片岩壁。

 

岩壁上也叢生許多藤蔓。但撥開其中一角的藤蔓,露出一個黑黝黝的洞穴。

 

 

 

如塵從背囊裡拿出一枚短擎,當下發出一陣亮光,金淨雲識得,這是如塵自己獨家研發的浩然燈,不但可以照明,它的光照也可以殺死一些低階的鬼物或妖物,很多商人行旅需要趕路的,都會來青陵派購上一支,行夜路可以自保。

 

如塵拿出浩然燈後,走進洞穴裡,金淨雲隨後跟了進去。

 

 

 

這就是個普通的洞穴,一眼就能望盡,也沒什麼機關。師叔要用它壓制白騁?

 

正想著,浩然燈突然滅了,四周恢復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師叔,您關了浩然燈?」

 

金淨雲問。

 

「沒有,是燈自己滅了的。」

 

如塵回答。

 

然後,金淨雲聽到如塵的腳步聲朝外而去。

 

一踏出洞穴,浩然燈又亮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金淨雲跟了出去。

 

「如你所見。這個洞穴是我旅途之中無意發現,不管是磁場有異,或者有著天然結界,所有的法器在其中都會失效。」

 

如塵收起浩然燈。

 

「法器……失效。」

 

金淨雲喃喃地復誦了兩次,一下就知道了如塵的意思。

 

「所以,只要把師弟引進這個山洞裡。」

 

 

 

「不錯。先把白騁關進這個山洞裡,他就能保持神智清醒,暫時也無法出去傷人,這段期間,你派人好好看守他,照顧他,等我找到治本的辦法。」

 

如塵並沒有讓白騁完全恢復正常的辦法,只能暫時壓制他,換取時間,等他找到辦法。

 

只是,對金淨雲來說,有這個山洞,其實就夠了。

 

白騁在這個洞穴裡,就會變成一個普通人。

 

 

 

「如何把白騁引進這個洞穴裡,這就要師侄你多費心了。如果白騁能進入這個山洞,恢復神智,我想他也會願意待在裡面,讓這個山洞幫助他,不再妄造殺孽。」

 

如塵道。

 

「只是金師侄,我知道過去,你和白騁不合,所以我要你發誓,不得利用這個洞穴傷害白騁。」

 

金淨雲臉色一變。

 

這裡光線闃暗,如塵看不見金淨雲的表情。他等著金淨雲發誓。

 

「以你的掌門之位起誓。」

 

如塵知道,金淨雲有多在乎這個掌門之位。畢竟當年,白騁是他最大的敵手,為了除去這個禍患,金淨雲可沒少用心計。

 

如果不是白騁恢復正常後,只有金淨雲的勢力護得住他,如塵也不會來找金淨雲。

 

「我對付不了整個青陵派,但對付你一個玉面觀音還是可以的,信不信?」

 

 

 

如塵話說得很白,金淨雲再閃躲也太不識好歹了。於是咬著牙,金淨雲起誓道。

 

「師侄金淨雲,絕不擅用此山洞特性傷害師弟,若然不守承諾,就讓我丟了掌門之位。」

 

如塵臉色稍霽。

 

「好。你好好照顧白騁。然後,等我消息。」

 

如塵想,這麼一來,他就剩下除去白騁體內那物事,這唯一的任務了。

 

製作法器的天才,同時也是殺人害命的天才,他為此糾結了幾十年。

 

為了找到這個洞穴,他花了十年的時間。一個七十歲的老人,他只希望自己來得及,找到救治白騁的終極辦法。

台長: 陳跡

旅人
早安安
2022-04-11 07:39:13
旅人
謝快速推荐紅樓賞櫻記
2022-04-11 08:20:4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