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4 08:00:00| 人氣7,50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台中一中音樂課事件反映之社會三大現象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學校是受教育的地方,也是小型社會的縮影,但它和社會還是有一點不一樣的地方是,它是培育人格的搖籃,不是展演生死戰的擂臺

三月中,台中一中爆出音樂課師生衝突的影片,鬧得沸沸揚揚,我一向實事求是,馬上就看了影片了,還有後來陸續的爆料及內幕---但有一些是假料,也有媒體帶風向的操弄,甚至還有拿兩年前所謂的「暴怒前傳」,用錯誤資訊指正他人。

我覺得很奇怪:這就不一樣的影片呀,明明不是同一天,說老師綽號的和上台報告的也不是同一個人,混在一起談有事?有很多人不知道傻什麼,被帶風向也不知道,明明看衣服穿著就不一樣,這點觀察力及推理能力都沒有,真的令人無言……

許多人發表自己的看法,也有人分享自身的經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然而這次雙方各說各話,我倒是聽不下去了:首先很明顯的,我們以往認為的「一個巴掌拍不響」,在這事件事並無法完全適用,無論怎麼看,都覺得「老師錯」遠大於「學生錯」,原因有三:

1.情緒控管:人都有情緒,無論大人小孩都是,但影片中老師的情緒卻大於學生的情緒,孩子是要引導他、要講道理的,不是凶他就好,當他三歲小孩嗎?他是台中一中的學生耶!

2.用詞不當:以往印象中,音樂老師應該具備一定素養,但這個音樂老師用了太多情緒性字眼,甚至很多我們當老師也不會講的話,像是「現在學生都很難教」、「你那什麼態度」等等,感受不到老師「講理」,只是在發洩情緒。

3.身教言教無法成為模範:上述已經說了不當言教,而音樂老師的身教更是如此,看到學生錄影,第一件事居然是阻止,是心虛嗎?是明白自己的行為不當,怕被曝光嗎?如果是我,第一時間應該先問學生:「你錄影的用意是什麼?你為什麼覺得需要錄影?」如果孩子說出恐懼及疑慮,就該檢討自己的言行是否讓學生感受到不安或威脅。

 

光是以上這三點,就算不是老師而是家長,也是不ok的,更何況是教了三十年的老師。

但即使如此,還是有不少人在護航老師。

有人說:「老師其實也是這體制下的受害者,她只是不知道一些事情。」

那我覺得更好笑了!都當到老師了,還不懂反向思考?那個時代是那個時代,這個時代是這個時代,老師若抱持著清朝思想,還能教21世紀的學生嗎?我們告訴父母「要和孩子一起成長」,才不會有代溝,老師也是一樣,今天老師沒有進步是誰的問題?

如果一個老師只會「以前別人教什麼給他,他就照著教給學生」,而沒有自己去思考這到底對學生是否有幫助,以及是否合理恰當,那他不是「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只是個依樣畫葫蘆的生產線工人。

 

況且教學技法是其次,觀念心態才是最重要的。

有朋友說,舊式填鴨教育教出一堆不懂自我思考的人。我認為,別人要給你什麼教法是一回事,自己想要什麼是一回事。以前我們也是受填鴨式教育,我父母給的家庭教育更是失敗,但我還是會想去找更好的方法,求知欲和行動力很重要!

教育自己也是一種責任,平平一樣受填鴨式教育,老一輩也有聰明人,不能以年紀當理由。

有個搞不清楚狀況(其實我想說“不明事理”)的人,針對我為台中一中學生的發言說:「請問以前讀書敢隨意嗆老師嗎?只要詢問什麼叫尊師重道就好。」

我立馬條理分明的回應:

「這個問題分兩部分回答:

1.我們當學生時不會『隨意』『嗆』老師,但我們會充分與老師討論及提問(也許有些老師會覺得不容被質疑吧哈哈)。

 

2.我們在高中連校長都曾差點被學生連署罷免了,因為校長不尊重我們,我們學校本是崇尚自由民主的校風,但第二個新校長來之後,開始禁這個禁那個,規定東規定西,把我們當成國中生一樣,而且是沒有理由的(也不是說我們學生有犯什麼錯或哪裡做不好),而且老師、教官都是支持我們的,還說有的學生的做法太有才了(寫藏頭詩、陳情表上書督學之類的),最後校長和全體學生道歉,請問面對區區老師又有什麼好不敢的?我們尊重的是值得尊重的老師,不是來者不拒。你自己不敢,不代表別人也不敢。」

 

最後送他一句:填鴨和威權教育教出一堆奴性重而不自知的人,希望你不是其中之一。

 

然後他就回我:「那或許我們年代有點不同,小弟年紀稍長今天這舉動就是罰跪藤條或塑膠條伺候(哭臉*3)。」

 

於是我很好心的再回他:「我小時候也是被打大的(有時候根本不是我犯錯),但我並不覺得那樣是對的。年代不同不是錯,但教了三十年,腦袋思想還停在三十年前就有問題了,難道你活了二十年五十年,還會停留在五歲十歲的年代思想及觀念嗎?只要動點腦想一想,就知道不合邏輯嘛~」

 

我們都不是聖人,沒有「永不犯錯」,而是犯的錯至少是經過思考的,而不是什麼誇張的錯都去犯,錯也有分大小的。而且犯錯之後的態度非常重要,是死命硬拗、說謊,還是勇於認錯、努力彌補?台中一中老師最大的錯誤就是她重覆一再犯錯,第一時間孩子在課堂上反映了,還死不認錯的跳針硬拗,學生錄影自保還阻止學生(如果學生懦弱一點,可能就不敢錄影了,這件事就被蓋掉了),完全看不出哪裡有檢討反省,這是最最可惡的!

 

有些人很好笑,看我為學生說話,就只會說:「這麼厲害,你去教不就好了!」

這種只會講「那麼厲害你去○○就好了」的人通常就是自己無能,然後口又拙、又沒什麼涵養,拿不出什麼話反擊,只會講這種小學生式的話,這樣的成年人真是令人無言 。

我只回他:「我已經教了好幾百位學生了,而且我非常肯定的告訴你,不只是我,很多老師教得比那位老師好。我可以教到學生會在母親節送我禮物,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母)有聽過吧,但這不是每個老師都會有的待遇。」

有人說:「看到有人拿職場報告跟學校教育報告比就知道一堆古板思想了,學校本來就是教育學生的地方,報告有誤或是沒有講解清楚,老師都可以提醒或幫忙解釋這才是教育,而職場上是在工作,怎能混為一談!」

 

也有人回顧:「還記得過去我們的年代,老師就是道理、老師就是權威。國三要考高中、高中要考大學,哪一個沒有被老師打過?當時我們是不會反抗,甚至覺得自己做不好被處罰、被打,是應該的、是理所當然的。」而這番話居然一堆人按讚,真的讓我驚訝呀!

 

同樣當過學生的我,很不以為然,於是回道:「雖然我也歷經過被打到大的年代,但我不覺得那是『理所當然』,有時不是因為我犯錯卻被處罰(當然,如果是我錯了,自然先反省自己),這種心中不平為何要勉強吞下?

還有就是方法不對,一個用講的就會聽的孩子,為什麼硬要用打的?我自己當老師也是講這樣的道理給學生聽(我是會處罰學生的人),他們也都接受,知道我在什麼樣的邊界才會罵人打人(當然盡可能不要,真正的老師不會這麼無聊,以罵人打人為樂<--不過有的老師真的是這樣喔)

我在高中時非常慶幸歷經一場學校抗爭---全程非常優雅、和平且堅定,我們沒有錄影、也沒有對罵,老師和教官也都站在我們這邊,最後校長低頭道歉了。

學生有權拒絕不合理的事,這是肯定的;不是所有老師都是好老師,這也是肯定的。

那麼,為什麼還會說出『理所當然』這四個字呢?

而且那也不符合『尊師重道』的行為(對與不對、好與不好,什麼都接受,這叫尊師重道?要不要去查查字典哪)

所以請收回『現在這個年代尊師重道已不復見』這句話,至少我看到的、所經歷的,很多學生還是尊師重道,但也要看是什麼樣的老師,有些老師是不值得尊重的,就和一些大人一樣,不是所有大人的話都要聽。

有些老師搞不懂是在教書,還是在教人,什麼是真正的『教育』,麻煩先搞清楚好嗎?

另外,台中一中那段影片若是不流出去給外人看到,請問會有誰理他們?學校真的關懷學生的話,會做那樣的舉動?而且那位老師已不是第一次這樣,歷年來有多少學生遇到了,不可能一個都沒有向校方反映過,那為什麼都沒有改善也沒報出來,就是沒有證據,學生在對學校失望之餘,只能錄影自保。就像學生遇到霸凌的事,如果講給老師或父母聽有用的話,他們也想說呀----事實上就是十之八九都沒用,沒用的大人讓孩子產生隔閡,幾次之後他們就不想說了。」

 

還有人諷刺說:學生自認那麼厲害可申請自學,自學過程如果沈迷三C,家長喊不動,叫不動,又頂嘴時,請切記不要動怒,放牛吃草避免觸犯屁孩人權。

這個我更加滿頭問號了:反映老師不良的地方=學生自以為很厲害?如果是老師真的不好,為什麼要離開教室的是學生而不是老師?還要強迫在家自學?人家不能享受群體校園生活喔?(就因老師的問題)

 

當大家一直繞著「老師怎樣」、「學生怎樣」糾結個沒完,其實只要站在一個非常簡單的觀點來看就清楚了:

沒有說「老師」一定都對,也不是「學生」一定都錯;

沒有說「父母」一定都對,也不是「孩子」一定都錯;

沒有說「政府」一定都對,也不是「人民」一定都錯;

沒有說「長官」一定都對,也不是「下屬」一定都錯…以此類推。

重點從來不在於「身分」,而是實際的言行與表現。

用身分去分辨對錯,是容易造成錯誤的愚昧行為。

 

我不知道這番話有多少人懂,但很多無解的衝突與紛爭就是因為只從自己的立場看事情,或者只針對自己有利的地方選擇性的緊抓不放,這些其實都沒有幫助。

沒有什麼樣的人就一定對,總統也有做錯的時候,古代皇帝也有做錯的時候,那麼誰敢說「○○一定對/錯」?

綜合以上情形,我將此歸類於台灣在教育上令人擔憂的三大現象:

1.填鴨及威權教育造就奴性且視為理所當然

「生在籠裡的鳥,認為飛翔是一種病」這句話,一開始我是從台灣人拿來嘲諷對岸的話語看到的,殊不知,部分台灣人也是一樣。

記得小時候阿嬤說過:「小孩子有耳無嘴。」當時我就很不以為然,沒想到三十年過去了,台灣社會怎麼還是存在一樣的思想!小孩就不能表達自己的想法嗎?說出來就叫頂嘴?頂嘴就是壞孩子?真的太古板了!這樣觀念教出來的孩子,只會變成應聲蟲或機器人,這也不難解釋為什麼台灣這麼多人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

 

2.至少一半以上的人沒有找線索推理的能力

前面有提到「暴怒前傳」的影片一流出,不少人看到黑影就開槍,拿來大作文章,說學生怎樣惡劣,說得老師暴怒好像很有理由似的,但明明那些罵老師的人和報告的人完全不同,年代和季節也不同,這點眼力居然沒有,天哪!台灣人的視力是有多差?真的不只一兩個人這樣誤解,至少看到一半以上的人到處傳播---當然,他們都被像我一樣的明眼人反駁打臉了。

 

3.沉默者佔大多數,以致無知將真理掩蓋

當雙方吵得不可開交時,會發現有一部分的人是不表態的,也許是不敢(怕被罵或怕弄錯),也許只是看戲,但這兩種心態都不好。

這些沉默者當中,有不少人以為自己最聰明,別人罵不到他們,他們也不會惹火上身。的確,不表達想法也是一種選擇,但不要忘了,只要是選擇,都會有不同的影響。

當他們不理不管時,減少了關注社會的機會,也無法看到上述我所發現及理解的現象。他們也許還是能過得很好,但這個社會將會因為他們,原本對的事被扭曲了、被掩蓋了。

德國牧師尼莫勒的《當納粹逮捕共產黨人的時候》一詩如是寫道:

當納粹逮捕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關押社民黨人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社民黨人

 

當他們逮捕工會人員的時候

我保持沉默

我又不是工會人員

 

當他們逮捕我的時候

已經沒有人能為我說話了

 

我從來不認同「沉默是金」這句話,因為大多數的人沉默並不是因為智慧,而是怯懦或冷漠,不需要拿這句話當理由(就如同「知足常樂」也被拿來當作不上進的理由)。

若適時保持沉默,或許是好的;但如果這件事沉默、那件事也沉默,就是逃避了。我並不鼓勵這樣的行為,而我也不會成為那樣子的人,更不希望未來的下一代被教育成那樣。

 

學生有需要教育的地方,老師也有需要檢討改進的地方。今天會成就這樣的局面,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教育的主體是孩子,聽取孩子的意見是必要的,但「聽」不等於一定要「從」,而是和孩子一同討論、溝通,互相尊重才能雙贏。

如今,這件事鬧開之後,更能看清楚:這不單單是老師和學生的問題,也不是只有學校的問題,更不是只有教育部的問題,這是台灣全體社會的問題。我看到一堆不友善的、愚昧的大人,不理性的韃伐、責問,請問要叫孩子如何信任且以他們作為榜樣?

每一個大人,都有好好成為孩子模範的義務,希望每一個大人,能好好省思自己的所言所為,否則還真的不知道那些自己都需要被教育的人,有什麼資格去指責孩子。

台長: Tinkle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