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4-28 23:42:23| 人氣51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33---贏的並不是金淨雲(BL慎入)

推薦 19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沈謬使出了冰行訣,帶著白騁來到了無妄山。如塵說的山洞就在這裡。

 

憑著記憶,沈謬帶著白騁穿過密林,穿過藤蔓,穿過霧氣,來到了洞穴之外。

 

金淨雲讓沈謬執行這項任務時,說了讓沈謬帶白騁前來,後面他自然會收尾。

 

他不知道金淨雲會怎麼收尾,總之就是將白騁困在洞穴裡,等候解藥出來,金淨雲是白騁的師兄,他說了不會傷害白騁,可沈謬還是覺得有些擔心。

 

倒是白騁,平常總是一副敵視金淨雲的樣子,到這節骨眼了卻又義無反顧起來。

 

 

 

「就是這裡嗎?」

 

白騁越過沈謬,走到他身前,朝那洞穴探去。

 

「嗯,師父,不然......我瞧您這陣子也蠻穩定的,如果可以一直這樣下去,也不一定要把自己關起來的。」

 

白騁沒回答,他從一旁樹上扯下一段藤蔓,喃喃誦起木靈訣,那段藤蔓有如飛蛇一樣,飛進了洞穴。

 

然後啪的一聲,一進洞,矯若游龍的藤蔓便這樣落了地,和一般藤蔓沒甚麼不同。

 

 

 

「果然如此。」

 

白騁深吸了口氣,抬起頭,一抹陽光從樹梢頂上灑落。

 

「師父。」

 

沈謬明知道這樣對他最好,可又忍不住想去拉他。

 

「沈謬,你知道嗎?我已經很久,沒有看見陽光了。」

 

白騁蒼白地笑道。

 

赤地修羅所到之處,魔氣重重,陽光隨之屏障。

 

 

 

沈謬心念一動,他知道白騁心中所願,下意識地退了幾步。

 

 

 

白騁邁開步伐,走進了山洞。

 

沈謬躊躇了一下,也想跟進去,可洞旁一塊巨石在白騁入洞後,突然自己滾過來,封住了洞口!

 

 

 

「師父......師父.......

 

雖然知道阻絕洞口,是防止白騁逃出的必要手段,但看不見白騁這件事,卻讓沈謬心慌。他知道這塊巨石被作成了法器,才會自行移動關住洞口。沈謬喃喃持咒,執起解除石靈訣的咒語,可法器咒語強弱看的是修為高低,沈謬解不了這石上的咒,看樣子,這塊巨石的咒語是金淨雲下的。

 

除非白騁親自解,否則大概解不了。

 

可白騁如今在洞內,修為已失。

 

 

 

沈謬在巨石外的動靜,白騁也知道。

 

「沈謬,我沒事。」

 

白騁的聲音從巨石後傳出來。沈謬這才發現,巨石雖堵住了洞口,但還是有個小縫隙在上頭,人出不來也進不去。

 

「這石靈咒是金淨雲下的,你解不了。」

 

白騁道。

 

「你走吧,我好了,再去尋你。」

 

在說這句話的同時,白騁的胸口彷彿被猛然撞擊了一下,痛不可當。

 

他知道金淨雲的為人,他知道自己再也無法走出這個洞穴。

 

然而這一局最終,贏的並不是金淨雲,他是自願走進來的。

 

 

 

但他必須給沈謬希望,免得往後的日子裡,他會被自責所苦。

 

這是一場他與金淨雲之間的博弈,和沈謬沒有關係。

 

 

 

「不,我就在這裡陪你。等你好了,我們一起走。」

 

沈謬靠著巨石,坐了下來。

 

「如塵師叔祖還活著,他一定能想出辦法,讓你恢復正常的,到時,你就可以出來了,然後,咱們不回方回山,不再管道門或魔界的恩恩怨怨,找個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一起生活,就像以前一樣......

 

沈謬一直找話題跟白騁聊天,他已經看不到白騁了,若再聽不見白騁的聲音,他會心慌到不知如何是好。

 

沈謬的話,讓白騁很是意外。不管是不是自願,當年是他殺了沈謬的父母。他真能放下這一切?

 

自從得知沈謬的父母死在他手上,有許多的夜晚,他被一身冷汗浸醒。

 

 

 

「沈謬,你父母的事,對不起。」

 

洞穴內傳來白騁的聲音。

 

為了聽清楚白騁的話,沈謬整個趴在巨石上,貼耳傾聽。

 

終於等到這句道歉。其實雖然一直沒有說出來,白騁卻已經在心裡,道歉過千百遍了。

 

「所以,負責我的後半輩子吧,白騁。」

 

沈謬回答。

 

 

 

其間,金裹兒來過一次,她說是奉金淨雲之命,給白騁送吃食來的。既然金淨雲還顧忌著白騁沒有東西吃,可見他不願白騁死,不會不利白騁的,這個動作讓沈謬的心安了一半。

 

從縫隙將吃食遞了進去,金裹兒道。

 

「白前輩,您若吃完了,食器便擱在縫隙外,我會再來收的。」

 

說完,金裹兒又轉向沈謬。

 

「沈師兄,有這塊巨石擋在這裡,沒人能對白前輩不利的。沈師兄你還是先去找些東西來吃吧。」

 

金裹兒不知道沈謬守在這裡,沒準備他的吃食。

 

「裹兒,我師父是自願進洞的,他不會走,可以讓你爹撤了這塊巨石嗎?」

 

 

 

金裹兒嘆了口氣。

 

「沈師兄你胡塗了嗎?不管白前輩會不會跑出來,以他現在修為盡失的狀況,這巨石對他是最好的屏障,我爹在上頭施了咒,沒人能挪動這塊巨石,就算妖魔鬼怪都一樣,它是白前輩最好的保護了。」

 

金裹兒說的似乎有些道理。就算他沈謬守在洞口,也不見得能擋住所有來找白騁尋仇的人,這塊金淨雲下了咒的巨石,普天之下能挪動它的大概沒幾人。

 

「只是,沒有其他辦法嗎?」

 

裡面一定很黑,很難受,沈謬想。

 

 

 

「不然,你跟我回去見我爹,問問他吧。」

 

金裹兒沒堅持,她心裡想的其實只有沈謬看起來好像很久沒吃東西了,先把他拐回去餵食才好。

 

沈謬覺得金裹兒的提議不錯。他想去問金淨雲,還有沒有其他法子,如果沒有,那就請金淨雲告訴他如塵的下落,他要直接去問如塵,若是研究出救治白騁的辦法,他要第一個知道。

 

 

 

沈謬回到青陵派,金淨雲正在前殿和其他道門先覺開會,等下了會,他在掌門書齋接見了沈謬,對他的表現很是讚賞。

 

「沒想到你真能說動師弟進得異磁洞穴。」

 

「我沒有說動他,我只是實話實說,他便自願同我前去,我師父也想解決他身上的問題,他不會逃走,所以師伯,可以挪開洞口巨石嗎?」

 

 

 

金淨雲聞言,嘆了口氣。

 

「目前你師父修為盡失,就算一個普通人都能要他的命,我們青陵派人手有限,不可能派重兵把守,我才出此下策,沈師姪難道有更好的法子嗎?」

 

「這麼一來,我師父也跑不出來。師伯,您不會不利於我師父,對不對?」

 

顧不得對金淨雲失敬,沈謬用這句話敲山震虎。

 

金淨雲表情嚴肅。沈謬這句話的確令他不悅。於是話也說得重。

 

「如果異磁洞穴也制不住他,我也只能以天下蒼生為重。」

 

 

 

「那麼,如塵師叔祖呢?我可以知道他的下落嗎?」

 

沈謬又問。

 

「如塵師叔已不在派內,他閒雲野鶴,周游天下,行蹤不定,有甚麼亟需交待的事,他才會回來找我。」

 

金淨雲道。

 

「他的下落沒人知道,我們只能被動等待。」

 

 

 

和金淨雲的會晤並沒有得到什麼結果,沈謬走出掌門書齋後,金裹兒在外頭等他。

 

「師兄啊,先別想那麼多了,有巨石在,白前輩不會有事的。我在偏殿做了一些你愛吃的小菜,去嘗嘗,填填肚子吧?」

 

說著,金裹兒來拉沈謬的手。

 

但沈謬一點食慾也沒有,他擔心白騁。

 

「沈師兄沒吃飽,怎能有力氣守護白前輩呢?」

 

 

 

不管金裹兒說什麼,沈謬都聽不進去,不知道為什麼,看不見白騁,他有些煩躁。

 

他不是沒跟白騁分開過,然而在白騁進洞後,焦躁的感覺變得異常強烈。

 

他不知道這種預感從哪裡來的,甩掉金裹兒,他只想回到洞穴那裡,確定白騁安好。

 

 

 

沈謬使出冰行訣,用最快的速度飛回無妄山,他想,洞穴外,巨石還在,白騁的聲音從洞內傳來,才能讓他完全放下心來。

 

只是,當他回到記憶中的異磁洞穴之外,那景象卻讓他如墜萬年寒冰!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