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3 19:32:06| 人氣1,956|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電影筆記【蝴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電影開始於這樣的畫外音:「一哲,你說你想走到一個看不見自己的地方,好像是一個從遙遠地方來的過客。你歡喜的來,歡喜的去,不留下任何的回憶。你是喜歡安靜的,在這個經常下雨,南方澳的漁港,一個美麗的故鄉。」鏡頭從遠天極緩慢的移動至漁港再進入一個幽暗的房間,有人正在縫紉,風鈴輕搖,桌上徒留一本被風吹著掀頁的筆記本,那時遠天也響起了隱隱的雷聲,雨下了起來。

 

 

2、後來我們知道這個聲音是主角一哲的女朋友。電影開始,一哲出獄,他坐在車上,靜靜看著遠方的大海。但大海又有什麼用呢,遠天是密不透光的烏雲,整片整片,把我們都籠罩在裡面。這陰天的雲雨把一哲困在南方澳,也把我們都困在了電影中。

 

 

3、一哲的那個問題:「很奇怪吧,蝴蝶怎麼會是惡魔的靈魂?」張作驥用了整部電影來回答。我願用通俗八點檔《霹靂火》劉文聰的那句台詞來說:「如果可以做人,誰想要做狗?」當鏡頭極緩慢極緩慢的運動,我們都被質變成不一樣的人,或者自始至終就是一樣的人,只是總有什麼東西被留下來了、也回不去了。美麗的南方澳,美麗的蘭嶼,我們從一座監獄出來,其實只是走入了另一座監獄。原來蝴蝶就是惡魔的靈魂,它們都是一哲心中那座荒廢的童年遊樂場,在躲藏的山洞口,有高高的長頸鹿,與一地死去的螢火蟲。

 

 

4、這成為電影的形式:從螢火蟲與長頸鹿,我們一路歷經傀儡、沈默、擁抱、背影、沈浮之間、尋找、靈魂、惡魔、夢,最後又回到蝴蝶的主題意象上。別說警察來的太晚,不合邏輯,一哲是必須死在這個廢棄童年遊樂場的。或者我們該這麼說:他被困在山洞找不到爸爸的那個晚上,就已經死了。

 

 

5、最後是一哲的女朋友陪他回去蘭嶼,祭奠母親。他女朋友因為前一段感情的問題,就再也不說話了,成了個啞巴;一哲則是喜歡安靜的、總是沈默的。我願說他們其實都是沒有聲音的,也因此他們兩人成了時間之外的敘述者。電影開始於一哲女朋友的畫外音,而電影另一個敘述聲音,也只能是一哲了,即使非常少量。或者我們該說一哲作為主角存在,必須在電影中大量的說話,但我們別忘了他像死去的母親,總是喜歡沈默的;而一哲的女朋友,真的從頭到尾不開口說一句話,她幫著一哲,在時間之外說。

 

 

6、張作驥很喜歡拍人的背影,總是讓鏡頭在後面隨著他們走,這人感覺不像是要前往哪裡,而更像是要離我們遠去。我一直覺得那是時光,無法重來、改變的時光,它不斷追向前去,又彷彿永遠無法企及。這鏡頭與人物之間拉開的距離給人一種無法挽回的失落感,而這個距離與失落感便成為了張作驥一貫的電影主題,在《美麗時光》如此,在《蝴蝶》裡也是如此。

 

 

7、遠去了、遠去了,那些無法追回的。我們還記得《美麗時光》裡大量的長廊消失背影,在這裡我們又開始追憶起另一段故事,那可望而不可及的背影,總在前面緩步走著、走著,沒有聲音、沒有事件,成為一個又一個的空鏡頭。我很喜歡張作驥表現「時光」的方式,人物不斷地運動、卻從來無法離開過,那是鏡頭以極度緩慢的方式悄悄挪移,以幾乎無可察覺的改變,來呈現不變。

 

 

8、張作驥也很喜歡拜拜,我們看見一次又一次他電影裡的人物在拜拜。如果上香是一種祈禱與祝福的話,那麼在這樣的世界,一次又一次憂鬱而沈悶的青春人生,我們有什麼理由拜拜呢?前途是沒有光的,一切彷彿都是無能為力的,為什麼又要一次又一次的上香敬拜呢?我認為在張作驥的電影裡,拜拜就是讓「惡魔的靈魂」成為「蝴蝶」。一哲說「惡魔的靈魂」就是「蝴蝶」,並說他覺得很奇怪。其實這一點都不奇怪,如果這說法真的來自蘭嶼原始的語言,那麼這樣的表達是很接近原始心靈的。那是關於「蛻變」,而生命本身就是一場更新,這是所有神話的課題。在時間之內我們只能是惡魔,永遠無法成為蝴蝶,面對這樣的存在,我們只能一拜再拜,讓自己有一天,在時間之外,成為自由自在的蝴蝶。比起一些以宗教為主題的電影,我覺得張作驥的拜拜把宗教意義表現的更好,雖然這並非他主要的關心,但也因為如此,它顯得無比自然。

 

 

9、這樣的矛盾關係便成為了手風琴。張作驥也很喜歡手風琴,那種吉普賽的流浪味道,那種那卡西的走唱風格,其實都是歡樂又憂鬱的。我們聽著手風琴輕快的曲調,忍不住要手舞足蹈起來,但繼而又感到一種悲傷,像沒有家的孩子一樣,在轉圈圈的時候,有一張哭泣的臉。我喜歡張作驥的手風琴,歡樂而沈悶,熱情而憂鬱。

 

 

10、整部電影以紅藍色調為主,那是鮮血與大海,惡魔與蝴蝶。它們總結成老大那一句:「人生就是因果關係,冤是愈結愈深。如果能夠化解最好,不然你會痛苦一世人。」而最好的安排是紅藍的混雜不分,因為我們都在這糾纏不清、好奇怪的「惡魔就是蝴蝶」的世間。

 

 

11、張作驥好溫柔好暴力,他有話不說、開槍也不囉唆。在不囉唆的幹您娘與極緩慢的鏡頭風格之間,形成一種張力。我願說每一個空鏡頭都是幹您娘,每一句幹您娘都是沈默,沈默是那山、那海、那皮球與風鈴。空白的筆記本被風吹開了,電影開始我們不知道裡面寫了些什麼,又彷彿什麼都沒有,電影最後我們知道原來裡面寫滿了幹您娘。我覺得張作驥有病,而他的病卻也是他最精彩的地方。

 

 

12、當蔡爸手持木偶唱到:「木偶本無知,粉墨登場。暗暮中,誰牽線索,小人誰作態,堂皇高坐,舞台上,大顯威風。」此時鏡頭來到了剛出獄的主角一哲的側臉,停頓。於是我們知曉了這段唱詞將成為整部電影的隱喻,電影最後也結束在木偶戲班請來鍾魁為一哲招魂的場景上。我不願說這個戲班相對於人生的意義是反諷的(一如《美麗時光》這個片名也不是反諷的),如果張作驥的拜拜是最終對人生有著祝福的話。電影結束直到上演員字幕時,又突然從畫面右下方飄來了冥紙,那燃燒的冥紙乍看像翻飛的蝴蝶,這就是了,冥紙與蝴蝶,在背景的大海之前。木偶戲班與唱詞都不能是反諷的,因為片名是「蝴蝶」,它對人間世有一種嚮往,即使在時間之內我們只有一哲女朋友所說:經常下雨的地方、從頭到尾的陰天。

 

 

 

 

 





 

台長: 陳雋弘
人氣(1,956)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電影筆記 |
此分類下一篇:電影筆記【色‧戒】
此分類上一篇:電影筆記【英倫情人】

coastline
我也好想看張作驥的《蝴蝶》,
請問一下雋是從哪裡看的?
哪間租片店有這個DVD?
告訴我吧~~~
2009-08-08 00:54:47
這片子我是在錄影帶店租的
你去找找應該是有的阿
2009-08-11 11:11:4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