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12 14:49:32| 人氣1,08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自覺媒體網 James書面訪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The Conscious Media Network

                     James書面訪談

                 Regina Meredith  20091028

 

序 言:我最近看了丹.布朗(Dan Brown 譯註:小說《達文西密碼》的作者)的新書,《失落的符號》(The Lost Symbol)。儘管故事是高度公式化的,並且是他所有的作品中我最不喜歡的一個,但一想到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可能會有幾百萬人在看這本書,就讓我覺得關係重大。這本書聚焦於一般的人物角色和故事情節上,但主題卻是在揭露某些美國的開國先賢之一些原始的〝性靈〞意圖,就如藉由一系列‘被嵌入在華盛頓特區裡的失落的符號’所發現的那樣。我最近也就這個題目採訪過William Henry(真正的‘羅伯蘭登’)。

【譯註:‘羅伯蘭登教授’為《達文西密碼》系列小說裡的主角人物。】

 

此時,美國正在經歷一種有歷史以來最大範圍的變遷,那些變遷是注定要去影響到全世界的其他文化和經濟體的。這在美國的占星學上所顯現出來的就是一種系統性的大變革之時代--這個時代本來是被那些‘害怕不能再掌握他們所看到的權力和這個行星上的資源’的人,緊緊地操縱和控制著的。我發現它的關係重大是因為,發生在美國領土上的事,通常都會衝擊到一個很大百分比的全球文化和經濟。這個時候我們就正在看到一些更令人吃驚的例子。

 

有了這些想法之後,我決定要去聯絡造翼者(the WingMakerJames,一個歐洲人,聲稱是來自一種古老的存在體之血統,而具體化(或轉世)在地球上,在我們面對挑戰的時代要來協助提升我們的了解。他選擇保持匿名以便他個人的事不會干擾到訊息。我已經看過大量的James的作品,並且聽過他的錄音訪談。打動我的是他的那種深沉的理解力和智慧,那是在那些不相容之性靈的、形而上學的、和陰謀論的訊息之混亂中,加上了一種對於人類的發展之成熟的觀點。你也許會同意或不同意,全部或部分,James在這次的訪談裡所說的事,而我選擇把他的訪談公佈出來是因為,我和他的訊息之主要的論題--關於我們要去發展那些心之美德的需要--起了完全的共鳴。出於我自己的更深的智慧,以及我也起共鳴的其他那些成熟的性靈存在體們(之訊息),我相信/知道 說,那是正確的。另外,我也非常賞識他的那種無懈可擊的溝通方式。

 

我選擇只聚焦在美國這個主體,精英團體、以及控制者們--James從一種比喻的觀點稱他們為the Animus--來發展這次的訪談。此外我還要說明,這次的訪談是以一種書面的QA方式來完成的,意即,如果我問問題的表達方式和觀點,無法與James的知識之深度對齊,而讓問題變得冗長多餘並且常會顯得不對題的話,那是因為我無法調整我問問題的方式來反映所給的答覆之品質與深度之故。

 

我鼓勵任何一個與James的看法之明晰和品質起共鳴的人,進一步去造訪他的網站:www.wingmakers.com

 

自覺媒體網(Conscious Media Network)對於James的訪談

 

Conscious Media NetworkRegina)-問題1丹.布朗最新的作品,《失落的符號》,就要受到幾千萬人的閱讀了,而這個時候也正是美國(和我們的行星)要經歷一種非常大的劇變的時候。你能夠詳盡地告訴我們,在這個時候揭露出某些美國開國先賢的一些更為秘密和開悟的理想(more secret and enlightened ideals),對於世界上的人們會有什麼性靈上的牽連嗎?

 

James的引言

我想要以一個簡短的聲明來開始這次的訪談。如果我的任何一個回答顯得是存有偏見的或批判的,我向你們保證,它們只是陷入了文字的陰鬱裡而已,既不是要表現出個人的偏見,也不是要表現出對立的批判。我要以這個簡單的信念來開始--在這個行星上的所有人都盡了他們最大的努力了。無論如何,他們都這樣做了,儘管他們那些最好的意圖,被比較不是‘他們的更高天性之良善的表達’的一些能量給擄獲了。為了要保持均衡(或心情之平靜),這種現況需要一種慈悲、諒解、和寬恕之持續的劑量。只有一種解藥可以對抗‘批判別人的做法’,那就是:去祝福他們。如果我們祝福別人而不去批判他們的話,我們就是更為真誠地在依我們的心而運作,並且可以把我們自己從恐懼的鎖鏈上解開。

 

James-回答1有很多為了大眾的消費而正在被加工處理的知識,不管它是藉由便利的影片、書籍、美術品、網站,或科學的發現而來,都是以那些秘傳的知識之較舊的範型為中心,而傾向於腦力(the mental powers)的,腦力被認為是比心或情感的場域(the heart or emotional field)的那些能力,更為不可或缺和更實際的。

 

這些〝秘密和開悟的理想〞之信條就是,腦力(the mind),如果正確地被啟動,使用一些特定的原理、技術、或儀式,將會喚起那更高的知識,把那更高的知識吸引到追求者那裡,並且以‘要如何成為上帝之理解力’來裝滿他們。顯而易見地,這種神性的等式缺漏了行為的智慧(behavioral intelligence)。

 

而更確切地,行為的智慧才是那等式,而它的那些成份則被以像讚賞與感激、慈悲、謙卑、寬恕、諒解、和勇氣這些言語來表達。那古老的知識,或有時也被稱為常久的智慧(perennial wisdom),並非是要被守護的一套秘密,而是每個人都能應用在他們的日常生活中的一種情感的表達。

 

要知道,這種簡單的事在智力上要了解似乎太容易了,而在行為上要實踐出來又似乎太難了,或被認為太難了。真正的力量之樞紐存在於那‘自心流出,而被腦力所支持著’的‘行為的智慧之表達’裡。而一個人與平等的振動(vibration of equality)之連結就存留於,那被安置在個人的‘物質性中心點(physical center)’或‘心’裡的這種基礎上,而為所有的一切提供動力的、被那古老的知識稱為是上帝(以及上百種其他的名字)的,就是這種振動。

 

有了以上的說明之後,那麼,美國的一些開國先賢的那些〝秘密〞,如果它們沒有包括到行為的智慧,並且以它做為基礎的話,那它們就僅只是腦力的一些秘密而已,它們在那些真正重要的振動之場域裡,沒有什麼特別的力量。它們也許有助於人們的野心。它們也許會吸引來被一種貪婪的文化所界定的那種成功和魅力。然而,秘密之所以成為秘密,就因為它們是存在於腦力的領域裡,並且和心,甚至和人類提升的那些樞紐點,都是鮮少起共振的。

 

那通常被稱為是〝開悟之道(the Path to Enlightenment)〞的,就是從事者在接收到那開悟的更高知識之前,要預先經歷的一種,由一些儀式、典禮、真言、和其他外在的標誌掺雜而成的,神秘的混合物。但那更高的知識並沒有被容納在知識裡;它被包含在心的那些更高的美德之表達裡,而要做到不受外在情況支配地表達出這些美德,是需要練習、警覺、放下(寬恕)、和一顆開放、靈敏、單純、並且知道它自己真正是‘意識活動的所在地(seat of consciousness)’的心的。

 

這就是非知識(anti-knowledge),就是神秘的解除,以及所習得的知識之捨棄。它就是以單純的心之美德的表達,來取代腦力想要找出那些秘傳的知識之細節的強烈傾向。

 

腦力(the mind)是自我-人格 的產物,而在現代生活的文化背景裡,它會帶有磁性地被那些魅力、成就、流行、和權力的狀態所吸引。腦力--因為被我們三次元的世界所浸染--是現象論的(phenomenalistic),那就是說,它需要去看到因果關係的規則。換句話說,腦力會看著生活而想著:如果我這樣做,我的行動就會導致那樣的結果。因此,精英們(the elite)已經發現了從某些特定的起因獲致某些特定的結果之方法,這會導向一種創造的感覺,一種力量的感覺,一種統治權的感覺。這種知識被認為是要保留給精英而不能給一般人的,好像它如果到了那些無法控制他們的行動之一般人的手裡,就會太危險了一樣。

 

這並不是說,那些美國的先賢們只專注在腦力的領域裡,但它是(過去是,現在也是)秘傳的知識之最主要的範型。長久以來幾乎是所有宗教、性靈、和科學的精英們都是更加尊崇腦力的,而這是因為,心被覺得是柔軟的、女性的、虛弱的、以及完全是(被動)反應的。這種‘對於心的感覺’之發展,全都是‘對於人類真正的力量授權(humanity’s true empowerment)之掩蓋或削弱’這件事的一部分(而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值得討論的主題了)。【譯註:參見〝Project Camelot James書面訪談〞文件中,與Anunnaki族類相關的部分】

 

心擁有著一種能夠流動和適應之不尋常的智能、恢復力、與能力。我在談的不是那種多愁善感的心;那種在我們的文化裡被說成是易受傷害、多愁善感、同情的、憂慮的、和貧困的心。力量授權的心是在個人內的意識(或知覺)之點(the point of consciousness),在這個點上,平等的振動被造物主給點燃了--它就是最初的知曉(it is the original awareness)。它就是‘個體性和一體性之間的接合’發生的地方。

 

開悟的心是完全清醒和清晰的。它是被力量授權的,而它的慈悲和愛是可以無止境的。除非個人把它關掉了,否則它是不會被耗盡的。多愁善感的心,那種沈溺和過度憂慮的心,是與力量授權的心無關的,而做出這種區別是至關緊要的。

 

有些人說,如果你了解了世界上所有的陰謀要素;如果你有了那些古老的神秘之知識;如果你能揣摩出物理學的深奧和宇宙論的極致,那麼,你就是一個有著優越的知識的人,或許甚至是一個自我了悟的人了。但如果這種了悟並不是以那些心之美德的行為來獲得的,那麼那了悟將會是空洞和短暫的。這種情況就是‘對於秘傳的事物之探尋’與‘為什麼那些玄秘的學派、神秘主義、神秘的知識、以及一些類似的途徑,會演變成一些像共濟會(Freemasons)這樣的組織’之刺激因素。那探尋是沒有盡頭的,因為那知識的階層令人著急地總是讓人夠不著,或防止外人涉入的。

 

Regina-問題2在這本屬於通俗小說的作品裡,也揭露了現代共濟會的一些比較是一知半解的傳統和儀式(浸血典禮與宣示忠貞的死亡誓約),這些內容無可避免地將會給某些也熟悉共濟會/光明會 的工作事項之黑暗面的讀者們,帶來混淆。可以請你從你的觀點來說明光明會(Illuminati)與共濟會(Freemasons)之原始和真正的意圖嗎?

 

James-回答2精英階層的人,那些被賦予特殊的藍圖、智力、技能、或領導能力的人,不會太關心他們的工作在性靈之牽連,而這包括了美國和幾乎是歷史上所有國家的先賢們。那些建立了一個從皇族統治中解放出來的國家的人,普遍地都會變成受束縛於一種精英圈子--幾乎在社會的每一個面向裡都會有這種圈子,包括了藝術、教育、商業、政府、科技、和媒體。共濟會看到了‘穿越這些社交圈子,並且為這些圈子的成員們整合出一條比較是人人平等的通道’這件事之重要性。這為他們提供了延伸的範圍,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一個用來吸引人才之開口更寬的漏斗,而有了這些人才,他們就可以揮舞著權力與影響。

 

光明會則採取了一種不同的做法。他們把那些有著一種比較平等主義導向的人所組成的精英圈子,看作是一些〝平民的聚會所〞。他們的焦點在於財富和自然資源的所有權,而他們認知到,答案就是一種(比共濟會)遠為排外的〝俱樂部〞,而這個俱樂部的會員可以滲透到其他的精英圈子裡,劫持它們的計劃,來為光明會效勞。就如任何全球性的組織一樣,光明會和共濟會的會員們,大家在特性、目的、個人動機、和熱情上的差異是很大的,但和共濟會比較起來,光明會的成員之間有著更大的同質性。

 

我知道共濟會被認為是非常善於編碼和解碼的,他們在‘洞悉歷史上那些神秘主義者之神秘的作品’方面,也被認為是具有高超的技藝的。而有些人會斷定說,他們早已發現了最偉大的知識,並且因為害怕它會被誤用而把它藏在一些他們私人的寶庫裡了。

 

然而,在個人還沒有準備好之前,真正的智慧是不會來到個人身上的。而個人在什麼時候才是準備好了的,並不是由任何人或任何組織來決定的。當一個人準備好了的時候,真理就找上他們。他們不需要有一個搜索隊,或一句真言(a mantra),或一個導師,或一個山頂上的洞穴。真正的智慧在‘心’裡面,清醒又不受妨礙,始終在等待,而世界上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在‘這種真正的智慧’和‘適當地準備好了的個人’之間,建造出障礙。

 

唯一的問題在於,什麼才是最好的準備?是像共濟會這樣的一個集體組織,或一個教會,或一個性靈組織的會員資格嗎?是閱讀那些古老的知識之書籍嗎?是離開塵世到那些修練的小屋去尋求被指示的願景嗎?對每一個人來說,答案都是一樣的:當你做出真誠的降服,並且藉由表達出你的心的那些美德,來聽從你的心之力量授權(listen to your heart’s empowerment)時,你就是在準備的進程中了,而其他的每一件事就都只是在提供質地、穩定、鞭策、與脈絡而已。

 

所以,共濟會和光明會是從不同的焦點領域出發的。我知道我是把這些組織的根源簡化到一種非常基本的程度了,但要只用一種顏色來描繪這些組織是不可能的。在每一方面它們都是多重面向的。它們的關鍵的相似點在於,精英們享有彼此的陪伴,而他們在個人的成就和權力的累積方面看到了這種關係的優勢。他們也認為他們所要做的事,比普通男人或女人所要做的,更為協調一致和更為有遠見,而因此,他們的計劃之實現也就比一般人的更為重要了。

 

在實現這些計劃的過程中,他們建立了聯結和關係。而那就是這些團體會持續下去的關鍵因素。隨著時間的過去,他們會依據著有許多是他們創造出來的慣例和規矩之改變而變形。這就是說,領導階層會基於他們所感知到的,時代的轉變所產生的變化,來調整他們的組織。

 

這兩個組織之〝真正的意圖〞,如你所提問的,是無法界定的,而原因如下:這些組織不是由同一種想法所形成的。它們是幾百種想法的複合體,而每一種想法都有他們自己的打算。在歷史上,當世界上的三個宗教主宰了性靈的景觀之時,這些組織(共濟會和光明會)提供了另類的選擇,或對於在全世界的教堂、聚會所、和清真寺裡被教導的東西之一些更為秘傳的增加物。這些性靈的教導之更為明亮的轉譯方式,引起了那些在智力上準備好要領受它們的人之共鳴。

 

因此,它們的意圖之一就是要對世界上的那些主宰宗教之比較教條式的做法,提供一種另類的選擇。它們是某些已經被編碼在常久的智慧或古老的知識裡的,更為秘傳的教導之避風港,而它們不要那些宗教來做為媒介。那是在人與被認為是真理或神性的東西之間的一種去中介化之形式,或性靈的外環道(spiritual bypass)。地球上的那些宗教不想讓‘人可以想望擁有神性’之想法在群眾間流通,儘管事實上,那些宗教的創立者對他們的追隨者們是講過這種事實的。

 

當這些組織發展而變成了有權勢的時,它們的一些令人遺憾的事實之一就是,它們吸引來了一些新的能量(交互於次元間地),而出於這些新的能量,一些新的傾向就出現了。因此,雖然你可以說,這些組織之初始的軌道是集中於秘傳和古老的知識的,但它們變得越來越受到那些‘心靈之更低的能量’以及那些‘更低心智的現象’所感染了。隨著時間的過去,這些能量在領導階層裡創造出了新的執迷,而導致他們更進一步地去把組織切割,以便那些精英中的精英,能夠去實施一些不同的計劃,而不被察覺。

 

Regina-問題3很明顯地,隨著時間的過去,這些意圖似乎已經腐化了,而金錢與控制加入了那些傳統裡。在過去與現在,有那些勢力是在這些秘密的組織裡運作,而試圖要去腐化許多希望能成為更整體和更清醒的存在體的人的那些更高的理想的?我知道你把他們稱為Animus,為了要一致,所以如果你想要的話,請不必在意(這邊的讀者可能會陌生)地使用這個術語。

 

James-回答3我在前一個回答裡已經暗示了這種腐化。當一個人更接近人類權力--野心、貪婪、和對於魅力的喜愛之結果--的時候,意圖是很容易改變的。處於共濟會和光明會的最高階層裡的是人類,所以那些階層裡充滿了人類的缺陷與過量的野心。儘管他們也許自認為高人一等,並且擁有著巨大的財富,但他們還是(和一般人一樣)全都有著相同的問題。他們仍然浸入於一種無知的實相裡;他們只是用了比平常人更大的智力上的熱情,來反抗無知的支配而已。

 

平常人一直都是不團結、倖存、和野心的奴隸,已經沒剩下多少時間去深思那開悟之道了。那些被給予了他或她的,要去達到這種開悟的通道,已經因為宗教領袖們的那些不能相容的利益而被稀釋過了,宗教領袖們比較有興趣的是留住他們的追隨者,而不是追隨者們作為那些性靈作品之研究者的解放與自立自足。

 

每個組織都有一個能量的光譜,而這個光譜裡有著一些‘會被組織的領導階層所啟動,而用來把更多人〝拉入〞到他們的組織裡’的,共鳴的地帶(zones of resonance)。儀式和典禮就是這種共鳴地帶的例子,那麼,那些回饋給社群(組織)的活動也是。所有的這些共鳴地帶都像是吸收追隨者和發展組織的磁場。當一個組織在它的嬰兒期時,通常都會試圖要去界定出這些共鳴地帶,並且建立起它們的磁力,這種磁力在能量上可以吸引來新的成員。

 

大部分的這些〝地帶〞都是承接自其他的傳統或先前的信念系統,並且被修改過了。那些原型的模式只是被重新混合過而已,而當這些組織找到了那些能吸引來它們想要的會員輪廓之共鳴地帶時,某種程度百分比的新成員就會想要取得領導地位,而他們會幾乎是不擇手段地來達到這個目的,因為這些共鳴地帶的誘惑力是無法拒絕的。這就是結束的開始了,因為那些黑暗的能量在單一個人的野心頻率裡,就可以遮暗心的智慧,並且喚醒那變得黑暗的心智(腦力)之狡詐。

 

任何揮舞著大權的組織都必須和這種現實打交道,不管那組織是屬於政治的、軍事的、宗教的、性靈的、工業的、教育的、科學的、或藝術的。權力是那些黑暗能量的樞紐,而那些黑暗的能量了解到,‘對於領導地位的熱望’是最容易使人腐化的,也是最容易使人屈服於它們那些微妙、但持續不懈的引導,而變成黑暗的心智的。這正是精英統治論的本質。

 

這些能量並非是人類的(not human-based),而是來自一種不同的次元性領域(a different dimensional realm)。在這裡,我就不再進入這個主題了,因為那是一個非常錯綜複雜的話題,這麼說就足夠了:那些能量正在觀察這些組織,以及組織裡那些有著強烈抱負的領導者們,企圖從它們的次元來影響人類的次元。它們不會容許人類權限的暢行無阻,因為它們知道那些次元性的壁壘是可滲透的,不像人類還無法感知到這一點。

 

Animus就是我在這個回答裡正在說的那些‘交互於次元間的勢力’之神話式的表達。Animus是傳說中,神話般的族類--通常在宗教的經文裡被稱為墮落的天使(the fallen angels)。在WingMakers的用語裡,Animus是那些‘覺得他們自己是半神半人而不願意穿上人類儀具,相信他們的創造物(你願意的話,可以說是基因服裝)是更為優越的’之存在體們。他們把人類視為是虛弱的,並且是很容易在一種啟蒙的道路上受誘惑而分心的,但他們又覺得這種情況提供了一個,可以在人類甚至是毫無察覺的狀況下,奴役人類的機會。

 

這些人類的感官無法察覺到的勢力,隱藏於圍繞在我們周圍的能量之面紗底下。Animus是在‘腦力的能量優於情感的能量’之範型裡運作的。腦力產生了科技,科技產生了權力,權力產生了高於其他生命形式的地位,而至高的地位產生了安逸。因此,腦力產生了安逸。這就是Animus用來結構出他們的世界觀,以及他們如何把這種世界觀應用在我們的世界裡之,非常簡單的流程。他們並不是那麼持續地把這種觀點壓印在我們的意識(或知覺)領域上;而是,他們在幾千年前就這樣做了,而這些範型已經變成充滿在我們的三次元的(three-dimensional)意識(或知覺)裡了。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一種被嵌入的人類基因組之加工物,藉此,五種感官滿足了腦力的需要,而發展出那些倖存的技巧。在這些倖存技巧的表達中,人類分枝成了一種精英階級和一種勞工階級。精英階級裡包含了那些被秘密安排的領導者(encoded leaders),這些領導者再發展出那些組織的系統來擴大他們的影響力。那些組織不斷地分枝,這種分枝只是實物的細胞分裂(性質是一樣的),所以可被影響的階層就倍數化地繁殖下去了。佔有影響力的最高階層之席位的,就是皇族和它的內臣。宗教成為了精英統治論的另一種階級,那些軍事的組織也一樣。

 

在幾千年前,這些影響力的階級是Animus很便利的目標。他們把他們的那些等級制度壓印在人類之更為寬闊的世界觀上,而想辦法去達到‘藉由操縱少數的人類來統治世界’之結果。如今,Animus已經不在地球上了,但他們的那些操縱的系統,卻在那些野心的領導者手中延續了下來,那些野心的領導者們全都是道地的人類,而他們全都附和著他們在遠古時代的那些諸神--如今仍隱藏在一個完全非地球的存在之次元裡--之黑暗的心智(腦力)。

 

在當時,Animus並沒有試圖要去腐化那些開悟的道路,反之,以一種非常深思熟慮的方式,他們發明了開悟,但陰謀地加上了一種重大的扭曲。在人類和上帝之間必須要有一種中介物。上帝不在心裡面,上帝在外面那抽象的天堂裡。上帝和人是不同的。知識是屬於腦力的。腦力是所有開悟的催化劑,也是意識活動的所在地。心只是一種機械性的幫浦(pump)。腦力才是通達神性的道路,假如有著正確的中介物在幫助你的話。

 

Animus發明了人類的‘上帝的形象’。他們不要讓人類把上帝、或一種更高的智能、或造物主,看成是某種‘是為人類的整體’的東西。那特定的觀念被很有技巧地壓制下來了,而任何一個頌揚這種觀念的人,就是一個持異端邪說者,而必須從社會秩序裡被消除。

 

因此,那些宗教、性靈、和秘傳的教團,甚至是那些連當今的學者們都不知道的秘密教團之神秘的修練,都把上帝視為是某種和人類分離的東西,而人類就是由這種神力(God Force)中被創造出來的。人類是一種脆弱的生命形式,它本身的表現就像是一種不適合收到它的創造者之恩典的自私的動物。當人類演進,而它的文化開始表現出這種進化的時候,仍然有一件不變的事存在著:上帝與人類是相反的兩極,然而由於上帝的恩典,人類才能與它的〝父親〞或創造者保持連結。

 

沒有所謂的(這些組織的)秘密會友要為腐化了那開悟之道而被歸咎。他們只是潤飾了Animus所製造出來的腐敗。他們讓那種腐敗運行了起來,並且創造出那些共鳴地帶來散佈它。我們最多也只能這樣說而已。

 

Regina-問題4在整個現代的歷史裡,Animus有意圖要特別去滲透到這些組織裡,然後在我們極度需要明晰的這種時刻,去製造出迷惘嗎?

 

James-回答4你肯定聽過〝兒童是一張白紙(最容易受影響的)〞這句話。人類,作為一個整體,也有這種特性。當交互於次元間的勢力Animus在剪斷人類的翅膀時,人類就是在它的嬰兒期。在人類的領導階層(即皇族)與Animus之間的這種關係,是彼此都受益的。皇族被給予了領導地位並不是因為諸神(或Animus)偏愛他們,而是因為Animus了解到,皇族可以確保對人類的奴役。一旦這種結構就位了,Animus就是建造起了一個可以一個世紀接續一個世紀地敲響下去的時鐘。在近代的歷史裡,Animus就已經不在場了,然而那些歷史久遠的壓印,卻在人類的基因組和行為裡持續了下來。

 

對於‘人類家族真正是什麼’的無知,仍舊像空氣一樣地普遍。科學與宗教像專橫的指揮者們一樣地攪動了這潭水,而激起了這種無知的沈積物,讓一切變得模糊不清。大部分都是無心的,但結果卻是相同的。人類家族是一種,藉由‘心’而連結在一起的單一有機體。這個單一的有機體就是我們在尋求的救星;就是我們一直被告知說我們須要的中介物。然而,由於‘鑽進了腦力裡’與‘要尋求上帝的外在容貌’之故,我們的學習已經走錯了方向。

 

我們的易受影響性吸引來了,對於現今的需求來講是越來越過時和不適用的一些思想傾向與模式。我們的迷惘是這件事造成的。一個人可以選擇去怪罪那些秘密組織、宗教狂熱者、或Animus,但心的智慧才是我們那些新行為的入口與通達開悟的門戶,不只是對我們自己,而是對全體人類。

 

在那些與開悟有關的謬論裡,有一個就是,開悟是屬於私人的。在學習那秘密知識的是我,而以某種方式,因為知曉了那知識,我就變成一個更好的人了。我也許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作家,一個更好的父母,一個更好的生意人,一個更好的人類存在體。然而,那行為的智能之心的智慧,也就是我所提到的六種心之美德,是每一個人都有的。它不是私人的。它是要尋求與所有人的連結。它是對於平等的振動--那把人類界定為一個合一的存在體(One Being之,集成的大調和交響樂(that symphony of integration)--之重新的發現。

 

我們努力要去了解的就是這種發現。而這種發現是被保證(會做到)的。

 

Regina-問題5這件事在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裡都有被寫到,那就是,人類開始 覺醒/憶起/轉變 而成為一個更有凝聚性,和更為與宇宙法則對齊的族類,之時刻將會到來。‘與銀河的中心對齊’和其他‘會為大眾的覺醒打開一個能量的開口之占星學的情勢’也被說明了。在這個時刻到來之前,那更高的知識是為了全體大眾的最佳利益而被少數的僧侶、教士、科學家、和內行人所保護著嗎?或這是Animus的作用之一?

 

James-回答5那〝更高的知識〞從來就沒有被保護過,它也不須要保護。就如我先前說過的,人類只是走錯了學習的方向而已。並不是好像說,那更高的知識是一顆核子彈,或它可以被某個人用來操縱其他人,摧毀什麼東西,或製造出失序的混亂。那更高的知識無法被推翻、修改、或以其他的方式來重新組合成任何不是慈善與支持性的東西。

 

想像說你有一個神秘的密碼,而每當這個密碼被說出時,愛就會充滿世界。如果你把這個密碼分享給別人,而他們把它說出來,更多的愛就會進入到世界,而這種情況成長與擴張,一直到人類開始去把它自己看成是以‘心’連結起來的一個合一的存在體。所有把我們隔開的那些習俗、儀式、文化、和虛飾與排場,在這種愛的潮湧中,都會消失。因此,這個密碼會被許多人視為是有害於他們做事的老方法的。他們會試圖讓‘說出這個密碼’和‘分享這個密碼’變成是不合法的。他們會試圖要去把神魔塞回到它的瓶子裡。這就是在保護那更高的知識。

 

然而,如你所知地,並沒有神秘的密碼或處方存在。而精英們已經做到的,就是把我們的注意力轉到錯誤的方向,他們使人無法去觸及那更高的知識,他們也沒有去保護那更高的知識,並且聽任它因為沒有被使用而漸漸衰弱。他們模仿一種不同的行為智能--由更低的心智(腦力)和自我-人格 提供動能的一種行為的智能。是的,確實有秘密知識被保護著,但它們沒有一個和‘如何在人類儀具裡喚起那愛的頻率,而使個人能夠發現和分享那平等的振動,並且成為平等的振動之會傳染擴散的實體(the viral entity of the vibration of equality)’這件事有關。而這件事,就我所知,是在這個時候,在人類的進化中,唯一值得深思與實踐的更高知識。

 

至於你所說的〝人類開始 覺醒/憶起/轉變 而成為一個更有凝聚性,和更為與宇宙法則對齊的族類,之時刻將會到來。〞這件事,世界同時因為希望和恐懼的騷動而嗡嗡作響,而我的看法是,希望和恐懼剛好各佔一半。充滿希望的是,那長久以來被預示的預言是真的,而感到恐懼的是,那會需要一種動亂的顯化(a turbulent manifestation)。

 

我在前面提到的那個口語密碼,是這種轉變的一個比喻,而那密碼是一種行為的法則。那行為是‘良善的心’之表達,因為心帶領了我們個人和集體的行為。雖然因無知而引起的功能失調像一團霧一樣地正在消散,而揭露出一種新的光芒,但這將會是發生在接下來的70年裡的一種過程。在WingMakers的用語裡,這種轉變被稱為偉大的入口(the Grand Portal),這是對於‘人類靈魂,以及這靈魂如何是一個合一的存在體之馬賽克(mosaic)的一部分’之無可否認的發現。

 

這種合一並不表示說,個人性就不再存在了,剛好相反。個人性在合一存在體的範型裡被增強了,它只是對齊到了一個集體的意圖,而這個意圖就是要藉由創造來探索和分享那合一的存在體之累積起來的智慧。這也不表示說,人類是一種蜂巢狀的心智(a hive mentality),像科幻小說裡描寫的那樣。合一的存在體之本質部分(the soul of One Being)是一種連結起來的單位,以一種‘協調一致的創造’之聯合體的身份來運作,而那‘協調一致的創造’是與發自那些非時間、非空間、和非物質的次元之一些更高的頻率對齊的。

 

個人可以反抗這些頻率或不理會它們。一個集體的單位卻不行。它的運作必須與這些更高的能量對齊,否則這些更高的能量將會帶來混亂--一種不會支持合一的環境。在往後大約是70年的時間裡,藉由一種新的科學,偉大的入口將會被發現,而那將會把人類彈射到和宇宙的一種新關係裡。人類的面貌將會改變,當它吸收了對於它自己的一種大大地擴張了的定義時,而在這種重新定義的紀元裡,人類將會變成是對齊與協調一致的。這種改變的到來,看起來會好像是這種新科學的結果,但實情是,那改變將會是在它之前的幾兆個加上幾兆個行為的轉變之結果。

 

Regina-問題6如果我們要重新找到開悟、或啟蒙主義者們的那些完全的理想,難道那不會直接把我們引導而接合到,建基於那些古老的智慧之上,而混合了更高的宇宙意識之,對於量子、或粒子物理學之更高的科學了解嗎?

 

James-回答6你提出了一個好問題,而我也了解,許多人被教導說,那〝古老的知識〞(是正確的)只是正在被當今的科學所證實而已。然而,在一千或兩千年前被認為是知識的,與當今的知識比較起來,在許多方面都是比較不一致的。在以前,性靈領域的知識被混合了煉藥、道德觀、煉金術、以及你能想像得到的每一種超自然現象之方式。這些方面有許多在同時代的文學作品裡都已經被傳奇化了,但實情是,幾乎是每一個人都迷失在更低心智(腦力)的迷宮裡了。當然會有一些例外,但他們的影響力受到了當時的科技與識字率之限制。

 

 ‘人們如何會對古老的知識有著一種充滿深情的信任,並且相信說它,在一種性靈的層次上,是比我們當代的知識更為先進的’這件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依我的看法來說,那卻不是實情。在過去,煉金術與神秘主義是一對奇怪的夥伴,但那些追求轉變的經驗的人,不是為了看得見的現象和狹隘的魅力,而是由於一種‘要去一層一層地剝開真理的洋蔥’之由衷的愛好的人,他們更為通常地是一些匿名的、平常的、和單純的人,他們接近於他們的心之智慧,並且聽從他們的心之智慧勝於其他的一切。

 

我知道有人會特別強調某些特定的文化裡的一些天文學的發展,而認為古老的文明裡的那些科技,在某些方面是比當今的科技更為先進的,但再次地,我的看法不是這樣。在地球上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同時在‘科技’和‘科學的與性靈的認識’方面,都是高於現在的。科技、科學、和性靈的匯合正在相互交叉,而最後它們將會結合在一起,當人類的心準備好了的時候。

 

Regina-問題72005年,你以〝能量的心〞(the Energetic Heart)為題,寫了一份鏗鏘有力的精彩文件,在那裡面你提到了Animus,或那些正在控制著地球和她的居民的人。你陳述說,這些存在體們的來源並非全是外星的,而是一種不同存在型式的結合體。你可以進一步說明嗎?從你寫那份文件到現在,已經五年過去了,你現在所觀察到的,那些還企圖要控制人類的人之能量的識別是如何?

 

James-回答7真的沒有存在體們〝還企圖要控制人類〞。如我先前提到的,Animus的領導階層,那些當初控制著人類的(外星)人,已經得到了他們想要從這個行星和它的人民那裡得到的東西,而他們已經離去了。

 

那些還餘留下來的,與Animus站在同一陣線的存在體們,他們不是外星的;他們是外-次元的(extra-dimensional),意思在於,他們通常不會顯化在我們的時空裡,但他們確實對於我們族類和我們的行星有著一種局部的察覺,而在這種察覺裡,才存在著一種牽連。人類是巨大的能量之產生器,而有一些在其他時空裡的存在體們,會想要使用這種能量。我說的這種能量是電磁性的,而它是我們的情感以及,在一種非常低的程度上,我們的思想,之產物。這些存在體們並沒有想要控制人類,而比較是想要把人類之情感的能量學用在他們自己的目的上。

 

引起一個人在各方面的衝突和那些情感上的災難的,並不是他們。人類本身就很有能力這樣做了。在許多方面來講,這些存在體們就等同於,把它們自己依附於鯊魚,而從鯊魚吃漏掉的食物碎片中取食的,那些鯖類海魚。在一些極端的例子裡,他們可以附著在‘活在情感的騷亂與狂暴之深刻的戲劇性中’的一些人,和甚至是一些組織上。但就如我說過的,那和要控制人類是不一樣的;那比較是一種寄生的關係。

 

Regina-問題8我想要回到美國的那些開國先賢。有人說‘美國是這個行星在性靈的(我說的不是宗教的)歷史上的一個意義重大的發展’,這樣說合理嗎?

 

James-回答8坦率地說,我不認為地球的性靈歷史已經被寫下了。一個人可以說地球支撐了大量令人驚奇的生命,但它仍是一個三次元的行星,正在為它自己要進入到複合宇宙之那些更為精純的頻率裡的一種上升的通道做準備。但我可以了解你的問題之依據。在美國的形成中,以崇尚自由的形式被培育出來的那些性靈能量,是意義深遠的,而它們有助於去為那些替代的性靈通道爭取更多的空間,也有助於在宗教的實行方面建立起一種比較是‘人民當家做主(we the people)’的觀念。

 

Regina-問題9我們知道有某些存在體們,例如WingMakers,在歷史上的一些重要的時代會轉世(或具體化,incarnate)在我們的世界裡--這種情形同樣也發生在其他的世界裡。如果我們說‘轉世而成為美國第一代領導者們的那些存在體們,有著一種強而有力的本性,就像出現在這個行星歷史上的一些變革時期--LemuriaAtlanteah、亞特蘭提斯、埃及、歐洲文藝復興、一直到現今的時代--裡的那些存在體們一樣。’這樣合理嗎?他們的作用是什麼?

 

James-回答9首先,很重要的是要了解到,一個存有可以轉世成為喬治華盛頓的角色,舉例來說,也可以在另一個轉世裡過著一個僕人的卑微生活。轉世的生活(或具體化的生活,the incarnational life)--當以幾十次或上百次的生命來評估時--是一種在人類經驗上的許多種角度之複合物。並不是說喬治華盛頓的靈魂就更為強而有力或更為優越。

 

〝老靈魂〞這個術語,正是這種謬誤的推論的一個例子。並沒有老靈魂或,同樣地,年輕的靈魂,這種事的存在。靈魂並不是一種屬於時空的存有。它並不受到時間的制約。靈魂並不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得更好,也不會因為年幼就比較脆弱。靈魂本身是一種常數(不變的事物),然而,當靈魂穿上了心智(腦力)、情感、和肉體的容器(即人類儀具)時,它確實會變成一種有時空傾向的主體,但這也只是從單一的一世之觀點來看才會如此。

 

靈魂擁有著一種,是為它在時空裡的許多轉世(或具體化)之複合物的,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而這種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被有些人認為是一個〝學校〞,而其他的人則認為它是一個〝監獄〞。從WingMakers的觀點來看,人類靈魂擁有一種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是為了要以一種直接的因果關係之過程來體驗創造。時空是這種創造得以在其中發生的媒介,而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是潛入到這種媒介裡去創造的唯一方法。

 

靈魂的自然狀態是與超靈(the Oversoul)--所有靈魂的複合物--對齊的,而這種對齊使得在一種個別層次上的創造不可能發生。因此靈魂們決定要與超靈分離,然後作為許多‘獨立主權的表達’而存在著(and live as sovereign expressions)。要記住,靈魂就是能量,它不是一種物質的或以太的本質。它是在我們的世界裡還不被知曉的一種能量的形式,因此,我是把〝能量〞這個術語用在一種新的背景裡。雖然科學家們以各種理論正在探測它的存在之外圍,但還需要有幾個世代的努力,這種探測才會產生出無可爭論的證據。

 

於是,一個獨立主權的靈魂(a sovereign soul)擁有著一種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而這種生活被劃分成了眾多在人類家族裡的轉世(或具體化),橫越時空,但總是與地球相交。地球是那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之紮營地,而因為這樣,那獨立主權的靈魂在一塊暫時的油畫布上成為了一個創作者。

 

再給你另外的一個例子。許多人討論過〝靛藍(indigo)〞小孩,(或其他和他們一樣的小孩),他們的覺醒,在精神上和性靈上似乎比大多數的人都更為先進。這些小孩被認為是一些老靈魂,或這個行星之外的(off-planetary)靈魂,他們現在來到地球,是要幫忙把那些新的振動錨定起來,並且協助地球和人類的轉變。但從人類出現在地球上至今,其實每一個世代都有〝靛藍〞小孩的存在。這些就是某些靈魂的‘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那些靈魂被放置在適當的位置上,以創造出一種‘時空場、或媒介的加速(a quickening of the spacetime field, or medium)’。而所有獨立主權的靈魂,都可以把這種加速用來作為他們的創造的平台(creational platform)。

 

你可以把地球的時空場,想成是那些獨立主權的靈魂們的一個‘轉世(或具體化)的貯存器(an incarnational repository)’。如果你可以把過去10萬年的人類歷史做時間切片(time slice)的話,你就會看到發生在不同範圍裡的一些加速,例如,在農業、科學、物質性的安逸、科技、藝術、和性靈等方面。但這種加速通常都是暫時性的,因為緊接著而來的就是一種艱難或混亂的週期。這些週期和那些加速的衝刺比起來,是更為有力的。但是一直跟隨著人類家族的這些週期,已經因為在行為的智慧方面的一種少得可憐的成長而變弱了。

 

這些都即將要改變了,因為我們正在進入到我們的時空媒介的一種新的加速裡,而這種加速是被集中於‘心的場域’的,並且有更多的人正在認識到這件事,藉由只是觀察著‘當他們把他們的心之智慧應用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上時,會發生什麼事’。

 

【譯註:原文裡遺漏了問題10與回答10

 

Regina-問題11你認為在我們處於過渡階段的這種時刻,人類最重要的一個課題是什麼?

 

James-回答11兩個字:實踐。實踐‘依心而活(living from the heart)’的藝術。而表達出讚賞與感激、慈悲、寬恕、謙卑、諒解、與勇氣這六種心之美德,則是對於這個行星上的最高頻率--平等的振動--之關鍵性的表達。當人們迷戀於那些複雜的性靈規則、顯化的系統(systems of manifestation)、宇宙論的探索、或儀式與典禮的奉行時,他們會以訊息來塞滿他們的腦力,但要問你自己一個問題:〝這種訊息會如何把我引導到對於我的心之美德的表達?〞

 

這裡有一個可以幫助你去了解的假說。想像說有100個人讀過一份出自可靠的來源之未公開的文本。那文本是聚焦於一個簡單的前提之上的:水是一種順應著你的情感之發散的特殊媒介。如果你散發出感激與愛,並且把它們注入水裡,它將會帶給你一份強效的健康,並且提高你的免疫力。在讀這份文本的100個人之中,有50個人會把它視為一種合理的假設,認為它的來源是可信的和科學的。這50個人裡面,有25個人會試著去做一兩次。這25個人之中,有10個人會持續實踐個1~14天。這10個人裡面,有5個人會持續實踐超過14天。這5個人之中,有2個人會實驗和設計出一些,是為他們自己的創造之實踐的方法。

 

在這個假設性的例子裡,只有2%的讀者真的會持續地應用這個訊息,而創造出某種東西,在這個例子裡,是把治療的特性注入水中的一種技術。其他的98個讀者,為什麼會忽視這個訊息而選擇不去把它付諸實踐,因而沒有依據這個訊息來創造出一種技術呢?在許多的情況下那是因為,他們又走到下一件事去了。他們又找到新的訊息來佔據他們的腦力了。他們就像是把花粉傳給了一大片想法的大黃蜂,而在那一大片的想法裡,新的概念才是最重要的。

 

那些心之美德是可接取的、簡單的。它們的效力是在一種比那些腦力的能量還要巨大的層級上的。它們是一種連結的力量,而它們一點都不新。它們一直都是靈魂之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裡的一個常數(不變的事物)。

 

Lyricus裡有一個慣用語叫做‘實踐為先(Priorities of Practice)’。我們用它來描述,個人是如何地把他們的焦點放在那些要緊的實踐之上,意義不在於成就,而在於把心的能量用在人類家族的需要上。我們一直被社會秩序教導說,我們必須忍受那些我們無法治癒的東西。而那些無法治癒的東西之名單,似乎在與日俱增,而我在說的可不是那些醫學上的疾病。我在說的是我們全球的領導階層之失策、企業的自私自利、以及由媒體所散佈的那些謬誤,這只是指出幾項而已。

 

與我們的世界之狀態有關連的每一個人,不管把頭轉向哪裡,都會看到那些〝無法治癒的〞,因之而產生的漠不關心、或自我放縱的精神渙散,已經變成了我們的忍受之表示了。一個人如果可以展現出‘實踐為先’的做法,並且把這種實踐轉移到他們的心之智慧--在他們自己內找到平等的振動,並且把這種振動藉由心之美德發散出來--的話,那麼他們就分擔了一份治癒的工作--他們所做的就超越了‘只有忍受’了。

 

我曾寫過一些關於‘一個人要如何實踐心之美德’的文件,而這些電子文件(e-papers)在事件殿堂網站(http://www.eventtemples.com)上可以免費下載。

 

你也許正在問自己,平等的振動是什麼?我如何認得出它?它為何這麼重要?然而去找出那些答案正是這種實踐的一部分;它們會作為你的實踐之一種結果而被發現。你與那想法--那抽象的概念本身--之最初的共鳴,就是你需要用以來確定‘你是否被那種實踐的感覺所吸引’的一切。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得經歷過對於那神秘的知識之長久的、艱辛的追尋,才會發覺到他們的不滿足,雖然這通常是在‘轉移到心的智慧,並且把它表達出來’之前所需要經歷的。

 

Regina-問題12我鼓勵人們去讀你的作品和聽你的錄音訪談。在那些裡面你談到了一種,大約在未來的7580年內就會被所有的人所知曉的,偉大的入口。我的了解是,目前在地球上是為人類的,非常大多數的存在體們,當初都是藉由那同樣的入口來到地球的這個次元的。如果這兩著之間真的有什麼關聯的話,你是否願意評論一下?如果沒有的話,我就刪掉這個問題。

 

James-回答12偉大的入口目前並不(呈現)在地球上。它是一種科技、一種新的科學、並且是一種性靈的實行(a spiritual practice),它將會使得集體的人類儀具(人類)能夠無可否認地證實‘人類靈魂是一個,透過一種多重面向的、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來表達它自己的,不朽的意識’。這種認識是人類的一種根本的轉變,而它將會在人類家族和地球的生活之每一方面帶來改變。人類的那些性靈嚮導們,真的是一些做了時間的移位之人類(time-shifted humans),他們已經經歷過這種偉大的入口,並且藉由對於時間的協調安排來回到一些過去的時期,以協助一些特定的人們和組織,使他們在科技、科學、和性靈上的實行,能往偉大的入口之方向移動。一個族類具體化在一個行星上,並且在那行星上進化到他們能意識到平等的振動--並非只是少數的性靈領袖,而是族類整體--之程度,是一個長遠的旅程。這個過程就是那些依心而活的人正在對齊的。他們正在顯化出這種願景。

 

當族類是從靈魂意識來運作的時,也就是WingMakers所稱為的Sovereign Integral,他們能夠調節時空,以便他們可以協助早期的人類。這有點類似於,一個能夠在時空中向後倒退的成人,可以從他們的成人的觀點,把一些想法或洞見低語到他們還是小孩時之身體的腦與心裡。小孩部分的他們會把這些想法和概念看作是原創的,看作是他們自己的--而在某種程度上這也是確實的--雖然它們是源自他們的未來的自己。

 

就如我已經說過許多次了,WingMakers是一種處於不同的時間點上之人類(a time-shifted humanity),如果願意的話,你可以說他們運作於偉大的入口的另一邊。他們轉世(或具體化)為人類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人類。他們以對於他們的轉世(或具體化)的生活與目的之不同程度的知曉,來運作於這個世界裡,但WingMakers--在不同的文化和不同的歷史時期裡有著上百種不同的稱呼--仍是人類通達偉大的入口之通道的建築師。這就是他們的目的。The Ouroboros【 譯註:http://en.wikipedia.org/wiki/Ouroboros 】,吞噬著它自己的尾巴的蛇的那個象徵,是‘一個族類調節著那些時空場來引導它的那些較早期的具體化,以便這族類能進化而知道它自己為一(so it will evolve to know itself as one)’之玄秘的象徵。

 

人類擁有著自給自足的特性。它不需要有上百個不同的外星兄弟來解決它的那些因為無知或野心而產生的問題。它自己回到過去去修正路線,並且把它自己--作為一個集體--引導到偉大的入口之懸崖前,然後讓那科技、科學、和性靈的實行之匯流去對全部的人證明,存在於我們稱為人類儀具的這個世界的外表之下的,只不過是我們的總體自性之薄薄的一層而已。而每一個人具體化在一個人類儀具裡的時候,都被給予了去經驗這件事的機會。

 

如果沒有那些未來的自己來指引道路,人類會發現偉大的入口嗎?不會。這就表示說,人類是渺小和虛弱的嗎?不是的。三次元的世界已經被周密地結構成,一個族類如果沒有它的那些未來的自己們的幫忙,就不可能實現偉大的入口了。這是一種被設計好了的程序。那並不表示說,人類不會接收到來自其他的、非人類的力量(agencies)之〝外來的〞幫助。那只表示說,偉大的入口使得人類與〝其他〞來源之間的那些區別,變得模糊不清了,而一個人如何去區分出那些區別,正可以看出他對於‘人類的定義所表示的意義’之理解有多深。

 

幾乎是所有人都把人類定義為 身體-大腦 的複合物。有些人把情感的場域包括在那定義裡,並且也把意識加進去了。少數人甚至把人類的定義延伸到地球本身,或至少,延伸到與地球之間的相互連結。但人類的基因組是太古老和太遙遠了,以我們現今對於它的了解而要去給人類下定義的話,結果就會類似於,12世紀那時候的人對宇宙所做出的定義。

 

族類的極性是會引起恐懼的(The polarity of species is fear-inducing)。這只會為那些從恐懼中取食的人之目的效勞,而地球上有著會製造恐懼的一整個產業存在著。然而這個產業有它的截止期,雖說偉大的入口將會把它終結,但這個產業目前已經是在減縮中了。

 

是的,在我們的世界裡有邪惡存在。是的,有些人被那黑暗的心智所誤導了。並且,是的,Animus的那些加工品,以對於某種文化的適應和限制之形式(in the form of enculturation and limitation),在我們的週圍到處存在著。一個人可以活在對於這些現實的恐懼裡,而要在經文或科學裡尋找合理的解釋,或者,他們也可以和他們的心之智慧連結在一起,並且表達出它的那些美德,而變成這個世界裡的一個光之來源。

 

最後的一點說明。我知道有人讀了我的回答後會感覺到,我把腦力輕視為一種比心還低級的二等器官了。但這不是實情。腦力並非是一種單一的實體,它有著許多不同的面向,有些是微妙和高度性靈化了的,有些則是過度地破壞性的或被誤導的(和一些情感沒有兩樣)。那更高的,或性靈化了的腦力(或心智),如果我可以這樣稱呼它的話,對目前的人類來講,仍是難以把握的。

 

想像說你是在一個旅程上,而你在背包裡帶有一些裝備。你基於你在旅程中的位置來使用那些裝備,例如,在攀爬冰山的斜坡時穿釘鞋;在橫越深雪覆蓋的田野時使用雪鞋。人類也是在一個旅程上,而在時空的某些時期,心是較佳的工具。那就是目前的狀況。那更高腦力(或心智)在稍後的旅程中將會是較好的工具,但目前,對人類最有用的是心。

 

我並沒有批判說心比腦力優越,或腦力比心優越。真正的實情是,它們都被〝捆綁〞在同一個光之網絡裡了,而不觸動那更高的腦力是無法喚起心的智慧的。從能量上來說,它們是連接在一起的,用另一種比擬來說,目前心是比較好的方向盤,因為它是如此強力的一種表達的力量,以致它可以把平等的振動(the vibration of equality)誘導進入這個世界裡。它就像是能把平等的振動吸引到行星的領域裡來之一種誘導的力量。一旦這種振動錨定在行星之上,並且普遍存在了,然後人類才可以使用它在旅程上的下一個工具,更高腦力(或心智)。

 

從我的世界到你們的

 

James

 

台長: psiage
人氣(1,08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